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普羅旺斯【亞爾】-普羅旺斯艷陽下的越南菜Le Vietnam
2018/06/06 02:04
瀏覽1,434
迴響0
推薦47
引用0

敍利亞的海上難民近年來不斷地在考驗著歐洲對移民的態度和政策。人們總是很健忘的,難民在歷史上也不是什麼新課題。不過是短短的三,四十年前,我們也有另一波的海上難民:越南難民。

美國從法國手裡接下了越南這個燙手山芋,一場越戰從60年代打到1975年4月30日美國最後一架撤離的直昇機離開西貢為止,打出了美國一整個世代的重度灼傷,也打出了往後將近廿年的海上難民潮。在1975年和1995年期間,估計有近80萬的越南難民以亞洲各地的難民營為跳板,最後落脚於其它國家尋求政治庇護。這其中以美國所接納的難民人數最多。其它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德國和英國也安置了不少的難民。

越戰終戰40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我們這一個世代在美國討生活的人來說,還有很多越南朋友都是當時年紀很小的時候隨著家人走水路逃離越南的船民。這些朋友們當時的年紀當然是太小,逃難的經驗對他們來說並没有留下太大的痕跡,不過他們對這些遷徙的軌跡,往往有第一手的切身經驗。這些朋友們通常親戚朋友散布全世界各處,全看當年在難民營時最後被那個國家接納。

離鄉背景的人把味覺也帶著走,遠走它鄉以後也就開起餐廳賣起家鄉味來了。這也是當今美國的越南餐館為數眾多的歷史背景。這在其它接納過越南難民的國家也是一樣的。在法國的越南餐館就不少,巴黎出名的Phở Bánh Cuốn 14便是其中一個例子。家鄉味當然只是記憶中的家鄉味。在離鄉超過40年之後,新一代的越南餐館味覺也在改變。你說像舊金山Charles Phan出名的越南餐館,以作美國客源為主力的The Slanted Door倒底還有多少越南味,那也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味覺就像隻變形蟲,它不但會變化求生存,也會遷徙再遷徙,尋找適合生存的環境。你今天在美國各處旅行,往往在一個人口少得可憐的小鎮看到一家中國餐館,或是越南餐館,你就會很納悶,這些餐館背後的老闆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才會讓他們最後落脚到一個鎮上除了你之外没有別的亞洲人的地方,然後開起了一家餐館賣起了記憶中的味道。

味覺用它的頑強生命力,如今在世界各地見證這個時代的戰亂遷徙的荒謬。這次來亞爾Arles,一進城就看見這家越南餐館。會流浪到普羅旺斯的越南餐館背後應該有太多的一言難盡,在普羅旺斯吃越南菜當然有更多時空背景的角色錯亂。

不過關於味覺遷徙這件事,反正我們這些長年離家在別人屋簷下掙口飯吃的人最懂得這碗飯的箇中三昧。巴豆夭便要吃飯,管你是法國菜還是越南菜。

餐廳外觀。

裡面的樣子。

亞洲餐廳不掛個燈籠好像就不叫作亞洲餐廳。

今天大家吃的:越式蛋包。

海鮮沙拉。

洋蔥牛肉。

綜合乾河粉。

飯後的甜點是荔枝。當然不是我吃的,一向和荔枝絶緣。

在亞爾Arles這座古城裡看到越南餐廳再次証明味覺是很頑強的。它不但能漂洋過海從越南到法國來,還能一路流浪到普羅旺斯來。反正吃飯這檔子事就是這樣:巴豆夭便要吃飯,管你是法國菜還是越南菜。

地址:4 Rue de la Cavalerie, 13200 Arles, France

延伸閲讀:漂洋過海的越南麵Phở Bánh Cuốn 14

延伸閲讀:漸行漸遠的老朋友The Slanted Door

更有男人騷味的大頭熊在GQ

來和大頭熊臉書換帖當個酒肉朋友啦!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