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白詩歌賞析:長干行
2010/05/31 09:19
瀏覽2,70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長干行 詩意圖 蕭惠珠 繪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
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
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題 解】

    李白在游歷楚國故地後,繼續東游,到達今江蘇南京、揚州,浙江紹興等地。南京曾是六朝古都,號稱『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城內秦淮河兩岸,東吳以來一直是繁華的商業區和居民地。一些商人外出經商,常常數年不歸,留下妻子在家望眼欲穿。我們不知道李白是否認識一些商婦,但一定聽說過她們的故事。

    『長幹行』,屬六朝樂府雜曲歌辭。『長幹』,即長幹里,今南京秦淮河南的一條里巷,此名仍存。『行』,歌行,古詩的一種體裁。此詩借鑒了六朝民歌的一些表現方法,以商婦的愛情和離別為題材,用女子自述的口吻寫出,在敘述歡樂往事及離愁別緒中,傾訴對遠方丈夫的思念。

    句 解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幹里,兩小無嫌猜

    這是長幹女在自敘往事,純真歡樂的兒時生活,似乎就發生在昨天,一點一滴都讓她沉醉甜蜜。她說:我劉海初蓋額頭的時候,常常在門前採些花花草草游玩;你騎著『馬兒』,其實就是一根竹竿,來找我玩;我們繞著院子中的井欄,耍弄青梅,追逐嬉戲;我們兩個是鄰居,都住在長幹里,從小就無拘無束,不避嫌疑。

    詩人淡淡幾筆,就把一對小兒女情竇未開、天真無邪的情態寫得惟妙惟肖,觸動讀者記憶,讓人心領神會。

    『劇』,游戲。『竹馬』,就是將竹竿當作馬騎,小孩常玩的一種游戲。成語『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即出自此。『床』,在古代有臥具、坐具、井欄多種意思,這里取『井欄』之說。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比鄰而居的一對小兒女慢慢長大了,幸運的是,他們成了夫妻。盡管丈夫是兒時的玩伴,但突然開始的婚姻生活,對于還是少女的女主人公來說,顯然缺少心理准備,因而有些無所適從。所以長幹女說:十四歲時嫁給你作妻子,那時我還羞澀難為情,無限心思,不大在顏面上表現出來;低著頭對著牆壁暗處,任你一再呼喚,也不把頭回。

    詩人以極細膩的筆觸描寫初婚時的情景,勾畫出一個特定年齡的新婚女子的心理狀態。正是這樣的不諳世事,讓我們體會到一種單純、透明的美。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

    羞澀總是短暫的,不久,長幹女就感受到了愛情的幸福。她說:十五歲,我變得大方了,常常笑逐顏開,情感心思在眉眼間流露出來,誓願兩人即便如塵灰,也要同甘共苦,永不分離;我時常所想的,是像尾生那樣堅守信約,兩人恩愛不分,怎麼會登上望夫台,去盼望丈夫來歸?

    一年來,由脈脈含情到熾烈愛戀,由含而不露到信誓旦旦,小兩口兒如膠似漆,過著和美的夫妻生活。他們海誓山盟,忠貞不二,永不分離。這使她對未來生活和愛情充滿了幻想與希望,她相信自己不會像那些不幸的女子,因為丈夫的遠行而獨守空房。

    這兩句用了兩個典故。『抱柱信』,典出《莊子·盜跖篇》:尾生與一女子相約在橋下相會,尾生先到,女子未來,忽然水漲,尾生抱著橋柱繼續等候,以免失信,結果被水淹死。後人因此稱守信約為抱柱信。關于望夫台的傳說,中國各地有很多,或作望夫山、望夫石,內容大致類似。一般都是說丈夫出門在外,長年不歸,妻子站在山上,長久眺望,化作山石。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幸福生活剛剛開始,丈夫卻要出門遠行了。長幹女說:我十六歲時,你離家遠行,途中經過瞿塘峽灩澦堆;五月間水漲浪急,堆石隱沒,千萬觸不得;一路上,兩岸猿猴哀啼,聲聲陣陣,如在天上,更加讓人心驚膽寒。

    這幾句是寫長幹女對丈夫的憂心牽挂,途中經歷,既是她的想象,又是實情。自長江入蜀,要經過不少急流險灘,其中三峽之一的瞿塘峽,古時峽口有一塊巨大的礁石,名灩澦堆。水淺時,突出江面,水面變窄;水大時,沒入江中,行船十分不易,常有觸礁沉沒者。有民謠說:『灩澦大如馬,瞿塘不可下。灩澦大如鱉,瞿塘行舟絕。灩澦大如龜,瞿塘不可窺。』

    古人游歷三峽的作品中,多寫到猿。舊時,三峽沿岸多猿,嘯聲淒厲,牽人愁思。古樂府有雲:『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宜都山川記》曰:『自黃牛灘東入西陵界,至峽口一百許里,山水紆曲,林木高茂。猿鳴至清,山谷傳響,泠泠不絕,行者聞之,莫不懷土。』

    至此,行文有了波瀾,基調不再歡悅,情緒不再平靜,輕松抒情的氣氛也風雲突變。在最初的擔驚受怕之後,長幹女陷入了思念與等待的日子。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丈夫走後,長幹女常常倚門而望,她在門前等待徘徊的足跡,一一長滿了青苔。苔痕深深,不可清掃。時間很快到了秋天,看落葉飄零,無聲無息,無依無靠,她嘆道:秋風來得真早啊。

    『遲』,等待的意思。『遲行跡』,一作『舊行跡』。『生綠苔』,言其時間之久,盼歸心切。那深深的青苔,並非不能掃,掃不去的是不絕的相思啊。落葉秋風,有蕭瑟之感,對于離別傷懷的人來說,只能讓他們更加覺得孤獨與傷感。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八月里,黃色蝴蝶翩翩飛舞,雙雙飛到西園草地上。看它們成雙成對,自由自在,只能讓我更加心傷。因為憂傷,我曾經美麗的容顏憔悴了,老了。長幹女觸景生情,滿目皆悲,乃是不忍之孤獨,不堪之別離,不盡之相思。說『老』,是因為等待的日子太漫長,正所謂別離使人痛,相思催人老。『坐』,是因為的意思。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長幹女寄語遠方親人: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從三巴回來,都請你事先捎個信來;我要去迎接你,再遠我都不嫌遠,一直到七百里外的長風沙。

    『早晚』,或早或晚,即不管什麼時候。其實長幹女一心只盼望丈夫早歸,怕就怕『晚』。之所以要遠道去迎,不正是想早日見到丈夫嗎?這是她在表明自己癡情守候的心跡,真是一往情深!

    『三巴』,即巴郡、巴東、巴西,這里泛指蜀地。『不道遠』,即不說遠,也就是不辭遠的意思。『長風沙』,地名,在今安徽省安慶市東長江邊。陸游《入蜀記》說,自金陵(南京)至長風沙七百里。

    評 解

    李白的《長幹行》,借鑒了六朝民歌的一些手法,用年齡序數法和四季相思的格調,巧妙地把一些生活片斷串聯在一起,具有柔腸百折、委婉流麗、綿綿入微的韻味。《唐宋詩醇》贊曰:『兒女子情事,直從胸臆中流出。縈回曲折,一往情深。』明代文學家鐘惺說:『古秀,真漢人樂府。』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http://big5.hwjyw.com/zhwh/traditional_culture/zgwx/classic_poems/libai/200803/t20080313_14039.shtml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藝文
上一則: 李白詩詞精選評析
下一則: WOMEN`S/女人志[字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