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用「筆劃數」、「三才」、「五行補缺法」來命名有根據嗎?
2009/12/23 14:04
瀏覽8,928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轉載)端正對姓名學的認識 走出五格剖象法的誤區

“五格剖象法姓名學”,據稱是日本人在20世紀初的發明,本來只是一個遊戲,供人在酒後茶餘消遣而已。然而,由於近年來介紹這個“學問”的書大量印刷出版,在地攤上只要花幾個小錢就可以買到,使得其流傳很廣。加上閱讀這些書的人大多數沒有任何姓名學、命理學方面的常識,又不願去做深入地思考,只是簡單地接受。

因此,往往對書中的戲言性的內容信以為真,用來“算”自已和別人的姓名,發現名字“大吉”就沾沾自喜,以為高官厚綠很快就可到手;發現名字“大凶”就惶惶不可終日,吃飯不香,睡覺不甜,總覺得大難就要臨頭,非改名不可。

於是費盡心機,把本來好端端的一個名字改得古裏古怪,令人覺得十分好笑,還自以為躲過了大難,就要飛煌騰達了。更有甚者,一些見利忘義之徒,利用“五格剖象法”和大眾無知的心理,以“大凶”、“牢獄之災”、“必死無疑”等等令人恐怖的字眼去嚇唬盲目相信此術的從們,以“為人攻名”來大撈不義之財。

有許多朋友往往會拿著“五格剖象法”的書、或者自已的姓名、或者花重金請人改過的名字來問,“真是象書上說的那樣嗎?”“我的名字到底是吉還是凶?”“改的名字真是很好嗎?”

看到這些被此術弄得神魂顛倒的朋友,筆者認為很有必要向他們講解一些姓名學方面的基本知識,於是在朋友們的再三催促下,寫了這一篇有關姓名學方面的基本知識、尤其是對“五格剖象法”分析的小短文,以自己四十餘年幾十萬例姓名研究的心得和經驗,對“五格剖象法”中的幾個主要方法進行剖析,以使朋友們對此術有一個正確的認識。

在此之前,對“五格剖象法”進行剖析和批判的書和文章已有許多種,我的這篇小文章只是一個普及性的基礎知識,希望能通過此文使大家瞭解和正確認識自已的姓名,不至於再被“五格剖象法”弄得終日不安。

一、姓名學不是起名學

“姓名學”和“起名學”是兩回事。“姓名學”是研究姓名的學問,包括從社會發展史、文字學、民俗學、易學、命理學等不同的角度去研究人的姓名。

目前所謂的姓名學,基本上都是研究漢字姓名,所以過去又稱為“中國姓名學”,或者稱為“漢字姓名學”更合適。

 現在研究姓名學,主要是通過姓名來分析一個人的命運。

因此,本文只從這個角度來解釋姓名學。 從這個角度來講,姓名學歷史久遠,早在兩千年前就有人開始研究了。在其後的近兩千年的時間裏,在數術領域中,許多系統和方法中都有對姓名的研究,例如:八卦學、命理學、奇門術、六壬術、測字術等等數術方法中都有專門的研究。 尤其是在“梅花易數”術中的研究最為深人。

但是,所有這些研究都沒有形成系統理論,沒有從各自的母系中獨立出來而形成一個新的學科。 直到本世紀初,才有一個叫做楊坤明的人把“姓名與命運”作為一門學問,單獨進行深入地研究,創立《中國姓名學》的學說,在分析了大量古今人物的姓名與個人經歷關係的基礎上,搞出了一個以筆劃教分析人的吉凶的“81數吉凶”法。

後來這些方法傳入日本.被發展成為目前的這種“五格剖象法”姓名學,完全歪曲了創始人的原意,把原發明者判斷姓名的“五大原則”拋棄掉,專搞“數靈術”以及“三才生克”之類的小把戲。

 雖然這些東西更容易被文化水準低和沒有命理學知識的人所接受,但是也就此把姓名學世俗化了,搞亂了姓名學的研究。更有甚者,許多人不明就裏,依此法改名,弄亂了自己的運程,受了害還沾沾自喜,其流毒不可低估。

其實,姓名學和起名學不是一回事:姓名學是研究“通過詳細分析一個人的姓名,而獲知這個人一生運氣以及大小事件”等的學問。

姓名學認為一個人的姓名是一個人命運的反映,是一個人終生運程的外在顯示。 從姓名中可以瞭解該人的一切情況,而這些情況是從這個人的其他方面,用其他方法也能獲得的,比如該人的出生時間、相貌、居住環境、用品等等。

姓名學的研究方法有許多種,每種方法都各有其理論基礎和研究過程,以及其對人生的指導方法。但是絕不是象“五格剖象法”那樣,數數筆劃數、看看“三才”生克,就能決定一個人的命運的。

“起名學”是研究“如何為人起名”的學問。它研究的是民俗、文字、族系、班輩以及時代性等問題。這需要豐富的社會學、民俗學、文字學、古漢語、家譜學以及音韻學等的方面的知識和深厚的文字表達功底,不是一般人士所能為的,更不是街邊小店“姓名專賣”者所能為的。

從姓名與命理的關係來看,一個人的姓名是應當由其父母來給予的,起名的任務在父母。

一個人是由肉體和精神組成的,而且二者是統一的。父母給了子女肉體和生命,同時也給予他們精神和精神的外化物:姓名。

姓名不僅代表了家族的延續,也包含了父母和長輩對子女的期盼。姓名更代表了使用這個姓名的人的人生運程。

父母為子女命名時,雖然並不是按“姓名學”所謂的“吉”的要求刻意去製造吉名,但是卻能給子女一個與其生命運程同步的稱號。

因此,由父母所起的名字也就最能充分反映一個人的真正命運。如果父母只給子女以生命和肉體,卻把代表子女精神的“姓名”的起名任務交給別人,把子女的命運寄託在虛無的所謂“吉”名中,也就等於在自己子女的生命中輸入別人的精神,那麼這對其子女有什麼好處呢?

難道有人願意讓自己的子女的生命中頂著一個無關的人所起的名字的精神嗎?更何況還不知道別人給起的這個“名字” 是否真的“大吉”。

另一方面,如果一個人的姓名按姓名學的說法的確有“病”,也不是隨便按“五格剖象法”那樣改一下就能變好了的。

正像一個人臉上有傷疤,影響美觀而需要美容時,高明的美容師會把傷疤遮掩得讓人看不出來,甚至使人更漂亮。但是,這畢竟需要高明的技術,否則就會越弄越難看,就像一個白皮膚的人,臉上的疤要用白粉掩蓋,厚薄要合適。而一個技術不高的美容師隨便使用一些“高級”的,“好”的化妝品來修飾,不論是藍色、紅色或黑色,往上一抹完事大吉,結果反而把一個漂亮的臉蛋弄醜了。

一個人想要改名,拿一個“好名”換上,不管是否適用,結果往往會更糟。

所以“起名”與“姓名學”是有區別的,並不是說換上一個“姓名學認為的好名”,人的命運就好起來了。

如果真是那樣,大家都按“五格剖象法”去選一個“大吉大利”的好名,人人都可以發大財,當高官,健康又長壽,那麼天下豈不是都變成了人間天堂了!?然而,稍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那只是一種美好的幻想,

因此我們說,“姓名學”與“起名學”不是一回事,

不能用姓名學的研究結果給人起名,一個人也不會因為起了一個以“五格剖象法”標準衡量為的“吉利”的“好名”,就可以萬事大吉,坐享天降之福了。

二、筆劃數決定論毫無根據

“五格剖象法”姓名學的兩大法寶之一就是“筆劃決定論”。這一理論認為人的姓名的筆劃數決定人的命運吉凶。

該法列出了自一劃至八十一劃的各筆劃數的吉與凶的判斷詞,並且把姓名分為“五格”,認為在某一格有某筆劃數就會有相應的“吉”或“凶”等等,凡習此術者對姓名的筆劃數都很敏感,或可稱為“數敏症”,多少劃“吉”,多少劃“凶”如數家珍,一見姓名就數筆劃,數得“吉”劃欣然雀躍,數得“凶”劃不寒而慄。

然而,從已出版的一些姓名研究著作中,以及海內外廣大學者在大量實踐、研究、調查的基礎上得出的結論來看,這純屬無稽之談。

筆者在四十餘年的實踐中,對幾十萬姓名進行過調查、分析與統計,也得出同樣的結論:姓名的筆劃數根本不會象“五格剖象法”所說的那樣決定人的命運。

任何一個數,不論五格法認為它是吉還是凶,其吉凶的比例都是一半對一半。

比如“五格法”所說的最凶的幾個筆劃數,34劃、28劃、22劃等所謂的“凶死”、“牢獄”、“惡病”等,事實證明,其說法是沒有根據的。

34劃姓名的人,凶死的比例不足百分之十,與其他各劃沒有什麼區別,而凶死的人中,姓名筆劃數是34劃的所占比例連百分之一也不到。

其他幾個數也是如此,而且有許多“姓名中有這些凶數”的人,反而生活得很愉快,健康長壽,高學歷,高官厚祿,發財等等。

而“五格法”認為的一些“大吉數”如24劃,31劃、35劃等,姓名中有這些筆劃數的人,大吉的也是少之又少,而凶死、病傷、牢獄的比例與凶數不相上下。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通過大量的調查研究,通過大量的統計分析,正確的結論就會很容易得到了。

至於有些人喜歡拿一些“凶數凶死”或“吉數大吉”的例子來證明“五格剖象法”的“準確性”,那是不值得一駁的。

除此之外,做一個簡單的計算分析,也會發現“數理”的不可信。假設人人都用三個字的姓名, 姓名中的每一個字從一劃到三十劃的都有(三十劃的漢字十分少見,三十劃的姓幾乎沒有),則姓名的筆劃結構可以從1、1、l劃到30、30、30劃,即使這樣算,也只有兩萬多種不同的組合。

世界上有十幾億人使用漢字姓名,這十幾億人共用那僅有的兩萬多種組合,則每種組合就會有多達六、七萬多人共用,也就是說有多達六、七萬人姓名的筆劃命運相同。

而一般姓名常用漢字的筆劃大多在五劃到十五劃之間,如此一來,姓名筆劃結構的重複率就更高了。

僅僅從這一點來看,“數”的方法就十分荒唐了。由此可知,“五格剖象法”兩大法寶之一的“數靈”法的確是不足為信的。

三、三才配置同樣沒有道理

在遇到上述“數靈”的麻煩之後,“五格剖象”的研究者們,自然地把方法轉到了“三才配置”上來。

這是該法兩大法寶之二,也是很多研究和使用者津津樂道的。

他們往往會說:“數理不行,還是三才生克行。”所謂的“三才生克”是把姓名的“天、地、人三格”的筆劃數轉化為“五行”金、木、水、火、土,根據三者之間的生克情況判斷一個人的命運。

如果用“數”來“算”一個人的姓名,結果不准,就會搬出“三才生克”法,來自圓其說。

初看起來似乎有道理,有時也會給人“准”的感覺,但是,在大量的事實面前,“三才生克”和“數靈”法一樣不堪一擊。

而且,經過計算我們就會發現,與“數靈”法相比,“三才生克”的種類更少。

一個三個字的姓名,“天、地、人”三格是固定的,即使這三個格都各用五種五行,總共也只能組成125種組合。

正是由於只有125種組合,數量不多,所以幾乎每種“五格”法姓名學的書中都全部列出來。

這125種組合中,“吉”的組合只有26種,而“凶”的組合占了絕大多數。

以十幾億人平均,則每種組合可有高達一千萬人在使用,也就是說如果從姓名的“三才生克”結構來看,就會有一千萬人的命運是相同的,如此高的重複率,其可信性就可想而知了。

至於該“吉”的不吉,該“凶”的不凶的例子,俯拾即是,不勝枚舉。

由此可見,“三才生克法”也是與“數理法”一樣的毫無意義的。

四.五行補缺只是表面文章

“五格剖象法”的使用者們在“數”和“三才”兩方面行不通之後,開始轉而向中國傳統的命理分析方法中尋找出路。

如果是真正回列正路上來倒也罷了,但是很無耐,這些研究者們懶得下苦功夫去鑽研深奧的命理學,只是聽說以“出生時間的格局結構中,五行的調補”方法才能準確反映一個姓名的吉凶,才能真正對命運進行調整,於是就弄出一個“五行補缺”理論。

說是生辰八字中缺少哪一個五行,就在姓名中補哪一個五行,也不問是不是需要補,如何去補,更不去過問亂補的後果。

實際上,一個人的生辰八字中五行不全是很常見的,但是缺少的五行並不一定是需要的。

有時候正是因為缺少了某一五行才使該人的命運十分吉順,而盲目地補上,就會得到相反的效果,反而弄吉成凶,越補越糟。

這種典型的“畫蛇添足”,把一個“好命”補成了“凶命”,後果不堪設想。因此,不深入研究命理,而用“缺啥補啥”的方法去“算名,起名”,也是表面文章。


結 論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就可以十分清楚地知道,“五格剖象姓名學”的“數理”、“三才”、“補缺”法都是沒有根據的,有害無益的,不可信的。

 因此,如果您的姓名按此三法分析有什麼“凶”,您千萬不要再害怕,有什麼“吉”您也不要太高興,更不要去相信路邊的姓名專賣者們的花言巧語了。

“姓名學”是分析姓名的學問和方法,雖然方法多種多樣,但是絕不是象“五格剖象法”那樣草率、遊戲般的方法。

而“起名”則是另外一種學問,只有以人的出生時間,用命理學的方法分析出其真正需要的五行,然後在姓名中用字、音、意、數、理、象等方法擬定出多個可以使用的姓名,然後由該人的父母來決定取捨,選出最滿意的兩三個,再由其祖父母、外祖父母來最後拍板。

這才是真正的起名方法,也只有這樣的姓名,才能對姓名使用者的命運起到調整的作用,舍此而無他法。

最後,呼籲大家,珍惜父母給您的姓名,不是萬不得已,不要輕易改名,尤其不要拿著“五格剖象法”的書給別人亂改名,否則就會“行善不如作惡多。”好心辦了壞事,給別人帶來不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2011/02/07 16:12
疑問。

您好,我一直以來都不是很喜歡自己的舊名字,因為很俗氣,最近因為希望能提升自己的感情運,所以有了想改名的念頭,但卻犯了一個大錯誤,我總共找了三個老師,各為不同派別,因此幫我取了不同的名字,讓我十份困惑。

這些名字其中確實有出現我喜歡的名字「詩辰」跟「亞璇」,但「詩辰」筆劃數大凶,我不敢用,「亞璇」則是我媽媽非常不喜歡,覺得取這個名字一輩子都只能當亞軍。

我姓江,農曆七十一年五月十號子時出生。目前我自己靠網路上一些資源,在綜合遇到這些老師的說法,綜合出一個名字「婕慈」,但其三才搭配並不是很好,我自己也不是很喜歡。

可以請您給我一些建議嗎?

說真的..
拿錢的都讓你如此困擾...
我這不拿錢的能幫多少忙??
...
...
姓名好壞主要還是在心態..
沒絕對好或壞..
台灣人實在太誇大姓名學了..
同樣是華人..
大陸人可沒如此走火入魔..
你說看看
鄧小平的雙親可有請人算過?
那這取的好不好?

雲水人間2011/02/09 08:4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