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揭秘中國盜墓史上令人震撼的姦屍現象
2008/10/04 20:24
瀏覽4,24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揭秘中國盜墓史上令人震撼的姦屍現象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9-29 10:12:03  


《後漢書》、《醒世恒言》、《搜神記》等書都曾記載或寫到盜墓史上的奸屍現象。
  盜墓中出現姦屍行為在事實上是客觀存在的,沒有什麼不可信,更非什麼不解之謎。

  在《中國盜墓史上六宗罕見“辱屍”事件》一文中,其中的一宗“辱屍”事件,就是赤眉軍“姦呂雉屍”。這一歷史記載出現在《後漢書》裡,“列傳”中的第一傳是劉玄、劉盆子兩人。在“劉盆子傳”下,細述民西漢末年農民起義軍之一赤眉軍當年的作戰行為,其中就有此事:

  “赤眉貪財物,復出大掠。城中徹食盡,遂收載珍寶,因大縱火燒宮室,引兵而西。過祠南郊,車甲兵馬最為猛盛,觽號百萬。盆子乘王車,駕三馬,從數百騎。乃自南山轉掠城邑,與更始將軍嚴春戰於郿,破春,殺之,遂入安定、北地。至陽城、番須中,逢大雪,坑穀皆滿,士多凍死,乃復還,發掘諸陵,取其寶貨,遂污辱呂後屍。凡賊所發,有玉匣殮者率皆如生,故赤眉得多行淫穢。”

  從中可以看出,赤眉軍當年盜掘西漢帝王陵寑時,開國皇帝高祖劉邦和皇后呂雉合葬陵長陵也未能幸免。呂雉死後遭遇到了奇恥大辱,屍體讓赤眉軍姦淫了。而且,除了呂雉這位當年天字一號女人外,其它被掘開帝王陵內的皇后寵妃們的屍體,赤眉軍也沒有一具能放過,姦屍行為令人發指。這些當年只有帝王一人能“幸”的後宮女人,肯定是死也沒有想到會被一群農民性侵犯。

  《後漢書》編撰者範曄在書中還交代了引起赤眉軍淫興的原因,這些女人身著金縷玉衣,死了多年仍栩栩如生。試想,這些能進入皇帝後宮的女人,生前應該是非同一般的美,難怪那些整天在男人堆裡的起義軍會如此這般。當然實際原因不可能是生理動機一條,其辱屍心理應該很複雜。呂雉死時已是61歲,活著時身體也應該沒有光鮮了,再美又能美到哪?何況至赤眉軍盜墓時已逾200年了,應該很醜了。所以說,辱屍洩恨應該是直接動機。此事發生在兩千年前,可見中國盜墓賊的姦屍行為,還是頗有歷史淵源的。

  也許有人說,《後漢書》所記未必真實,聯系一下當年的現實就可知道幾分真相。人吃人應該是最不可能的吧,但赤眉軍起義年代,偏偏這樣的事情就頗常見。“時三輔大饑,人相食,城郭皆空,白骨蔽野,遺人往往聚為營保,各堅守不下。赤眉虜掠無所得,十二月,乃引而東歸,觽尚二十餘萬,隨道復散。”當年鬧大饑荒,這“人相食”不就是人吃人嘛!對比起來,赤眉軍的“姦屍”算是小事一樁了。

  《搜神記》卷十五中講了17則與墓冢有關的故事,其中有一則是講馮貴人死後七十餘年屍不腐顔如故一事:“漢桓帝馮貴人,病亡;靈帝時有盜賊發冢,七十餘年,顔色如故,但肉小冷;群賊共姦通之,至鬥爭相殺,然後事覺。後竇太後家被誅,欲以馮貴人配食下邳陳公達;議以貴人雖是先帝所幸,屍體穢污,不宜配至尊,乃以竇太後配食。”

  漢桓帝是東漢第十位、倒數第三位皇帝劉志,皇后為竇氏。當時外戚梁冀專權,在毒死了年僅9歲的漢質帝劉纘後,梁冀扶只有 15歲的劉志當皇帝。從公元146-167年,共當了22年的皇帝,劉志當政時政壇腐敗,他政績平庸,還不聽忠言;且好色無比,生活奢逸,36歲時病死,葬於宣陵。史書記載,劉志後宮有嬪妃五六千人,馮貴人即是其中之一。從《搜神記》的文字中,可以知道,死了七十餘年的馮貴人屍體不只顔色如故,而且還有一點體溫,這些盜墓賊見色起淫,先後輪姦了她。姦屍時,盜墓賊爭先恐後,因為先後順序問題,互相之間大打出手,殘殺了起來,這才導致盜墓事發。
這則故事表述的真實性值得推敲。盜墓賊“發冢(盜墓)”在漢靈帝時,漢靈叫劉宏,為漢章帝劉炟的玄孫。劉志雖然後宮佳麗如雲,但卻沒有一人給他生下兒子。在這種情況下,已升為皇太後的竇氏便於公元168年迎解瀆亭侯劉萇的兒子劉宏即大位。劉宏當時只有13歲,竇太後學起了呂雉“臨朝聽政”。劉宏也當了22年皇帝,公元189年死亡。如果馮貴人冢被盜時,真已下葬了七十餘年,那麼她病死時間至少在公元119前。而此時,劉志并沒有當皇帝,甚至還沒有出生呢,可見《搜神記》的故事情節真的是謊誕不經。

  但是,雖然故事的表述有問題,馮貴人的屍體遭姦應該是存在的,史書上有記載。《資治通鑒》卷第五十七《漢紀·孝靈皇帝上》記載,熹平元年(公元172年)六月,竇太後病死。因為竇氏家族獲罪遭誅,朝議竇太後的下葬規格。有人欲以貴人規格葬之,與馮貴人配祔(葬同一陵區),而不宜以太後身份與桓帝劉志同葬一塊。廷尉陳球表示強烈反對,理由之一,就是馮貴人的墓曾遭盜,魂靈受到了“污染”。原文是,“馮貴人冢嘗被發掘,骸骨暴露,與賊并屍,魂靈污染,且無功於國,何宜上配至尊!”這“魂靈污染”是什麼意思,難道僅僅因為“骸骨暴露,與賊并屍”?言下之意很明顯,馮貴人遭盜墓賊辱屍了。

  “開元初,華妃有寵,生慶王琮;薨,葬長安。至二十八年,有盜欲發妃冢,遂於塋外百餘步,偽築大墳,若將葬者,乃於其內潛通地道,直達冢中,剖棺,妃面如生,四肢皆可屈伸,盜等恣行淩辱,仍截腕取金釧,兼去其舌,恐通夢也,側立其屍,而於陰中置燭……” (唐·戴孚《廣異記》)

  “宋嘉熙間,周密近屬趙某宰宜興。宜興前某令女有殊色,及笄而夭,槁葬縣齋前紅梅樹下,趙某“遂命發之……顔色如生,雖妝飾衣衾,略不少損,真國色也。趙見之為之惘然心醉,舁屍至密室,加以茵藉,而四體亦柔和,非尋常僵屍之比,於是每夕與之接焉;既而氣息惙然,疲薾不可治文書,娼家人乘間穴壁取焚之,令遂屬疾而殂,亦雲異矣。嘗見小說中所載,寺僧盜婦人屍,置夾壁中私之,後期家知狀,訟於官;每疑無此理,今此乃得之親舊目擊,始知其說不妄。” (宋·周密《齊東野語》)

  “奚呆子,鄂人也,以樵蘇為業,貧未有妻,然性喜淫,遇婦女問價,賤售之,不與論所直,故市人呼曰‘奚呆子’。市有某翁者,生女及笄,有姿首,奚見而艶之,每日束薪,賣之其門。俄而翁女死,奚知其瘞處,乘夜發冢,負屍歸,與之媾焉。翌日,鍵戶出采薪,而遺火於室,煙出自笮,鄰人排闥入,撲滅之,顧見床有臥者……,發其衾,則一裸婦,近視之,死人也,乃大驚。有識者曰:‘此某翁女也。’翁聞奔赴,驗之,信,聞於官,論如律。異哉,天下竟有好色如此人者!乃嘆宋孝武帝為殷淑儀作通替棺。欲見輒引替睹屍,尚非異事。”(清·樂鈞、俞越《耳郵》)

  “本朝安徽撫院高,諱承爵,旗員,罷官後,愛女死,殯於通州別業。守莊奴知其殮厚,盜棄之,見女貌如生,將淫之,女忽起,抱奴甚固,奴求脫不得,抱滾二十五里,遇巡員獲之,論磔,七日旨下。女今東浙備兵高其佩之妹也。”(清·景星杓《山齋客譚》)

  由於,中國古代盜墓史上,盜墓賊“姦屍” 的現象很多,這方面的情節也被大量地移植到了古代的文學作品中去,成為一種有趣的創作類別。《醒世恒言》是中國古代著名的世情小說“三言二拍”中“三言”裡的一册,系明代文人馮夢龍所著。其中卷十四《鬧樊樓多情周勝仙》中“朱真盜墓”的情節寫得十分詳細逼真,為研究盜墓學者們津津樂道,有興趣的網友不仿翻閱之。

  這個故事發生在宋徽宗年間的東京(今河南省開封市),18歲的富家小姐周勝仙與開酒店的範大郎弟弟範二郎一見鐘情,回家後就患了相思病。周勝仙的父親不同意這門親事,結果氣死了周勝仙。周家將周勝仙生前所用、房內細軟,都陪葬了。這事讓一個盜墓賊上眼了。周家請來的挖墳築穴人中有個叫朱真的,出生於盜墓世家,公開身份是“打坑子人(挖墓穴者)”,暗裡身份是盜墓賊。知道周勝仙的陪葬豐厚,便在築墳時多留了一個心眼,做好手腳,以便盜掘。
朱真的母親聽說後,竭力阻止兒子的盜墓行為。她告訴朱真,他父親就是因盜墓而被嚇死的。二十年前,朱父盜墓時了發生了一樁奇事,當揭開棺材蓋後,棺內的屍首竟然朝著朱父笑了起來(有可能是傳說中的“詐屍”現象)。經這一嚇,事發四五天後朱父就死了。但朱真不聽勸,乘下大雪,於半夜二更天,悄悄離家往墳場去“幹活”了。

  對朱真的盜墓細節,馮夢龍筆下生花:

  抬起身來,再把鬥笠戴了,著了蓑衣,捉腳步到墳邊,把刀撥開雪地。俱是日間安排下腳手,下刀挑開石板下去,到側邊端正了,除下頭上鬥笠,脫了蓑衣在一壁廂,去皮袋裡取兩個長針,插在磚縫裡,放上一個皮燈盞,竹筒裡取出火種吹著了,油罐兒取油,點起那燈,把刀挑開命釘,把那蓋天板丟在一壁,叫:“小娘子莫怪,暫借你些個富貴,卻與你作功德。”道罷,去女孩兒頭上便除頭面。有許多金珠首飾,盡皆取下了。只有女孩兒身上衣服,卻難脫。那厮好會,去腰間解下手巾,去那女孩兒脖項上閣起,一頭系在自脖項上,將那女孩兒衣服脫得赤條條地,小衣也不著。那厮可霎叵耐處,見那女孩兒白淨身體,那厮淫心頓起,按捺不住,姦了女孩兒。

  原來那女兒一心牽掛著範二郎,見爺的罵娘,鬥彆氣死了。死不多日,今番得了陽和之氣,一靈兒又醒將轉來。朱真吃了一驚。見那女孩兒叫聲:“哥哥,你是誰?”朱真那厮好急智,便道:“姐姐,我特來救你。”女孩兒抬起身來,便理會得了:一來見身上衣服脫在一壁,二來見斧頭刀仗在身邊,如何不理會得?朱真欲待要殺了,卻又舍不得。那女孩兒道:“哥哥,你救我去見樊樓酒店範二郎,重重相謝你。”朱真心中自思,別人兀自壞錢取渾家,不能得恁地一個好女兒。

  這個盜墓賊朱真是財色雙豐收,盜墓得了一大筆財寶,還趕上“姦屍”這茬艶事。不過,話說來,如果沒有朱真的盜墓,周勝仙也復生不了。但可惜的是,在周勝仙復生後去找情郎范二郎時,范二郎卻將她當鬼打死了。

  為什麼盜墓史上“姦屍”現象出現很多?除了因為盜墓賊的變態和女性容易遭受性侵害這一傳統性文化因素的影響,與女屍不腐的比例相對高於男性也有直接關系。從現代考古發掘報告中可以發現,出土的完好屍體多是女性,如近年發現的歷2000年而不腐的長沙馬王堆和江蘇連雲港兩具漢屍,均是女性。

  從盜墓中的現場情況分析,也是這樣。位於清東陵內的惠陵是清朝同治皇帝載淳與皇后阿魯特氏合葬陵,1945年遭兵匪盜掘。民國政府聞訊後派員去地宮查看,發現載淳的屍體早爛得僅剩一屍體骨架,阿魯特氏被拋屍棺外,但屍體完好未腐,面容如生,其時距她下葬已七十年。順便說一下,據稱盜墓賊聽說她是吞金而死,在第二次光顧惠陵時,將她的衣服全部扒光了,開膛剖肚。如果她的屍體與載淳一樣,早早成了一堆枯骨,這種不幸是不會就不會發生了?(來源:東北新聞網)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