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與神談生死】第十七個憶起 : 你的祖先跟你在一起, 你的後人站在你旁邊,觀察你為他們做出的決定。
2021/02/24 06:29
瀏覽10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尼爾:天使也有肉身?
神:天使想是什麼就是什麼。如果他們想要肉身,他們就會有肉身,
如果他們想是純粹的靈,他們就會是純粹的靈。
天使可以在兩個世界之間穿梭。
在你周圍有許多天使,有些是以物質的形式,有些是以靈的形式。
尼爾:其中會有我媽媽嗎?
神:你覺得呢?
尼爾:我覺得有,我經常感覺到她就在我身邊,我以為那是我的想像,我以為那不是真的。

神:重新以為一次。
尼爾:那我爸呢?
神:他幫助你寫這本書。
你在他的生日這天體會到這份覺察,你以為這純屬巧合嗎?
尼爾:噢,天哪,今天是他的生日!
我今天總是想著他,今天是6月29號——他的生日……這會是巧合嗎?
神:你爸爸說,“怎麼可能”。
尼爾:好了,好了,夠了。我被嚇到了
(spooked,還有‘幽靈’、‘鬼怪出沒’的意思——譯注),
因為這正是他常說的話。我們還是繼續吧,告訴我,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天使?
神:這與“提升”無關,這不是通過某種地位排名,這不是說某些靈魂“優於”其它的靈魂。
尼爾:但他們也許在路上走的比較遠……
神:在循環(圓圈)上誰“比較遠”?
尼爾:可你曾說……
神:聽我說,你是在一個無盡的循環上移動,其中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你並不〝優於〞,也不〝劣於〞循環中任何其他的靈魂,
整個循環是神聖的,你只是在你所在的地方。

人類在世界上創造出來的困難之一就是,許多人懷著“優越”的觀念。
穆斯林更“優越”,摩門教徒更“優越”,或是猶太教徒、巴哈教徒、基督徒更“優越”,
男人更“優越”,女人更“優越”,
保守黨人、自由黨人、法國人、義大利人、黑人、亞洲人、高加索人、
或是瘸腿幫成員、鮮血幫成員、或無論什麼。
(注:Crips,瘸腿幫,美國最大的黑幫,以和‘Bloods’鮮血幫的慘烈爭鬥而著名。)
你們劃出你們中的一個比另一個優越,但這不是真的。
尼爾:我有個合理的問題,如果這與“提升”無關,也與“進步”無關,那怎樣才能成為天使呢?
神:你選擇成為一個天使。
尼爾:選擇成為?
神:一切都是你的選擇,沒有什麼不是你的選擇。

尼爾:天使可以選擇不再是天使嗎?
神:當然可以,有些天使已經這麼做了。你可以選擇當一陣子天使,然後不再當了。
你還可以選擇再當,你可以轉圈子,繞環,你可以螺旋式的前進,你可以直線前進,
你可以“在天堂裡待上”千萬年,你也可以在下一秒就回到人世——一切都如你所願。
你知道你是誰嗎?
尼爾:你一直在試圖告訴我,可我一直在抗拒。
神:你是神。



回歸神   第33章   我是你,我只是在幫你憶起我。


尼爾:羅伯特·海因萊因(譯注:美國現代科幻小說之父)在四十五年前的一本書裡說過這句話。
神: 他是我的另一個信使。
尼爾:這麼說來,我也曾“回到人世”?

神:我來問你,你有沒有過仿佛你剛剛“身亡”的經歷?
尼爾:當然有了,我想我知道你說的是哪類事情,我知道我有過。

神:你當然有了,想要我描述一下嗎?
尼爾:不,不用了,我知道你指的是哪些事情……
神:有一個你可能不知道,有一個你可能不記得,是在你出生之後,你是個早產兒,
體重只有四磅多一點,人們都以為你活不下來。
尼爾:但我活下來了。
神:是的,這是你的第二次。

尼爾:你說什麼?
神:第二次,你活下來了。第一次,你沒活下來。

尼爾:天啊,我們真的扯遠了,老兄,我們扯遠了。
神:在你第一次死後,你覺得你還不圓滿,沒完成你來物質世界要體驗的東西。
尼爾:是什麼?
神:給予別人。你想體驗給予。你想體驗愛。
你做了最大的努力,通過你的死亡,但最後你覺得還不夠,你還想體驗更多。
尼爾:等會兒,我出生時“死”掉了,以給予別人?
神:你完全服務了你母親的議程,以及你父親的,
當時,你給出了你唯一能給出的——生命——以完全服務你父母的議程。
尼爾:他們的議程是什麼?
神:等時候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它會到的。
然而,我隨時都能告訴你你自己的議程。
你此生的議程是去體驗如何愛,無私的,完全的。
在你人生的第一刻你做過了,你為了他人給出了你的生命,
但是,正如我所說的,你的體驗並不能令你感覺圓滿,
你想給予更多,你想繼續給予,於是你跳轉了實相。
尼爾:什麼?
神:還記得我們之前談到的多重實相嗎?當你“死了”然後“回來”,
你真正所做的僅僅是將你的〝顯意識〞移到另一重實相。
在那個實相裡你又一次體驗了“死亡”,不過這一次你沒死,而是活了下來。
在某些情況下這看起來是“險情”,在另一些情況下可能是令人驚訝的康復,突然的痊癒。
仿佛是沿著時間線退回到你“死亡”前的數週,
然後打開了火車的變軌閘,開上了另一條軌道。
這也是你另外幾次所做的,你知道的那幾次,你記得的那幾次,
每一次——你還記得嗎?——你都以為你死定了。
尼爾:是的,當然記得。
神:你是對的,你死了,我是說,你“離去”了,你走了。
尼爾:我死了?

神:死透了。

尼爾:可我還在這裡啊,此時此地。

神:你以為只有貓有九條命嗎?沒錯,在那幾次裡你是“死”了,你經過了所有的階段,
那時你已經聽說了“地獄”,於是你先創造了你的私人“地獄”,
體驗之後,你憶起了,你憶起了“地獄”並不存在,
然後你又創造了別的東西,更舒服的東西,
但你還是不滿足,然後——在‘完全融入’的時候,
你遇見了我,然後你看了你的‘生命回顧’,
然後我問了‘神聖詢問’,而你決定回來。
你說你覺得還不“圓滿”。

尼爾:現在我終於能更好的理解幾個月前一個人給我的一張便條了,
老天,現在終於明白了。

讀一下……

親愛的尼爾:
不管這有沒有價值,我要告訴你一個耶誕節前發生在我身上的小故事。
由於一個工作上的任務,就在耶誕節前,
我不得不與我的丈夫分開六週。在其中一週,
我要花上五個小時從科羅拉多州的大章克興開車到洛夫蘭,回家過耶誕節。
十二月22號夜裡11點,我出發了,祈禱著第二天不要碰到壞天氣。
一晚上都是美麗的星空,直到我通過了洛夫蘭站口的艾森豪隧道。
從隧道出來後,發現等待我的是一場暴風雪,
很快便一片雪茫茫,駕車非常艱難,我請求上帝保佑我的安全。
當我抵達丹佛時,情況好了一些,沿著I-25州際公路往北走沒什麼困難,
只有少量降雪,我以50英里/小時的速度沿著路直行,
突然撞上了一塊碎冰,我的車滑向了路邊。當時是淩晨4點鐘。
我直直撞到了左邊的護欄上,臉頰下部感到一陣劇痛。
我不知道自己傷得多重,當我看見遠處一輛開過來的卡車的前燈時我驚慌極了,
我的汽車引擎熄火了,而我正停在州際公路的正中間。
我知道我會在司機發現並刹車之前被撞到。
我當時思維很混亂,沒想跑到車外面去,
而是想打開我的閃光燈,我在黑暗中摸索著可就是找不著按鈕。
然後,奇跡發生了,我的車無緣無故的開始向後滑,
它滑到了路的右肩,觸到了右邊的護欄——在卡車呼嘯而過時停了下來。
之後的故事就無關緊要了。
簡單的說,我又發動了車,開了15英里回到家。
當天的晚些時候我去看了牙醫,他發現沒有牙齒破碎,
鬆動的牙大概幾個月後會痊癒。
我沒有嚴重的受傷,我感覺自己真是幸運。
有的人覺得我很倒楣,有的人覺得我很幸運。
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有些人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愛你的─印卡·克勞斯
尼爾:所以“險情”其實是以新的結果“重新開始”,
又一次機會,完成的機會,到達圓滿的機會,來完成我們來做的事情。
神:正是。
尼爾:我已經‘死了’三次?
神:四次。別忘了你出生的那次。
尼爾:在我成年以後我也回來了?在活過了這麼久之後?
神:你說你還有許多想做的,還有許多想體驗的,
你說你想要體驗,你說你想要為你的孩子做的更好,
你說你想體驗愛那些愛你的女子,而不是錯待她們。
最重要的是,你說,你想要改變世界對神的、以及對人生的看法。

尼爾:最後一個跟憶起如何去愛有什麼關係?
神:你說你知道了一旦世界記起了神是誰、神是什麼,
以及生命是如何運作的,人們就自然會憶起如何去愛,
而每個人都會無條件的愛每一個人。

在你憶起了“另一邊”有什麼之後,
你在死後呆了一段時間後,
在你知道了“地獄”是你想像力的虛構(而且一切都是)後,
並且,最主要的是,在你遇見我之後,
你說你想幫助世界瞭解一些東西。
但首先,你說,你需要——從經驗上——瞭解一些東西。
尼爾:是什麼?
神:你在四十九歲的時候,在你人生的中途變得無家可歸,
你創造了更多的人生伴侶——又離開了他們,
正如你以前所做的,通過這些設計你學到了更多關於背叛,
關於你對他人的背叛,關於別人對你的背叛的感受。
你學到了一點關於愛的東西。
你學到了很多關於拋棄的東西,被生命本身所拋棄。
你待在外面,在大街上,露天生活,以一頂帳篷為家,住了將近一年。
你學到了什麼是一文不名。
如此的一文不名,以至於一塊錢對你來說就是許多錢,而兩塊錢就是一大筆錢。
有一天你給出了你以為自己不捨得給出的錢,
你的心同情某個人,你給了他你僅有的一點零頭。
那天你學到了什麼是慷慨。
你也學到了“在它們來的地方還有更多”——而這是個很大的憶起。
你再次發現了宇宙的無盡供給。
很快你變得富有了,富有得超出了你最瘋狂的夢想。
你開始改變世界對神的觀念,以及對人生的,以及對彼此的。
現在你與你的孩子的關係更好了。
現在你甚至在學習——很痛苦才學到,你仍然會傷害別人,
不過你已經在學習——開始以新的方式去愛。
現在你著書,銷量百萬。現在你周遊世界,
對成千上萬的人演講。現在你上了電臺、電視,甚至電影。
你以為這些都是偶然?
你以為這些都是偶然?
尼爾:我……我……
神:我告訴你,你選擇了所有這一切。而當然,你什麼都沒學。
“學”這個詞只是個修辭的說法,我之所以用它是因為你用它,
我像你一樣說話,我用你用的語言,我們都知道你什麼都沒“學”。

你只是憶起了。你憶起了拋棄,你憶起了慷慨,你正努力憶起愛。
你為你的意識帶來了盡可能多的憶起,
關於神、關於生命、關於其他的你一直知曉的事情。
你以為這些都是從哪來的?
尼爾:我以為什麼都是從哪來的?
神:你現在正在寫的這些。
尼爾:我以為是來自你,我以為是來自神。
神:它是來自我,它是來自神。
但你以為我和你是分離的嗎,在給你講新事物?
聽我說,我是你,我只是在幫你憶起我。
你與神的對話創造了一個領域,打開了一扇門,允許你憶起你一直知道的事。
現在最後的問題不是你是否會繼續憶起,而是你是否會繼續像你沒憶起一樣去行。
尼爾:哎呀。
神:這才是問題,不是嗎?

回歸神    第34章     為了真正理解終極實相,你必須拋開頭腦
  

尼爾:我不敢相信這裡所說的東西,我也不認為公眾會相信它。
我必須把這些內容放進書中嗎?
神:你說過——不是我說的,是你說的——你會確保這個對話是完整的,
你會準確無誤地複製我們的對話,沒有任何遺漏。
說“你可能會想要編輯這個對話”的人是我,
說“絕不會,那不會發生”的人是你。
所以現在,你憶起了別的事情,憶起了有關遵守諾言的事情。
怎麼說的就怎麼做。成為令人信賴的人。
這是“你所是的”嗎?它是你自己選擇的。
一直都是你自己選擇的。
尼爾:嚄,你搞得好嚴肅。

神:瞧瞧吧,你可以到此為止了,結束這本書吧。
它已經成了一本有趣的書。別再繼續下去了。
你說的已經夠多了,對某些人來說,也許是太多了。
你就關了電腦,讓我走吧。
尼爾:不。我們正好在一個突破口呢。
這個突破口不僅僅是對我而言的。對每個讀這本書的人都是一個突破口。
即使對那些不知道這是突破口的人來說,它也是。我能感覺得到。
神:那麼你想通往哪裡呢?
尼爾:我想把最後一個交談的話題再深入探討一下,
然後,我想我們就可以結束這個對話了。
神:我要告訴你的可不止一件事,我會多披露一件重要的事情。
然後我們就可以結束了。
尼爾:就這麼定了。那我們來看看,我能否理解最後一個話題。
你說,每一個靈魂在死後的時刻,都被賦予一個機會去逆轉死亡的過程,我已經知道了。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說法,我已經瞭解了這一點。
這是你要做的事情。它有著完美的意義,表明你有多麼愛我們。
神:我很高興你明白這一點。
信任神的愛,對你活著的一生有好處,對你死後的日子也有好處。
我真的愛你們,愛你們所有的人,非常非常愛。
尼爾:那麼告訴我,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如果我們真的“回來了”,將會出現什麼情況?
不是每個人都能以一種恰當的方式死去,
以便他們正好可以被毫不費力地“帶回來”。
我的意思是,有些人死於戰場或是意外事故中,
他們的身體變成了碎片,原諒我如此描繪,但他們真的是這樣的。
不是每個人都能舒適地躺在床上死去,
以便他們正好可以“醒來”,醫生就可以說,“真是個奇蹟!”
神:讓我們稍微向前回顧一點點。
死後,就如同我說過的,你通過了死亡最初的兩個階段。

首先你認識到,你不是你的身體。

之後,根據你相信的東西,你體驗了下一個想要的體驗。
只要你願意,只要你高興,你想要體驗多久都可以。

然後,你就進入了死亡的第三個階段,
也是最後的階段,那時你體會到跟本體的融合,
接著從這種融合中浮現出來,對剛剛結束的物質生活進行一個回顧。

再然後,就如同你所說的,決定“繼續下去,還是返回”。

尼爾:我是根據自己在生命回顧中所看到的東西,來做這個決定的。
神:從本質上說,是的。
根據你所看到的東西,是否還有什麼事物,是你這個肩負特殊身份的、
你認為是“你”的這個靈魂,還想要瞭解和體驗的。
換句話說,根據你是否感覺到“圓滿”了。
尼爾:但我認為……你知道,我確實非常真切地在這兒聽到了你的話。
並且我想,你先前說過,沒有人會在感覺“不圓滿”的時候死掉。
你非常直接地說過,
沒有人會因為“無法完成他們來到物質世界想要完成的體驗”而死去,沒有“不勝任”這回事。
你也說,這就是第十一個憶起的意思,死亡的時間和環境總是完美的。
神:我說過的一切都句句屬實。

尼爾:可是現在你又說,一個人死後,
他們可能會感覺到有某個事情“沒完成”,所以可能會“重返生命”,
也就是說,在死亡的那一刻復活,以一個新的方式……
神:什麼方式?
尼爾:那種方式排除了他們已死的事實。
神:正確。那意味著他們沒有死,那意味著“死亡的時間和環境總是完美的”,
那意味著沒有人因為“無法完成他們來到物質世界想要完成的體驗”而死去。
尼爾:是的,但是他們“確實”死了,而且發現他們“沒有圓滿”,所以他們回來了。
但這證明了他們可以在不圓滿的時候死去。

神:我明白你為什麼會那麼想,所以我再給你一條訊息。
你們稱之為“死亡”的過程並沒有完成,直到靈魂“過到”了“另一邊”。
正是在“蘋果桔”的另一邊,正是在靈性領域,
靈魂快樂地創造它的身份,並一再地重新創造。
所以,只有當他們越過了這個門檻,他們才會在年老時“死去”。
換種說法就是,你的死亡不是最終的,直到你說它是最終的。
如果在神聖詢問的時刻,你覺得你還沒有圓滿,
希望能從剛剛浮現出來的地方重返物質生命,
你就可以這樣,你立即就會這樣。
尼爾:是的,但你說,你通過“跳躍實相”來做到這一點的。
你說靈魂跳躍到了另一個實相中,在那種情形中,靈魂真的就是在不圓滿中死去的。
神:你打算抓住這個問題一直到死了,你知道嗎。
尼爾:有趣的話題轉換。
神:注意不要想得太多,記住,為了真正理解終極實相,你必須拋開頭腦。
但我們還是不要脫離你的問題。
尼爾:不,我們沒有。
神:你曾問我,靈魂是否可以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
尼爾:是的,我問過。你說靈魂可以同時出現在比兩個多得多的地方。
神:對,你還記得它。那麼現在,跟上我。
如果靈魂感覺到沒有圓滿,並跳進了另一個他沒死的實相中,
那麼那個靈魂就並不是在感覺沒圓滿的情況下死去的,同意嗎?
尼爾:同意。但是這個靈魂就留在了另一個實相……
神:等一下,我就要說到那個問題了。
靈魂“留在原地”——就是說,留在第一個實相中——不是忘記了發生的事情。
它知道自己的一部分已經被允許跳到另一個實相,去完成它想要完成的事情。
它也知道,沒有時間這個東西
所以,它知道自己的其它部分已經完成了“回去”所要完成的事情。
所以,靈魂在唯一的時刻——此刻——進入了靈性領域,並感覺到已經徹底圓滿了。
尼爾:哇,你可以用你的方式解釋任何事情。
神:你可以那麼說。但你要知道,沒有多少事情會受這種細枝末節影響的,
我認為,在更大的原則上和這個對話的主要資訊中,你才會受益更多。
地球上總有許多人抓住一些瑣事,他們想要一切事物的解釋,一直到最小的細節。
你可以把一副刺繡翻轉過來,看看織成它的線是怎麼交織的,
你可以一絲不苟地檢查每一根彩線,直到你明白了所有的細節出入,
但你永遠也享受不到創造這幅圖畫的快樂。
用另一種方式看待事物吧。
改變你“我要得到所有答案”的想法。
給自己一個機會看到整個畫面,你會愛上它的。



回歸神     第35章    因為在有愛的地方就沒有分離,在只有此刻的地方沒有等待。


尼爾:好吧,所以我“明白”了,每一個靈魂在到達“另一邊”時都已經圓滿了。
這裡有最後一個令我困惑的地方:
我們到那邊時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做了什麼?我們要怎麼做呢?
神:當靈魂說它圓滿了,當它回答了神聖詢問,並說,“讓我們繼續旅程吧”。
它就會立即進入靈性領域,在那裡,當它進入光中的時候,它開始理解了自己的經歷。
那就是說,它開始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神聖的靈性存在。
這一點很快就會清楚,
因為在靈性領域,靈魂渴望的每一樣事情都會立即創造出來,
一個事物從概念到顯現之間沒有“時間間隔”。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在靈性領域,靈魂是在創造的三個層面上同時進行創造的。
而在物質世界,這種情況則很少發生。
尼爾:所以當我死掉後,我立刻就開始在潛意識、意識和超意識的層面上進行創造了
神:當你進入靈性領域時,是這樣的。
那就是說,讓我們沿用這個比喻,在你穿過蘋果桔的核心,並進入到“另一邊”的時候。
進入光中之後,你所有的意識層面都合而為一了
你帶著單一的意識離開了“住所”——你的靈性存在的核心——並進入了靈性領域。
同樣,存在的所有面向——身體,頭腦和靈魂——也都合而為一了。
並且,創造的三種工具——思想、語言和行為——也都合而為一了。
最後,你們稱為“時間”的三種體驗——過去,現在和未來——也合而為一了。
所有的一切都整合起來了。
確實,死亡是一個重新整合的過程。死亡不是一種消解,而是一種整合
所有三位一體的實相都變成了單一的東西。
一些人稱之為“神聖的三位一體”的東西變成了一個整體。
現在你是在意識的所有層面上同時進行創造,因此,你的創造物會瞬間顯現。

尼爾:在靈性領域,我是在超意識的層面上進行創造的!
神:是的,你所渴望的一切事物都會以你理解的方式,立即顯現出來。
大師們在物質世界也是在這個層面上進行創造的,
他們那立刻顯示的結果被人們稱之為“奇蹟”。
尼爾:所以在另一邊,我真的是在“天堂”,因為我渴望的任何東西都可以顯現出來。
神:是的。你所渴望的,是全然地明瞭“你是誰”,
然後在“你是誰”的下一個最恢宏的版本中,再次創造自己。
這就是所有生命的渴望。這就是所謂的成長。這就是所謂的進化。
你會想知道,所有關於活著、關於成為自己、關於成為神聖所需要知道的東西。
所以,此刻在“天堂”,或者說在靈性領域,是純然的歡樂。
物質世界的生活也可以是純然的歡樂,
只是大多數的靈魂並不瞭解這一點,他們已經忘記了自己真正是誰。
因為你們目前意識水準的局限,很難更詳細地描述出你們的靈魂在靈性領域所擁有的活力。
我可以告訴你,那是個更大覺知的時刻。

然而,覺知卻永遠沒有終點,靈魂會尋求體驗對自己的更新的認知。
它知道,這種體驗只有在物質世界中才會有。
尼爾:所以靈魂又返回到物質世界中去了。
神:是的,幸福而快樂地。你們的靈魂返回到靈性存在的核心,
又一次踏上了重返物質世界的旅程。

它回答了神聖詢問。
你知道你渴望瞭解什麼嗎?
你現在就選擇返回到物質世界中嗎?
當回答/想法/感覺是“是的”,你們的靈魂就要做出另一個選擇:
是以原來的身份重返物質世界,還是以一個新的身份回去。

尼爾:靈魂被侷限在地球上了嗎?或者說,靈魂可以用其他的方式重返物質世界嗎?
比如說去別的星球,或者去宇宙中別的地方?
神:就如同我們在對話早期所討論過的,穿越時空連續體可以有許多的方式……
尼爾:在《異鄉異客》(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中,
羅伯特‧海因萊因(Robert Heinlein)說,有許多時間/地點……
神:是的,他的說法很準確。你可以選擇去任何一個你想要去的地方。
這樣,你就再次進入“徹底的洗禮”。
那裡會降低你的生命能量,以便你可以得到你們稱之為“出生”的那種體驗。
尼爾:謝謝你。
謝謝你這些描述,謝謝你為我帶來這個完整的對話。
我知道它包含了很多“過程描述”——
通過比喻、科學和宇宙形而上學的方式來對所有生命,
以及對所有事物的運作方式進行解釋——
但它也給了我美妙的靈性洞見,更深的體悟和認知,給我帶來了安慰。

我希望它也能給其他人帶來安慰——尤其是那些人,
他們所愛的人死去了,或者是那些自身面臨死亡的人們。
神:這是每一個真正的神的牧師
(你們都是真正的牧師,只是有些人有牧師的頭銜,而有些人並沒有罷了)
為將死之人帶來安慰的機會。
尼爾:是的。有時,對於那些悲傷的失去親人的人,真不知該說些什麼。
幾年前,一個叫希拉的女士給我寫了這封信。

親愛的尼爾:
我的哥哥查克在幾年前去世了,那時他才只有27歲。
我總是無法止住悲傷。每一天我都會想起他,
看到的每一樣東西都會勾起我對他的回憶。
我不再對任何事情感興趣,長期地處於消沉之中。你能幫助我嗎?

普通人能對這樣的人說些什麼呢?那真是個問題。
畢竟,我們並非都是訓練有素的牧師,我們並非都是有執照的專業顧問,
我們並不是全都從助人這個“專業”畢業的。
神:哦,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尼爾:我盡我所能地回答了她根據我在與神的對話中所學到的東西,
我說……

“親愛的希拉,
我為你失去哥哥而難過,我能理解你的悲傷。
我想要告訴你一些事情,也許會幫你在頭腦的畫布中重新描繪這個記憶,
以便當你再看它的時候,不會總是那麼悲傷了。

首先,你必須知道,查克並沒有死,死亡是一個虛構的東西,是一個謊言。
並且永遠,永遠也不要把這個謊言的某個部分作為自己的最高真理。

其次,如果我們接受了這個觀念,即查克並不是你所說的“死”了,
而是實際上活得生機勃勃,那我們必須問自己:
他在哪?在做什麼?並且,當然也會問,他過得快樂嗎?

我們首先回答最後一個問題。

當他再次體會了最大的自由、最大的歡樂、最神奇的真相——
自身存在的真相、與一切萬有合一的真相——
的時刻,再也沒有比這更幸福、更快樂的了。
在那個時刻,分離就結束了,

在天上和地上“與一切萬有重新合一”是個榮耀的時刻。
它真的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時刻,而不是悲傷的時刻。

然而,悲傷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我們對發生的事情的認知是不完全的,
並且我們會很自然的感受到,那是我們個人的重大損失。

經歷了一段很自然的悲傷之後——這段悲傷是一定會有的,
然後,是留在徹底的頹廢和悲痛之中,
還是轉到一個更大的認知和真相之中,那會令我們微笑——
是的,甚至是在他離開的念頭中微笑。

不管他走得有多麼早,多麼突然,在神的時間表中,
並沒有什麼事情是“過早的”或是“突然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恰當的時刻發生的。

我們應該選擇轉到更大的認知中來,然後我們就會自由地為查克生命的充實而歡慶,
為他贈給所有接觸到的人們的禮物而歡慶,為他的存在、甚至為他此刻的愛而歡慶。
我們這樣做,主要是為了讓查克可以完全的自由。

這會給我們帶到上面的第一個問題,查克此刻在哪裡?

在《與神對話》第三部中,我知道,在神所處的絕對領域中,我們無處不在。
那就是說,沒有“這裡”,沒有“那裡”,只有無處不在。
因此,用人類的語言,就是說我們可以同時在不同的地方出現。
我們可以在兩個地方,或是三個地方,或是我們想在的任何地方,
擁有我們選擇擁有的任何經歷。
因為這是神的本質,也是一切的神的存在物的本質。

在眾多的體驗之中,我們選擇去擁有那一種呢?
合一的體驗,對我們所愛的人的憐憫之心,都和我們在肉體中時所做的是一樣的。
那意味著,即使是現在查克也在愛著你——
這不是虛構的,而是真實的情況——
他的愛還活著,永遠也不會消失。
只要一想到他,那永恆的、綿延不絕的愛就會使查克
(本體的一部分就是查克)走近你,跟你同在。

因為,對那些愛著我們的人來說,思念是一種吸引,是一種牽引,
存在的本體不會也不想拒絕它,並且永遠也不會忽略它。

即使是現在,當你讀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查克也還跟你在一起,
因為你在頭腦中想到他,他的一部分就跟你在一起。
如果你非常寧靜,對此刻非常敏感,你甚至能感覺到他……
甚至也許能“聽”到他的聲音。
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是如此。

一點解釋了每一年收到的成千上萬的報告,
報告中說那些離去的所愛的人,拜訪過還在活著的人
精神科醫生、牧師、以及各種類型的治療者總是能聽到這些說法,
他們對此不再質疑。

通常情況是,只要一想到它,流過我們的存在本體就會出現在我們的空間中,
充滿著愛、慈悲和全然的開放。
這種開放性會使我們所愛的人的本體完全地知道並理解我們的感受和經歷。

如果我們悲傷、沉重、痛苦的想到那個人,我們的悲傷也會被他的本體感知到。
既然此刻的本體是純然的愛,它願意治癒我們的傷痛,因為它發現,不想那麼做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懷著歡樂和祝福想到那個深愛的人,
我們的歡樂也會被他的本體感知到,於是那個本體明白我們一切都好,
它可以安心地步入下一個偉大的旅程了。
它會回來,這是一定的。每次想到它,它都會回來。
它的拜訪將是歡樂的思想之舞,是奇妙而光輝的接觸,是短暫而輝煌的時刻。
喜悅伴隨著整個過程。

然後這個本體將會再次離開,很高興你能懷著愛和歡慶而想到它的生命,
它會在跟你的互動中感覺到圓滿,儘管這種互動永遠不會結束。
在治癒我們傷痛的過程中,我們所愛的人的本體會運用一切工具,
借來一切設施,使用一切方法(也許,包括這樣一封來自于完全陌生者的信件),
告訴我們它很快樂,告訴我們“生命和轉變的過程是完美的”這一真相。
一旦我們能夠慶祝這種完美,我們就允許了我們愛著的人的本體和靈魂也來慶祝這種完美。
讓它沒有牽掛地走入那更大實相的難以言說的奇妙,榮耀了它在我們生命中的存在。
在之前的物質形式中,在此時此刻,甚至直到永遠。

歡慶,歡慶,歡慶吧!不再悲傷,不再沉痛,
因為真的並沒有悲劇降臨到任何人的頭上,只有混合著歡笑和眼淚的獨特記憶,

只有對“我們是誰”、對“查克是誰”所展示的神奇流下的歡樂淚水,
只有對“神為我們創造這一切的無以言表的愛”所流下的歡樂淚水。

慶祝吧,希拉。

把這一生時光的禮物,把“歡樂取代悲傷”這個禮物,
把“快樂超越了失去之痛”這個禮物,把“真實的歡樂,永遠的平靜”這個禮物,
送給自己和查克,以及所有你們接觸到的那些生命。

即便是現在,不僅有查克的生命和靈跟你在一起,也有神的祝福圍繞著你。

希拉,繼續前進吧,去做你真正是誰。並且,微笑。

查克必然會那樣做。

祝福,尼爾

神:那是個很棒的回信。我相信希拉會感到非常、非常的安慰。
尼爾:是的,但那是真的嗎?還是只是我編造出來的?
神:是的。

尼爾:是的,是什麼呢?
神:兩個都是。它是真的,因為你編織了這一切。你可以讓它成為你想要的任何方式。
尼爾:你總是那樣說。我一直想讓它有個確定的、必然如此的方式。
神:但那就是它真正的方式。
那是它真正的方式,因為你一直在以那種方式創造它。
如果你想用別的方式創造它,那它就會是別的方式。
順便提一句,可以這麼說:
你們的整個一生,在地上,就如同在天上。
尼爾:好吧,如果我真的是以我選擇的方式創造了我的生命,
以及我周圍的生命,那麼我要為我們所有人,選擇真正去擁抱自己成為世上的牧師的呼喚。
我深深地被瓊‧貝克(為了保護其隱私,我改變了她的名字)
這樣的人鼓舞著,她在2003年向我講述了她兒子的死怎樣改變了她的生命。
傑森——她的大兒子——十八歲,是一名高中四年級學生,
他在上游泳課的第一天就很不幸的淹死了。他的死令瓊‧瓊的家庭和社區都極為震驚。
瓊解釋說,她從沒有想過要如何撫平自己的傷痛。

在傑森死後的第二天,她感覺到了他跟自己在一起。
她說,如果不是他在那兒,自己真的無法熬過這段令人心碎的時期。
瓊跟兒子的接觸,使她開始瞭解了傑森死亡背後的意義。
作為一名聯合衛理公會牧師的女兒,她相信,神是存在的,
但她需要自己照看自己的生命。
可是,她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心愛的兒子會死掉。
畢竟,瓊一直都是一位稱職的母親,教會自己的孩子分辨對錯。

瓊說,雖然傑森的形體消失了,但傑森在她尋找解答時仍然陪伴著自己,
他會指引她,即便在她否認這個事實的時候也是如此。

她之所以能夠原諒那個體育老師,就是傑森仍然存在於她生命中的一個例子。

之前,瓊並沒有怎麼聯繫過那個體育老師,但傑森死後,她一直都在跟他進行接觸。
傑森讓瓊認識到,原諒這個體育老師是正確的做法。
現在她認為自己已經從憤怒的情緒中解脫了。
儘管她擔心,有些人可能會認為她瘋了,但她還是覺得安慰,
因為她發現了一種新的生命方式。

瓊跟我分享這個故事的時候,我被她的經歷打動了,
我很感激她能跟我講述這些,於是我說……
我瞭解,瓊,當傑森死去的時候你有多麼絕望。
我很高興他找到了一個跟你接觸的方式,
以便你可以在他的幫助下處理這些事情——
並引導你通往越來越大的真相。

現在我很清楚,這就是傑森最初的目的。
我們每個人走進另一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個原因和目的,
那幾乎總是跟某個層面的靈性成長有關。

你走入這個體育老師的生命中,也是出於同樣的原因。
你覺得發生的事情如此糟糕,我能想像他的感受也會是如此,
即使他可能並沒有表現出這一點,我敢肯定他也是身心交瘁。
這件事發生在他的看護之下,他無法減輕這件事情的後果,
也無法再做任何事情改變它了。
很多很多年裡,他都會在夜晚中哭泣,我敢肯定。
我希望你不只是在內心深處原諒他,
而是能親自跟他談談,向他分享你的人性之愛。
讓他知道,你理解他的感覺有多麼糟糕(我再說一次,即使他並沒有表現出這一點),
你想讓他知道的是,你不是要寬恕他
(那聽起來好像是他做錯了什麼事,為此很負疚,而你想讓他“脫鉤”),
而是沒有必要寬恕他。
因為你很清楚,他是一個好人,他根本不是有意的。

發生的事情是個悲劇。它只是發生了。
這些事情出現在生命中。這些事情發生了。
沒有人在這樣的事件中有什麼“過失”。
告訴他你理解這一點。
你希望他能繼續生活,如同你現在一樣,仍然準備著——
並且能夠——把快樂、愛、歡笑和幸福帶到其他人的生命中。

是的,告訴他,傑森希望他一直記得他們——
那些他用有益而重要的方式接觸到的許許多多的年輕人,並且那些時光遠遠沒有結束。

學會如何在一個錯誤中生活,就是要學會將悲劇轉變為祝福,治癒所有的人。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生活中犯過錯誤,我們都是人,我們也都可以給世界帶來愛。
我們都可以,如果我們選擇這樣做的話。

告訴他,事情就是那樣的,因為這個人需要治癒他的傷痛,
你是能幫助他這樣做的最有力量的人之一,對嗎?

愛和擁抱......尼爾
神:瓊就這樣做了一名真正的牧師。
你不必有牧師的頭銜,神因你存在的榮耀而授予了你這個頭銜。
此刻你就可以是——並且你的確是——一名牧師。
每一天,如果你尋找的話,你都可以找到治癒別人的機會,找到愛某個人的機會。

尼爾:我應該對那些即將死去的人說什麼呢?
直到現在,這個問題還在困擾著我,我想它也困擾著大多數人。我該怎樣安慰他們呢?
神:如果你發現,有人認為,他們自己“配得上天堂”所需要的東西是“寬恕”,
那麼就給他們寬恕,並告訴他們,神也會這樣做。
如果你發現,有人認為,他們死後會直接走到神的身旁,直接走到他們所愛的人的身旁,
那麼幫他們確認這一點,並告訴他們,神也會這樣做。
如果你發現,有人認為,死後沒有任何形式的生命,
那麼給他們一個相反的觀點,並告訴他們,神也會這樣做。
神會通過生命中的許多事件來這樣做。
以1000種不同的聲音,在100個不同的時刻,被那些真正想聽的人聽到。
這個對話——給你和你們所有的人——就是那些事件之一。
所以,我請你到這兒,把這篇禱告給予那些即將死去的人:

此刻,你所認識的神正與你同在。
甚至就在這個時刻,就在這個確切的時刻。
如果你不認識神,那也沒關係,神仍然在這兒,在這個地方,
就在此刻與你同在,正在對你的靈魂說話:
“不管什麼時候你準備好回家,神都歡迎你。”
你不會被拒絕,不會因為任何事件、任何原因而被拒絕。

如果你覺得,確實存在著某個這樣的事件或原因,
神——假如你希望神會這樣——就在此刻豁免了它。
神——假如你希望神會這樣——就在此刻,
讓所有的道路全部清清楚楚,讓所有的道全部暢通無阻,
說:“給我深愛的靈魂讓路,他選擇了跟神回家。”
這篇禱告是給你——宇宙奇妙的孩子——的,

因為你開始了這個你曾有過的最為歡樂的旅程,它充滿了美妙的驚喜。
這個旅程通往你所知道的最大的幸福,通往你所有過的最恢宏的體驗。

現在,夢想光輝燦爛的事物吧,夢想每一個奇蹟實現,
夢想每一個痛苦消失,夢想時間從你這兒奪走的一切都歸還給你,
夢想又一次看到你所愛的人——那些從前離開的人,還有那些以後會離開的人。
要確切的知道,當你離開這裡的時候,
你會再次跟那些曾在你心裡有過位置的人在一起,
你會跟那些先前離去的人在一起。
不要擔心你離開的這些人,因為你也會看到他們,
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他們;你也會愛著他們,
一次又一次的愛著他們,直到永遠,甚至就在此刻。
因為在有愛的地方就沒有分離,在只有此刻的地方沒有等待。
所以,微笑吧。
快樂地期待屋子裡的東西,那些禮物已經為你擺好了。
神等著你回家,等著你接受這些禮物。
平和、歡樂與愛就是你,也是屬於你的,現在和永遠。
事實如此,也將會如此。永永遠遠。阿門。


回歸神   第36章    第十七個憶起  你的祖先跟你在一起,
你的後人站在你旁邊,觀察你為他們做出的決定。

尼爾:謝謝你,親愛的神。
因為那真是個美妙而又美妙的祈禱。
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都能運用它,如果他們感覺到它有助於這個時刻,
能帶來和平、慰藉和對死亡的理解的話。

但等等,還有一些東西,是我自己,需要去瞭解的。
我聽到的對嗎?
當你說,我們會看見我們所愛的人們在死時跟著我們,
即使在此刻也是如此,這是什麼意思?
神:你記得嗎,在這個對話的早些時候,
你提到了安德魯‧派克的妻子,你問了我一個有關她的問題?
尼爾:是的,我問你她是否想在生命的早期得癌症,
我問你她是否真的以自由意願選擇離開得那麼快,在那麼年輕時就死去。
我說,這種情形真的很難讓她的丈夫、孩子和家庭成員接受。
我確信,他們會帶著深切的悲傷問,為什麼果仁想要那樣離開我們?
神:你還記得我是怎麼說的嗎?
尼爾:是的,你說,“我的答案可能會讓你震驚。”

神:在我們對話的結尾,我放置了兩條憶起,它們是最為歡樂、最為美妙的憶起。

第一個是……
第十七個憶起在死亡中,你會被所有你曾愛過的人問候——
包括在你之前死去的,和在你之後死去的。
當你釋放掉對物質世界的牽掛,
這些靈魂就會來安慰你,溫柔地引領你到達靈性領域。
你永遠不需要獨自一人,任何時候都是如此,甚至是現在。
尼爾:我很高興聽到這個。旅程中的“孤獨”是我最大的恐懼。
神:對“你是誰”的天性來說,你永遠不會孤獨,你也不能孤獨。
因為你不是一個個體,你是一切萬有的分身。
你是我們萬物的一部分,所有活著的我們都在你的體驗中有過付出。
你的祖先跟你在一起,你的後人站在你旁邊,觀察你為他們做出的決定。
我們永遠都與你同在,你也與我們同在。
知道我們在一起,需要的只是信念。
尼爾:是的,但我理解不了,這最後一個憶起我理解不了。
你是說,當我閉著眼睛死去,而在我死後再次睜開眼睛時,
每一個我所愛過的人——包括那些比我晚離開的——也會在那?
神:如果你想要他們在,他們就在。
如果你相信他們在、希望他們在,你就會意識到,你們在你身旁。
尼爾:但是……你瞧,就像我告訴過你的,
我聽說過很多次,那些先我而死的靈魂會在我過去的時候等著我,
你自己也在我們對話的開始說過這一點。
但我從未聽說過,那些在我死的時候還活著的人,
也會在那裡迎接我,這怎麼可能呢?

神:這就是終極實相的神奇之處,
儘管對那些生活在時間幻象中的肉體來說,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體驗到這一點。
在那個瞬間,你們就可以再度相聚。
尼爾:但是……我覺得當他們死的時候我會在那裡迎接他們。
我是說,如果我是他們所愛的人,
我怎麼能不在他們死的時候迎接他們呢?

神:是的,你會的,而且你願意這樣做。
尼爾:神啊,我很抱歉,我並沒有遵照這一點去做。
如果我在他們穿越的時候等著他們,
而他們也在我穿越的時候已經在那等著我了,
怎麼可能……這個順序是什麼呢?
神:在你們肉體生命結束的時候,迎接每一個人是同時發生的事情。
尼爾:但是,如果一件事是既是按順序發生的,
又是同時發生的,我怎麼經歷它呢?你之前從沒有解釋過這一點。
我經歷的事情是一件接一件的發生,還是我經歷的一切事情都瞬間發生?
神:就看你選擇哪一種了。你可以在你的“壁畫”中只看一幅圖畫,
或者你退回去,一次看完所有的畫面。這只是視角的問題。
你可以選擇任何一種你所需的視角,你可以採用任何一個你喜歡的視角。
尼爾:這個含義太大了,幾乎就像是,當我妻子的生命結束時,每個人的生命都結束了。
當我死的時候,每個人都死了。那似乎不公平。

神:沒有任何不公平的事情。公平與不公平在終極實相是不可能的東西。
距離你所愛的活著的人死去,可能還有許多年的時間。
然而這些年在那沒有時間存在的地方,會被壓縮得比一瞬間還要短。
如果你想從壁畫中後退,看看壁畫的全貌,
你就會經驗到,在死後所有的事情都是即刻發生的。
那就是為什麼我之前說,如果你相信,你所愛的人——你愛過的所有人——
會在你死後穿越的時候跟你在一起,
如果你非常希望他們在,你就會意識到他們在你身旁。
信仰創造了視角,願望把你跟最可怕的圖像隔開,讓你看到更大的畫面。
尼爾:哦,我的神啊,這一點在神學上如此新穎,如此……驚人。
我從未聽說過這個。我的意思是,我從沒想像過會是這樣的。
神:那就是對神之王國的完美描述。
現在我告訴你,你會跟所有的靈魂在一起,
跟那些曾經相伴的靈魂在一起,跟那些現在相伴的靈魂在一起,
跟那些未來會相伴的靈魂在一起。

尼爾:我未來的夥伴也會在那兒?
神:如果你希望他們在的話,是的。
你沒有選擇的事情不會發生。
記住,
“天堂”就是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地獄”就是你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東西。
人們圍繞著這兩個詞創造了許多理論,但最終,這才是它的含義。
“地獄”甚至並不存在,除非你自己創造了它——
而這仍然意味著你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如果你創造了自己的地獄,它會在你不想要的瞬間消失。
尼爾:所以,事實上,天堂就是所有的一切。

神:確實是這樣的,這可以是你們全部的信仰,天堂就是所有的一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