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與神談生死】第十五個憶起 : 沒有演化的終點這回事。
2020/12/26 16:05
瀏覽14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回歸神--第28章  在死亡中,你所有的個體身份都脫落了,
終於,你與你的分離結束了。

神:'融合'的時刻即將到來。這一刻的神奇和美妙是無法描述的。
它所帶來的信息和知曉,是在意識層次上無能掌握,也鮮少吸收的。

就在融合之前,靈魂留駐在這光的前面,沐浴著'本源'發出的光。
任何恐懼、不安和憂慮都在穿過通道的過程中消失了。
'本源'輻射著純淨的愛,靈魂在它的面前體驗到一種包圍感…只能稱之為"被覆蓋"的感覺。

想像一塊被溫暖糖漿覆蓋的薄餅,或被熱巧克力覆蓋的冰激凌。就像那種感覺。
就像一股甜蜜的熱流,迎接這剛來的靈魂,它是一種輕柔的溫暖,將靈魂全部覆蓋。

伴隨著這股熱流的是一種沒有文字可以描述的感受。
是一種完全、徹底的被看見的感受,
沒有任何隱藏,沒有任何能被忽視或遺漏,沒有任何能逃脫注意。

靈魂曾經認為的自己的所有"好"與"壞"都在它面前展開,
然後,出人意料的,所有的一切…"好的"與"壞的"…都被這光慢慢的吸收……
("接納為自己的",就是那種感覺)……一種能量的滲透消融了哪怕最輕微的羞愧或驕傲,
靈魂只剩下一種美妙的空,不再盛有任何東西,不再擁有任何體驗,只有'敞開'。

現在,在這羞愧和驕傲曾經共存的'敞開'裡,一種新的感受填充了進來。
起初的感覺就像靈魂的外部被覆蓋了,而現在感覺就像靈魂的內部被填滿了。
再一次的,沒有文字能夠詳細說明或精確描述這一感受…因為這種感受太壯麗了。
它可以被形容為一種獨特、宏偉、集合的感受,包含了千種單一的感受,慢慢的填滿了靈魂。
蒼白的形容會稱其為溫暖的擁抱、深切的安慰、深深的珍愛、衷心的欣賞、真誠的珍視、
溫柔的滋養、深深的理解、完全的寬恕、全然的赦免、長久的等待、快樂的歡迎、
完全的榮耀、歡樂的慶祝、絕對的保護、即刻的完美、無條件的愛…同時。

沒有絲毫的猶豫或遺憾,靈魂釋放掉一切個體的自我感,投入這光中。
在那裡,它所浸入的是如此壯麗,以至於它不再擁有任何知曉他物的慾望,
而融入這無以倫比的榮耀…永無止境的輝煌、無可比擬的美、無以復加的圓滿(完整)。

現在你已與這光相融,你感覺自己溶化了,這"融化"完成了你身份的轉變。
你不再以任何方式、在任何層次認為自己是你世間生命中的分離面向的"你"。

死後生命的這一特徵,事實上在死亡的第一階段就開始了,
正是因此你才得以在死後不帶疼痛、沒有痛苦的體驗你願體驗的一切(包括你的私人地獄)
當你進入你的存在核心時,它立刻對你變得重要了。

當你被光擁抱時所發生的是,你與你的靈魂合併了。
你終於知道了自己不是一具身體,不是一個心智,甚至也不僅僅是個靈魂,而是三者全體。
這就是整個死亡過程的要義。

記得我所說的,死亡的過程是重塑你的身份。

死亡的第一階段將你從你的〝身體〞釋放出來,以及所有你對身體及其外表的認同。
死亡的第二階段將你從你的〝心智〞釋放出來,以及所有你對心智及其內容的認同。
死亡的第三階段將你從你的〝靈魂〞釋放出來,以及所有你對靈魂及其個性的認同。

在這裡,在自我的完全融合中,'知'與'體驗'為一,而你所'知'及'體驗'的是:
你不是你的身體,你不是你的心智,你也不是你的靈魂。你要偉大的多。
你是產生全部三者的能量的總合。

在死亡中,你所有的個體身份都脫落了,終於,你與你的分離結束了。
尼爾:你知道嗎?我以為你要說我所體驗的是神,來迎接我。

神:那正是我所說的。

尼爾:但你說的是……

神:你還是認為你與神是分離的,而我要再說一遍--你與神之間沒有分離。
就算你現在不相信,在你的物質生命結束時,在融合的那一刻,你就不會有任何的懷疑了。

尼爾:天啊,聽起來真棒!我都等不及了!

神:你不必等待。



***********************************************************************************


回歸神--第29章   當你向愛投降,隨它引領你去你的靈魂要去之處,
你就不會有困難了。
所有的掙扎都會停止,你也將知曉合一。



尼爾:這又是一個你一再重複的觀念,我很清楚你希望我明白自我實現的融合時刻、
體驗與萬有合一的時刻,不必等到死亡的時候。

神:不必。你可以在你的物質生命中體驗這一融合,這一實現。許多人都做到了。

尼爾:你已經提到了冥想、深層次的祈禱、某些訓練(瑜伽、太極等),舞蹈和儀式,
可以幫助人們進入更大的和諧、和平、神聖的共鳴、或合一。還有什麼別的'訣竅'嗎?

神:驚奇並敬畏所有的生命(生命的一切),
想要擁有此種體驗的單純意願,
純潔真誠的願望,是向如此超然時刻的可能性敞開所需的一切。

許多人在一些非常普通的活動中自發的體驗到與'一'的融合,
洗碗,給地毯吸塵,洗車,為嬰兒穿衣服,在工作中處理任務,開車,淋浴。

沒有預兆,沒有原因,非常突然的,有一種"無間"的感覺,與一切合一的體驗,
通常只有一霎那,然後又恢復'正常',但這種體驗卻永遠不會遺忘。

尼爾:當這發生時我們應該怎麼辦?

神:無論如何,別忽視它。許多人都錯過或忽視了它的涵義。
如果你擁有,或曾經擁有這種體驗,
你可以在記憶裡將它尋回,再次體驗你曾體驗的這一感受。
你可以用它作為更長久體驗的起點,一個出發點。

有的人能夠按自己的意願進入此'合一'的體驗,並長時間的停留其中。
有的人一生都留在其中。
這僅僅是專注的問題,完全的歸於臨在(whole presence centering)。

尼爾:完全的歸於臨在?
神:我們又要碰到文字之困了,用受限的文字來描述某些體驗是很困難的。
所以我總是鼓勵你盡量用畫面。
即使你腦海裡的畫面是比喻,它們也比文字所能做的更能帶給你'知'的感受。

我說的'完全的歸於臨在'的意思,是指那些在你完全臨在於你人生中當下發生之事的時刻,
你的身、心、靈沒有一個是在'別的地方'。
這對大多人來說都是很難得的--但它是可能的,有真誠意願的人可以經常令其發生。

只要有決心,你可以將你的心收回來,歸於當下的這一刻。
你們有些人稱這一體驗為'歸於中心'(centered),或完全的'臨在'。

尼爾:拉姆o達斯(Ram Dass)寫過一本書叫《歸於當下》(Be Here Now),
還有最近的由艾克哈特o托爾寫的《當下的力量》。

神:達到這種狀態的方法之一,就是注視你自己在鏡子裡的眼睛。
這是個看似簡單卻極其有用的工具。

訣竅在於,如果這深邃的注視變得不舒服時,不要逃跑。
如果你能堅持自己的目光超過十秒鐘,你就會開始經驗到對自己如此深的同情和愛
…以至你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這種感受。
若你不習慣愛自己的話,這種感受對你而言會很困難…可悲的是,大多數人都否。
與這感受同在,擁抱它。

繼續越來越深的看入你的眼睛。如果你有個手鏡的話,你可以在坐著時這麼做。
現在,在盡可能久的注視自己的眼睛後,輕輕的迅速闔上你的眼睛…並體會隨之而來的感受。
基本上你會感受到與'本源'的融合。這也許會持續一小會兒…或是一整天。

如果你有個伴侶或親密的朋友,你也可以試著深入注視對方的眼睛。
還是一樣,即使這深入注視開始變得不舒服,也不要轉移你的視線。
這很快就會過去,融化為一種柔和,一種內在的閃光,感覺就像你與另一個自己融為了一體。

當你深入注視自己或他人的眼睛時所看見的是靈魂。眼睛是靈魂的窗口。
還記得嗎?
早些時候我說過,若你看入他人的眼睛,或你自己的眼睛,期待看見神,你就會看見。
如果你不期待如此,你就不會看見。但無論怎樣,你都會完全的臨在。
完全臨在於此時此地,是個非常有效的方式,可以消除散漫心智的分心和走神,
將你自己帶到對自己人生的一個高得多的體驗。

你無法不完全臨在而注視任何生物的眼睛。包括你的狗、你的貓、甚至一隻野生動物。
只需停下來,與一隻野性未馴的動物眼神相交
…一頭獅子,老虎,或熊…看你有沒有完全臨在。

當你以這種方式與另一個生物完全臨在時,你很可能會開始愛上他們。
人們真的會愛上他們的寵物,這種感覺非常真實。

注視另一個人類的眼睛而不開始愛上他人尤其困難。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彼此迅速的轉移視線。他們不敢長久的直視彼此的眼睛。
因為隨之而來的愛會淹沒他們。而這又是因為他們不知如何對待這淹沒他們的愛。

當你向愛投降,隨它引領你去你的靈魂要去之處,你就不會有困難了。
所有的掙扎都會停止,你也將知曉合一。

這就是'融合之時'所發生的,這就是'完全浸入本源'時所發生的。
這是個非常有療愈效果的方式,作為一天的開始…或一天的結束。

尼爾:或是一生的結束,似乎。
你是不是在說,有些人能夠在物質生命中體驗的這合一,所有人在死亡時都會體驗到?
我說的對嗎?

神:你說的很對。沒人會例外,沒人會沒有資格,沒人會被留下。

尼爾:對那些不相信這會發生的人,怎麼辦呢?

神:信念在死亡的第二階段後,就不再創造你的經驗了。

尼爾:那什麼創造?

神:願望。

尼爾:哇。哇,哇,再來三個,哇。
神:死亡的三個階段是設計來溫和的、並以你想要的速度令你穿越再次認同
(re-identification)的過程。

在死亡的第二階段你仍然與你的〝心智〞認同,
所以你的經驗受你心智裡的東西指揮,你的〝信念創造你的經驗〞。

一旦你放棄這認同,你的經驗不再由你所相信的東西創造,而是由你的〝願望〞。
這是叫做"天堂"的經驗的開始。

你甚至可以在你活著的時候,體驗這我已描述過多次的〝死亡的三個階段〞。

尼爾:等等,我知道你說過我可以在活著時體驗'融合的時刻',但我不記得你說過這個。

神:我們所說的是同一件事。我們所說的是分離觀念的死亡。
這就是你物質生命結束時所發生的,它也可以在任何時刻發生。
死亡的三個階段不過是再次認同的三個步驟,他們是:
1.釋放與身體的認同。
2.釋放與心智的認同。
3.釋放與靈魂的認同。

尼爾:可是如果我們對我們自身的這些面向一個都不認同的話,我們認同什麼?

神:無。

尼爾:無?我們什麼也不認同?

神:不認同於任何特定之物。
一旦你認為自己是什麼,或不是什麼,你就是在想像自己為受限的。
然而'本源'是絕對無限的。
在'融合之時',你與萬有認同…意思是你不與任何特定之物認同。
什麼也不認同(一無所有)。

佛陀完美的知道這一點,並做到了這一點。許多大師做到了這一點。
大部分人在世時沒做到這一點。所有靈魂在死亡時做到了這一點。
這就是死亡的目的。

尼爾:這麼說,這不是可能發生的事,而是每個人離開身體時必然發生的事。

神:是的。而且在死亡的第三階段,你會如透過神的眼睛看你一般,
看到你所是的誰的令人驚奇的完美。

尼爾:這聽上去太棒了!實在是……太棒了。

神:你還什麼都沒見到呢。這與本源的融合併非結束,事實上,恰恰相反,它僅僅是個開始。



***********************************************************************************


回歸神  第30章   死後沒有任何受苦。

神:你可以與'本源'要融合多久就融合多久,
但是,如我們解釋過的,你不會希望永遠如此,
否則你會失去知曉這一體驗為狂喜的能力。

你將在完全的融入中,經驗到偉大的能量轉變,而將你推出'本源',
重新、再次創造為你所記得的身份,站立在'你的存在核心'的面前。

尼爾:那個房間,用我們的比喻的話,是蘋果桔的核心。

神:是的。現在想像一個大房間,當你沿著時間之廊前行時,
你所觀看的那部分壁畫出現在牆上。
整個壁畫不在那兒,只有壁畫的一部分,全部畫面的一部分,
你沿著走廊移動時所聚焦的那部分在。

這些圖畫掛在牆上,就像一個藝術展,你緩緩的走過這"藝術畫廊",
一幅一幅的審視這些圖畫。

當你深入的探索這些繪畫,你體驗到發生在繪畫裡的每件事。
不僅是發生於你的事,而是發生於繪畫裡的每個人。

這些圖畫代表了你的人生每個瞬間,現在,好好看看它們,
這是你第一次完整的看到發生在每個瞬間的完整畫面。

你通常會以為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了,但事實總是超出你的想像。

尼爾:我們又來了。正當我們進行這對話的時候,
我在英國布里斯托爾的一個靈性靜修會上見到了一位女士,
她告訴了我一個同你的"比喻"相呼應的故事,這會又是個巧合嗎?

我都不敢相信她所告訴我的,緊跟在你剛在這裡告訴我的腳跟後面!
這彷彿是什麼人--某個天使或什麼東西--在給我實證,
對我在這十分抽像的對話裡收到的訊息的"真實世界"的驗證。

我也被這女士告訴我的東西嚇了一跳,由於這一切的巧合性,我請她將這些寫下來發給我。
下面就是她,英國的伊麗莎白o埃弗裡特的瀕死體驗。

親愛的尼爾:

我在布里斯托爾的那個週末向你允諾我會把我的故事寫給你,現在它們來了。你坐好了嗎?

我二十五歲了,在我亂紛紛的人生中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恩寵和充實的感覺。
我遇到了我的夢中情人(),在身懷我們盼望已久的女兒七個半月時,
我得了類似流感的疾病,不得不進了醫院。
很快我得知自己得了水痘,我十分害怕,因為,在命運的安排下,
我也在這所醫院以助產士的身份工作,我曾見過三個類似的病例最終在重症監護下撒手人寰。
我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樣的治療,我也知道我現在就需要。
儘管極端的不適,我仍試圖接管我自己的護理,打擾我不情願的同事們,
好讓他們認真的對待我,但黑色幽默還是出現了,由於他們的耽擱、不信、誤診、
忽視和過度劑量的用藥,水痘劇烈擴散並感染了我的肺。
出於一貫的警醒和關切,在我臉色發青後我的同事們覺得應該檢查一下我的氧氣含量,
當血氧計顯示我的氧氣含量只有64%時一片嘩然。
天彷彿塌了下來,沒人知道為什麼我還沒死。
我被急速轉移到手術室,一個負責麻醉的同事嚴峻的對著我的耳朵說:
"你的血氧含量非常糟糕。我們不得不放棄你的孩子以挽救你。
我很抱歉,你能聽懂我在說什麼嗎?"當然,我什麼也說不出來,但我清楚記得我在尖叫
(當然是在我的腦子裡),"該死的,我當然知道你在說什麼了。
我一周前就告訴過你們了,你們這幫沒用的笨蛋!"
至少十個助手在幾秒鐘內圍了過來,他們又推又拉又扯又戳,忙亂的準備著急救手術。
我從未感到過如此恐慌,彷彿這就是"盡頭"了。
求生的渴望是如此強烈以至於當他們找不到嬰兒的心跳時我都不在乎了。
"還有我呢!我要死了。看在上帝的份上,救救我!"
我一遍又一遍的尖叫,當然還是在我的腦子裡。
明顯不安的麻醉師彎腰對我同情的耳語道:
"看在上帝的份上,冷靜下來,你會暫時的失去知覺,"
而我再次迸出了淒涼的淚水,"你當然能停止哭喊了,
你那充滿粘液的細胞膜已經燃燒的夠充分了,你也不需要在身體裡插管子!
"他給我做了麻醉後便假設已經開始見效了,然後不顧真實情況如何向大家宣佈不必著急,
因為外科醫生"還在吃三明治……"
心碎,恐慌,孤單,絕望中,我陷入了麻醉,相信我死定了,而且沒人會在乎……
手術後我醒了過來(很顯然我並沒有),發現我被"設置"為重症監護。
許多人憂心忡忡的在我周圍忙碌著,但他們好像都不怎麼投入
…除了一個穿著稍顯過時的僵硬制服的站在我左邊的人,
她微笑著,用柔和、安心的聲音對我說:
"現在,你只需交給這些人去做,沒事的,他們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你很安全,睡一會吧。"
放心於手術已經結束了,又得到了她那難以抗拒的安心的保證,我便又"睡"回去了。
幾乎在同時,我有一種漩渦狀的感覺,這是什麼東西?
當我穿過它之後我感受到許多突然的閃光。每個閃光的持續時間彷彿只有一秒,
又彷彿有一輩子那麼長,在一個閃光中我被刺傷了,在另一個閃光中我正跑過一隻狗,
在一個閃光中我在一個沼澤樣的地方逃命,芥子氣燃燒著我的肺,
一瞬間我的肉體被一場爆炸撕成了碎片。
這些閃光不是被展示的圖片,而是活生生的。
我可以嘗到、聽到、聞到、看到每樣東西。
我對這些沒有有意識的記憶,但我確定的知道,
這些事件中的每一個曾經在某時、某地在我身上發生過。

尼爾:暫停一下,我要打斷一會,在這對話的前面你不是跟我說過一些這類事情嗎?
在我問你死亡時會發生什麼的時候你不是談到過嗎?

神:是的。我說如果你死亡時相信轉世,你也許會體驗到你沒有清晰記憶的前世的片段。

尼爾: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這用英國人的話來說是"完全正確"。

神:只有一個除外。在死後沒有任何受苦。

尼爾:呃……

神:伊莉莎白的體驗有一些是死亡"這一邊"的,有些是那邊的。她真的是,在兩個世界之間。
要是她在第一階段完全是在死後的話,她就不會體驗到任何疼痛、恐懼或受苦了。

尼爾:好的,讓我們回到伊莉莎白的故事。

這影像繼續著,然後如它出現時那樣,突然的,它停下來了。
所有的感知消失了,什麼都沒有了。一片黑暗。起初,我感覺輕鬆多了。
多謝,多謝,我說道。
燈恐懼平息後我開始環顧四周,黑暗,空無,我等待著,還是空無,
我開始在腦子裡尖叫、躊躇,還是一片空無,我開始變得驚慌,我問道:
"上帝啊,我死了嗎?這就沒了嗎?死後除了永恆的我自己,什麼都沒有嗎?"
我越來越驚慌。可仍然一無所有。我開始憤怒了。
"什麼,沒有明亮的光,沒有嚮導來接我?我父親呢?他至少該出現吧!
噢,別這樣,幫幫忙,我到底怎麼了?我死了嗎?人都哪去了?
上帝啊,求求你了,我想看看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她死了嗎?求求你了。我不想死。"
還是什麼都沒有。終於。我安靜了,麻木的靜了下來。
"你為什麼認為自己死了?"
我豎起了我那潛意識的耳朵,我定了定神,等等,我認出了這是我床邊的護士的聲音,
"謝天謝地,你去哪兒了?我在哪兒?我怎麼出來的?"
"你為什麼認為自己死了?"
"好的,好的,我懂了,我沒死,因為我還能聽見你,我在麻醉中有什麼奇怪的反應嗎?"
奇怪的歎氣……"你為什麼認為自己死了?"
"好吧,這真古怪,你是誰,為什麼你不停的問這個?"
"是你問我的,現在,……"
一個累人的對話開始了,而且彷彿持續了好幾天。
我咆哮著,怒吼著這裡(不管這該死的"這裡"是什麼地方)是多麼不公平,多麼殘忍,
而她反駁了我的每個觀點。
她質疑我的生存權利,質疑我比其他人的特殊。
當我跟這愚鈍的瘋子講不清時我就像個充滿了怒氣的燈泡。

然後那本閃爍的書(flicker-book,以下簡稱'閃書')開始了。
你知道的,就像那種粘著小人圖片的書,隨著你的翻頁,然後它們彷彿就活動了起來。
很快,我就認出了這電影裡的主人公是我。這是我的人生。

"啊哈!"我嗤笑道,"那棵老栗樹,既然我的一生正在我的眼前放映,那我一定是死了。"
但是沒有回應,只有深深的歎氣和敲擊聲!
每一幀都衝擊到我了的靈魂深處,它們在一瞬間閃過,
我發誓我感受到了每個瞬間的全部力量,似乎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在重溫它們,
每一個受其影響的靈魂也似乎在通過我重新經歷它。

這些不會是我在清醒狀態下編製出的人生目錄,其中很少有重大的、容易憶起的事件。
這不是我精心粉飾的自傳。大部分時候這些影像是按照時間順序從出生開始向前推進,
但有些時候事件是以某些方式聯繫起來的,影像會在時間上往返折回,
使我充分的認識到我曾有過的思維、舉動和行為帶來的後果。

其中還有涵蓋了所有情緒的回憶,我現在才認識到它們是我展示神性的機會。
我認識到大多數時候,在我們人生中擁有最重要影響的並非是最戲劇性的事件,
而是那些貌似平凡的小事產生的影響,才會在時間中產生陣陣漣漪。

從一個隨口的惡意評價造成的傷害和痛苦,到第一次學會騎自行車的巨大快樂和成就感。
我記得每一幀的情緒和真實,彷彿它們印在了我的裡面,
但我很難清晰地憶起相關事件的細節。
似乎一旦其價值得到理解後,物質事件就失去了其意義。
我所記得的是,我從來沒有被評判,我也沒有評判我自己…我只知道我見到了我真實的自己。

當這閃書結束後,我名副其實的精疲力盡了。
我仍然惦記著要贏得爭論、要活下去,然而這閃書帶走了我所有的慾望,
只有養育孩子和與愛人在一起的強烈願望留了下來。

即便是這熱烈的願望,也在生命回顧(life-review)的影響下減弱了。
我試圖爭辯,但我有心無力,每一個問題都得到了完美的答覆,最後我嗚咽道,
"好吧,你贏了,我不再爭辯了,我什麼也沒有了,我投降了。"

幾乎在同時,我立刻感到輕鬆了。
我曾以為無效的療愈淹沒了我,一股無條件的支持名副其實的將我包了起來。
它令人滋養,令人安心,令人振作,彷彿所有美好的靈魂們都在陪伴著我,擁抱著我,
保護著我。

突然間,我從那個美妙的地方轉入了一個非凡的體驗,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但我經驗到自己飛過了一片白雪皚皚的群山,巨大的湖泊,森林和草地。
我飛越了一個美洲原住民的部落,與我曾經見過的及聽說過的都不一樣。
我看見一個母親注視著自己的孩子們,帶著安詳的自豪,令人敬畏。
然後我飛越了他們,向上到達了遠方一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山峰之巔。

在山頂,我面對著一個我覺得是我指導靈的人,他是個美洲原住民酋長,
當我看著他那飽經滄桑、佈滿皺紋的臉龐時,我被他的眼神俘虜了,
我剩下的絕望全都消散了。

我的每個細胞都記得他幫助我理解了一個極其深奧的真理,
但我能清晰回憶起的全部就是,他對我說:"你要耐心,但你會變成三個。"

我立刻就睡著了,似乎立刻的,我又在重症監護病房醒來,然後困難的部分開始了!

我被告知我在半自然半麻醉的昏迷中度過了九天,幾個護士告訴我,我有兩次停止了呼吸,
完全靠呼吸機才堅持了過來。

然後,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段大約六小時的時間我的心臟出現了不曾預料的不正常的跳動
…叫做心房顫動。我的心臟跳的如此之快,以至於真的是在顫動(flickering),
就像我的"閃書"(flicker-book)。
這"顫動"既沒使我的生理狀況惡化也沒令其改善,而且什麼藥物都不起作用。

令醫生驚訝的是,突然之間,顫動令人費解的消失了,
這時,一個醫生突然想起她曾經有過的一個病例,隨後展開的治療挽回了我的性命。
我相信就在我"投降"的那一刻治療起作用了,我的身體開始響應,
重要的信息被"給予"了醫生。
我的心、身、靈重新整合了,正如那個酋長所保證的…"你要耐心,但你會變成三個。"

我的女兒,莉莉,非常健康活潑,出於造化的力量,
我在看電視節目時看見了我曾飛過的那個景象。
我調查了這節目的拍攝場景,八月份我們將造訪那裡。
我發現了有關那個地區的許多資料,使我堅信那裡有人或者資源能夠幫助我繼續的治療進程。



*********************************************************************************


回歸神   第31章  你用人生中的每個獨立片刻來創造你對自己的體驗。


尼爾:是不是很迷人?伊莉莎白的體驗和死後真正所發生的有多接近?

神:這的確是她在物質世界與靈界的通道中逐漸深入時的體驗,但如我先前說過的,
這體驗對每個人來說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樣…但有些東西是共同的。"生命回顧"就是一個。

尼爾:但生命回顧聽起來像是挺痛苦的,我是說我人生中的某些時刻不是那麼令人舒服,
有些是我的經驗,有些是我對別人造成的經驗。

神:不會有任何痛苦或不舒服。

尼爾:噢,是的。我給忘了。

神:記住,在死亡的第二階段你放棄了你對你的心智、你對你自己持有的思想的個體認同,
在第三階段,你與〝一〞融為一體。

尼爾:在融合之時我捨棄了我對我稱為"我"的個體的最後一絲認同,
我站在"我"之外,清明的看著"我",卻並不在〝情感層面〞上與其認同。

神:很好,你理解了。
現在,回到我們的比喻,你在死亡的第三階段,你已經經過了〝融合〞的時刻,
現在當你充分體驗著你的存在核心時,你看見了"藝術畫廊"裡的一切,你一生的所有體驗,
你客觀的看著它們,彷彿在翻閱一本畫冊,看一部電影,研究一件偉大的藝術品
…即每一個經驗。
你研究每一個片刻,直到你覺得理解了它為止。
然後你再移入下一副影像,下一個片刻,下一幅"畫作"。

如此,你遊歷了整個畫廊,你確定你看過了所有的收藏。
每個瞬間對你都是重要的,因為當你檢查你人生中的每個獨立片刻時,
你知道了這些片刻是你用來創造你對自己的經驗的
…而且很快你會決定你希望如何再次創造自己。

尼爾:請等一下,我有個問題,我知道這是比喻,不是"事實"--

神:不用比喻而描述"事實",對你來說會無法領會。

尼爾:我懂了。雖然知道這是個比喻,我還是得"把它拆開來",
有件事我沒搞清楚,我以為當我從'本源'浮出時…當我的"與神相見"結束時…
我又"重新獲得"了我的身份,不然的話,我怎麼知道"我是誰"呢?

神:是的。

尼爾:那我為什麼可以經歷這"生命回顧"
…觀看我剛剛活過的一生的所有片刻…而沒有任何感受呢?

我很抱歉的說,我做過一些非常醜陋的事情。同樣,也做過一點好事。
如果我又重新獲得了我在死亡的第一階段捨棄的身份,
為什麼我不會有任何悲傷或快樂或痛苦的感受呢?

神:當你的"與神會面"結束時,你又重新獲得了你前世擁有的局限身份,這沒錯,
但你不會回到這個身份裡去,而是以一種大得多、無限的多的方式來體驗你自己。

尼爾:我看看能不能想個我自己的比喻,看我是不是真的懂了。

神:好的。

尼爾:我有許多年在劇院工作,在六個州的社區和專業劇院工作過。
所以我突然想出了這個……
就像是我在扮演了一個擁有非常有限的能力或技能的角色之後,走下舞台,脫掉我的戲服,
換上我的日常服飾,然後走出劇院,以一個擁有完全的能力、健全的人的身份進入了世界。

在劇院外頭有一個巨幅的顯示屏,閃爍著播放著我在演出中的許多鏡頭。
我看見自己在這些影像裡,做鬼臉、微笑、哭喊、憤怒咆哮,
但我當然不會對之有任何內在的情感上的反應。
我知道這不是我…我正站在這兒觀看呢…
但當我在戲裡的時候,當我站在舞台上的時候,我所表演的那些苦難、痛苦、歡樂,
不僅對觀眾來說非常的真……對我來說也非常的真。我真的是個非常棒的演員!

現在,在看著這些影片時,我看見有些鏡頭我本可以演的更好…或者改變一些劇情。
於是我決定在下一次演出中這麼做,於是我開始行動了,
首先,我到圖書館去,我想要更多的瞭解我扮演的這個角色!

神:精彩!真是個非常棒的比喻!
這與你穿越你的存在核心,回顧你人生的"藝術畫廊"的體驗非常接近,
而且,在離開你的存在核心後,在某種意義上你真的"去圖書館以便更多的瞭解你的角色"。

尼爾:不過請再跟我說一遍,為什麼我要這麼做?為什麼我要離開核心?
雖然你做了這麼多的解釋,可我有個部分還是很迷惑--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離開'本源'?
為什麼我不永遠與之相融?那裡不是"天堂"嗎?
神:'生命'的天性是去〝表達它自己〞,這就是生命所做的。
它無法不這麼做,否則它就不是生命了。
現在把'生命'這個詞換掉,
要記得'生命'也可以稱作'神','萬有','本源','原能',或你喜歡叫的無論什麼。
無論你用的是什麼詞,你所說的都是'生命'

在自我表達的過程裡,生命名副其實的"向外推出"了自己。
('express','表達',拆開來就是'向外推出'的意思--譯注)

也就是說,它將自己推到了自己的外面,誕生了自己,作為自己的一個面向,
以便它能在自己的體驗中認識自己。

尼爾:真夠喝一壺的,有這麼多要消化的。

神:慢慢來,別急,一個思維一個思維,一個概念一個概念的領會。
1.在自我表達的過程中,生命名副其實的"推出"了它自己。
2."表達"意味著"推出"。生命將自己推出自己之外。
3.在某種意義上,它〝誕生〞了自己,作為自己的一個面向。
4.它這麼做的目的,是在自己的體驗中認識自己。
尼爾:這是重生(再次出生)的真正含義。

神:沒錯。

尼爾:我"重生"後,離開核心…用你的話來說…通過距離的視角,
以便"更好的知道"我在核心那裡見到的"真相"。

神:你領會的非常好了,這就是死亡--及出生--之事,
你持續的移向並離開你的存在核心,以便你能知曉並體驗你是誰的真正本質。
你利用〝距離〞來知曉及體驗整體之為整體,它體驗的只有整體,而不是它的部分。

尼爾:如果我無法比我原來更好了呢?如果我在剛剛經歷的一生中充分的體驗了神性(mastery,'精通','大師性',放在這裡都不合適,故譯為神性--譯注)呢?
會怎麼樣?循環會結束嗎?

神:不會。你僅僅會重新定義"精通"。

尼爾:我會提高標準。

神:沒錯。

尼爾:所以遊戲會繼續,歷程會繼續。

神:是的。生命的慾望和天性是產生更多的生命,更豐盛的生命。
萬物都在成長之中,沒有演化的終點這回事。
要永遠記得,因為這就是……

第十五個憶起   沒有演化的終點這回事。

我已向你描述了永續不斷的生命循環。
因為你尋求重新創造自己,如所有的生命一樣,
於是你會移入精神領域,在其中你會更多的知曉並理解你是誰及你選擇是誰,
然後你會回到你的存在核心,再回到物質世界,
以另一種方式遊歷同一條時間之廊,或另一條時間之廊,
以便你能在你的經驗中知曉,成為你選擇成為的是什麼感覺。

尼爾:但我如何知道我想要成為什麼?我不明白。我什麼時候會做出選擇?

神:當你回答'神聖詢問'時,你會做出你的選擇。

尼爾:啊。終於到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