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山難 真的很可怕 尤其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2006/12/11 00:13
瀏覽2,550
迴響4
推薦10
引用0

能坐在電腦前面打著網誌

真的很高興

今天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因為昨天的「山難」

一直作著奇怪的夢 睡睡醒醒睡睡

洗完澡 清醒許多 打算整理一下 昨天發生的事情

我想 這也許會是 我這22年來 發生的最難忘經歷了

------------------可怕經歷分隔線---------------------------

如果沒有遇見那隻黑狗

我們不會走錯路

如果沒有沒有走錯路

我們不會沿著小溪

如果沒有延著小溪

我們不會發現水管

如果沒有發現水管

我們不會發現鐵皮屋

如果沒發現鐵皮屋

我們不會發現住家

如果沒發現住家

我們不會求救

如果沒有求救

好心的大叔便不會來救我們下山

---------這是冥冥中注定好的分隔線---------------------------

這個周末心血來潮 忽然想去爬山

爲了這個心血來潮 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清晨六點起床 打電話叫醒了 學弟 我妹 我同學

一夥人 早上七點半在皇帝殿登山口集合

吃了早餐<幸好有吃東西>

八點開始登山<什麼東西都沒帶 想說一下子就爬完了>

大家開開心心有說有笑 邊爬邊聊天

不知覺的 已經到了稜線 欣賞過美麗的景色之後

準備下山 記得準備下山的時候 是早上九點半

走著走著 遇到了兩批登山客

第一批登山客 是一對夫妻 他們用很開心的聲音跟我們打招呼

「早阿 真高興看到年輕人來爬山」

「你們 也早阿 加油喔」 我們也很開心的跟他們打招呼

第二批登山客 應該是進香團 大概有二三十人

大家也很友善的和我們打招呼 而且還讓我們先過 <因為我們人比較少>

我們向最後的人問了路 問他們是從哪個登山口來的

還問如果從他們那個方向下去 會不會到原本的停車場登山口

他說會到停車場 不過從他們上來的地方下去 大概需要一個多小時

像他們道了謝準備離去時 有位大哥卻突然像我們說

「下山時 安靜 不要亂說話」

我們雖然有點錯愕 因為大家那時候並沒有亂講話

但也沒放在心上 繼續往下山的路走去

正當我們要準備下山時<也就是到了有階梯的地方>

突然出現一隻黑狗<感覺就是有人養的 因為很漂亮>

擋在我們要下山的入口處 一直看著我們 還搖搖尾巴

不一會它就跑到另一邊繼續向上的山路口 回頭望著我們

這很像電影裡的情節 感覺它似乎是要我們跟他走 <我知道這有點白爛 可是感覺起來就是那樣>

正當大家都摸到它之後 它就開始往前走 走沒多久竟然狂奔 然後就不見了

因為是山路 我們也沒追到它 只是覺得奇怪 有些落差很大的地方

我們都要很努力才上的去 它怎麼可能上的去

路明明就只有一條 旁邊就是懸堐了 它到哪裡去了呢

大家心裡都毛毛的 但不敢說 只是一直說著 奇怪

後來 又走到了岔路 有個牌子 但是斑駁不清 一條往上 一條則是往下

大家都想趕快下山 因為開始飄起小雨 所以選擇了往下的山路

<如果再給我ㄧ次選擇的機會 我絕對會往回走 而不是選擇那條下山的路>

到底走了多久 大家才發現不對勁的呢

下山的路 非常難走 我們根本是用滑的 因為下雨的關係 泥土鬆軟

等到發現沒有路可走時 也無法回頭了

回頭看我們「溜」下來的痕跡 想要在爬回去 根本是天方夜譚

怎麼辦呢 只好繼續走 <還安慰自己 路是人走出來的>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 就算是天方夜譚 我也會爬回去>

我一直是走在最前面的人 因為大家最信任我

所以 我處在幫大家開路的位置 不時的体醒大家 哪根樹枝不要踩

哪塊石頭不能碰 哪裡有荊棘要小心別碰到等等的

走著走著 大家變得很狼狽 臉上手上鞋子上 都是泥巴 還有些被刮傷的血痕

但是 大家似乎還不覺得是迷路 我們天真的認為 只要一直走 就會出的去

後來 遇到了小溪 於是 大夥決定要沿著溪水走<因為電影或書上都是這麼寫的>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 說什麼我都不會沿著溪水走了>

--------這是災難的開始分隔線-------------------------------

我只能說 我們這夥人 生性樂觀開朗 一路上 還是有說有笑

直到...魯蛋<我同學的綽號> 跌進水裡開始 大家才開始 有點笑不出來

我變得很嚴肅

<其實心裡很亂 很緊張 很慌 但是不能表現出來
 因為我是大姊頭 如果我慌了 大家也會跟著害怕>

「魯蛋 小心一點 那邊石頭很滑 有青苔」

「妹 妳不要站那麼高 重心會不穩」

「阿宏 那邊用爬的 身體貼著石頭慢慢滑下來」

延著溪水走 很危險 真的很危險

除了石頭很滑之外 落差也很大

有好幾個地方 我們根本是搏命演出

大家的鞋子褲子也都濕了

學弟更是整個人跌進水裡兩次<這導致後來差點失溫>

終於 我在某一個地點 約三公尺的石頭上滑下來 失控 撞進水裡

右腳直接砸在石頭上 大家急忙問我怎麼了

我痛的說不出話來 直搖手表示沒事

<右腳扭傷了...>

不敢跟大家說 只是稍稍帶過說 撞到腳

由於擔心大家滑下來會跟我一樣失控 所以勉強移動身體

移動了一塊大石頭卡在 水面跟石頭的縫隙

<如果那塊大石頭不是剛好在旁邊 那我也搬不動>

「阿宏 你先下來 用趴的 慢慢溜下來」

「妹 妳採在我腳上 我可以撐著 妳用另一隻腳著地」

當我在幫忙我妹的時候 下面卻傳來學弟的慘叫聲

等我妹順利站穩之後 要她如法炮製先幫忙魯蛋 而我趕過去看學弟怎麼了

趕過去後<其實不沒辦法趕 因為石頭很滑>

看到學弟才從水裡爬起來 <學弟又掉進水裡面了>

問他有沒有事情 他背著我搖搖頭<後來才知道 他撞到脊椎 痛到掉眼淚了>

爬著爬著<真的是用爬的>

看到學弟愣在前面 我耳朵 聽到落差的水聲 心裡有底

「是不是遇到瀑布了」

學弟轉過來看我 (點頭)

那我們走山路吧<根本沒有山路 應該說用闖的>

這時看到了 黑色的水管 這是人家用來接水用的管子

<我跟我家爹爹巡過水 所以知道那是山上人家用來接水的>

「我們跟著水管走吧」

我走在前面 魯蛋墊底 我妹在我和學弟中間 方便照顧

這時候我們「走」的「路」是傾斜的 只能靠樹根支持 大家的重心

一邊手腳並用 一邊叮嚀大家 要千萬小心 旁邊就是懸崖 掉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結果說著說著 我就差點掉下去 因為腳踩空 還好抓到了樹枝 才又爬了回來

心臟都快停了 不敢去想 如果我沒抓住樹枝將會如何...

爬著爬著 一度想直接往下爬 因為看到了遠處的房子

但是 往下爬的下場是 斷崖 根本無從下去 於是又折了回去

繼續跟著水管走 這時變成魯蛋在最前面 再來是我 我妹 最後是學弟

時間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大家又累又餓 全身都是泥巴

不時聽見 此起彼落的 咒罵聲 因為被荊棘刺到 <我承認我把我會的髒話都重覆了N遍>

老實說 在當時受的傷都不覺得痛 因為有比痛更重要的事

就是 "找到路下山"

終於 大家看到了一間荒廢的鐵皮屋 但是被網子擋住了

於是 大家破壞了網子 進到這塊荒廢的空地

那條黑色的水管 是被接到這裡的

<老實說這時候我心裡 想到的是恐怖片的情節 就是一群人發現的水管
其實是荒廢的 水管 事實上根本沒再用了 而他們是被騙到...>

<我承認我是恐怖片看太多>

大夥繞了一圈 還是找不到出口

照理說 這邊有鐵皮屋 那就表示 有路出去才對

<其實 那時候我心想 若是真的出不去 只好在荒廢的鐵皮屋過夜了
事後 才知道 原來大家想的都一樣 >

我爬到樹上 看到了 有房子和菜圃 那表示一定有人

於是便扯開喉嚨 大叫了幾聲

沒有回應

大家都累了 學弟臉色很差<他是唯一穿短袖的人 還跌進水裡>

後來 魯蛋發現了 網子跟網子的交會點 所以那表示 這應該是入口處

大家振作了精神 繼續往前進

四周都是芒草<終於體會到 什麼叫做芒草比人高了>

根本看不到前面是什麼 我們只能盲目的前進

手上都是血 因為被芒草和荊棘劃出的傷口 流著血

血還來不及止住 又有了新的傷口

天空依舊飄著雨  就在大家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

我們聽到了草叢發出悉簌的聲音

然後出現了一個人

是一個原住民大叔

他腰間綁著開山刀

帯著我們直接往下闖<沒錯 就是直線向下>

他嘴裡還說著

「就直接滾下來 就到啦」

「雙手抱頭往下滾就到啦」

說完 學弟當場滑倒 差點 就真的滾下山

他還開玩笑說「你忘了雙手抱頭啦」

<這時大家已經失去幽默感 根本笑不出來>

他就這樣 用刀砍了一條路

我們就這樣 跟著他 到了平地

說真的 到平地時 眼淚差點沒噴出來

大叔說 他其實很早就聽到我們的求救聲 但是 他正在忙 不想那麼快理我們

還說 他原本要等到天黑才來救我們.... ><

不管如何 我們還是一直跟他道謝 想問他怎麼稱呼 他卻不願意跟我們說他的名字

只說 他在這裡救過太多人了 他說他只要聽到聲音 就知道位置

知道位置 就會以直線的方式尋找我們

所以難怪 那時候他也是直線帯我們闖下山 而不是從他過來的路

那時候心裡面還想 爲何 他不帶我們走好一點的路

聊了一會之後 問了如何回停車場的路後 就跟這位大叔道別

<後來才知道 大叔誤會了我們來的方向 所以也報錯了路 要不是遇到另一位台電大哥
學弟恐怕會失溫在路上>

跟大叔道別之後 大家沿著柏油路<看到柏油路那心中的高興是無法說明的>

慢慢的走著走著

有一台車經過 駕駛用很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們

我們的確是很奇怪 大家全身上下都是泥巴 很落魄的走著

不久那台車竟然折回來 說要載我們 還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說要給學弟穿

因為學弟臉色很難看 他要學弟穿著 不然會失溫

知道我們山難之後 這位台電大哥<他是在巡邏電線桿> 問清楚我們要回哪裡後

跟我們說 我們走錯了 而且皇帝殿離我們現在的地方很遠...

於是 台電大哥非常好心的 載我們回到原本的登山口

真的很感激他 因為如果不是他 我們也許還在路上走著<不過至少是路阿>

學弟要把外套還他時 他還說 不用還了 要學弟穿著

牽車的時候 還遇到了一對夫婦 問我們怎麼那麼狼狽

知道我們差點山難後 急忙拿了東西要給我們吃 說要補充一下體力

因為從八點入山之後 就沒有吃東西直到四點

接過大餅 學弟連忙塞進嘴裡 <真的是餓慌了>

和夫婦道謝後 我們分頭 由於魯蛋家和學弟的家在附近

我們決定趕快先洗澡再說 所以 我和魯蛋一起 我妹跟學弟一起

洗澡時痛的要命 才發現 手上都是大大小小的割傷 一碰到沐浴乳

那根本是像在傷口灑鹽...

洗完澡後 我就在魯蛋的床上 睡著了

魯蛋很辛苦的還幫我洗了牛仔褲跟衣服<聽他說那根本就是泥巴褲>

後來騎車要去 學弟家的時候 我還摔了車

因為右腳扭傷沒力 所以不穩 車子就倒了 還壓到已經受傷的右腳

痛到沒辦法出聲 魯蛋連忙過來幫我扶車 牽到旁邊 因為我是在路中間摔倒

還好左腳沒事 勉強可以用左腳支撐來騎車

和學弟會合後 一起去景美吃了火鍋

大家心有餘悸的討論著

後來想到 爲何學弟那麼衰 摔到水裡面那麼多次

有可能是因為 我都連名帯姓的叫他 xxx 小心一點阿

<人家說在山裡面是不可以連名帯姓的稱呼對方的>

而其他的都是綽號 我是蕭 我同學是魯蛋 我妹則是小淨

檢查了大家的傷勢 我和學弟最嚴重 我腳扭傷 學弟手折傷

魯蛋則是割傷和挫傷  我妹則是被我們保護的好好的 只有稍為的擦傷

不幸中的大幸 就是大家現在還可以坐在一起吃飯聊天

真的很幸運

一次教訓學一次乖 爬山的時候真的要很小心

也非常感謝幫助我們的大叔大哥們

如果不是你們 我不會現在還安全的在家裡打著這篇文章

真的很謝謝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上一則: 山難之後
迴響(4) :
4樓. 呂健吉
2006/12/19 12:49
謝謝佛祖,保祐您們平安無事

從你們的經驗可看出你們的冷靜與機智,還好你們平安歸來!

早點告訴我,我會請你們吃豬腳麵線。

真的要謝謝佛祖的保祐,讓你們遇見貴人,

不知道有沒有對方的姓名與連絡處,學校也許可以寫致謝函,

來表示對他們的協助致意。


3樓. 文案Stella
2006/12/11 13:03
不幸中的大幸

msn看到你的狀態

再來就是你這篇網誌

真的是驚心肉跳

真的!可以看見你平安的在電腦前打上這篇過程

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突然覺得現在能夠擁有你這個最棒的學姐

真的是最棒最棒的一件事了!!!

心裡有的~是感謝感恩

這樣的過程想必在人生中會留下難泯滅的痕跡吧

好好養傷休息喔

加油加油

2樓. 阿蕭
2006/12/11 00:57
如晞老師 有發現是我嗎? 呵呵
沒想到這麼晚了 老師您還掛著

我是靖融啦 修過您許多課

一直覺得 老師您把課堂上交給我們的東西 發揮的淋漓盡致阿 <尤其是網路>

這爬山的「難忘」經歷 其實很難用筆墨形容

用這輕鬆好笑的語調寫出 我也是覺得 自己有點哭笑不得

大概是生命沒受到威脅 所以還是語帶輕挑吧<抓頭>

其實我是想很嚴肅的寫的<笑>
1樓. 程如晞
2006/12/11 00:47
真叫人....不知該哭該笑

如此山難, 你還能用這種筆調寫得我一路讀想來,

又想笑 ,  又為你們疼,   又很擔心....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