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吾家有妹初長成
2009/12/15 17:04
瀏覽511
迴響2
推薦4
引用0

我家妹妹偷偷長大了

有別於葉阿妖的「善意謊言」

老妹進行的是「自殺式」的飛機攻擊

雖然激烈了一點,不過總算也表達了她的心情


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

上禮拜晚上正趕報告,趕的昏天暗地的時候,電話響了,原來是媽媽打來的電話,可以聽得出來她心情不是很好,在接到電話的同時我心理面大概有底了,老媽應該是想和我討論妹妹的事情。因為前幾個小時我在打報告的時候,依稀有聽到妹妹和老媽講電話的聲音,隱約的知道他們在談論妹妹返鄉實習的事情,所以,我大概知道老媽想和我抱怨的點。

老媽的管教方式和老爸不同,這點是我長大之後慢慢體會出來的,老媽喜歡掌控孩子,所以在我小時候不會反抗的時候,學習了很多媽媽想要孩子學的才藝。但當我進入反抗期之後,媽媽便發現,我不是個可以讓她駕馭的孩子,在多次激烈的爭吵之後,老媽在我上國中之後漸漸對我放手,轉而將目標放在妹妹身上,這是我自由的開始,也是妹妹失去自由的開始。妹妹和我都在父母任教的國中讀書,當我國三時妹妹剛進國一,進入國一之後她陷入了媽媽監控的場域,老媽是學校內的公職人員,算是學校元老級的人物,所以對於妹妹的教育資源,相當的在意,在那時盛行體罰的時代,她和所有的老師都打過招呼,要他們在妹妹犯錯的時候要加倍處罰,我想這應該是開玩笑的說法,但是妹妹的導師卻當真了,當妹妹考試考不好時,老師真的加倍處罰她,妹妹覺得很難過,很有壓力,覺得自己過的不快樂,因為老媽把所有的焦點都放在她身上,她的人際關係,她的功課,老媽不准妹妹和功課不好的同學出去玩,只能和成績好的同學做朋友,還會運用在學校的權力,把要追妹妹的男同學叫到訓導處勸戒一番,最誇張的是有一次,老媽為了讓妹妹的成績漂亮一點,在月考過後拿到了妹妹還沒有批改的考卷,要妹妹趕快把答案重新改過!

以上這些,是妹妹跟我聊天的時候吐露的心事,我一直到大學才知道妹妹在中學的日子過的很不好,一直活在媽媽的陰影之下,導致她很沒有自信,原本國中成績不錯的她,在高中聯考中失利,這時妹妹渴望和同學一起就讀較差的公立學校時,卻遭到老媽的反對,執意把妹妹送進高雄某間明星私立高中就讀,這一送,也把妹妹推進了考試導向,成績為主的升學地獄當中,妹妹跟我說她高中三年很不快樂,每次段考都是對她信心的打擊,不論她怎麼用功,出來的成績還是非常難看,每天都在習得無助感中度過,這時的我遠在台北念書一點也無法體會她的心情。

妹妹在升學壓力之下,大學聯考失利了,老媽非常不諒解,言語中帶著刺,要妹妹乾脆去做女工。老媽的個性就是這樣,如果事情沒有順著她的意,她就會語帶威脅的要我們妥協,是一種假民主的方式。比如說:「好阿,你去參加同學會阿!你自己決定之後就不要後悔」之類的話,我和妹妹都心知肚明,當媽媽用這種口氣說話的時候,就代表著她不希望我們去做。就像老師課堂上所說的「最佳反對黨」老媽希望用「反面」的話,逼出我們「正面」,只可惜那時候我們都沒有老子的智慧,無法化解老媽反面的力量。於是,妹妹重考了一年,結果不慎理想,分數沒有太大的進步,但總算是達到可以填志願的標準。在媽媽的脅迫之下,爸爸也成了幫凶,因為他吵不過媽媽,為了圖個清靜,爸爸只能犧牲掉妹妹的意願,幫妹妹填了她不喜歡的科系,最後,妹妹進入了華梵大學,成為我的學妹。選擇華梵大學的最主要原因是有我在,兩姐妹一起在台北有個照應,加上家裡面認為我在華梵還混得不錯,遇到好老師(就是雪麗老師)修了教育學程,所以希望妹妹可以比照辦理。

到目前為止,妹妹都是接受家裡的安排,從來沒有反抗過,抑或是反抗失敗,只好隨波逐流。理所當然的,在家裡的要求之下,她也修了教育學程,趕上了華梵大學師資培育熄燈前的最後一屆。終於,她即將畢業,也面臨了選擇實習學校的問題,而實習學校正是引爆了母女爭執的起火點。

妹妹的個性比較念舊,所以她希望可以回到國中母校實習,在我知道她有這個打算之後,我勸過她,因為以老媽的個性一定會干涉她的實習狀況,也就是老媽會依照她的個人喜好幫妹妹決定學校實習的一切大小事,妹妹卻天真的認為老媽即將退休,學校的事情她應該不會再插手。後來果真被我料到,當妹妹透露出她有意回學校實習之後,老媽便開始大動作的安排實習事宜,還開心的打電話給妹妹,跟妹妹說她已經都安排好了。這時壓抑多年的妹妹也許是因為大學離開了老媽的壓力,膽子練大了,開始向老媽反應,她不喜歡這樣「被安排」的事情發生,而老媽也楞住了,因為沒料到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竟然開始反抗安排了。所以兩人一言不和、各執己見,最後老媽掛了妹妹電話,就這樣「相談甚不歡」的結束通話。

我後來接到的電話,就是媽媽在抱怨妹妹不懂她的用心,認為妹妹如果不聽話那就乾脆不要回去實習,這時候我已經有一點老子的智慧了,所以我嘗試著和媽媽溝通,希望她能對妹妹放手,不要自顧自的安排而不聽妹妹的意見,我說的很委婉,不希望和老媽有衝突,因為,老媽只要一生氣就會像是壞掉的錄音機,一直重複她想要講的事情,而且會開始翻舊帳和離題,所以我和老媽說,我能體會她為妹妹好的心情,我也知道她掌控學校現場的能力,但是能不能放手讓妹妹學習,不要一直強調現場的危險<行政老師的衝突>,要放手讓妹妹自己去體會,而不是事先灌輸她哪位老師不好,哪個辦公室主任不好等等的耳語。

媽媽在聽我敘述之後,有稍微冷靜下來,但是依舊堅持她要插手的權力,她說她無法眼睜睜的看到妹妹遇到危險,聽到這裡我就知道媽媽還是無法聽進去我給她的建議,因為她還是再三強調老妹如果要回去,就是得聽她的意見,不然就不要回來!老媽的個性硬起來還是一樣可怕,於是我便答應老媽會和妹妹談談。這時妹妹已經自我放逐在電視娛樂裡面,這是她一貫的逃避方式,我把妹妹叫進房間,和她討論學校實習的風暴,講不到三句話,妹妹就潰堤了,她一邊哭一邊哽咽的跟我說她這幾年受到的壓力與無助,她覺得她已經長大了,不想要回到從前被掌控的生活當中。旁觀者清,我很能了解她和老媽的互動,因為老媽太愛她了,一直以為她還是以前抱著枕頭黏著媽媽,吵著要一起睡的小女孩、以為她是沒有媽媽就不行的小女孩、以為她是可以接受任何安排的小女孩,但,妹妹已經不是小女孩了,離開家之後小女孩漸漸獨立為大人了,開始會反抗家裡安排。

我看著情緒激動的妹妹,講出她內心反抗的想法,和以往不同,這次妹妹清楚表示她的壓力來源,「沉默不代表妥協」妹妹說當她靜靜不說話的時候,內心其實是反抗的,只是沒有說出來罷了,現在她不想忍了,想讓媽媽了解她的感受、想跟媽媽溝通,她知道媽媽很愛她,可是愛人的方式令人很受傷,所以她想要讓媽媽知道她的委屈,而不是全盤接受媽媽的安排。

又再一次的發現妹妹身上的壓力,很高興她宣洩了她的情緒,不然當壓力累積到頂點,就不知道是哪根稻草會壓死駱駝了。

和妹妹聊完之後,我們開始回想媽媽給出的壓力,媽媽雖然表面上不在意成績,口裡也講著不會拿小孩子來比較,但是做出來的行為卻是和她講的相反,國小考試考不好,回家過年的時候媽媽會和我們套好,在阿公面前要說我們考的不錯,一個第一名,一個第二名,然而事實上我和妹妹都是十幾名。國中時期,我和妹妹分別都有一次寫到,老媽神不知鬼不覺拿到的月考考題,老媽會神神秘密的說這是考前練習,我到考試時才發現,那根本就是月考題目,那次是我國中三年裡來得過最好的數學成績,一拿到考卷很開心,但隨之襲來的確是空虛,因為那不是我真的實力。

我和妹妹過了這麼多年,終於發現媽媽的執著,過去不懂為什麼老爸和老媽為了我們的功課吵架,後來才知道,老爸其實是為了我們和老媽爭執,因為老媽太在意我們學業的表現,而揠苗助長,老爸雖然知道這樣不好,卻也爭不過老媽。我由於個性比較反骨,讓老媽提早對我「放手」,但是妹妹因為小時候身體不好,很依賴媽媽,也讓老媽習慣被依賴的感覺,所以事事都要為妹妹做主,直到現在也無法鬆手,如此「生而有」、「為而恃」、「長而宰」的情形依舊存在於媽媽和妹妹之間,連我有時也會對妹妹產生這種心情,寫到這裡突然覺得妹妹的處境很可憐,由於家人的「尚賢」與「馳騁田獵」讓她無法做真正的自己,覺得自己像無頭蒼蠅,做的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

最後,我勸妹妹如果真的要回去實習「一定要堅定自己的心,雖然老媽會用三寸不爛之舌作為攻擊的武器,或是冷戰。不管老媽用什麼方式,妳都要堅持做自己的決心,然後找機會和老媽坐下來慢慢談,讓媽媽知道妳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與主張」。這是改造媽媽心靈的大作戰,改善親子關係,帶著媽媽一起成長,做我們的朋友,給我們支持,而不再只是永遠的反對黨。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默綠澀
2009/12/17 01:21
非常之好

太好了~

有種被血淋淋扒開的感覺....

嗯~這該怎麼說呢~其實長那麼大了自己也要負一點責任

雖然是一種壓抑 但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呀

總之現在對我來說走一步算一步!!!

ps這篇難道不能用隱藏檔嗎= = "很害羞耶(暈)

1樓. 景隆
2009/12/15 21:04
心有戚戚焉
哈哈哈,這樣算起來,我們家還算好一點點耶,不過也是類似的情況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