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諸公拖、諸侯硬 江宜樺兩頭燒 可悲的無頭蒼蠅 台灣最早的核安質詢聲 終於聽到了 又是美壓力!馬別蹈美牛覆轍
2013/03/27 16:06
瀏覽7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電價十月再調漲 政策不變

 去年電價調漲引發不小民怨,近來核四公投爭議,讓能源政策及電價議題再受關注。行政院長江宜樺昨天表示,去年敲定的電價合理化方案,本來就規劃今年十月會再漲一波,原則上會按原計畫進行,電價調漲政策沒有改變。

 國民黨立委江啟臣昨天在立法院質詢,如果經濟穩健復甦,十月是否確定會調漲電價?江宜樺表示,去年上半年就已規劃電價調漲,只是後來延後,分為幾個階段調漲。今年十月原則上會按計畫執行,漲幅、做法與上次相同,目前沒看到什麼會干擾的經濟因素。

 行政院去年五月一日宣布電價調漲方案,分三階段調漲。第一階段是去年六月十日調漲原調幅四成;第二階段則由原訂去年十二月十日延到今年十月一日,再調漲原調幅四成;剩下二成則視台電公司經營改善效率後再行評估。

 江啟臣追問,經濟部正在研擬「浮動電價」方案,是否可能在十月時一起上路?江宜樺說,浮動電價是未來長遠機制,涉及修法,以目前立法進程,應不會與十月要調漲的部分合併施行。

 經濟部長張家祝也在答詢時表示,實施浮動電價涉及《電業法》及《國營事業管理法》所制訂的電價公式,一定要修法。目前草案還在研擬,應是暑期送到立法院。

 

 

公投呈現民調

 

如果能用民調決定核四停續,就能用民調決定誰當總統。

民調可以作為政府施政的參考,而政府的決策亦常以民調為參據。但是,像核四停續這般高度及影響深重的決策,不能以民調為依據;倘連核四停續亦可定於民調,則何不也用民調選總統?

核四的停續,已經走到「立即廢核」與「漸進廢核」的國安抉擇關口,這至少將牽動二十年以上的能源轉型過程,以至於也必然會影響到台灣長遠的政經發展形態。如此重大的政策,必須經由公投體制來共同決策,並以公投體制來共同承當其後果。民調的民意可以透過公投的結果來呈現,但民調卻不能取代公投的法制地位。

事態走到這一步,如昨日本報社論所言,馬政府首應確認核四的安全性;倘安全不能確認,即無公投之理由;若安全性獲得確認,再以公投訴諸民意。因為,此際的核四必須通過主觀性與客觀性兩種考驗:

一、專業的客觀性考驗,即確認核四安全性,

二、民意的主觀性考驗,即公民投票。

核四安全的客觀性,與民意支持或反對的主觀性,皆不可輕率認定。因為,核四的「客觀安全與否」和「主觀反對或支持」是兩回事;不能把「主觀疑慮」即當作「客觀不安全」的證據;反之,亦不能將「主觀支持」當作「客觀安全」。所以,在確認專業安全的前提下,訴諸政治公投已是唯一途徑。

現在要擔心的是公投的投票率不過半,因而,與其再吵公投不公投,不如正反雙方就核四停續徹底辯論,並全力鼓吹將「民調」的真相在公投法制上呈現出來。若相信民調,就也應支持公投。

【2013/03/27 聯合報



全文網址: 公投呈現民調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790793.shtml#ixzz2OizKg8KV
Power By udn.com

 

 

冷眼集/諸公拖、諸侯硬 江宜樺兩頭燒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由民進黨立委提案退回台電核四預算,反核立委不刪減除預算,卻分毫不動退回,這種看起來是反核,本質卻有放水之嫌,真正用意是藉反核製造政治爭議,對國民黨政府施壓;在民進黨奇襲下,已凸顯國民黨在民間反核聲浪下,難以承受壓力,進退失據,以拖待變,黨團從一開始揚言一定復議,退讓到等朝野協商,或可緩兵一時,讓行政院長江宜樺不僅受到縣市諸侯的挑戰,現在連同當的立院黨團也難以掌握。

民進黨立委可刪除卻不刪除核四預算,這是打假拳,只是爭取協商交易籌碼。國民黨立委向來開會懶散,造成在野黨有可趁之機,朝野雙方在核四預算上面過招,都還是立法院幾十年來不斷上演的老戲碼,沒有特別的新意。

但是民間反核壓力從李登輝總統時代一直都很大,立法院大打一架,才能通過核四預算,當時因為李登輝可穩定領導國民黨,核四議題即便是民進黨發動罷免立委案,也不會傷及國民黨執政穩定,但現在馬英九的領導沒有章法,黨內信心渙散,施政缺乏明確方向,經常進退失據,加上江宜樺主動拋出核四公投議題後,反助長反核壓力,減弱了國民黨自身的抗壓能力。

國民黨如今的困局是,國民黨立委很難承受反核的壓力,如果每天都要在經濟委員會與在野黨抗爭,經過媒體傳播開來,外界看到群龍無首的執政黨立委,在立法院內毫無紀律,國民黨立委並不想為行政部門扛下壓力,幫台電解決預算退回的程序問題,那些窘況對國民黨都是嚴重失分。

國民黨團棄復議案,轉為協商處理,這是希望透過立法院長王金平,找到一時緩兵之計。至少在不公開的密室協商過程當中,外界壓力減少許多,朝野彼此的談判空間加大,但預算處理仍難超脫法律與政府政策之外,如果要反核,刪除預算即可,退回預算,沒有意義。

【2013/03/27 聯合晚報



全文網址: 冷眼集/諸公拖、諸侯硬 江宜樺兩頭燒 | 核四議題攻防戰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2/7791621.shtml#ixzz2OizjIaMb
Power By udn.com

 

短 評-可悲的無頭蒼蠅

 法律為通案規範,非為個案量身打造,但可能造福或為惡於個案。沒有學歷的麵包冠軍師父吳寶春,想繼續念書直攻EMBA,為教育體制所不許;馬英九總統一出面,教育部就快馬加鞭修法,造福的可能不只吳寶春,但難免有為一人修法之譏。

 相對於吳寶春,最近傳出壹傳媒交易案可能破局,此案與先前之旺中併購中嘉案,引爆反媒體壟斷的討論,甚至形成「運動」;而在現行法律制度下,不論是旺中案或壹傳媒交易案,都屬卡無可卡。但行政機關卻憑「心證」祭出各種附加條款,甚至特別為此訂定新法,為個案考量的立法,卻成為卡死媒體成長茁壯的詛咒,為惡於所有慘澹經營的媒體。

 吳寶春無法卻有天,天(政府)可為他修法;旺中案和壹傳媒交易案,有法卻無天(政府),政府缺乏建構實質健全的媒體生態的氣魄,結果就是讓媒體生態缺乏活水而繼續惡化。

 從吳寶春到媒體交易,事件大小不一,卻同樣反映政府缺乏依法行政的擔當和效能,對所謂的「民意氛圍」有著一貫膝射式的反應,找不到溝通與解決之道,台灣之所以成為有法無天的社會,只要我抗議有什麼不可以?與政府之無能密切相關,核四、都更、環評俱復如是。民主的本質與內涵不能脫離法治,否則,民主將空有外形而無益於國家社會之進步,政府執公權力,不能依法而行,最終只會在民意眾聲喧譁間,成為人見人罵的無頭蒼蠅。

 

社論-一起守護家園 公投沒有敵人

 做為執政黨,國民黨的步調紊亂,永遠超乎想像。碰到沒有招數的政務官,無好牌可打,只能就著一手爛牌亂打一通;碰到能出招的政務官,手上就算不是順風牌,至少牌局輸贏猶在未定之天。偏偏國民黨就能把好牌給打爛,而且,完全不必等對手出招,行政院長江宜樺拋出核四公投這張讓民進黨也傻眼的牌,卻差不多快被自家人打爛,即是一例。

 經過這段時間,核四的各種討論汗牛充棟,支持者大概都講不出擁核之言,至多只能如台中市長胡志強所言,「核能是很難讓人喜歡的東西,我也支持非核家園,但應該要循序漸進推動,這是應該理性討論的課題,不要情緒化。」政策討論本來就不該情緒化,但演變迄今,最嚴重的是藍營內部對如何避免情緒化都毫無頭緒。

 黨籍立委犯的是一貫錯誤,缺乏辯護能力或意願之外,依舊是連準時開會的紀律都沒有,才會讓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竟通過民進黨退回台電預算的提案,甚至連復議都提不出來,有這群立委,馬政府預期效能執政,豈非天方夜譚?

 黨籍地方首長特別是北北基逃命圈的朱立倫、郝龍斌、張通榮有立即、近身的民意壓力,除張通榮外,朱、郝都有中生代接班的另一重權力考量,但核四攸關全民生活價值之選項,若是反復提醒民眾自己意在連任或直取中央,只會引來更多惡感。朱立倫對核四安全顧慮發聲更早於江揆提出的公投,但面對核四公投,他的意見明確而清楚,「不要玩假的。」持平而論,公投是否真能拆解政治風暴,還很難論,但如果公投的公民數未過半而投票反核者過半,其可能造成的政治負作用,遠非江揆個人進退所能撫平。

 核四爭議卅多年,國會打過架,街頭有運動,始終沒有辦法取得眾人可能未必滿意但都得接受的結論,遑論共識,在這種狀況下,唯公投能解,誠如胡志強所言,「台灣走到這一步,非公投很難解決問題,就讓他投一次!」訴諸直接民意,讓左右為難的民意代表們也不必再為難了。不但要公投,而且要讓全民體認:這一次,不能迴避,子孫的未來不必交給政客,我們自己決定。

 若公投公民數過半而通過停建,藍綠未來不論誰執政政,共同承擔,即使江宜樺為此落實承諾,請辭下台,犧牲的不過是一位行政院長,或若干與之同進退的政務官,這算是最小的政治代價。江揆做此宣示,顯然已做足了心理準備,以一己之權位換國家之相對大利,誰曰不宜?任何以權力揣度其心者,其器小哉!相對的,若公投公民數過半而通過續建,反核四者就得接受非核家園還有一步之遙,這一步並非遙遙無期,因為根據政府非核家園的既定政策,核四必須確保安全才能運轉,核一、二、三風險更高的老舊電廠必須如期除役;而且核四也有其運轉年限,在這段時間中,台灣必須相應找到替代能源,相對而言,對台灣長遠發展未必不利。

 至於突然反核的郝龍斌主張以民調決定核四存廢,此議最不可取!別人擁核或反核可以無視理性,唯情感用事,但郝龍斌是理工出身的人,應該理解科學依據的重要性,他在扁政府執政時期出任環保署長,開宗明義第一件事,就是明確告知民進黨,他支持父親郝柏村的政策:興建核四。此刻,他放棄了自己曾經有過的科學立論,或者可以日本福島核災為擋箭牌,但以民調決定重大且續行中的政策和建設,那就是對民主的基本認知都出了問題。照郝龍斌的邏輯,他轄下的都更重大爭議文林苑根本不能拆,因為六成網友民調反對拆;甚至藍營首長和民代,大家乾脆做個民調看看支持度能否過半,若無過半者一起請辭下台,連罷免都不必了。

 馬政府決定在核安的前提下推動核四公投,並宣示不會玩假的,一定鼓勵全民投票讓參與的公民數過半,其器識遠超過腦袋裡只有二○一四與二○一六選舉的眾多國民黨人。核四公投將是台灣民主的試金石,也是台灣生活價值選擇的試金石,民主多元的台灣透過核四公投,必須學會一件事:在政策抉擇過程中,站在你對立面的人不是你的敵人,而是與你一起守護家園的同胞,我們對台灣的愛,不因投票取向之不同而有任何差別。

 

楊渡專欄-台灣最早的核安質詢聲 終於聽到了

 最近老是想起一個老朋友,因為兩個大議題都與他有關:台灣是反核;大陸是千隻死豬漂流黃埔江。他一直是一個過早提出警告的人,一個寂寞的先行者。

 我還記得一九九二年冬天,北京飄雪,他在夢中被我吵醒,聲音含糊著說:「我還在做著夢喲,夢見了我在台東,山上的原住民跑下來找我,跟我說,縣長啊縣長,我們部落的女人都走了,去城市做工,我們討不到老婆,早上起來,一支這麼硬硬的,你說怎麼辦哪?你要幫我們想想辦法!我還在夢中苦惱著,幸好你的電話就來解救我了。哈哈哈!」

 在北京下著雪的早晨,他自己寂寞一人,望著窗外的異鄉風景,還夢著自己早年在台東當縣長時,對原住民未盡的責任,為他們的男女情事傷神,這未免有些讓人傷感了。

 然而,這就是黃順興。

 黨外都未曾有人去過的台東,他突襲式的選上了縣長,和原住民建立深厚交情。其後他被買票做票打敗,回到中部當立委。當時台灣正開始蓋核電廠。當全台灣沒有多少人認識核電廠的時候,他就和林俊義合作,一個幫他寫質詢稿,一個在國會質詢,先行對政府提出了警告。那是台灣最早的唯一的核安質詢。

 他在一九八○年開始辦《生活與環境》雜誌,首度針對環境問題,提出嚴肅的探討,要國人應正視環境汙染。當時台灣的土地破壞已非常嚴重,而國外公害輸出,也早已傷害到台灣,其中尤以日本農藥廠為甚。但這些警告未受到重視,雜誌努力了幾年,他不堪賠累而收起來。

 一九八五年他離開台灣從美國轉赴大陸,成為中國大陸的人大代表,後來還成為人大常委。但他不改大炮本色,要求中共執政者應依照民主程序辦事,安排無記名投票、政府施政要有公開質詢機制等。這些都逐一做到。但他未以此為滿足,一九八九年學生運動,他上街遊行,支持學生。當時大陸還未有台灣黨外那種披著彩帶,上書名字上街遊行的做法,是黃順興開始了第一步,其後他們才開始效法。

 一九八九年後,政治高壓低迷,他意興闌珊,決定改從事環境保護。當時他早已預言,大陸將因為開放改革,吸收外資,會帶來汙染。基於官商容易勾結的台灣經驗,一定要建立民間的環保團體,以作為監督,如此可幫政府早日發現汙染,防治汙染,同時民間的主動積極性,對建立民間的環境意識是有幫助的。他認為台灣的經濟發展經驗可為借鏡,於是組織民間人士向中共提出申請。但卻得不到答覆,最後只能不了了之。那已是一九九一年的事了。

 二十二年後回顧,我們卻不得不發覺,他是正確的。大陸的環境汙染,已經到了北京都難以住人的地步;本來上海人還在慶幸,不料上海來了病死豬漂流黃埔江。更不必說傳聞的上百個癌症村了。

 台灣也不遑多讓,核四問題鬧成如此僵局,核安問題卻未曾被認真檢視過。現在討論問題的全面性,與三十年多前他提出警告時,並沒有更深入更進步。

 懷念黃順興不是本文想做的,他一生硬骨頭,也不在乎這些名聲,而是想問一聲:人哪人,要到什麼程度,才會正視了問題?如果早在三十幾年前,台灣就正視了核能安全,今天會有核四的爭議嗎?如果不是福島事件近在眼前,人們會在恐懼的面前,才張大了眼睛嗎?大陸也一樣,他早已警告會有嚴重環境汙染,卻不被正視,未來不知道還要用多大代價,才能挽回一點乾淨的生存空間?

 黃順興是一個寂寞者。他是黨外,卻沒走台獨,反而離開台灣赴北京。他本該沉默,卻參與支持大陸民主運動,成為大陸的民主改革的先聲。在海峽兩岸,他不被國民黨認同,因為他投共,他不被民進黨肯定,因為他認同統一;他不被中共認同,因為他要民主自由。但無論統獨藍綠,所有人之中,他是永遠的黨外,卻是唯一未曾背離民主精神、環境正義的人。

 想到狄倫的那一首歌:「一個人,要走多少路,他們才會叫你男子漢?」先行者要走多遠,才會讓人聽見你的聲音?(作者為作家)

 

國安高層示警:廢核衝擊台美關係

 國內反核民意高漲,馬政府仍不願貿然宣布停建核四。據透露,除避免違憲爭議,關鍵仍在於政府每年向美國進口鈾燃料棒等相關費用數百億元,這不僅涉及國家戰略、軍事安全,還有衝擊台美關係等考量。國安高層人士形容「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美國在台協會前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日前公開表示,對核能說「不」很容易,要找到替代能源很難。台北美國商會資深總監沙蕩也示警「台灣放棄核能發電,必須權衡嚴重電力短缺與發電成本大幅提高風險」,種種跡象顯示,美方對台灣核能政策高度關切。

 購買燃料棒 年花數百億

 據透露,總統府、國安系統日前也就核能政策進行評估。基於我國能源九十九%以上依賴進口,其中八%是鈾燃料棒,比例雖不高,發電量可達到十八%,核能不僅攸關經濟發展,也涉及國防、外交與國家戰略等諸多考量,主張短期內不能輕言廢核,穩健減核才是可行方案。

 知情人士透露,澳洲是我國主要鈾礦進口國,但仍須送往美國提煉製成鈾燃料棒。包括鈾燃料棒、核四諮詢費用,我方每年至少付給美國至少數百億元,這是一筆極大的商機。台美雖簽訂商業契約,背後又牽涉複雜政治問題。

 核四若停建 美恐不樂見

 高層憂心忡忡說,核三廠即預定一○七年停役,倘若核四終止運轉,難保美國不會有意見;美豬問題已難處理,再加上核四議題都可能會衝擊台美關係。

 台電總工程師蔡富豐昨也表示,核四終止後,依照商業契約方式,台灣必須與美日各國重簽契約。不僅要面臨賠款,加上美方未來若要持續輸出核能相關技術與產品,也可能受到影響,「美方應該也不樂見此(核四終止)發展」。

 政府挺減核 不輕言廢核

 政府決策高層坦言,廢核不僅是國內政治議題,正因為涉及台美關係,這也是馬英九總統至今不願鬆口廢核的原因之一。執政黨必須堅守穩健減核的路線,也要考量國防與外交等諸多因素。

 高層舉例,電力涉及國家安全戰略,以台灣目前特殊狀況,政府根本不可能向大陸買電,「怎麼可能把國家安全交給別人?」

 不過,對於廢核是否衝擊台美關係,原能會主委蔡春鴻持樂觀看法。他說,台灣不論採購鈾礦或燃料棒都是商業行為,只要一切依照合約進行,美方不見得會反彈,核四目前重點仍在於確保安全問題。

 蔡春鴻表示,不論政府核能政策如何決定,未來鈾燃料棒只是買多買少的問題。

 

又是美壓力!馬別蹈美牛覆轍

 這下很多事似乎有了答案。台灣爭論自家的能源政策,美國商會跳出來質疑台灣是否有條件廢核;政府明明不願停建核四,卻提不出清晰有力的續建理由;執政黨一邊堅稱核四是高度專業議題,一邊又堅持以公投讓「全民共同承擔責任」。原來背後又是馬政府顧忌斷了美國每年數百億的進帳,會動搖國家安全和台美關係。

 台灣現役及興建中的核電廠,關鍵技術、核心機組和鈾燃料來自美國,在能源及環境科學領域早已不是秘密。不過如果一旦這成為台灣難以廢核的理由,恐怕無論挺核或反核的人都不是滋味。

 這段時間以來,儘管核四爭議仍然摻雜了政治鬥爭的異音,但也讓外界開始關心核安的效能和核災的風險、學習廢核的得失和替代的可能、了解其他國家的核能政策和台灣的能源選項。台灣社會總算開始以個人利弊和國家未來的角度思考核能政策。

 但無論有人能證明台灣的核安作為能夠降低風險,或說服眾人沒有核電也不影響生活品質,都比不上藏在政府抽屜裡的美國因素。當核四續建與否的關鍵在於奇異、西屋和貝泰的生意,在於美國每年數百億的進帳。而美國的商業利益,又化為馬政府口中無法拒絕的「國家安全和戰略考量」,所謂能源政策、所謂核電安全,不過是引上帝發笑的無意義討論。

 美牛進口事件教會台灣社會一件事:唯有政府向人民開誠佈公,說明決策背後承擔的壓力,才可能獲得人民的理解和支持。無論台美貿易的商品是牛肉還是鈾,台灣人民很清楚馬政府難以輕易向美國說不。核四議題的背後有外交考量,必須包括在廢核成本和台灣安全的整體思考中,馬政府更無權向人民隱暪。

 狼狽過了美牛關卡,馬政府該學到教訓:只有誠實面對人民的理性判斷,才可能贏得人民的信任。

 

台電:燃料庫存穩 保核有國安考量

 國安至上國安官員表示,核四運轉涉及我與美國鈾燃料交易問題,不是說停就能停。圖為台電核一廠的核子反應爐正在進行年度歲修,工程人員拆卸反應爐蓋螺絲,準備打開更換爐心燃料棒。(本報資料照片/陳麒全攝)

 國安至上國安官員表示,核四運轉涉及我與美國鈾燃料交易問題,不是說停就能停。圖為台電核一廠的核子反應爐正在進行年度歲修,工程人員拆卸反應爐蓋螺絲,準備打開更換爐心燃料棒。(本報資料照片/陳麒全攝)

 「核能被視為是自產能源!」台電核能發言人蔡富豐昨表示,目前台電鈾棒可維持卅六個月運轉安全存量,煤礦僅卅六天,天然氣只有七到十四天。以台灣燃料九十九%以上從國外進口,維持核能發電確實有國家安全戰略考量。

 在國內反核聲浪高漲下,府院高層多次沙盤推演。現階段由行政部門主導,包括透過加強核安等宣導措施、國外專家進入核四廠檢測,藉以化解國人對核能的疑慮。政院近日內也將公布核能政策說帖,堅持穩健減核立場。

 行政院長江宜樺昨日在立法院答覆民進黨立委黃偉哲質詢時直言,由於社會對台電的公信力充滿質疑,無論台電怎麼說也不會注意;所以,政院已設立三層核四安全檢測階段,其一,就是委託《核四論》作者林宗堯,邀集專家、學者籌組團隊,預計四月初進駐廠區進行總體檢。

 根據台電資料,目前發電前三大分別是煤占四十一%、天然氣三○%、核能十八%。蔡富豐也說,核能燃料庫存穩定也不會衰退,平時可維持三年的安全存量,比煤或天然氣都還長。例如夏季用電高峰,天然氣僅有七天安全存量,就會很吃緊。

 對於發電成本,蔡富豐解釋,因核一、核二、核三建廠費用大部分已折舊攤提完畢,一○一年度平均發電成本僅約每度○.七二元;核四廠若以二○一五年商轉,在考量建廠成本攤提下,每度電成本約兩元。

 蔡也說,如果以二○一五年完工運轉的燃煤電廠發電成本每度約二.五元,燃氣複循環電廠約每度四.七元來比較,相對上核四發電成本仍較便宜。

 不過,也有決策高層憂慮,現階段反核民意高漲,多談國安考量、台美關係,民眾根本聽不進去這些意見。政院堅持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的立場,主張最後可交由全民公投,仍是唯一選擇,「講太多國家安全,只會讓反核人士更感冒。」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環保生態
自訂分類:環境保護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