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見我思-徐柏園與剝蕉案(四), (五)
2009/04/15 07:55
瀏覽3,04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我見我思-徐柏園與剝蕉案(四)

·          2009-04-15 

·          中國時報

·          王駿】

     

香蕉案,本質上是當年小蔣接班前夕,國民黨政府整肅財金領導班子,所炮製的冤案。按道理說,既然全案關鍵在於「政府大員收受金盤金碗」,那麼,就應該全面追究受贈大員。然而,後來案子不了了之,只敲掉了央行總裁徐柏園。

     

剝蕉案爆發二十八年之後,民國八十六年間,俞國華對筆者這樣說:

     

「平實而論,吳振瑞當年打造金盤金碗,並非有意賄賂,而是台灣香蕉輸日成績樂觀,所表現出的自然而然感謝之意。吳振瑞此舉並非秘密為之,而是經過高雄青果合作社內部會議通過,如果真的有意行賄,不必如此公然為之。此外,致贈對象也包羅甚廣,被非僅限於與香蕉外銷有關的行政首長。」

     

更重要的是,俞國華進一步指出:「當時,就我所知,很多政府大員都收到了金盤金碗,大家也都以平常心看待此事,收了金盤金碗之後,也沒有藏起來,而是順手往客廳一放。換句話說,送者純粹是心存感謝,收者也正大光明,不是見不得的事情。」

     

然而,一件送者心存感謝,受者隨手接下的平常事,當時卻發展成了超級風暴。而這場風暴的受害者,上有徐柏園,下有譚玉佐、吳振瑞,以及其他官位不夠高的政府中級幹部。這些人,後半輩子全完了。

     

譚玉佐由牢裡放出來之後,諸事不順。當時,政大會計系教授高造都在高雄加工出口區內,有一家工廠經營不順,轉手讓給譚玉佐。當時,許多政校老同學都勸譚,表示高造都是會計專家,何等精明,高不要的工廠,肯定沒得救了,譚又何必跳火坑?

     

惟譚玉佐意念甚堅,與當年央行老同事,台北市銀行董事長金克何商量,借了一筆款子,南下救廠。沒過多久,譚玉佐也知道事不可為,但仍設法還清借款,孓然出國,去香港為殘生找出路。

     

譚去香港,投靠同鄉徐亨,在徐亨為國民黨所辦的香港時報,幫忙文牘。這徐亨,最近還在台灣媒體出現。此人出身海軍,又是運動選手,後來還當奧林匹克委員,今年二月三日去世,劉兆玄、王金平、王建煊、邱創煥覆蓋國旗;郝柏村、錢復、許水德、林澄枝覆蓋黨旗。

     

譚玉佐在香港時報待了一陣子,也不是了局,後來遁往美國,投靠子女,旋逝於加州。如果沒有剝蕉案,以譚玉佐的才具、資歷,後來在民國七十年代,肯定能出任財經要職。(待續)

 

我見我思-徐柏園與香蕉案(五)

  • 2009-04-22

  • 中國時報

  • 【王駿】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09042200432,00.html

 

     

蔣經國掌控的情治系統,當年炮製「剝蕉案」,表面上關了吳振瑞、譚玉佐等涉案人,但真正要打擊的,卻是央行總裁徐柏園。徐柏園被迫請辭央行總裁等本兼各職後,坐了一年冷板凳,在五十九年,奉派代表中華民國、韓國、越南、菲律賓等四國,赴華盛頓出任國際貨幣基金執行董事。

     

不過,這執行董事只當了一年,就因為台灣退出聯合國,為了怕中共接收這一席國際貨幣基金執行董事,徐柏園被迫主動辭職,把職缺讓給菲律賓人。徐柏園回台灣後,歷任一堆閒雜差使,比較像樣的頭銜,就是中聯信託董事長。

     

六十九年十二月二日,被政壇歸為「夫人派」,吃了剝蕉案冤枉的徐柏園,病逝三軍總醫院。兩天之後,二月四日,蔣宋美齡從美國紐約發出唁電,電文當中,有這樣的句子:「功在國家,事實俱在,都不可沒。」

     

蔣宋美齡這幾句話,也算是替徐柏園洗刷冤情,講了幾句平反公道話。不過,只有宋美齡有這實力,講這種話,其他人,則是畏於當道,根本不敢吭氣。

     

徐柏園死後幾個月之間,台北《傳記文學》刊登出包括陳香梅在內,幾位舊友多篇追念之文。令人浩歎的是,這些追念之文,什麼都講,就是絲毫不碰五十八年四月間,讓徐柏園倒楣下台的冤枉剝蕉案。

     

甚至,《傳記文學》最叫座、最權威,專門詳細介紹已故知名人物的「民國人物小傳」,在七十年五月份,第三十八卷第五期,寫徐柏園生平,對於那場知名大案,也隻字不提。那時候的時空背景,讓徐柏園這段歷史,整個從地球上消失。

     

剝蕉案的另一主角吳振瑞,此後也是命運多舛。六十一年五月十日,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吳振瑞被判刑兩年六個月。有趣的是,當初全案是朝行賄方向發展,但之後查來查去,都查不到舞弊案情,所以,最後是以「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買賣之命令」判刑。

     

吳後來遠颺海外,直到蔣經國去世之後,始在七十八年十月六日回台,這時候,距離剝蕉冤案,已經有二十年之久。吳振瑞回台灣那天,高屏兩地蕉農放鞭炮迎接他,更犀利的是,國民黨大員蔣彥士也到機場親迎。

     

剝蕉案爆發時,蔣彥士是行政院秘書長,報紙上點名他收了金盤金碗。二十年後,七十八年十月間他去機場接吳振瑞,此時,他已經受十信案波及,從國民黨秘書長位子上下來。這時候,蔣彥士沒有重要職位。不過,迎接吳振瑞一年後,蔣彥士又因為調解國民黨主流派、非主流派對立有功,有助於李登輝選上總統,所以,又再度走好運,成了李登輝時代的總統府秘書長。

     

八十二年七月十五日,吳振瑞去世,剝蕉案成為歷史。(全文完)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其他
自訂分類:富貴如浮雲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