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紅塵劫-神劫第一部(二十四)魔劫(三)
2018/03/31 21:57
瀏覽665
迴響17
推薦0
引用0

  刺骨錐心的追悔,再也喚不回所愛,朱宸的命運將會如何?身為天外魔帝的直裔血親,天地間唯一的純魔,朱宸紫虛將會如何處置被家人背叛的困境。

  「紫英,我比仁德太子更愛妳,為什麼妳不肯接受我?」

 

朱宸子虛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裡複誦著這句話。他得不到她,也不能讓仁德太子得到她。在他的內心裡,紫英超越了所有的存在,他可以為她放棄一切,甚至不惜和母后決裂,只要紫英肯接受他。但他錯了,母后不會讓紫英嫁來魔國,也不能忍受他為紫英所做的一切。所以,大妹銀魊蝶嬛使了魔法,不知把誰變成紫英的模樣,設計讓他親手殺了紫英。

 

「紫英……」

 

銀魊已死,那個騙他的女人是誰,朱宸也猜到幾分。騙他,連自己的母后都騙他,朱宸徹底無言了,魔國的戰神算什麼,魔君之位又有什麼了不起,他只要紫英。連這點小小的心願都不被允許,他活著還有什麼意趣。

 

不,他要活著,要活很久很久。上窮碧落下黃泉,他都要找到紫英,現在的魔國成就不了他,唯有魔界,他要修成魔神,擁有永恆的生命,有無限的時間去找紫英。不管她投胎轉世到何處,他都要找到她,和她重新來過,這次他不會再讓嫉妒鑄成憾事,他會溫柔的待她。

 

現在,他要了結魔國的事,朱宸子虛起身走向祭壇,取出記錄魔國王室的族譜──萬魔錄。魔國王族的名字都由萬魔錄所賜,有別於一般的魔兵魔將。他們沒有姓氏,只有名字。朱宸子虛運功打開萬魔錄,以自己的鮮血將名字改為朱宸紫虛,他取紫英的「紫」字,與他的名字融合。意即他要和紫英永遠在一起,誰也無法再將他們分開。

 

萬魔錄遭到更改,發出陣陣鬼嚎,姤嫮女王聞聲趕來,見朱宸在祭壇上,拿著萬魔錄,訝道:「朱宸,你做什麼?」

 

「母后,朱宸紫虛從現在起放棄魔國主君之位,入魔界修行,直到成為魔神為止。」朱宸紫虛冷冷的說道。

 

姤嫮女王聽到攝生說起紫英的事,本來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朱宸對紫英的執念超乎她的想像。摩伽國一戰後,魔國殘破勢敗,在這個百廢待舉的時候,他竟抛下自己的責任,要進到魔界去修行。

 

朱宸把萬魔錄抛到姤嫮女王的面前,道:「我和紫英永不分離。天堂地獄,不管她在那裡,我都要找到她。」

 

「你!」姤嫮女王氣苦得連話都說不出來,魔國凋零如此,最能倚賴的兒子竟為了一個女人,連名字都改了,還狠心求去。

 

攝生聞聲也趕來祭壇,道:「母后,發生什麼事了?」

 

女王見到攝生悲聲叫道:「你大哥朱宸擅改萬魔錄,還要去魔界修行。他…他……實在太令我失望了。」

 

朱宸紫虛冷冷道:「他日,我修成魔神,滅盡萬國。母后也許看不到,相信我,我一定會完成這個使命的。攝生,你就是下任魔君,好生照顧母后吧!」

 

攝生想去追大哥又不能放母后不管,為難間,朱宸已經出了祭壇。

 

祭壇外蘿衣聞到鬼嚎聲也趕過來,看到朱宸迎面而來,問道:「萬魔錄為何發出鬼嚎?殿下?」

 

朱宸看到蘿衣,猿臂一伸,攬著她的腰,抱起她就往花園遁去。

 

蘿衣芳心暗喜,忖道:那個女人死了,殿下終於回來我身邊了。

 

朱宸穿過花園,把蘿衣放在以前他們兩人幽會的水池邊,什麼話也沒說,一上來就脫蘿衣的衣服,沒兩下,蘿衣不著寸縷的橫在朱宸的面前,峰巒曲線畢露,纖筍般的玉乳在風中抖顫,尖端的兩顆紫珠微微嬌挺,兩頰緋紅欲拒還迎的羞態,她輕咬下唇,雖沒有說任何話,任君採擷的意思卻十分明白。

 

朱宸俯下身體,輕撫了蘿衣的臉龐、玉頸、聳挺的嬌乳和兩腿深處那令男人欲仙欲死的秘密花園。蘿衣見朱宸遲遲不入港,撐起身體,摟著朱宸的頭頸,嬌喘細細的低聲道:「殿下──」

 

「是妳!」朱宸的眼中迸出森冷的冰燄,道:「是妳假扮紫英誆騙我,就是妳。」

 

  「殿下,你在說什麼?」蘿衣雙手遮在胸前,原本桃紅的臉蛋全無半點血色。

 

  朱宸粗魯的抬起蘿衣的下巴,虎目射出懾人的利光,道:「我一直以為妳與其他女人不同,沒想到連妳也騙我。我親手殺了紫英,妳很開心吧?!」

 

  蘿衣萬想不到朱宸會發現,更沒料到朱宸會在知情的人都死無對證後,找她清算。

 

  「殿下,你……你……」

 

  蘿衣急急去找衣服,朱宸把她的衣服扯得稀爛,攔腰抱起她往外就走。

 

  蘿衣全身顫抖,不知朱宸想做什麼?朱宸平時不太注重小節,看似隨便,但誰犯了他的忌,他絕對讓對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現在朱宸知道是她假扮紫英後,不知會怎麼折磨她,光想到這點,她就忍不住打個寒噤。

 

  朱宸抱著蘿衣到了一般士兵的軍營中,把蘿衣抛在地上,對那整營的士兵說道:「這個女人賞給你們,大家好好享用,不要客氣。」

 

  軍營中的男人那個不是色中餓鬼,大家聽朱宸將赤裸裸的蘿衣送給他們,歡聲雷動,大呼:「殿下萬歲。」

 

  蘿衣尖叫道:「不!朱宸子虛你………」蘿衣的尖叫聲很快就被歡呼浪潮淹沒了,數不清多少隻手朝她伸過來,赤裸的蘿衣根本無處可逃。

 

  朱宸走出軍營,攝生已追了過來,站在門外,道:「大哥……」

 

  蘿衣尖叫聲不絕,攝生不忍蘿衣受辱,只好先衝進軍營裡救人。攝生一入軍營,見蘿衣被眾士兵輕薄,祅燹橫掃,把撲在她身上的士兵趕開。脫下外袍丟給蘿衣道:「妳先回母后那裡去。」

 

  蘿衣哭著往奇幻宮奔去。

 

  攝生知道大哥必然往太白山要把紫英姐姐帶走,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提氣追著朱宸去了。

 

 

 

☆☆☆☆☆☆☆☆☆☆☆☆☆☆☆☆☆☆☆☆☆

  七日過去,慕玄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洗筋滌髓的時間拖得越長,紫英能活下來的機率越低。仙麒已經耐不住性子,時不時的蹭到門前傾聽房內的動靜;倒是韶宮像沒事人似的,找了張最舒服的躺椅,橫在那裡,折扇輕搖,看起來像是來渡假的。

 

  外面的風雪幾乎沒有停過,連著幾天都連綿不絕的下著,外頭的積雪幾乎有半人高,氣溫低得連說話都會凍結似的。除了呼號的風聲外,萬物寂然無聲。

 

  韶宮突然收起折扇坐起,目光直盯著那扇門,七天來一直緊閉的門扉終於開了一線,慕玄踉蹌的走了出來,韶宮扶住他,拿出一粒九轉還魂丹,道:「快服下。」

 

  慕玄服下藥丸,韶宮運功助慕玄理氣,好一會兒慕玄緩過氣來,道:「紫英……紫英……我總算救回她了。」

 

  仙麒衝進房裡,紫英慘白的臉色終於有了生氣,微弱的氣息也漸轉平穩。仙麒歡喜的用嘴輕觸她的手,眼中流下的淚珠結成一粒粒的水晶珠,滴落在紫英的手裡。仙麒不能不走,牠必須回去閉關修成人身,時間已經不多了。

 

  仙麒確定紫英性命無礙:『南華神君,我與紫英姑娘緣份已盡,無法再留在她身邊。紫英姑娘就交給你了,請你好好保護她。』

 

  慕玄感知到仙麒緊要的關頭將至,長揖到地,向仙麒道謝,道:「仙麒三太子,多謝你這些日子來對紫英的照顧。」

 

  仙麒依依不捨的回頭看著紫英和慕玄,旋即朝著遠處的天空飛去,不一會兒,化成一點星芒消失了。

 

  韶宮道:「這次真是難為你了,若不是你捨了半數的元功,紫英恐怕……」

 

  「事由我起,就算是要用我全部的元功把她救回,我也不會猶豫。」慕玄看著房內的紫英,道:「現今她需要有人照顧,我們兩個大男人不方便。」

 

  韶宮道:「沒什麼不方便的。反正紫英這麼多不能摸不能碰的地方你都碰過了,她還能嫁給別人嗎?遲早是你的人,你就好好照顧她吧。」

 

  「韶宮,現在不是說笑的時候。」慕玄苦惱的說道。

 

  韶宮折扇一展,目帶寒光道:「難不成你是嫌紫英被那隻魔給欺負了,不是清白之身,所以不想要她?」

 

  慕玄道:「你誤會了。紫英不管變成什麼樣,我對她的敬愛是不會改變。她是我的至友,我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的。」

 

  「慕玄,你口口聲聲說紫英是你的至友,難道你對她沒有半點兒女之情嗎?」

 

  慕玄點頭。

 

  韶宮差點昏倒,這小子到現在還死鴨子嘴硬,明明愛紫英愛得連命都可以給她,偏偏不承認,真是敗給他了。

 

  「好吧!你就折騰吧!紫英若是被那隻魔給追走了,到時別後悔就是。」

 

  韶宮轉到房裡去探視紫英。紫英頭部包紮著藥布,小臉蛋瘦得連下巴都尖了,韶宮心疼不已,輕撫著紫英的額頭,低聲道:「慕玄倒還細心,沒讓妳受什麼苦。」

 

韶宮幫紫英掖了掖被角,把她手中的水晶珠拿起來細細看道:「這是少見的淚晶,這東西是個寶貝。仙麒真是重情重義,留下這件寶貝給紫英。」

 

韶宮正要將淚晶收起來,慕玄也跟著進房內來,道:「這不是淚晶嗎?仙麒的淚所化成的淚晶,是難得的異寶。有了它,不僅可以指路,還可以帶著擁有者找到寶藏。」

 

「……水…水……」紫英虛弱的呻吟著要水,韶宮倒了杯水,把紫英支起身來,餵她喝下。

 

紫英喝了兩口,忽然警覺到身邊的人不是慕玄,掙扎著把韶宮推開,急急縮到床角,啞著嗓子問道:「你.你是誰?慕玄──慕玄──」

 

慕玄握住紫英的小手,道:「我在這裡。」

 

紫英感到慕玄的氣息,淚水不斷的流下來,把臉埋在慕玄的懷裡不住的哭泣,身子瑟瑟發抖,顯然十分的恐懼。

 

「事情都過去了。沒事了,沒事了。」慕玄安撫著驚弓之鳥般的紫英。

 

慕玄讓紫英發洩一陣,拿出手巾把紫英滿臉的淚水擦乾,道:「餓了嗎?我去煮點麵湯給妳吃。」

 

紫英搖頭緊偎著慕玄,往韶宮的方向望去,驚怯的問道:「他是誰?」

 

慕玄正煩惱不知怎麼介紹韶宮,韶宮已經開口道:「我是妳二叔。妳爹是我大哥,因為我們一直不合,所以沒有來往,連大哥去世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妳可能沒聽過我,我叫韶宮。」

 

「二叔?我從未聽父親提起過你。」紫英疑道。

 

韶宮道:「沒辦法呀!我和他八字不合,他根本不想提到我。妳現在無依無靠,二叔想照顧妳也沒有辦法,還好慕玄捨了五成的元功救妳,才把妳這條小命從閻王手上搶回來。」

 

「五成元功……那慕玄……」紫英擔心的問道。

 

「我沒事。」慕玄接過了水,又餵她喝了幾口,道:「妳先歇著,我去弄點吃的過來。」

 

紫英依言躺了下來,長又密的睫毛不住的顫動,猶掛著淚痕。看得韶宮萬分不捨,又不知如何勸慰她。忖道:這朱宸不知對紫英做了什麼,把她嚇壞了。對我鳳族的公主如此無禮,不論他有無得手,我都不能放過他,得想個法子整治這畜牲才行。

 

韶宮在房中走來走去,俊臉陰晴不定,滿身的殺氣,連紫英感到韶宮強烈的殺意,掙扎著坐起道:「二叔?」

 

「妳怎麼又起來了?快躺下休息。」韶宮扶紫英躺下,幫她蓋好棉被。

 

「二叔你為何生氣?你想殺人?」紫英道。

 

韶宮素知紫英的敏銳,道:「二叔在想那個傷妳的人不可放他逍遙,定要他接受應有的懲處。」

 

紫英想起朱宸瘋狂的舉動,全身巨震,她想起自己昏過去後恐為朱宸所趁,如此苟且活著,不如死了好,淚珠不住的湧出。

 

「紫英……好了,好了,算二叔沒說。不要傷心了,慕玄說妳沒事,真的沒事,不要再想太多了。」韶宮怨自己那壺不開提那壺,氣得用折扇猛敲自己的腦袋。

 

慕玄端了熱騰騰的湯麵進來,見兩人神色有異,道:「發生什麼事了?」

 

韶宮懊惱不已,低聲對慕玄說:「我剛提了朱宸的事,紫英她……唉……」韶宮轉身出了房去。

 

  「慕玄,我是不是……」紫英話未完,已哽咽不成聲。

 

  慕玄放下麵碗,邊幫紫英抹淚邊道:「朱宸子虛傷了妳後,是攝生寤影救了妳,也是他通知我回來救妳的。」

 

  紫英張大了眼睛道:「攝生?是那個孩子。」

 

  慕玄點頭,道:「是啊!沒事的。我已經幫妳洗筋易髓,妳快把傷養好,我們離開這裡,到一個清靜的所在結廬而居,專心修行。」

 

  「妳上次做的麵湯很好吃,我也試著做了,妳嚐嚐看。」慕玄端起麵碗,餵紫英吃下。

 

  紫英吃了小半碗麵,就吃不下了。慕玄明白紫英重傷,又經過這麼多天水米未進,實在不宜吃太多。把枕頭堆好讓她靠著,道:「妳先坐一下。」

 

  慕玄到灶下澆湯,打好一盆熱水,幫紫英抺臉擦手。

 

  「慕玄……」紫英低聲叫道。

 

  「我太粗魯了嗎?」

 

  「不……不是…鹿王……鹿王在那裡?」

 

  紫英醒來一直不見鹿王,心中掛念問道。

 

  慕玄拿出放在她枕下的淚晶,放在她的手中,輕聲細語的解釋說道:「紫英,這是鹿王留給妳的寶貝。鹿王牠不是普通的鹿,牠乃是仙麒王三太子,因為妳救了牠的命,牠才留下來陪妳的。現在牠即將要修成人形,必須回到牠原來的地方,不能再留下來了。這些淚晶可以代替牠幫妳帶路,過兩天我把它串成手珠,給妳戴上。」

 

  紫英聞言,心中一陣失落,沒想到她醒來後,又發生了這麼多事。現在連鹿王都離她而去,想起這些年來和鹿王朝夕相處,明知鹿王是為了修成人身才離去,心裡還是禁不住悲傷。她不願讓慕玄擔心,淚水偏又不爭氣的流下來。

 

  慕玄把手巾遞給紫英,柔聲安慰她道:「所有的靈獸都希望能修得人身,妳應該為牠高興。」

 

  紫英點點頭又搖頭,只是哭泣不休。自從遭逢了喪親的巨變後,她一直強撐著,後來兩度險些被朱宸強暴,她開始對自己的弱小充滿了無力感,現在連親如親人的鹿王都離去,對她的打擊不小。她目不視物,重傷後心靈極端脆弱,更加缺乏安全感,因此對慕玄的依賴變得很重。

 

  慕玄那捨得紫英如此傷心,輕擁著紫英,撫著她的背脊,安慰她道:「哭吧!不要再忍耐了。」

 

  紫英哭了一下,發現自己失態,推開慕玄後,又滿臉通紅的細聲道:「你.你可不可留在房裡?我…我…會害怕……」說到最後,聲已不可聞。

 

  慕玄怔了怔,隨即體諒的說道:「我把這裡收拾好,就來陪妳。」端了臉盆退出房去。

 

  「紫英被朱宸傷成這樣,不知多久少能完全復原?這口氣真是嚥不下。」韶宮見到慕玄,臉帶慍色的說道。

 

  「我勸你消停了吧!」慕玄把麵碗和熱水收拾好,道:「魔族的人有仇必報。讓朱宸子虛認為紫英已死,斷了他對紫英的糾纏,對紫英才是最好的。現在紫英又不會武功也沒有仙法,給她多樹一個這樣的敵人,豈不是更危險。」

 

  韶宮嘆了口氣,道:「這也是。外面我設了結界,誰來都找不到這間茅屋。你也要修復元功,我先回天界了。紫英就拜託你了,你……咳咳咳……千萬別監守自盜。」語罷不等慕玄答腔人已不見。

 

  慕玄為之氣結,他懶得和韶宮爭辯,趕著去把藥煎好,回到房裡陪紫英去。

 

 

 

★★★★★★★★★★★★★★★★★★★★★★

  朱宸紫虛在太白山繞了幾次,怎麼也找不到成家的茅屋,正納悶之際,攝生追了上來道:「大哥,回去吧!」

 

  「攝生,你來得正好,你還記不記紫英家在那裡?」

 

  攝生轉頭看了一下,滿山遍野銀妝素裹,看起來都是一個樣,他又看了看,道:「就在這條小路的前面,奇怪怎麼不見了?」

 

  朱宸紫虛摒氣凝神往前再看一次,除了幾棵掛著長長短短椎狀冰柱的老樹外,什麼都沒有。

 

  「仁德太子來過了!」朱宸對情敵的了解,到了知己的程度,「他不知使了什麼方法把這裡隱藏起來,我在茅屋的位置來回了幾次都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攝生正想告訴朱宸紫英沒死的事,突然心生警兆,道:「大哥,有人來了。」

 

  朱宸連頭都沒回,道:「來了不少人,我們先退。」

 

  嘈雜的人聲自小徑不斷傳來,韓元徽和何凡等人率領了大批的兵士來到茅屋前,一夥人全都怔著了,尤其是何凡,他不知帶人來了幾次,可是現在不要說茅屋,連個影子都不見。

 

  「何知縣,你是不是帶錯路了?」

 

  韓元徽的臉色沉了下來,何凡只好轉頭瞧著師爺,吳木槐急道:「沒錯呀!是這裡沒錯。」

 

  躲在一旁的朱宸紫虛和攝生寤影對看一眼,心裡同時都明白了,這裡被設了結界,普通人是看不到茅屋的。

 

  韓元徽自己也納悶起來,既是這裡,他留下的兩名親兵到那裡去了?難不成人間蒸發了嗎?

 

  杜世春和虎子等與紫英相熟的人全都被官兵徵召來,見到如此情況也傻了。他們在這裡來來往往多少年,從沒見過這種情形,大家你眼望我眼,全是訝異不解的神情。

 

  韓元徽見事不尋常,喝令道:「全軍駐紮在此,把這裡方圓十里的積雪清除,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將紫英姑娘找到。」

 

  朱宸紫虛心道:紫英,不管妳在那裡,我都要找到妳的。 

  上一回:第二十三回魔劫(二):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09034842

迴響(17) :
17樓. 大同
2018/04/03 21:15
呀,天淨沙,變成了滅塵剎,恐怖恐怖唷~~


只能往好處想囉,那就是... 慕玄為了能夠「名正言順」保護紫英不受朱宸或其他魔族傷害,救回天上,只好與紫英成親(有名無實)。

蔥妹恭喜樣




成家小茅屋    對     立業大皇宮;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 (進度好像快了點 ??? 大笑

大同早午晚安。

你的進度太超前了,下一次搞不好兒女成群兼兒孫滿堂。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4 08:32回覆
16樓.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2018/04/03 01:57

孤墳,枯樹,碑沙

陰使,魔王,亂髮

紫英玉殞

痴王子 走天涯

天淨沙版回覆,讚喔!

追悔 緣盡 淚下

來生 前世 如霞

魔界 求師 遇煞

風雲再起 

看我盡滅塵剎。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3 09:10回覆
15樓.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2018/04/03 01:55

大同發明的「早午安」妙極了,引申成「晚早安」恰合本夜貓子用,哈哈哈。關於畫中之話,幸得老頑童從不知羞為何物,砸塊破磚頭方得引出 Sapphire的正解。真相大白,修正如「上」:

陸桑早午晚安。

把大同的idea用到極致,才不會讓他白白的想出這麼好的idea沒法用。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3 09:00回覆
14樓. 雲大少爺
2018/04/03 00:00

連續假期快樂~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3 08:56回覆
13樓. ruby 靜心
2018/04/02 21:46

真是深情的朱辰  以為改了名字就能和紫英不分離 

這也是世人遇到感情問題時的寫照 失了判斷和理智都不太好

最近生活應該都還順心吧  

 

靜心早安。

掃墓今年是去不了了,在家顧老娘。今年再找個時間專誠去,清明節期間,在家唸地藏經回向給歷代宗親及老娘。

近來諸事平順,也沒什麼大事,唯一一件就是小狗一直生病,帶著牠去跑獸醫院。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3 08:51回覆
12樓. 雲霞
2018/04/02 14:18

像朱宸紫虛這樣「慾痴」的人,真教人害怕!被他「愛」上,實在是大大不幸。

結界的安全如何?凡人無法,這個渾魔可會有什麼怪招破解?好擔心他倆安危,希望在慕玄元功未完全恢復前,別出任何岔子。

很喜歡仙麒,下一部將會以人身出現,太棒了,期待著。

您怎會如此文思泉湧?好厲害!一集接一集地寫,每一集寫得不算短,那得花多少心力呀?該不會趕得夜不能眠?

已經寫得不算短了,還看得不過癮。呵呵,我有點貪心。


雲霞午晚安。師大同之故智。哈哈哈~~~

我不太能熬夜,所以每天都十點半前上床睡覺,睡前會寫一點。上個月較忙,這個習慣就中斷了。因為母親中風,雖然名為中風,所幸影響沒有太大,一個月來調理服藥後,她基本都能自理生活。除了無法再下廚煮飯煮菜,我必須擔起煮三餐的工作。

紅塵劫自高中開始創作以來,故事一直都在,我沒有把它打出來,因為許多地方不通,還需要推敲,重新舖排。目前的進度還是超前的,大約到了第二部的中段。

朱宸在故事中,雖然一直是慕玄的情敵,卻是整個故事扭轉的關鍵。在前幾部,他都是個令人頭疼萬分的傢伙。仙麒的角色在第三部會出現,修成人身的仙麒將會成為一位國王。謝謝雲霞的加油鼓勵。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2 15:35回覆
11樓. 大同
2018/04/02 14:14

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打錯字了,心魔是 daemon,是 O 才對。015_orz-v2

謝謝大同。

我也沒有細察就用了,多謝你告知。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2 15:22回覆
10樓. 大同
2018/04/02 11:14

雪霏兒好,

系統又說我超過2000字 誰理你,口亨...

哈哈哈~~~大同的早午安用得好。值得推薦。

有時候時間說早不早說晚不晚,我覺得早午安或是午晚安也很合宜。

這個Daeman在第二部會登場,是個可怕又難纏的對手,把母親搞定,我又開始趕進度,第二部會接在第一部結束後開始連載。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2 11:59回覆
9樓.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2018/04/02 00:38

5F大同和 Sapphire的對話有趣極了,老頑童也來參一咖,哈哈哈。白雲老和尚說:佛法是邏輯。娑婆世界中:佛>>魔,所以佛說了算。他的金剛大法說,最厲害的邏輯是沒有邏輯:「若說邏輯,則非邏輯,是名邏輯」。引申:「若說朱宸紫虛,則非朱宸紫虛,是名朱宸紫虛」。以此類推至萬事萬物,此理能量不滅;質能互變,盡在則非是名中。哈哈哈

陸桑這邏輯推得好。

佛說微塵眾,則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這一推,直破無明。

大同抛磚,陸桑引玉,善哉善哉。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2 11:54回覆
8樓. 馮紀游陸游:散仙境界
2018/04/02 00:09

女王「本來鬆了一口氣」,攝生「無奈的嘆了口氣」,本讀者卻不知道把這口氣往那兒擺?不在喉,不在肺,不在丹田,也不能自自冉冉???怎生了得啊? ! 畫中有話? ! 孤墳,枯樹,悲(碑)啥?素女,長髮,輕紗? ! 畫出了什麼話?對了,那隻喜鵲有何妙用?

陸桑不改頑童本色,你那口浩然正氣,自然是要留在心中,對付五十陰地魔。

那隻不是喜鵲,是黃泉鳥。黃泉鳥是陰界的使者,專門引亡魂入陰界投胎。黑衣人是朱宸,雖然看起來瘦了點,目前我找不到相關的圖可以用。

雪霏兒_Sapphire2018/04/02 11: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