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禪修實相〈5〉:千聖不傳
2021/06/08 13:16
瀏覽2,710
迴響5
推薦14
引用0

千聖不傳 

談分別心,難免會有網友疑惑,假使什麼都不分別,就說走路吧,那這腳邁出去的步伐,豈非左右分辨不清?

我們都知道,人在台灣,行人須靠右走。搭電扶梯也是這規矩,要站在右邊。就別提 汽車的駕駛座了,有誰見過設計在左邊的?沒有嘛,台灣這光景顯然還真是右傾主義,右傾萬歲。

可到了日本,全倒向左側了,無論步行、開車、搭電扶梯,全都在左邊。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現象,到底是右邊正確,抑或左邊勝出?

真正的答案是,亦左亦右,非右非左。都對,也都不對。

原因就在,路只有那條路,但人為了自己方便,規定這規定那。因此以交通而言,道路是本體,方向是表相。

這裏提醒一句,表相雖有差別,但本體則無殊。

同樣的道理,民主就完美,共產很罪惡?可上世紀中葉之前的知名西方知識分子,普遍認為蘇聯萬歲、美國該死,當時的文化界則瀰漫著馬克思主義遠優於資本主義的思潮。

可說到底,大家都把表相當成本體在分別了,據以分別是非、對錯、美醜、善惡、正邪了。這告訴我們,你在台灣認為正確的,到了歐美可不一定;你現在認為是真理的,沒準幾十年後就變成虛妄。

換言之,表相會隨時隨地而有變異,必然生滅不停。但產生這些表相的人心體性,一直都在。

問題端在,只要多一個念頭,身為個人,就墮入煩惱和痛苦的深淵,因為分別心甫現,即生各種妄想和執著,離開生命實相當然越來越遠。

這其中,又以我們對自身肉體健康、壽命長短,最是戀戀不忘。佛陀在《首楞嚴經》卷九,特別稱此「色陰魔」為「堅固妄想」。

走筆至此,講個《碧巖錄》第三則公案,唐德宗貞元年間,預知時至、行將往生的馬祖道一大師,病懨懨躺方丈室床上。

這一天,寺院管事的院主抽空前去探病。

這段故事,前後只有三行,錄之如下。

馬大師不安。

院主問:「和尚,近日尊位如何?」

大師云:「日面佛,月面佛。」

「尊位」,固然有尊稱「您老」的用意,卻也引用了《法華經》的「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足見強將手下無弱兵,這院主在馬祖大師薰陶下,已然是禪宗高手,竟當面考起老和尚的修為了,說是肉體老病侵尋,您老的禪法還在否?

可馬祖道一禪師又是什麼緣故,答之以「日面佛,月面佛」?千萬別被語言、文字的表相給牽著走。否則這一牽,可就千差萬錯了。然則何不反揮一手,日面佛來斬之,月面佛來亦斬之?

脫去分別心,沐以覺性光!

明此理事,方知馬祖苦心,正是「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禪修日記
下一則: 禪修實相〈4〉:髑髏睜眼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北方望
2021/06/17 01:09

國產的幌子 愛國的帽子

http://classic-blog.udn.com/charlie999/163936581

4樓. 北方望
2021/06/13 09:32
3樓. 北方望
2021/06/10 07:47

如何破這個「害命謀財」的局

http://classic-blog.udn.com/charlie999/163686646

拜讀了,謝謝老哥。 銀正雄2021/06/10 08:54回覆
2樓. 安心
2021/06/08 17:19
一 寸絲不掛
比喻無所牽累掛礙。
《景德傳燈錄.卷八.池州南泉普願禪師》:「師便問:『大夫十二時中作麼生?』陸生云:『寸絲不挂』。」也作「寸絲不掛」、「一絲不掛」。

二 寸絲不掛
此中玄機比丘尼所說“寸絲不掛”為巧言答辯之詞,而雪峰禪師所言“寸絲不掛”是為心境相當。

唐朝時,溫州淨居寺有一位玄機比丘尼。她住在大日山的石窟中,打坐參禪。
有一天,她忽然興起一個念頭:法性湛然深妙,原本沒有來去之相,我這樣厭惡喧嘩而趨向寂靜,算不得是通達法性的人。有了這樣的想法,她立刻動身去訪問大名鼎鼎的雪峰禪師。
雪峰禪師見到玄機比丘尼,就問道:你從什麼地方來?
玄機比丘尼回答:從大日山來。
雪峰禪師一聽就問道:太陽出來沒有?
(意思是說,從大日山來,太陽出來沒有?悟道了沒?)
玄機不甘示弱,答道:假如太陽出來,會把雪峰熔化!
(意思是,假如已覺悟的話,哪裡還有你雪峰禪師?哪裡還要來問你呢?)
雪峰禪師見其出語不凡,便再問:你叫什麼名字?
比丘尼回答:我叫玄機。
雪峰禪師聽到這個名字,又問:你一天能織多少?
玄機比丘尼回答:寸絲不掛!
(意思是已經解脫淨了。)

然後她轉身而退。
才走了三五步,雪峰禪師又說:喂,你的袈裟拖在地上了!
玄機比丘尼連忙回頭看自己的袈裟。
雪峰禪師哈哈大笑:好一個寸絲不掛
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即是。 銀正雄2021/06/08 17:44回覆
1樓. 安心
2021/06/08 16:42
佛教並不是教令眾生不覺知“酸甜苦辣、黑白七彩諸色、各類人種物種、聚合離散、功成名就功敗名裂、利益增損等諸多的相狀及功用,而是教令眾生不應迷於貪嗔癡,於諸多相狀功用妄起分別好壞喜怒哀樂憂悲苦惱,應於諸多相狀功用觀照了知實相本體,見一切法皆是因緣和合,無絕對的好壞喜怒哀樂憂悲苦惱,是故法無定法,亦假名為空,所以不妨遊戲人間,知所謂相狀功用分別,而不墮愛恚怖癡之好壞喜怒哀樂憂悲苦惱。誠所謂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是“一絲不掛”無分別心也。
佛教講的“不起分別心”,與一般人所謂的“分別心”是大不同,當然佛教中講的“一絲不掛”,更是與一般人認知的大大不同,天差地別南轅北轍了!
謝謝補充。 銀正雄2021/06/08 17: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