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禪很活潑,只做該做的事
2020/04/15 10:10
瀏覽3,570
迴響3
推薦23
引用0

將近一千一百年前的某一夜晚,雲門文偃禪師在佛殿對著眾僧開示:「十五日以前的事情,就不問諸位了。十五日以後呢,有誰可以道一句的?」

老和尚環視了一下,沒有人出聲,一個個都低著頭。見得這景況,老和尚只好代眾比丘回答:「日日是好日。」

一千一百年後的二月十六日,我第一次參加簡老師主持的禪宗班,也有類似情形。不管老師在上面怎麼問,大家都很客氣,一樣低著頭,「眾皆默然」。

這反映出,不是對自己修行沒把握,就是害怕自己過不了關,會丟臉。可不管出於何種心態,都一樣,都有一個「我」在。

學佛也好,參禪也罷,旨在把這個「我」拿走,拿乾淨。

簡老師把目光轉向我這邊。

「銀居士第一次來,有什高見可以和大家分享的?」

我略微看了看手上的教材,要講的是「陸亘大夫咨疑南泉」這宗公案。反正伸頭也一刀,縮頭也一刀,有什麼好害怕的?我說,諸位菩薩,諸位大德,我是第一次上課,事先沒看過這本《統宗判元錄》,完全沒準備,只在老師來前勉強讀了一下,倘講錯了,請多包涵。

必須聲明,諸位都是老修行了,我不是。在此之前,個人修的主要是《首楞嚴經》的「觀音法門」。更早,當然多多少少看過專載公案的《景德傳燈錄》。

兩者對照,理路一致,好比參禪參「不思善,不思惡,什麼是你本來面目」,其實和觀世音菩薩教的「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意趣相同。入流,入的是耳根之流。問一句,是誰在聞聲,這個能聽的本來面目又是誰?看,一樣吧,對不?但這相同中也有不同之處,不同到很微細,以後有機會再和諸位分享。

討論這公案前,感覺簡老師很慈悲,領著大家觀賞《統宗判元錄》這座大花園。這裏面有多少株花呢?數了一下,一百株。很遺憾,我缺福報,錯過前面三十五朵了。但不打緊,往後這六十五朵,動靜照樣大得很。請問諸位,你看這些花,內心有沒動那麼一下?動,固然不對。不動,莫非睡死了?

動與不動間,請看南泉老祖師這公案內容。

「陸亘大夫向師道:肇法師甚奇怪,道萬物同根,是非一體。師指庭前牡丹花,云:大夫,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陸罔測!」

肇法師,指的是活躍在南北朝時代的僧肇,為了傳法方便,不惜在《肇論》這部書中,借用老子的思想,「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同源」,讓人弄不明白他講的是佛是道。所以,官位做到刺史大夫的陸亘,就向老師提出疑惑,好奇怪,肇法師為何要講這幾近外道的話?

當下,南泉普願禪師用手指指門前一株牡丹花,告訴他:「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

諸位,陸亘一聽這話就矇了。我們呢,有沒有看懂這宗公案的?

底下是個人一點體會,提供大家參考。

實在講,我們這參禪,不是只有打坐才參,如同我修觀音法門,不是只在靜坐中才觀,而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分分秒把心思放進一直在研修的公案中,才叫「參」。參進去,融進去,如果你能把所有念頭鎖定在和你相應的公案中,就是禪法講的「萬法歸一」。

比方學問很好的陸亘大夫就做不到,一問現原形,反映以前學過的知識,都是妄想和執著。難怪身為師父的南泉老和尚要「指著牡丹笑大官」,這花開得再漂亮,終歸是一場夢!

僧肇法師說什麼,要緊嗎?哪怕他講了多少老子和佛陀的言論,都是他個人的,和我們了不相涉。

當知他講那話,有當年的時空環境和文化背景,此之謂「諸法因緣生」。可學禪的人要有把握,一聽這話就能親見《心經》講的「色不異空,色即是空」,畢竟「因緣和合始知空」。反之,沒有空,因緣如何碰在一起?這就叫「空不異色,空即是色」。色空,空色,都是「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

懂的話,就能知道學佛無它事,端在做該做的事。比方布施,布施是該做的事,無所謂功德。持戒是該做的事,有什麼好不自在的?能不喝酒,多好,不被酒精綁住就自由了。那忙完一天清閒下來,可不可以喝杯茶?可以啊。

只做該做的事,就是佛法、禪法。否則縱然天天唸《金剛經》,唸上幾萬遍,也一樣是世間法。

禪宗,是很活潑的,別看死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4/15 19:40

我個性太急了,連錯兩次

明明對的

一按標點符號鍵就又被電腦改字了

是不"立"文字,不是不"利"文字

沒事,寫不「利」文字也沒錯。

一笑吧,沒那麼嚴重。

銀正雄2020/04/15 20:18回覆
2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4/15 19:37

抱歉寫錯字了

是不"立"文字,不是不"立"文字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4/15 12:31

禪是活性極強的

強到可以不利文字

可以片言解謎團,可以一笑一棒解謎團

醉夢兄,謝謝,說得真好。 銀正雄2020/04/15 12: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