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钱的天下 中国没有知识分子 (轉載)
2015/08/11 22:06
瀏覽1,276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钱的天下 中国没有知识分子

2015-02-09 13:27:39

知识分子的存在如此重要,如果他沉默了,权力便会腐败;如果他倒下了,“天下”便会坍塌一块,给社会留下一片精神的废墟;如果他堕落了、败坏了,那问题将更加严重——整个民族便会丧魂落魄……

当拉吉舍夫说“我的灵魂由于人类的苦难而受伤”时,知识分子便诞生了。

——【俄】尼.别尔嘉耶夫

当代著名的文化批评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A·W·萨义德对知识分子有过这样定义:“不管个别知识分子的政党隶属、国家背景、主要效忠对象为何,都要固守人类同情苦难和反对迫害的真理标准。”

是的,无论哪个时代,知识分子都应该具有这样的特点——对社会罪恶的愤怒,对人民苦难的敏感和同情,承认良心至高无上,站在弱势群体一边,仗义执言。

知识分子应该敢于向权力直言,迫使其改弦易辙,以救祸乱;敢于声讨世间的邪恶势力,迫使其改恶为善;敢于向弥漫于整个社会的浮躁、贪欲挑战,而绝不媚俗。

上述特点注定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宿命——他是权势的挑战者,是民族苦难的承载人。他不可逃避地面对着各种强大的势力,为民众的苦难呐喊,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抵制权力的迫害或者诱惑,他与权力斗、与恶势力斗、与恶习斗,即使力量悬殊,也绝不动摇和懦怯。

在这些搏斗和挣扎中,我们看到的知识分子常常是单薄的,孤独无助的;然而,正是有了这些惨烈的、寡不敌众的搏斗,即使最黑暗的历史也会经常闪现出瑰丽的人性光芒。

与权力的关系曾经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永恒主题——封建专制几千年,现代政治一百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命在与权力的抗争中或者光辉灿烂,或者黯淡失色。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延续千年不变的生存状态:抗争胜利了,知识分子便获得了社会的主体资格,有了与权力不相上下的话语权、也有了知识分子群体的辉煌;有时,则是知识分子被国家逼向社会的边沿,被权力扭曲成见风使舵、或噤若寒蝉的可怜虫,躲在破残不堪的象牙塔内瑟瑟发抖……

但无论如何,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总是顽强的存在着,在与权力的对抗中,中国知识分子从没有过全军覆灭的惨败,从没有过被权力整体性灭杀、或整体性收买的悲剧——升华、沦落,辉煌、黯淡,周而复始,知识分子抗争、失败、崛起,再失败、再抗争,它永远存在,并且与权力共同支撑起一片“天下”……

法国政治哲学家爱尔维、修在《论人的理智能力和教育》中,曾经非常形象地将权力对社会的掠夺手法揭露出来。他说:“剥夺表达的自由,就是使人民成为瞎子和白痴。而瞎子的东西比明眼人的东西要容易偷。一个白痴民族要比一个开明民族容易哄骗。”

是的,瞎子的东西好偷,傻子的东西好骗。

但问题是,即使统治者靠权力完成了“剥夺表达的自由”,也不可能将人民变成瞎子和傻子——只要还有知识分子存在。

在权力社会,权力的肆虐可能会让整个社会哑然失声。但此处无声胜有声,社会毕竟还能“于无声处听惊雷”,敢怒而不敢言的人心中毕竟还有愤怒、还有对真理的渴望,民众尚能在民间听到异议;因为,即使最暴虐的权力统治,也不能彻底窒息知识分子的声音。我们不是看到过吗——权力即使割断了张志新的喉管,也未能屈服她和其他知识分子作为社会的良知拍案而起,发出不屈不挠的声音。

知识分子的存在如此重要,如果他沉默了,权力便会腐败;如果他倒下了,“天下”便会坍塌一块、给社会留下一片精神的废墟;如果他堕落了、败坏了,那问题将更加严重——整个民族便会如见鬼了、着魔了似地失魂落魄……

一个失魂落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

然而,今日中国,失魂落魄的悲剧恰恰是从知识分子开始的。

这个悲剧来得十分突然,就如清代纪昀所言:“既不炳烛,又不扬声,猝不及防,突然相遇,是先生犯鬼,非鬼犯先生。”

这先生是知识分子,这鬼便是三十年来横扫中国社会的“钱”。

这三十年,金钱对中国的扫荡来势凶猛,它以神话般的力量直指国家,也直指知识分子;它在颠覆了权力之后,又立即开始了对知识分子的颠覆。

这是一次猝不及防、突然遭遇的战争,仅仅几个回合,中国知识分子便败下阵来,并且从此一蹶不振,以至于新世纪开始时,有人发出了沉痛地诘问——今日中国还有知识分子吗?

是呵,中国还有知识分子吗?如果没有了知识分子,中国将会怎样?!

上世纪八十年代,冰心老人就发出过这样的质问——当时,有人以这样三句话提醒当政者:“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冰心老人敏锐地觉察到其中没有提及知识分子,从而对说话人藐视知识分子社会存在表示极度的不满。她当即著文,尖锐地问道:“无士则如何?”

历史的回答严酷而斩钉截铁:“无士则亡!”

著名学者陈寅恪作过类似地假设:“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这个民族就流氓化、卑鄙化了。”

陈寅恪的假设成为现实:没有被权力打倒的知识分子,竟然在钱的收买下,倒在了“钱”的怀抱,从而整体性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逆转是从改革开放的。在“一切按经济规律办事”的时代,权力不得不将绝对的权力分出一部分给钱;后来,钱的地位逐渐高升、力量猛增。钱可以理直气壮地在社会上狼奔豕突、东征西讨了,并在不设防的权力默许下,成功地一次次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线,只用了短短三十年,便让整个华夏大地变成了“钱”的天下。

从此,钱便有了收买一切的力量和豪情——

它收买权力:让权力给它通风报信,给它特殊政策;尤其是当“钱”与社会之发生冲突需要权力站出来仲裁时,权力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是帮钱吹黑哨,然后从“钱”那里领取红包;

它收买道德,让人们笑贫不笑娼,让男盗女娼招摇过市而不知为耻;

它收买真理,让是非颠倒、黑白不分,让真理缄默,谎言盛行;

它收买良知,让恶变得强大,让善任人欺辱;正如莎士比亚所说,“罪恶镀了金,公道的坚强的枪刺戳在上面也会折断;把它用破烂的布条裹起来,一根侏儒的稻草就可以戳破它。”

当然,钱对权力、真理、道德、良知的收买,是它首先完成了对知识分子、尤其是这个群体中的精英分子的收买后,才得以进行的。此后,钱对社会资源占有,对舆论的控制便超过权力,成为社会的绝对主宰……就像我们在最发达的民主国家所看到的,表面上,总统和选举总统的公民,是最高权力的拥有者,但在他们背后,“钱”的集大成者——“财团”,才是真正意义的最高主宰;就如美国,真正不变的主宰力量不在白宫而在华尔街。

这三十年,钱对知识分子的收买要比权对知识分子的收买更加彻底,更加具有危害性。中国知识分子被“钱”所肢解、所阉割;直至整体性地被夺去魂魄。

于是我们才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学术腐败、数据造假,看到了为“钱”巧取、豪夺大众的各类“大师”粉墨登台,看到了那许多以“重组”、“包装”手法,帮助“钱”直接从国有资产或股市中圈走数以百亿、千亿财富的学者、精英……

此时,在“钱”的天下,中国知识分子终于从沉默、倒下,一直到——整体性的堕落……

 

 

 

轉載自:菅保珠的博客 - 人性的时代记忆

http://jianbaozhu.blog.ifeng.com

 

http://jianbaozhu.blog.ifeng.com/article/34989581.html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