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文言文與白話文
2017/10/02 22:52
瀏覽695
迴響4
推薦43
引用0
最近課綱因文言文與白話文的比例問題而吵得沸沸揚揚,所以我想就此表達自己的一點看法。首先要釐清一點,文言文與白話文在現代都很重要,白話文不但是口語,也是作文的主體,而文言文是進階級的藝術品,也是文化的底蘊,其易懂之處也可以套用在白話作文中。不懂白話文自然是文盲,不懂基本的文言文,則是文化盲。

在中國有個很特殊的現象,書寫的文體(文言文)與口語(白話文)不同,文言文比較精簡、正式,而口語比較平易近人。為什麼會有這種差別?估計是書寫材料昂貴以及刻畫不易的結果。我們知道在紙發明之前,古人要留下文字記錄,就只能把字刻寫在竹簡、絲絹、獸皮、獸骨、石頭、青銅等材料上,這些材料有取得成本高和(或)刻畫不易的缺點,為了節省材料及刻寫時間,把字精簡化是唯一的解決方案,是以越是古代,長篇的文言文越少,但是文字精簡化也有優點,那就是利於背誦,把文字作成句子字數固定又帶押韻的詩更是如此。而要在精簡的文字下又要讓人一目了然,對寫作者著實是相當大的考驗,能夠留下來的佳作,反覆讀誦時往往令人欲罷不能,無異於文字的藝術品。例如日本東京一誠堂書店於2013年拍賣南宋版本《唐人絕句》(洪邁編輯,歐陽詢的字體。洪邁也是《容齋隨筆》的作者),成交價四百多萬美元。又如敘事詳實簡練的《史記》(作者司馬遷),深得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激賞,他乾脆就把自己的筆名的姓冠上司馬二字,我們隨便把司馬遷在《史記.高祖本紀》的一段拿來舉例:

高祖還歸,過沛,留。置酒沛宮,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縱酒。發沛中兒(青少年)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擊筑,自為歌詩曰:「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兒皆和習之。高祖乃起舞,慷慨傷懷,泣數行下。謂沛父兄曰:「遊子悲故鄉。吾雖都關中,萬歲後(逝世後)吾魂魄猶樂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誅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為朕湯沐邑(湯沐邑為受封者收取賦稅的私邑),復其民,世世無有所與。(世世代代都不用繳稅)」沛父兄諸母故人日樂飲極驩(歡),道舊故為笑樂。

我試著把「慷慨傷懷,泣數行下」這八個字翻成白話文來講,無論如何都無法把歷盡滄桑英雄淚的感覺表達得那麼傳神,更不用說這八個字既簡潔又有節奏感,只能說不能比他更好,就乖乖地學他,不要自作聰明。又如英文中也有GRE級的難字,我們可以說它們是英文裏的文言文,如果因為文言文一時難以看懂(或懶得查字典)就該放棄,那是不是GRE就該罷考這些字?是不是時代雜誌(Times)就應該停辦了?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提高文言文比例是不是會對學生的白話文有負面影響?其實不會,因為我們每天的口語本身就是白話,作文也是,所以磨練的機會本來就很多,多學的文言文反而可以穿插在白話裡使表達更為精確或多元化。

我們先要問自己中文教育的目的是什麼,如果只是要掃除文盲,那麼文言文基本可廢,但是如果要加強文化深度或掃除文化盲,則文言文不可脫離核心地位。在課綱比例上,我傾向於國中、高中的文言文應該佔更多的比例(小學則可以在四字成語、五言絕句等方面築基),理由並不是現代白話文(大致在民國以後)沒有精品,而是現代白話文才發展一百多年,要是這一百年間我們認為的精品在沒有失傳的情況下,於五百年、一千年後還能持續發光發熱,那它們至少經過了時間的考驗,而不僅僅是得到我們這一代人的垂青;今日教科書上所精選的文言文都是在兩千多年的樣本空間中取得的結果,無疑是通過了時間的考驗,而且甚多遺珠之憾。

二十年前在來美國以後,我遇到來自大陸的同學,他們當然在專業上都很傑出,但是在中華文化的深度上,大多數都有一定程度的欠缺(有些同學讀了金庸小說,還好一點),我估計是當時大陸的中文教育也不大重視古典文學,在高考掛帥之下,學生也無心在文言文上面花時間。現在台灣與大陸之間的中文教育出現了有趣的翻轉,台灣想要大幅降低文言文比例,而大陸卻在提高文言文份量方面不遺餘力。不知道將來大陸學生在美國接觸到台灣學生,會不會像我當時遇到大陸學生一樣,覺得他們在文化方面有所欠缺呢?

[以下是網路文章轉載]

分享這篇絕文,大笑同時惆悵卻絲縷縈繞
臺灣通過刪減文言文比例的教材 結果將如下⋯

有人問為什麼要讀詩詞文言?可背讀千首又有何用?大部分讀過的書或文字都會忘掉,那讀書的意義何在?這是我見過最好的回答:
「小的時候我吃了很多東西,其中的大部分我已記不清是什麼,但我知道,他們已經成了我現在的骨和肉」
讀書,也是如此。它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影響了你的思想,你的言行,你的形象。

1,當你開心的時候你可以說:

春風得意馬蹄疾
一日看盡長安花

而不是只會說:

哈哈哈嘻嘻哈哈

2,當你惆悵的時候你可以說:

青鳥不傳雲外信
丁香空結雨中愁

而不是只會說:

唉,我好酸好憋!

3,當你看到帥哥時你可以說:

陌上人如玉
公子世無雙

而不是只會說:

我靠,六塊肌!
我靠靠靠,屌!

4,當你看到美女時你可以說:

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
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而不是只會說:

哇靠,她好正
哇塞,她身材真辣

5,當你遇見渣男時你可以說:

遇人不淑 ,識人不善

而不是只會說:

算我白目

6當你向一個人表達愛意時你可以說: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悅君兮君不知

而不是只會說:

我要自白

7,當你思念一個人的時候你可以說:

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

而不是只會說:

我卡想麻是你一人啦

8,當你失戀的時候你可以說: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而不是只會說:

藍瘦,香菇
9,結婚的時候你可以說:

春宵一刻值千金
花有清香月有陰

而不是只會說:

嘿嘿嘿爽歪歪

10,分手的時候你可以說: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於江湖

而不是只會說:

我們接不來

11,看見大漠戈壁的時候你可以說:

大漠孤煙直
長河落日圓

而不是只會說:

唉呀媽呀,這都是沙,能吃嗎!

12,看見夕陽余暉的時候你可以說:

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

而不是只會說:

臥槽,這夕陽!
三小,還有鳥!
機歪,真好看!

13,父子二人飲茶,兒問:「為什麼要我讀書?」
父答:「我這麼跟你說吧!你讀了書,喝這茶時就會說:‘此茶湯色澄紅透亮,氣味幽香如蘭,口感飽滿純正,圓潤如詩,回味甘醇,齒頰留芳,韻味十足,頓覺如夢似幻,彷彿天上人間,真乃茶中極品!而如果你沒有讀書,你就會說:‘Gan4!夭壽好淋!如果有讀書,要退休的時候會說:

雲無心以出岫,
鳥倦飛而知還。

如果沒讀書,會說: 「老娘要回家吃自己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雜想
下一則: 需要與習慣
迴響(4) :
4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7/10/10 22:55

不好意思,再囉嗦一次!

別字更正,應該是「的」,不是「得」:

很欣賞您上次寫給咱回應裡用「的」那個「富人穿衣」的恰切比喻。

(不論白話、文言,至少應該尊重咱們中國語文用字的正確性,您說是嗎?)

完全同意!題外話,要是可以方便地直接修改留言就好了,這也是UDN部落格功能可以再加強的地方。謝謝! fushengpoet2017/10/11 23:25回覆
3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7/10/10 22:47

您好!

剛才回訪;發現自己上次忘了按推薦,今日補推,呵呵...

另外,很欣賞您上次寫給咱回應裡用得那個「富人穿衣」的恰切比喻。謝謝!

沒關係的。「富人穿衣」的例子是點出將來會發生的問題。而這個錯誤的決策是因所謂的「本土化」而來,應該沒人會懷疑我們指的本土化是以河洛文化為主(而非最正宗的原住民文化),而可笑的是,河洛文化本是古漢文化的一支,有些古文中的不解之處往往用台語(或閩南語)恰可讀通,反而現在的國語算是「胡化」的語言。舉例而言,唐詩中的平仄以台語就可決定,用國語反而會有誤差;又比如《傷寒雜病論》有一段:「咳而上氣,喉中水雞聲, 射干麻黃湯主之。」我乍看「水雞」,不知所云,而台語的「水雞」指青蛙,原文就是說青蛙,所以用古漢語(台語)解古漢文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教育部想盡辦法「去漢文化」所以要廢文言文,按照這種邏輯,是否讓大家改說原住民語,再禁說台語更是釜底抽薪呢?順變學習韓國、越南,把漢字直接廢除豈不徹底?多言了,感謝光臨! fushengpoet2017/10/11 23:19回覆
2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7/10/07 04:46

真是!

就算他們再怎麼懶得咬文嚼字,

也無須費盡心機搞出那些「藍瘦、香菇」等級的文化啊!

「藍瘦、香菇」我也是這兩年才知道其真正意思,應該屬於網路上特有的諧音文化,有其故意搞笑的成份,蠻無厘頭的,也許不會流行太久。其實我這次寫這篇文的背後也是擔心以後台灣人的文字表達風格單調化、簡單化。譬如一個富人,他可以在正式場合穿著正式的服裝,也可以在夜市穿著休閒服,但是一個窮人就少了很多選擇,文風又何嘗不是?似乎教育官員對於這種自廢武功的鄉愿決策帶來的惡果渾然不知,也達不到他們想要的目的,只能說害人不淺。

謝謝老師光臨!
fushengpoet2017/10/08 04:50回覆
1樓. Flying Eagle
2017/10/06 00:52
於我心有戚戚焉!

其實我還漏講一點,那就是中文因非拼音結構的原因,即使讀兩千年前的文言文,也比較能掌握其內容含意,如果像是英文、拉丁文等拼音文字,就算是五百年的文章,現代罕見的單字一多,就與天書相去不遠。

感謝捧場!

fushengpoet2017/10/06 21: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