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探親-深圳北站到韶關
2016/09/09 07:16
瀏覽1,106
迴響0
推薦73
引用0
寫這篇完全是分享路線圖的心情!

  我們從福田搭了龍華號到了深圳北站才十點四十分,距離我們網路訂購十二點三十九分的票,尚有兩小時,心想有兩小時取票時間綽綽有餘啦!一顆緊繃的心總算鬆弛下來。

  所以我們很優閒的看看人家車站長甚麼樣,有某種程度上而言,仍有港式風格。

  地鐵站裡有這樣的升降機,像我們這種有大件行李的旅客,在香港都會被要求要搭升降機,不能直接走手扶梯,我們在香港那幾日,為了找升降梯,很費了一番功夫!所以,我們到了大陸,也習慣去搭升降機。

  但從福田口岸那裏就沒人理這一套,大家都走手扶梯,地鐵人員在一旁看到了也視而不見,明明貼著斗大的字,禁止大件行李走手扶梯。

  大陸旅客不理會這一套,說實在的,怪不了他們,升降梯就一個,人那麼多,要排到甚麼時候?而多數人違法也沒人管,那貼那些規定做甚麼?但我們還是乖乖去升降梯那裏排隊。

火車站大,我們都有點方向錯亂了。

  看到一大群人在電腦售票機那裏排隊,我心裡想,我們不可能在這兒取票的,應該是人工售票處才對。

左看看右瞧瞧,就是找不到人工售票處。

  只好我在這兒排隊,叫外甥再去四處找找。

  找到了,原來就是上面那張照片紅色看板下面有個門,穿過去左轉就是。非常奇怪的設計方式。

人多成那樣。好幾個窗口排隊。

我們花了二十分鐘找到這裡已經十一點了。

一直有人想趁機插隊,於是吵架聲四起。還有人想拜託我讓她插隊,或是託我幫忙取票,我哪敢啊!

排了四十分鐘才到窗口,憑台胞證取了票。

到旁邊販賣部買了一些喝的,大約十二點鐘,我們才進去候車。

一樣要安全檢查。

行李過輸送帶。

來自不同地區的旅客,又分別要轉乘到不同省分去。

人雖然多,倒是挺有秩序的。

  深圳北站是個高鐵站樞紐,有好多條線,進了候車室,還有好多個入口處,通往不同路線的月台。

  堂姊家住韶關,我們這次不是回湖南老家。韶關在廣東北方,與湖南交界,所以,以前堂姊才會到離家鄉不算太遠的韶關工作及定居。

  我一直想坐商務艙、頭等艙,可是姪女說不需花冤枉錢,並不是坐上八、九個小時,二等車廂就可以了,票價一人179元人民幣。

  大陸的變化跟我們從前的認知已經相距十萬八千里了。

  光說1992年在南京秦淮河畔的攤子吃碗牛肉細粉才1.2人民幣,其他巷子裡吃碗手工拉麵才八毛錢,那天我們在深圳北站發現賣麵的,一碗要人民幣30元。事後我問姪女是不是車站比較貴,她們說是,但韶關也要20元左右。20年物價當然翻漲20倍,一點也不希奇。是台灣這裡停滯不前。

在高鐵站倒是看到井然有序地排隊。

跟我們早期在株州火車站看到的情況不一樣。

上面那排字樣,開車前15分鐘才准驗票進場,早了還不行。

進月台了

  這是二等車廂,乾淨是乾淨,但是位置前後間距好窄,行李放在座位前面,腿都沒地方伸。

火車開動了,預計一個多小時到。

車上賣便當的

悶熱的天終於下雨了

先停靠廣州南站(這是我們回程要下車的地方),後來又停了一站,就到韶關了。

大陸高鐵叫"諧和號"。

到韶關了

  兩點整下車,高鐵真是快。

  嫁到江蘇的姪女,稍晚才會到,說是一早搭車過來韶關,要九個多小時。我覺得已經很快了!回想1992年8月,我跟父親從杭州搭火車到株州,買臥鋪,搭了36小時,雖然沿途風景很美,但在小小的空間裡,還是很痛苦的。多年來不敢再返鄉探親,跟那幾次的交通不方便,使我退縮有關。

外甥女(堂姊的女兒)先帶我們出站,堂姪女去幫我取回程的高鐵票。

下午兩點多的太陽還是很曬,這一排大概是公車站牌,沒人!挺怪的。

外甥女叫了車子來載我們。

  先到姪女家坐坐,我起先不知那是姪女家,以為是堂姊的新房子。

  到了大門口,二堂哥(六伯父的二兒子)和堂妹(我唯一的堂妹,其他甚麼人都比我大一大截的歲數。)在門口等我們,堂妹一見到我喊了聲:姊!我都快哭了!我抱著堂哥!喊了聲哥哥!她們兄妹都是專程從老家過來看我們的!還帶了老家的特產粉皮與米粉。

  我們進了屋裡,看了一桌子菜,都是二堂哥煮的,這碗粉皮等了十九年了,鄉愁就滑進嘴裡了。

蝦子對她們而言都是招待客人的上等食材,可惜我們這些懶人吃個幾隻就擺下了。

  這盆雞吃在妹夫的嘴裡,讓他想起我父親!妹夫說他彷彿吃到他岳父的味道了!對啊!是父親做菜的味道!

  我們探親解了鄉愁,妹夫卻思念起他老丈人來!(他們翁婿感情一向好得很!)

  這不是龍眼,是一種酸酸甜甜名為黃皮的水果,剝開果肉透明如龍眼,但是味道完全不是,酸甜口感類似山竺。

(左上圖:我右邊是堂妹,左邊是二堂姐,左前是姪女;左下圖:我左邊是大堂姊,右邊是外甥女;右上圖:是小堂哥;右下圖:是嫁到江蘇的小姪女抱著女兒。我們這次僅跟六伯父這一房的親戚碰面,老家那裏其他的親戚並未知會。)

  一大家族碰面,最有趣的是75歲的堂姊已經做了曾祖母,四堂同堂,因為輩分的問題,我也變成曾祖輩的。當堂姊的媳婦抱著她的孫子來喊我姨太(就是比姨婆更高一輩啦!)時,我真是憂喜參半啊!

  外甥更加錯愕,先是我兩個姪女的小孩衝著他喊舅舅,後來喊我姨太的小子要喊不到二十歲的外甥為叔公,那景象真是有趣。其實,我早在國中時就分別當了姨婆與姑婆了。

  大家族就是這樣,我大堂哥(二伯父的長子)跟我爸年紀差不多。

  行前我就跟外甥說了,看到跟蒂兒阿姨年紀差不多的,盡管叫哥哥姊姊,不要懷疑,看到很老的,就喊舅舅、阿姨,這些才是跟我同輩份的。有意思吧!

(寫於2016/08/16)

~~~~

同場加映:

  大陸親友一直想送我們甚麼名產或是酒類,我們推說搭飛機好像安檢不會過,一來怕他們破費,二來提不動。但從湖南家鄉攜來的粉皮與米粉我們帶回來了,那是他們的心意,而且我跟妹妹都喜歡吃,妹妹老早就跟堂姊提過想吃家鄉的粉皮。

  回台之後的那個週末,妹夫正好來台中有事,在我這兒待了一晚,我煮了他喜歡的紅燒雞與粉皮,讓他又憶起老丈人,每回他跟我談到父親,就眼中泛淚。我父親總算沒白疼他。

這是地瓜做的

洗淨丟滾水煮熟

撈出來拌任何湯都可。

拌入番茄蛋花湯也不錯,口感類似我們的小寬粉。

這是家鄉帶來的米粉,類似杭州過橋米線,但比過橋米線扎實些。

  帶回來的粉皮有兩種,一寬一窄。我下班忙,胡亂的拌入蔥花、九層塔,融入台灣味。

今日父親逝世紀念日,就將這兩道菜(紅燒雞與粉皮湯)獻給天上的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出去走走
下一則: 探親中途站-福田口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