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生憶往---那個侏儸紀時期的證券市場
2018/01/19 20:55
瀏覽28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人生憶往---那個侏儸紀時期的證券市場

  1978年人生嶄新的階段在此年展開,那一年的初秋,社會新鮮人的我在九月份的某日,前往衡陽路的x盛證券向陳總報到。他是一個慈祥的老先生,他帶著我到營業廳叫我坐著聽報價。於是上班的第一天,除了感覺新奇外,其實甚麼都聽不懂,可以說所有的事物完全空白。而報價行情的黑板上,除了那30幾檔股票價格變化使人覺得眼花撩亂之外,還有寫黑板的兩個小女生,隨著報價聲音手腳飛快擦擦寫寫,營業廳的各色人等時而驚呼時而嘆息。於是報到的第一天,陌生的氛圍充滿了新奇的體驗。

  第二天我繼續坐在昨日原來的老位置上,繼續努力聽報價,不久以後我發現聽不懂的原因是,我不熟悉個股是排在黑板的哪個位置。於是我將黑板上個股排列位置,從台泥到台火按順序抄寫下來,開始下決心按順序將股名背下來,但是用功了兩天仍艱拗難背,於是我再簡化要領,每一個股取第一個字,每五個字一組編為歌訣,果然奏效,第五日已能隨股名聽懂報價並掌握個股價位,並且能跟上報價的節奏了。第二週公司報價組決定要我上台寫黑板,硬著頭皮我右手粉筆左手板擦,開始在滿場客戶面前展開新工作,也很高興自己進入狀況了。很快的事情又進化了,在黑板前的工作才兩週,同事傳話要我即日起調進集中市場,成為場內代理人,從事股票人工交易。從此才真正的開始了人生驚心動魄驚濤駭浪的生涯。

  集中交易市場,根據交易規範規則運作,本來應該公開且公平。其實不然,早年的它其實是原始叢林,充滿弱肉強食。市場裡除了交易所的人員,證券商交易人員之外,還有財經記者們。而券商的交易人員其實也身分複雜,有上市公司人員利用券商身分派駐,有混黑道的堂口小弟在券商任職,更有丙種金主派人進駐其中,更難免有炒作的主力混入現場指揮。可以說人種複雜龍蛇雜處,身處其中除了認真工作交易,還須照子放亮深淵薄冰,以免遭遇到糾紛。其實這麼多各路人馬在交易市場裡,就是搶利,而利的重心就是那張場內撮合表,所有的人的眼神焦點就是掌握在交易所人員手中的撮合表。

  某一日我持一筆客戶委託買進裕成股50張的委託單,往該股的撮合專櫃做買進交易,該股原在市場有同價位申報賣出20張,因此我的交易單應可買到那20張。沒想到,專櫃人員見到我的大單,竟將那20張的賣單圈住,然後對我說:你的50張掛進了,待我完成掛買動作後,那個專櫃人員對著券商方向打個手勢,隨即勝x證券的交易代理人跑步前來,該筆交易就這樣被勝x證券簽認回去了,而我只能敢怒不敢言。這也就是當年專櫃人員與券商人員的水乳交融。當然各報社派駐在交易市場的財經記者們,與券商代理人間的相濡以沫則更是想當然耳的了。

  盤中和信興股價突然變盤,引得場內各路人馬紛沓湧至,在專櫃前使盡力氣身擠、手推、肩頂、軸壓,個個混身解數,嘴歪眼斜。我則持客戶委託單,被擋於外圍也湊熱鬧跟著向內擠壓。此時專櫃組長手指著我說:「你幹嘛也來擠,又不是自己的單,那麼拼命幹嘛!」此語讓我霎時神清頂明百會頓開,轉頭望向身邊的各代理人,只見個個奮勇爭先絲毫不退讓,大有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氣概,此種拼勁不為自己的利難道是為了客戶?此時更使我對於「人不自私天誅地滅」的這成語也同時有了更深一層的開悟。

  另一日我覺得農林股的專櫃,老是有一群代理人在旁邊趴著。請教老鳥代理人老吳,為何他們需要如此,經老吳解說之後才恍然大悟,又是場內吃場外的無良操作。老吳說:「農林報價50元買進,50.5元賣出,所以當沖一檔小賺,沖到兩檔則大賺。當本公司的客戶買到50元時,代理人先吃下不報客戶成交,隨即掛出51元,等51元賣出成交時,已完成沖銷,客戶的買進張數再重新掛進。萬一50元跌下來,就回報客戶買到。如此則場內穩賺不賠,客戶穩賠難賺。他們這些人在專櫃旁隨時盯著,每天搶客戶的帽子獲利可豐厚著壘。」其實不只農林這檔股票,市場裡每檔個股交易過程中,一但被代理人發現有利可圖,該筆交易很可能就被污了。就是如此吃盡客戶權益,充滿了喪盡天良的做法。人工時代的集中市場其實就是吃人市場。

  證券號子上班半年多後,公司內部傳言風風雨雨,果然隔月發薪日一直到晚上仍未領到薪水。最後主管調查一定需要領到薪水的先登記領錢,但只能領一半。如此又再熬到下下月才恢復了正常。但時間在經過一年半之後,這期間證券市場仍風雨不斷,國際經濟情勢仍舊不穩。股價與成交量仍長期低迷起不來,終於公司有了儉約新措施,老闆將公司按部門分為AB兩組,A組上班上半月,B組上班下半月,薪水以七折計。如此希望能頂過證券業蕭條期。

  後來我離開原來東家後,在另一家國營行庫的經紀商任職,其高雄分公司於某日在臨收盤前,指示我華新股價須做收盤價38元,收到指示後我前往專櫃,準備收盤鈴響時買最後收盤價。沒料到最後幾分鐘突然某惡名昭彰黑道代理人出現在我面前,他說華新股他要殺下38元以下收盤。情況變的嚴肅僵持了,我說我先到所以我作買進,這黑道代理人當然不答應。眼見對方人惡拳頭大,眼前情勢實在惹不起。只好讓步,我說:「你要下殺我同意,但下殺前先讓市場報價出現38元買進,讓我對公司有個交代。好吧?」幸好他同意了,最後收盤燈亮38元買進,收盤價37.8元。當天雙方滿意各自交代。後來才知道原來雙方客戶對賭,聽說中南部風行且賭金都很龐大,俗稱哈達。此後,公司如果指示作收盤價我一概拒絕,因為稍一不慎,恐須與黑道對決,而我無疑的必然會被修理,識時務保命要緊。聽老代理人說,曾發生兩家券商為了作收盤價發生群體鬥毆事件,幸有傷無亡,最後擺酒攤和解。

  各券商的場內代理人總是經挑選的身強體壯,我公司的代理人同事之中就有一位專處理紛亂場合的搶單,這位孔武有力的同事,出身國家橄欖球隊是個國腳。當公司需要時由他出馬,可一人頂五人綽綽有餘兼且力拔山兮,讓其他搶單的券商代理人徒呼奈何。也有的券商專聘找籃球校隊隊員任職,合庫的經紀商則是棒球國手一大群,更有銀行券商聘足球國腳在交易市場內發威。可以說這個市場講究的是勇壯,因為力量等於成交量。

  那一天收盤後,用餐完畢回場內理帳,與同事老吳行經樓梯間窗台,見到窗台上有兩位券商代表正在下暗棋。我好奇想走到旁邊觀棋,但老吳趕緊將我拉開。他說:「他們兩個下棋你不要去看,更不能指點。」老吳接著說:「你知道那一盤暗棋輸贏多少嗎?一盤輸贏兩萬,夠大吧,你沒發現大家都不敢靠近嗎!」我一聽腦袋矇了半天,差點沒昏過去。當年我的底薪每月四千元,輸一盤就夠我破產的了。話說證券市場的「錢」在代理人眼中,其實是當成籌碼,只是賭博的籌碼而已。難怪常見到他們在場內閒暇時,手持一疊百元鈔猜酒拳,輸贏每次一百元,輸贏毫不憐惜。而那時的西餐廳牛排簡餐一客只要80元而己。 

  時光流轉到了1985年,隨著電子科技發展,電子交易方式的引進,使得交易市場終於產生了大變革。原有的人工交易消失了,這群靠地域優勢的證券相關人員,同時失去了舞台,從此與所有投資大眾站在同等位置。也就是說,證券交易從侏羅紀時代已經蜕變為電子時代,但是吃人的本質仍舊不變。其實金融市場不就是如此嗎?永遠弱肉強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我的罕病旅程
下一則: 人生憶往---我的國民學校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