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超人為何無法拯救世界?超人的崛起、轉變與回歸~神力女超人
2018/04/16 18:14
瀏覽46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獲得美國電影學會評為2017年最佳十大電影等數十獎項提名或獲獎,可見它不只是一部普通的幻想英雄片,而其中最有趣的探討應該是超人的演變,究竟代表甚麼樣的思想轉換?

 人類天生就有幻想「救世主」來解救蒼生的天性,上帝是,佛祖是,每個天神轉世的偉人都是(所以中國的偉人誕生時都會有異象,童年也都有超乎常人的英勇睿智行為),此時的救世主是神。但到了近代,因為受到進化論的影響,以及科學發達相信人定勝天,所以認為上帝已死,不再認為造主是生命的救贖者,取而代之的是以正面積極態度,不斷自我超越而徹底戰勝虛無主義,建立自我價值的強者──超人(Übermensch),超人是優秀的菁英人類,所以受到所有人的崇拜。此說的代表人物是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當然,尼采所說的超人還不是現在一般認知的超級英雄(Superhero),因為尼采的超人並沒有救贖世人的義務,也不是神或其他特殊的物種,但一個超越凡人的至高強者形象已經被營造出來了,這個形象還希特勒和納粹主義所濫用

 上帝信仰瓦解,世界戰亂卻越為頻仍,這時人們就將救贖的希望,轉嫁到另一個肉身上帝身上──一個有超凡能力與絕對正義熱忱的超級英雄,政治上如此、新信仰如此,想空間也是如此,由此可見,人類雖然摒棄上帝,卻從未對仰賴神力的救贖斷奶,他們渴望一位「人類的超級強者」來維持社會秩序和世界平和,在集權國家,因而產生極權獨裁者,在民主自由國家,就產生有能無權的超人

 八十多年前的西方世界,就出現目前的超人原形,1938的《超人》(Superman)、1939年的《蝙蝠俠》(Batman)等漫畫而生這些超人已經與尼采的超人大相逕庭,他們擺脫凡人的肉體,隨著科技的進步加入更多科幻的想像,也因為科幻而有超級能力,但是這些超人不是心靈的高度健全者,他們跟凡人一樣,有親情、愛情、友情的糾葛,有挫敗情緒、有心靈重整後更具力量與智慧的再出發,所謂「人同此心,心同此裡」,因為他們跟人的心理接近,甚至與人愛戀,所以知道人間疾苦、知道什麼是愛,因而願意為人類努力、犧牲,這點倒是比尼采的超人更具人性並更受歡迎,同時也增加了劇情的精彩性。

 在男性超人片中,女性往往是被拯救、附庸、花瓶的角色,說明人類尚未嚴肅的想到拯救世界的重責大任可以是,或應該由女性擔任。雖然1943年科幻漫畫首次出現超人(Superwoman)、1959年出現超級少女(Supergirl),但這還停留在紙片,但至少也開始有了女力抬頭的意涵;1979年《異形》(Alien)的女主角就以女英雄的形象打破好萊塢男性動作明星獨佔的局面,但她還不是超級英雄,也不是救世主。之後,整個幻想英雄片隨著時代的演進,也進入了後現代主義的範疇,其中最明顯的是:從科幻回歸或融合原始神話、女性主義抬頭、後殖民主義思想興起,而這三個特色在《神力女超人》裡都有清楚的顯現。

 神力女超人黛安娜(Diana)是希臘神話裡眾神之王宙斯(不是上帝)與人類女王的女兒,因而有著天生神力、天使顏值、高貴品德、救世情操以及多種神器(中國話說是法寶,基本配備是劍、盾、甲,這讓電影增多了許多想像樂趣和新奇噱頭)。黛安娜為了殲滅戰爭之神引起的殺戮,從世外桃源來到一次大戰的德國戰場,不顧危險的在槍林彈雨中一馬當先,激勵了懦弱的士兵,並肩負起與戰爭之神(祂偽裝成一位倡導和平的爵士)做最後決鬥的重責大任,此時男性淪為被領導的配角(《雷神索爾3》亦是如此女性至上的領導安排)。最後黛安娜雖然消滅了戰爭之神(象徵一戰即將結束),但她也開始醒覺,是人類自私、貪婪、好戰,破壞了眾神創造的美麗世界,這個充滿魔力和奇蹟的土地,但她也從為了擊退敵人而奮勇犧牲的男性友人(兩人之間有一段隱隱的人神戀情結)身上看到了仍保有善良本性的人想要擊退邪惡回歸和平的真心和努力。

 黛安娜至此領悟並道出心聲:「過去我總想結束戰爭把和平帶給人類,但後來我看見了光明中的黑暗,並知道每個人中善惡永遠並存,因此每個人都應該做出抉擇,這是每個英雄都無法代勞的,現在我知道,只有愛能拯救世界。」這說明了,人類發展到當代終於領悟,拯救世界的不是上帝、不是神,不是超人,而是人類自己必須擇善去惡,力行愛人。最後黛安娜又說:「我留下,我戰鬥,我給予,為了這個世界的未來,現在這是我的使命,直到永遠或許有心要「拯救世界」的人,可以把這段話當座右銘:站在善的一邊努力,永不放棄,因為我們人人都是超人。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