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觀劇心得]韓劇《成均館緋聞》:帥氣四人之戀好曖昧,尋找金滕之詞好曲折(本文感謝電小二的推薦!)
2013/11/01 12:47
瀏覽11,878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還是不能不提《成均館緋聞》,這部戲讓飾演李先俊的朴有天,劇中穩重的演技跌破一堆人眼鏡,使得原本擁有廣大樂迷的JYJ,吸引更多的有天飯影迷;飾演金允熙的朴敏英,後來在韓版《城市獵人》中也有更出色的演出,是難得的年輕實力派女演員;飾演文在信的劉亞仁後來雖然演了毀譽參半的《時尚女王》,但終於有機會躍為男一,繼續在戲劇中嶄露頭角;更別提女林具龍河的宋鍾基,原本就橫跨主持演戲的多棲才藝,後來在去年電影《狼族少年》突破形象的演出,票房更榮登韓國愛情電影影史的冠軍。這群「帥氣四人幫」演員當初先從網路獲得廣大影迷的支持,接著一路從戲中紅到了現實生活。

《成均館緋聞》在講什麼?其實一開始沒有很吸引人,故事在敘述金允熙冒充弟弟哥金允植的身份,而誤打誤撞進入成均館唸書,成均館儒生相當於中國的太學生,是隸屬於中央之下的教育機構,用途是藉此培育儒生將來進入未來的政治職場當中,是屬於貴族身份的教育。只是《成均館緋聞》為了突顯主角的「正當性」,而反倒強調了一些負面教材,集結了:幫派、霸凌、蹺課、混水摸魚、老少論的政治立場、階級對立等等,例如掌議夏仁秀(學生會會長)一幫人一天到晚與帥氣四人幫對立,並用階級關係來壓榨、陷害他人、作威作福,反觀儒生們也沒在好好用功唸書,不是出外喝花酒,就是蹺課遊玩晚歸,另外大家無不想盡辦法就是要揭穿「大物」金允植是「女兒身」的身份。

要等第八集才讓人眼睛一亮。丁若墉博士第一天上論語課,拿了一個大罐子(夜壺),並問大家這個器具可以拿來做什麼用,接著要大家把值錢的東西丟進去裡面,儒生們心裡暗想老師要大家「孝敬」一點心意,紛紛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丟了進去,丁博士高興的收了「賄款」後,卻一舉將瓶子摔破。此時字幕打出了「君子不器」四個字,這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因為君子不能像一件器具一樣,只有某一特定的用途而被限制住,唯有不被框限,才能真正成為君子;君子不是容量有限的器具,只會一些雜技是學不到東西的。李先俊接著說:「學則不固」,學習了知識,就不會固守偏見的知識,因此智慧不在於答案,而在於提問!奇怪,我以前都是用死背的,老是記不起來,突然間,就知曉大意了。要是以前老師用這招上論語,應該有趣多了,但會摔破許多瓶子吧!(誤)

《成均館緋聞》在演什麼?嚴肅剛直、老氣橫秋的左相之子李先俊,無論成績、射箭樣樣棒,是個績優的模範生,而且還是劇中唯一的正派乖乖牌,怎麼說呢?女主角金允熙平常就靠抄寫,干犯版權來賺取生活費,之後又冒充成金允植混淆視聽進入成均館就讀,這可是欺君犯上之罪;文在信(桀驁)桀驁不馴,一天到晚與官兵唱反調,與官兵而躲貓貓,還到處公佈張貼危言聳聽的紅璧書,惟恐天下不亂;女林具龍河唸了好幾年書都念不完,還冒充兩班家(貴族)身份潛入成均館裡面,倒是插科打諢的妙語如珠倒是樣樣精通。但後來就連李先俊也失守,某日為躲避掌議夏仁秀的追捕,他居然無意間愛上了「男扮女裝」的金允植!話說,一干人等隨後都知道金允植是「女扮男裝」,唯有李先俊還不知,至此,成均館終於引出了所謂本劇的關鍵:「緋聞」,兩人的男男之戀就是「成均館鬧出的緋聞」呀,不就韓版梁祝?說實在我看到這裡,我聽到了自己眼鏡碎裂的聲音......更別提桀驁和女林那兩人常常勾勾纏的曖昧之情了。

接著要等到第十六集才撥雲見霧。愛上「男兒身」金允植的李先俊發現無法控制自己對大物「金允植」的愛慕之情,反倒越陷越深,於是稱病往深山修身養性去。一日,成均館儒生校外教學前往此地,李先俊搶救落水的金允植,才意外發現金允植是「女兒身」,金允植說自己是姊姊金允熙,李先俊這才坦承自己喜歡她,並再度重新回到成均館。接著就是兩人閃到眼瞎、正大光明的愛戀了,但因為這是古裝,使得兩人在個性的對比上,顯得一冷一熱、以以及古人節制的禮儀,有著一靜一動,兩人的互動逗趣合度卻又十分踏實。女林後來成了女性服裝設計師,在市場頗受好評,而桀驁成了官兵專門捉無的放矢的青璧書,但字怎麼是龍飛鳳舞?

《成均館緋聞》除了緋聞還有什麼?這齣戲可能要講太多東西了,一下子皇帝說要趕快找出「金滕之詞」、一下子說抓到「紅璧書」是誰了、一下子老論派左相與兵判要密謀之類的,但這些線很多都莫名其妙就斷了,所以只能告訴自己來成均館是來看緋聞的,不是來看熱鬧的。因此劇中彷彿也遷就演員火紅的討論度,而增加並修改他們的戲碼,比如很明顯的加重桀驁劉亞仁和女林宋鐘基的場面,說實在的,頹廢風和反骨的性格真的很適合劉亞仁的戲路,他在劇中亦正亦邪,詮釋得恰如其分,而古靈精怪的女林由宋鐘基詮釋,聽說還引起廣大女影迷的支持,他幾乎一出場就要轉個好幾圈,看得眼花,他在劇中的口頭禪也都曾蔚為風行。接著順理成章,他們和男女主角組成「成均館的f4」,風迷眾人,但劇情反倒有點顯得牽強了。最後,四人雖找到金縢之詞,但又有點不了了之,居然只是為了殿下要遷都華城的理由而已。而可惜的是當初唯二的女主角「貂蟬」,不曉得後來怎麼樣了?(她就是擁日之月中被抽那冷落的皇后娘娘哩)

而最令我感動的一幕,反倒不是最後李先俊和金允熙成為夫妻後的閨房生活,而是當初金允熙在找金藤之詞卻百思不得其解,根據線索是面對「國家的起源」,結果不是宗廟和祖先牌位,而是位於國家與成均館之間,人民經濟最貧窮的「泮館」,那裡是兩者之間的臍帶,也是人民生活的起源。因此,金允熙在小門底下挖出了金滕之詞,也挖出了改造國家的契機,也挖出了渴望改變的夢想。辛苦找到的金滕之詞後來被殿下燒掉了,因為國家的責任不在那一紙半字裡,而是在真真切切的行動中。就如李先俊渴望擺脫老論的包袱、金允熙積極為自己的父親冤死翻案、李在信希望為死去的哥哥報仇、具龍河不惜以自己卑微的身份來扭轉乾坤,那股尋找金滕之詞的熱血,好似更符合成均館儒生們的崇高責任,那背後的意義不言可喻。但,怎麼好像是緋聞來得更吸睛,緋聞來得更加玩味說......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