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5愛詩網]臺灣古典詩--貳、聽神明的話(民間信仰類)
2015/07/27 10:31
瀏覽90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貳、聽神明的話(民間信仰類)

一、主題詩選:

(一)倪登玉〈神籤〉(七言絕句)

      籤雖百首驗千般,
      凶吉分明不易刪;
      三筊為憑靈指點,
      果開覺路出難關。

翻譯:百首籤詩能告訴人們上千種可能遇到的情況,可以知道是吉是凶卻避免不了。抽完籤後,要跟神靈求得三個聖筊,才算是神靈要回覆給信眾所求的訊息,最後透過籤詩請求廟方專人指引出人生無法突破的關卡。

(二)趙鍾麒〈門神〉(七言律詩)

      冠冕尊嚴儼有儀,
      傍人閽戶卻堪悲。
      猙獰氣象空雄猛,
      依倚情形任叩推。
      暮夜進金看久慣,
      頻年投刺力難麾。
      巍然閶闔徒廝守,
      終有傾頹蹋地時。

翻譯:門神的頂冠看上去儼然莊重肅穆、尊貴威嚴,守著門戶的旁人卻一副憂心忡忡。門神空有一副威猛可怕之儀態,門神圖像貼於門戶上,卻任由人們叩推開關門戶。門神長年守護人們,縱使想重現當年勇猛威儀之狀,也力不從心了。門神高大雄偉的樣子守護著室門,卻終有一天會傾頹倒塌啊!

(三)鄭用錫〈中元觀城隍神賬孤〉(七言絕句)

      神輦扶來鹵簿譁,
      滿街香火迓爺爺。
      不知男女緣何事,
      為解凶災共荷枷。
      恤祭陰孤飯滿筐,
      拋遺塵土雜餘糧。
      可憐南邑珠同貴,
      莫貸監河半粒償。

翻譯:新竹城隍爺的神轎出巡,儀仗迎風扶著,滿街的信眾拿著香準備迎接神衹。不知世間男女因為何事,為了解除凶災要肩負著枷鎖。為了體恤陰間的孤魂野鬼。滿滿竹筐的飯菜來祭拜,祭祀無主孤魂儀式時要用手抓飯粒拋向空中。但米粒的價格要與珍珠同等價格,到時候不要推卸責任向出貸財物的人來求償。

二、詩藝技巧:

      倪登玉〈神籤〉說明庶民的信仰在遇到人生關卡時請求神明解惑,使用擲筊、抽籤、廟方解籤的流程,而這個風俗一直傳承到現在未改。趙鍾麒〈門神〉每兩句各以前後以對比的方式,不斷強調門神空有一副威猛的樣態,卻終將仍避免不免傾頹的命運;在這樣的手法下,也呈現一幅破敗過時,讓人不禁唏噓的形象。不過詩人最重要的還是在喚醒大家重視這樣的文化風俗,莫因過時毀壞就遺忘了寶貴的信仰資產。鄭用錫〈中元觀城隍神賬孤〉中,詩人用批判性的眼光寫出他對中元節祭拜的看法,善男信女透過祭拜儀式來解除自身災厄,但是詩人看到的卻是民眾肩負著人世間難以擺脫的重重枷鎖,而大家習慣用米粒祭拜孤魂野鬼,詩人也指出這樣浪費米糧是不妥的作法。

三、個人賞析:

(一)詩慕昔(歷史資料)
 
      臺灣的籤詩文化,來自於臺灣民間的泛神信仰,信眾藉著籤詩來作為與神明溝通與應允的媒介,抽籤這一過程融合了神學、文學、心理學與數學機率的學問,與以前的卜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目前常見的籤組最少的有二十四首,最多的有一百首,知名的有臺北行天宮、新竹城隍廟的「雷雨師一百籤」、媽祖廟的「六十甲子籤」、臺北龍山寺的「觀音一百籤」、臺北保安宮的「保生大帝六十籤」、觀音寺的「觀音廿四籤」等。

      門神的歷史悠久,其前身是桃符,又稱「桃板」。古人認為桃木是五木之精,能辟鬼邪,因此從漢朝時就有用桃木做為闢邪之具。有的在桃木上刻上吉利文字,有的則刻上圖形,分別形成了春貼與年畫。後來隨著紙張應用的廣泛,桃木被紙所代替,後來有人把神荼和鬱壘繪在年畫上,貼於門上,形成了門神。門神到了唐代則被守護宮殿的秦叔寶、尉遲敬德代替,後來又演變成為各種英勇形象的人物。

      城隍廟是祭祀城隍的廟宇,在中國、朝鮮半島、越南文化中,城隍是城池的守護神,其前身是水庸神。城隍爺是冥界的地方官,職權相當於陽界的縣令。臺灣的城隍廟大致上可以分為官祀與民祀兩大類,進入日治時期後,官祀城隍廟在失去官府的照料與被日方視為官產的情況下,在初期多半被日軍所佔用、接收而轉作他用,甚至遭到拆毀。西元1899年後,隨著臺灣局勢穩定,臺灣總督府開始對傳統宗教採取寬容政策,包括城隍信仰在內的臺灣民間信仰又重新活動了起來。此時很多官祀城隍廟都面臨得由官民合祀轉為地方信仰,但推動皇民化運動後,傳統信仰又開始受到打壓。直到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人離去,臺灣民間信仰發展迅速,戰後成立的城隍廟數量就佔了今天臺灣城隍廟總數的一半以上。

      透過主題詩選,我們看見民間的虔誠信仰,看到神祇的流傳演變,也看到人民祭拜的模式,透過殷殷企盼的心願,裊裊香煙傳遞著普世願望:願歲月靜好,無戰爭紛擾;願大小平安順遂,無病痛災厄。

(二)詩想起(歌詞呼應)

      江蕙《搏杯》歌詞當中透露出個人對神祇的誠心祈求:「窗外清風一直吹,心事欲講抹詳細,有時悶悶想歸瞑,等無月光入來坐。雙親頭鬃漸漸白,情愛誰人會賜配?無講出的彼句話,只有博杯問天地。人生中充滿許多無解的課題,當我們無法靠己力解決問題時,透過搏杯來與天地、與神明溝通,尋求困惑的解答,也許能夠為我們點亮幽暗人生的道路。又如:「問世間冷暖怎輪迴?事業前途應該走去叨?希望一切就會凍順適,大大小小平安快樂過。」、「惦惦無聲,頭犁犁,看著紛亂的土地誠心最後博一杯,望天替咱保庇這個家。」紛亂雜沓的人世,我們沒有誇大不實的願望,只祈求保佑全家大小平安順遂,也許神明賜給的聖筊、笑筊、陰筊,目的不是給我們標準答案,而是給我們面對苦難生活的勇氣!

(三)詩生活(生命連結)

      會選這三首詩,是因為去年有個因緣,到位於臺北市城中市場的臺灣省城隍廟拜拜。經過持香祭拜、點燭告知(天公、城隍爺、虎爺、觀世音)→默念身份及心中疑惑→擲筊、出現聖筊→抽籤→再次擲筊、出現聖筊→抽取籤詩、對照解籤詩簿→合掌感謝神明的應允→自由捐獻香油錢,經過一連串繁瑣的手續,才算是求得一籤詩。我求得的籤詩是第十四首:「財中漸漸見分明,花開花謝結子成。賞心且看月中貴,郎君即便見太平。」當時問的是健康與運勢,看來神明應允的是「可成」吧。

(四)詩亦證(創作旁證)

      以前看過作家吳明益《睡眠的航線》小說中所提及二次大戰的慘況,描寫了慈悲的觀音目賭了這一切卻又無能為力的心境,而自己寫下〈觀•世音〉一詩:

      我不能哭
      我一流淚,人間就要大水氾濫成災

      但我不能不聽見:
      子彈穿過胸膛而倒地的
      奔跑著撿拾自己殘手斷腿的
      人瞬間化為模糊灰燼的
      空投炸彈替樹林和屋頂點燃的
      那些焦味的刺痛
      以及種種血紅的聲音

      我,真的不能掉淚

傳說觀音可以「看見」聲音,人在遇見困難時,只要默念三次法號,觀世音便會現身來解厄化難。但觀音神蹟只存在於神話中,神明的存在最主要是要告訴我們要有一顆慈悲之心,由自己去見世人所苦,由一己之力去解眾生之苦,而非苦苦等待神明的降臨,終至落空而責天怪地,這就不是神明的本意了。

四、總結:

 
    這三首臺灣古典詩不約而同提及臺灣信仰文化的傳承問題,並以批判的角度看待,無論是迷信籤詩的對錯、門神的存廢問題、中元普渡的鋪張浪費,都在說神明皆有庇佑世人、悲憫普世之心,雖說「盡人事,聽天命」,但完成人事主要還是透過人力來完成,而非只求神力護頓與加持,一味的索求,卻不問自己是否心誠與奉獻,最後,當然願望就不可能成真了。

五、參考資料:

1. 林金郎〈籤詩的架構、內涵及社會文化意義〉
http://blog.udn.com/frankbud/3291432
2. 籤詩網
http://www.chance.org.tw/
3. 門神(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7%A8%E7%A5%9E
4. 城隍廟(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F%8E%E9%9A%8D%E5%BA%99
5. 臺灣城隍廟列表(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7%BA%E7%81%A3%E5%9F%8E%E9%9A%8D%E5%BB%9F%E5%88%97%E8%A1%A8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