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晴耕 文/孫梓評
2011/05/01 20:37
瀏覽680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住在鬧區巷弄間的朋友,決定遷居有山有水的地方。搬離近在咫尺的眾多潮牌與夜店,這一次,他的新鄰居是白水木與鹿角蕨。一幢老房子位於吳濁流故居另側,屋後半壁空闊的山坡奢侈地連接整片原始林。決定去拜訪之前,往返的電郵上,他問:「會想種一棵樹再走嗎?」

啊,這樣好的事,怎麼可以錯過?我想起陽台上那幾盆奄奄植栽:六月雪從不開花,薄荷偶因主人的粗心而萎靡,迷迭香是早就厭世了,至於生命力最韌的一盆矮柏,也不知何故終於放棄了我。城市中沒有一片土地可以真正收留它們,樹與我,同住空中樓閣。

夢想著能親手種一棵樹,已經好久了。

那日多雲時晴,泥土仍帶有前一日雨後的濕鬆。朋友慷慨地準備好幾株種苗,我們彎身將土鋤出一個小洞,取出樹苗,植入,抹平土壤,一棵樹便在那裡開始了它的人生。短短的時間,種了扁柏、幾棵香草,邊界處一棵金桔,而未來將護持著水土生態的,則是還細瘦得幾乎要被一旁雜草隱沒的落羽松。

晴耕雨讀,是朋友準備了十年的夢想。儘管遠遠望去,整片山坡猶是甫以小怪手整過的模樣,在他聲音的勾勒中,我彷彿已看見,當四季更迭,樹與果與花,會如何轉述土地的私語,成為禮物。

【2011/04/29 聯合報】@ http://udn.com/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