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布布)迴夢千年(一)
2009/05/04 07:24
瀏覽414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迴夢千年()

《開新坑,不知道為什麼,某天聽了一首歌,騎車騎著騎著,腦中便浮現這樣的劇情,很想寫……心裡這麼想著,就動手寫了,看來君君真的很喜歡蝶蘭,以往君君覺得開一樣坑的人很厲害,因為君君實在無法,不過這次卻破了心中的障礙()呵呵……不管如何,希望大家都能幸福,蝶蘭,送給依然喜歡蝶蘭的同好!》

==========================================================

那天他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一個看不清容顏的人,佇立於一片花海中,背對著自己,那一頭淺白帶了點淡藍的細絲隨風飄搖著,他伸出手,想抓住那人,卻怎麼也碰觸不到,興許那人感覺到自己的注視,緩緩回過身……

只見他,一手持蘭花,轉過半面清麗嬌顏,那如扇的睫輕揚,不點而朱的唇一開一闔,雖沒有聲響,但他卻清楚的讀出……

蝴蝶君…… 

他知道自己的名!

就在他想往前踏出一步時,畫面頓時轉換,眼前細雨飄飄,他慌張的尋找著那人,不消一刻,他闖出了那片林,映入眼簾的卻是那人翩然落地,手中蘭花紛然散落,掩去他唇角一絲血紅,然後隨著雨點滑落地面。

不!

他在心裡大叫一聲,隨即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站著的卻是另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此時已沒有雨滴,他定眼一看,女子身前是一塚孤墳,在看清碑上之名後,他緊緊拽住自己的胸口,一陣哀痛襲上,無法克制的掄緊拳頭,他緩緩向前踏出一步,張口輕喃……

「啊……」蝴蝶君自夢中驚醒,冷汗涔涔,伸出手開啟床頭燈,胸口仍是鬱悶難當,他深深吸了口氣,起身抓了椅子上的睡衣披上,然後下樓。

打開酒櫃,他拿了瓶麥卡倫,然後取了一只酒杯,往窗台走去。

打開那一大片落地窗後,冷風立即襲上,蝴蝶君仍是走了出去,半倚在窗台一角。他替自己倒上一杯醇酒,沒有添加冰塊,也沒加水稀釋,然後一飲而盡。

入口的當下,一股清甜溢滿口腔,入喉後是一陣溫辣。

「洋酒,不是這樣喝的,但,今夜唯有如此,才能讓我忘卻那錐心的疼痛。」

他不是第一次夢見這個夢,每每夢見,他一樣會起身來窗台,一樣飲下什麼都沒加的酒,一樣吹著這冷冽的風,直到東方露白,心痛漸歇。

對著月娘舉杯,然後再次飲盡,「看來今夜,你又得伴我到天明了。」

皎潔的月沒有回話,只是安靜的陪伴在他的身邊。

==========================================================

『媳婦臉!呵呵……』

『四姐夫……』

『無可名。』

『蘭花落處,寸草無生!』

那銀玲般的笑聲,那帶著無限情意的叫喚,還有那一盅盅以蘭花的淚水淬練釀製而成的美酒以及那清澈雙眸中包含的無比堅定,讓蝴蝶君不忍離去,想緊緊將那人擁進懷裡,給予他全部的疼惜與憐寵。

可任憑他怎麼碰、怎麼喊,那人就是不願正面看他一眼,每每他急欲抓住那看似伸手可得的衣角,怎料一抓,便是回到自己的大床中,手中……

什麼也沒有。

可是鼻息間,似還嗅的到那清新蘭香。

蘭香……

是了!

起身抓過鬧鐘,指針竟才指向十點整,手一丟,將鬧鐘丟進床舖,隨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既是蘭香,就去一趟吧……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想法,以往假日不睡到下午是不可能的,而今天卻是起了個大早,也許是對那股蘭香起了一絲眷戀,鮮少感到寂寞的自己卻因自己眼光所到之處,不見一絲蘭影而感到寂寥。

罷了,也是該去看看老朋友!

梳洗完畢,穿上他最愛的深紅襯衫,打上素面全黑的領帶,黑色西裝一套,接著在自己側髮間夾上一只金蝶,抓起桌上鑰匙,不一會兒,一部豔紅賓士跑車呼嘯而去。

「阿月仔!我來囉!」推開懸掛著風鈴的門,雖然店門仍掛著「尚未營業」的牌子,蝴蝶君還是用力給他推了進去。

「人還沒進來,就聽見你車的聲音了。」店長公孫月沒有回頭,淡淡說道。

「嘿嘿……我就知道阿月仔很期待我來吼!」蝴蝶君嘻皮笑臉的抱住那人,卻在一瞬被人用力拍掉。

「閃遠一點,等等有人要來拿訂購的花,你少來煩我。」

「什麼花?」好奇的探過頭,發現公孫月正在整理一盆盆蘭花。

蘭花……而且是……

「蝴蝶蘭。」

「是什麼樣的人訂的?」看著那一盆盆的蝴蝶蘭,蝴蝶君忍不住伸手溫柔的輕撫。

「東方鼎立訂的,說是要送人的。」

「那太陽頭也懂花?」這般馨香嬌艷的花,他懂珍惜嗎?

「聽說要送他一個很珍貴的人,好了,看看時間,要營業啦!蝴蝶君難得你這麼早來,去幫我開門吧!」

「喔……」聳聳肩,蝴蝶君走向門口,邊開門邊回頭問:「對方什麼時後來拿花?」

就在公孫月要回答之際,一聲清麗聲音傳來:「請問,開始營業了嗎?」

蝴蝶君立即抬起頭想幫忙招呼,卻在入眼當下怔愣住,夢境中那塚孤墳的名自心中浮現,胸口那股疼痛猛然襲上。

在裡面的公孫月見前面沒有聲響,出來查看,看見有人,馬上微笑點頭,不著痕跡的將蝴蝶君給拉到旁邊,「您好,請問需要什麼嗎?」

來人眨了眨水靈雙眸,微微一笑輕道:「不好意思,我是來拿花的。」

「請問您是?」

「抱歉,花應該是東方哥哥訂的,東方鼎立。」

「喔!花已經包好,只差裝箱,請您在旁邊稍坐。」

「沒關係,我隨意逛逛好了。」

「嗯嗯,蝴蝶君,快來幫忙。」

不到幾分鐘,花已裝好,蝴蝶君抱著一箱蝴蝶蘭,幫客人放到車上。

「是說,怎麼今天東方先生沒有自己來載?聽說這些花是要送人的?」

「嗯,東方哥哥要給我的。」露出淺笑,接著說,「我迫不及待看看這些蘭花,就跟東方哥哥說我自己來拿了。」

「呵呵……希望您會喜歡。」

「嗯,謝謝老闆了。」

「別這麼見外,東方先生是我這的常客,也歡迎你常來呢!來看看花也好呀!對了,我叫公孫月,這是我店的名片,真的歡迎你常來。」

「好,我會常來的,我叫蘭漪章袤君。」

蘭漪……章袤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布布─短篇
上一則: (雜記)讓我照顧你
下一則: (雜記)本小姐也是有脾氣的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