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我們熟悉的世界只剩下一人
2017/03/11 06:09
瀏覽40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昨晚作了一個夢,那夢境非常奇特,因為世界(我所熟知的世界)只剩下一個人,其餘的都不知那裡去了,夢裡的人對於生存在那樣的世界感到驚恐,可以說到了思想渙散的地步。

這個世界會不會只剩下一人,誰說都不準,但翻開歷史,就知道這種事並不是不可能。公元三世紀,中國東漢未年發生黃巾之亂,一次民變,殺戮造成中原地區十室九空,真是千里無處話孤墳,史載東漢極盛時人口有五千多萬,但到了三國卻剩不到六百萬人,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的絕對;十三世紀蒙古軍興,征服大部分歐亞土地,他們慣用屠城來報復不投降的敵人,幾年下來竟然殺了六七千萬人,像撒爾馬罕和巴格達都有屠城記錄,而西夏滅亡最是慘烈,党項一族幾乎從此消失在中國土地;而後來的十三、四世紀又發生黑死病有些城市人口絕跡,而十六世紀的新大陸,白種人帶去病毒,印地安人毫無招架之力,幾乎滅絕。這些都說明戰爭和疫病可能毁滅這個世界,若剩下孤零零的人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前些時候去了一趟地中海,經過小亞細亞參觀幾座希羅古城,如今那些城市已不再住人,希臘人和羅馬人早就成為歷史,那種輝煌只剩下斷垣殘壁。參觀那種地方,很容易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心裡起了震憾作用。晚上作的那個夢可能就以此為背景,不然生活在太平天國」的人,怎麼會無緣無故作起那樣的夢。

一個人的世界到底怎樣?那四顧茫然又舉目無親時孤獨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如何生存,但苟活又不能善終,那種沒有結果的生命最是恐懼。夢裡的人處在那樣的世界那裡沒有同伴,沒有依靠,凡事都得自己來,究竟那是怎樣的生活?現在讓我娓道來。

 

在那個夢境,有一個人不知過過那種日子多久,當他出現時就漫無目的地走著,也不知走了多遠,就像有路無厝」那樣,恁天地寬大,道路永無盡頭。走著走著,能走去那裡?似乎哪裡都不是。不管是通大道,還是崎嶇山路,路好像只是用來消耗體力的道具。

走在平鋪寬敞的大石理路面,路旁是華麗宮殿,幢幢巍巍峩峩棟棟金碧輝,是多麼氣派,像這種地方過去只有國王才能擁有,一般平民百姓連夢都不敢作。他邊走邊想,這裡再無其它一人,自己就是主人,留下來的宮殿當然就只能是活人所屬,他幻想自己是國王,可以怎樣就怎樣想到這裡,竟也飄飄然。只是走著走著,不見任何人,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心理開始著慌,國王既然有了江山,卻沒有子民,那不是在開玩笑嗎!原來一個人可以盡情揮霍,必須要有對象才行,沒有對象的揮霍,就像夜郎錦衣玉服一樣荒唐。

於是他走進一座宮殿想探究竟,一進中庭,就被那裡的伊萬給震攝真是氣派非凡,他想人不過五尺之軀,為什麼要造就幾倍的高和寛。走進內室,抬頭一望一個圓型穹頂,又不知高過伊萬幾倍,上面綴滿各色各樣的寶石,像極了天上的繁星真是燦奪目看得他瞠目結舌,由的敬佩就在這個當下,他聽到細細嗦嗦的聲音聲音竟然粗的說

喂!你是誰?竟跑進我的新家,趕快出去。他尋著聲音去搜尋,在燦的圓頂下佈滿許多蛛網,有一隻蜘蛛攀附在八掛網上敵視地看他,那聲音應該就是從那裡發出。於是他客氣地對牠回話。『噢,蜘蛛先生,我看這裡沒人,只是進來隨意瞧瞧。』根本不和牠爭辯什麼才是人。只是蜘蛛接著說,仍是一幅不屑的口氣

怎麼沒人,我就是這裡的主人,沒事趕快出去。他聽到斷然的逐客令,也就不好爭辯什麼,只好低著頭步出,卻在牆基拐角處發現有一門洞,洞口塞著兩顆圓滾滾的黑眼球直瞪著他,原來是隻大老鼠,那眼神似在警告,「你千萬不能有任何動作,只要一動,牠就會反應。」老鼠在暗示:『這裡由我作主,我才不怕你們人類。』於是他加快步伐迅速離開那座巍峨的殿堂。

走累了,想找一個地方休息,最後只好在路邊一塊殘柱上,他坐在殘柱上想著剛發生的事,雖然這裡只剩下他一人,但想趁機當王的並不是只有他,每一種動物都躍躍欲試,而人單勢孤時,卻一點辨法都沒有,最後他歸納出一個結論,能活下來還能耀武揚威者,就得靠勢眾,不如此只能俯首稱臣,唯唯諾諾而已,就像虎落平原被犬欺一樣。他一個人孤零零坐在殘柱上,天暗將下來,想起自身的處境,不禁悲從中來,這裡到處危機四伏,感覺空間像山一樣朝著他倒下來,一種無形的壓迫讓自己喘不過氣來,他想,與其死守在這裡還不如趕快離開,留下來只是等死,趁時間還早,還有些資源可用,應該盡早開脫自己才是。

一個原本熟悉的世界,現在變得面目全非,原來相互依存的世界,現在必須一個人獨活,處在如此無助的環境下,想呼天搶地都不能,這天底下還有比這悲慘的事嗎。一整天下來,他沒有談話的對象,連自言自語都不能,一個人垂頭喪氣就像行屍走肉,聲帶變成多餘的器官,講話只是腦波活動,根本不必出聲;他想必須找一個能發聲的地方,一個可以聽懂他說話的對象,但這種地方要到那裡去找。在沒有人聲的世界裡,風聲、雨聲聽起來都可怕,就連老鼠和蜘蛛的唏嗦聲想起來都嚇人。

他邊走邊提醒自己:「一定要找到同伴才行,不這樣,人類就會消滅。」但究竟去那裡找這個人,繼而又想:「找人,一定要找女人,這樣才能傳宗接代,綿延子孫,不如此,人類就會滅絕。」於是又加速步調去找,翻過一個山崗,跨過一條溪流,就到對面的森林去找,但那裡還是沒有人,一天過去一天,白天過了黑夜,白天他就四處張望,晚上改成聲嘶力竭,人疲倦極了,精神就要崩潰,還是找不到半個人,難道附近的人都死絕了,才會聽不到任何的答應。

找不到人不行,不能繁衍子孫那一切就完了,但那裡有人,人找不到,會有替代方案嗎?他想,這個世界若真無人類,那麼智人也行,再退而求其次猿人也可以,因為那些都跟猿猴進化有關,若真的都沒有那麼猩猩也可以考慮。只是他不能確定,經過那麼久的演化,基因突變之後,猩猩還可以跟人類配種生育嗎?他用手按著數,口中念念有詞「界種。」他搖搖頭,還在這個問題中打轉,這時候突然驚醒,他又回到了現實。

翻個身,才知道是夢,一場可怕的夢,但那夢究竟意味著什麼,他混然不知,捎捎後腦,摸一摸身體,還好沒嚇出一身冷汗,但感覺有一頭霧水。

 

一個夢,竟然夢到一個偉人曾經講過的話,「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大哉夢,就是不知那個他」最後能不能找到她」,她或牠能不能負起傳宗接代的任務?這個夢裡乾坤,那個人是不是想多了到底是性幻想還是性障礙,自己也不清楚。有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自己並不是一個思想的動物但經常作夢是事實,有些夢還常重複,夢了又夢好像腦波太閒太無聊,等著幹事;又有些夢形同連續劇,有了上集還要下集接續地演,有時還沒完沒了。當然很多夢都怪誕不稽,很難說與人聽,但也有一些夢夢裡情節宛如一篇文章,真是美妙到不行,醒來時還嘖稱奇,就怕忘了夢,有時還會急著起床拿筆作起筆記來,把夢事當真。

生平不懂得解夢,對於一般人說的好夢、壞夢,都不去理會,對於一個睡覺經常作夢的人,就像神經衰弱,只好視之為當然,就像吃飯睡覺一樣,平常僅守著吃飯的時候吃飯,睡覺的時候睡覺,不作白日夢就好。今天這個夢,當我們熟悉的世界只剩下一人,將自己墜入五里深淵,那種孤獨感真是恐佈。有人說孤獨可以用來享受,我想那不是一般人的境界像我這種平凡小子是經受不起的。這讓我想起小王子」離開他的星球曾拜訪過325號星球,那裡住著一位國王,那個國王擁有一個沒有子民的星球,每天孤獨的過日子,卻自我感覺良好,對於那種孤獨,小王子覺得大人好奇怪,我也認為那種神氣千萬不要發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心情故事
上一則: 漣漪
下一則: 時間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