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六 浣紗溪
2019/08/10 08:24
瀏覽250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滄浪之水清濁,用它來洗纓濯足,那要自己決定,而一彎清淺,有漂母漂洗,是古典的邂逅。現代人已很少挽袖洗衣,城市裡,除了一些貼身衣物,大都交給機器代勞,而鄉下也大同小異,有可能是都餵給洗衣槽,小溪清淺再也難覓村婦洗衣。但以前就不同,不管是城市和鄉村,所有洗衣工作,都在清泉、溪畔、古井旁邊完成,留下許多浣溪石,晨昏會有浣衣婦們在那裡出現。

第一個洗衣女優雅登上歷史,應該是春秋後期的越女西施吧。這個女子曾經在若耶溪畔浣紗,若耶溪,今名美人溪,用美人形容一條溪,若耶溪何其有幸;而詞牌名「浣溪沙」,應該也是借典用故,雖然詞章和美女無關。西施在領受越王勾踐的使命嫁入吳宮,因得吳王夫差寵幸,一舉成名天下知。而她的故鄉也繪聲繪影的裝模作樣,浙江諸暨薴蘿山,東西兩村均住著施姓人家,西施住西村是個美貌女子,曾於水邊,倒影叫若耶溪的魚群自慚,東村另有醜胖女子,人稱東施,因仰慕西施舉止儀態也學蹙眉捧心,這就是成語『沈魚落雁』和『東施效顰』的出處。

『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這首李白子夜秋歌,也有洗衣的故事。擣衣就是洗衣。古時候尋常百姓穿著衣帛,帛是棉製品又厚又重,慣常的洗揉奈何不了它,尢其是冬衣,所以清洗時只好將它放在砧板上,用一支短木棒搥打,靠棒搥去擠壓髒水而把衣服洗淨,這就是擣衣。擣衣所發出的聲音,沒有木魚聲清脆,但敲在砧板上「叩、叩」聲響,聽在遊子耳裡,動在心裡,那畫面温馨,讓人想起遠方的家,想起母親送洗温暖的手。

小時候,也聽過擣衣聲,那時候洗衣工具很不發達,方法也原始,村中還有婦人擔著衣物到花蓮溪去漂洗。溪水距離村子不遠,下一個坡坎便到河邊,那時候小溪清淺,河水清澈可以見底,悠游著許多魚蝦蛤蜊。溪畔兩旁河灘地,散佈著許多細碎的鵝卵石,砂丘上芒草叢生。小時候,我們常到河裡游泳、摸魚,撿「燒酒螺」或「摸蛤兼洗褲」,也曾在草叢中驚喜一些鴨蛋,這些蛋是上游養鴨人家野牧鴨群時荒鴨所下的蛋。溪邊洗衣人疊石堆成的浣洗石板,常藏有螃蟹,捉螃蟹也是小孩子喜歡的遊戲,只是苦了那些洗衣人,常常要重新堆疊她們安排的洗衣場。

到河邊洗衣,村姑、村婦常是相約前去,時間選在太陽初起時,因為河邊一片空曠沒有遮蔭,趕早就是最好的遮蔽方法。到了河邊挑好位置就一字排開,邊洗邊閒話,也是東家長、西家短,什麼人的豬檻生了小豬,或李家走失的雞跑進吳家的雞舍,還有王家的小孩昨夜生病發燒,她娘急得心悸,總是七嘴八舌一搭一唱的。當有人洗完自己的衣服也沒馬上離開,而是幫洗鄰家衣物,大家一起說著來,也要一起笑著回去,這個浣衣場,有笑聲、駡聲,擣衣聲,還有濃得化不開的人情世故,是村婦交換訊息或聯絡感情的地方。

自從我有記憶起就沒看過媽媽擔衣到河邊去浣洗,但聽媽媽說過,剛搬到這個村庄,一開始搭草寮在河濱,那裡洗衣物很方便,但一次洪水過後,就嚇得往內陸搬遷,那時候洗衣用水都必須到河邊用擔挑,有時候到河邊種地,便挑一擔衣物去洗,那些日子說來話長,也一言難盡,後來才搬到現在住的地方,爸爸他們三兄弟在後院開挖了一口深水泵浦,才解決用水問題,就從那時起,後院打水泵浦就留有媽媽擣洗衣物的身影。

至今我仍清晰記憶媽媽蹲踞在泵浦邊洗衣的樣子。家裡孩子多,又從事農活,每天都有成堆的髒衣物要清洗,洗衣時,媽媽總叫我留下來打水。清洗那些髒衣服,需要使用很多清水,剛打好一盆水,一會兒就陷落,又要重新來,這樣一再反覆,常叫我疲於應付,常抱怨別人家的孩子不用打水,有時候心急還央求媽媽要輕輕滔水,不要大喇溂的潑水讓水溢流出去,那時的童子童心,童言童趣,那裡曉得媽媽洗衣的辛苦。

走過六、七十年代,當兵的人都洗過衣服,但對一個男人而言,從小就沒有太多的洗衣經驗,浣洗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另外,男人本來就不太愛乾淨。部隊常有人怕洗衣,久久才洗一次澡,而洗完澡也不是馬上就清洗衣物,而是積少成多,等到堆積一堆,沒有衣物換洗才會捧著酸臭的髒衣去洗,縱然如此,洗衣工作要「新速實簡」,新的衣物清洗不必太費心,洗衣服講求速度,只要浸濕,搓揉幾下便算了事。這樣的洗法,新衣服很快就變黄,泛黄的衣物留存男人身上的體味,讓人避之惟恐不及。早期男人當兵留有異味,是不是這個緣故,女人駡男人叫「臭男人」。

走過軍旅,結婚前所有的衣物都自己料理,算來也有六、七年的洗衣經驗,記憶最深刻的洗衣場景是在金門太武山上,那時洗衣要到山凹處一個古井邊打水,水桶落井噗通一聲,才慢慢將水拉起,那模樣像走進古典。結婚後,洗衣就交給勤快的女人,才脫離「臭男人」的行列。女人洗衣真細心,雖然買了洗衣機,但她還是喜歡傳統用手洗,又是刷又是揉,一件衣服總要拿揑出分寸才肯丟進洗衣槽,因為用心,這個家才有了貼身的幸福。

於今,那裡尋得擣衣聲,河邊沒有浣衣的三姑六婆,洗衣技術進步了,還有所謂的乾洗法,真叫古人無法想像。但偶而還是會想起過去洗衣的場景,想著媽媽擔水的身段或蹲踞泵浦邊洗衣的身影,那時心理就會有莫明的悸動,這是現代人的迷思。想聽聽浣紗溪的擣衣聲,聽洗衣女水邊的嬉笑聲,才不會去搭理別人對這件事是怎樣的想法,只是苦無去處,現在去那裡才能尋得這古典印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春去秋來
上一則: 七 竹籬茅舍
下一則: 五 電來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