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給這次選舉留點什麼
2018/11/19 10:04
瀏覽383
迴響1
推薦7
引用0

※  選前大哉問

問一下自己,多久沒參加升旗典禮了?我歪頭想了一下,總有二十幾個年頭!最後一次升旗,那時還在軍中,陸軍總司令部規定一、三、五留宿,留宿的第二天早上,軍、士官集合點名,依例升旗,跟值星官唱國歌作晨操去跑步,後來留宿取銷,再也沒有升旗記憶了。

桃園龍崗住著一群滇緬游擊隊後裔,雲南人特多,有一位張老旺先生在那裡開了一家米干店,屋裡屋外都用國旗裝飾,人稱國旗屋,每年國慶張老先生會自掏腰包舉辨升旗典禮,他的塲子掛滿國旗,弄成紅海一片。這故事來自他父親遺物,一面有鮮國旗開始,張老先生為了感念先人,特別對國旗有了感情,愛國不落人後,莊嚴的升旗已經持續舉辦多年。龍崗距離我住的地方不遠,那裡有升旗活動,而我的國有心人奚落,於是決定參加張老先生的升旗典

好久沒唱國歌,當司儀喊「唱國歌」時,我肅然挺立,但張不開口,可是心裡卻一字一句的默唸國歌。含蓄如我,還帶點人群恐懼症,在人面前就是放不開。唱國歌時腦海浮現當年讀書赤腳升旗的畫面,那時候雖然不懂國歌的詞,但每次卻用力唱,哪管什麼民有、民治、民享,哪在乎吾黨所宗的黨有什麼分別,別提國歌和黨國教育有什麼關聯

弄不懂這些,小時候竟管懵懂無知,長大後還有更的難解。我想,當這個國家沒有立國根本,原有的都毁棄不要,而新的架構又建構起來,那一刀切之後究竟該怎麼辦?為什麼政黨政治要弄成顏色政治,一定要爭得你死我活,政權輪替後更要趕盡殺絕,這一切都推給轉型正義,那正義真不堪聞問。

中國歷史是百家姓,歷朝歷代都是家天下,「天下為公」從來沒有發生,那只是圖騰,可望而不可及。而現在臺灣實施民主,美其名是民主政治,而實地裡仍是家天下,只不過那個家改成了黨。民國肇造,袁世凱覬覦帝位,接著蔣家幫和朱毛匪在爭,鬥得你死我活,最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華民主共和國只好流落台灣,他們爭什麼?制度還是權利?為什麼爭到不共戴天。如果一九四九年中共佔據大陸不私心自用,不更改國號,繼續延用中華民國,那麼撤退到臺灣的國民黨就無地自容,那麼兩岸局勢也不會淪落到如今這麼難解。

說真的,臺灣實施民主政治,並不同於歐美,兩岸的政府也沒有準備實行兩黨政治。歐美的政黨,不管誰執政,有許多不變原則,堅持民主,國體、國號不變,憲法不能說修就修。但臺灣就不一樣,換黨執政,換了意識型態,所以課綱要改,國體、國號也躍躍欲改。而兩岸政府,掌權想一黨之私,所以要消滅、弱化在野黨,根本不存在民主。臺灣的民選政府如此,對岸的中共一黨專政也是,所以一邊埋頭獨立運動另一邊想出人地就要改姓共產黨。

好笑的是國民黨,建立了中華民國,在大陸輸給共產黨,在臺灣打輸民進黨,而且輸在多數優勢和完全執政下,現在再也沒地方輸了。所以中國共產黨嚴正告訴它什麼是一黨專政,民進黨變臉教它什麼是完全執政,它啞巴黄蓮。今年的國慶少了國旗,對某些人而言是情何以堪,對民進黨政府來說那是剛好而已。

※  過程中的小插曲

地方選舉,卻發動全國性的公投案件,有些有爭議,有些卻極其平常,但為了勝選,美其名由民間發動,但背後都有政黨的影子,所以可以一綁再綁,最後竟然多達十種,最該中立的選委會,卻不作公親而成事主,眼明的人都知道,這次選舉已不能順利,必定造成許多干擾。

張的還不只這些,最後連政府也跟著選情興風作浪,像失心瘋,就說深澳電廠停止興建就好,這件事就證明這個政府不是真心政治,而是騙很大。強渡關山通過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環評,馬上就宣布停建深澳火力發電廠,接著還臉不紅、氣不燥地加碼台中火力發電廠也可以停止一至四號機運作,這種鬼話誰能相信?不是選舉考量是什麼?

難不成我們的電力政策真那麼簡單,攸關全民生活和工商發展的電力供應,一座深澳燃煤電廠,幾天前還信誓旦旦說非建不可,過了幾天又空口薄舌要停了,幾千億的電力投資案竟然可以隨性地反覆,這難道不叫兒戲嗎?

為了非核家園,提高再生能源比至20,不足部分由50的燃氣和30的燃煤支應,先不管這種分配比是否合理,也不管其中存在什麼國安問題,畢竟那是立法通過的能源政策,然在觀塘案一出現就可以被打臉,說一座天然氣接收站就可以取代深澳和台中的燃煤機組,眼明的都知道是提高了燃氣比,電價又墊高許多,如此下去,台灣真不缺電嗎?平民百姓受得了高電價嗎?立法通過國家的能源政策,行政院院長一人就可以推翻,這種決策難道不可怕嗎?我們能相信他說的電力白皮書嗎?

成也是他,敗也是他,一個國家的能源政策說改就改,說建就建,這不夠荒唐嗎?在野時為了奪取政權說臺灣不缺電,是台電藏了太多的電,執政後遇上停電危機,卻推說為穩定供電,緊急向日本購買幾套無效力的燃煤機組,不受立法監督,結果造成中南部整個烏煙瘴氣,這時候環保署又暗渡陳倉通過深澳火力發電廠的再環評,想轉移空污焦點,結果又造成北部地區居民的恐慌,紛紛抗議,呈現出捉襟見肘的窘態。現在為了搶救民進黨在新北市和台中市的選情,犠牲桃園觀塘那塊不會言語的礁盤又何妨,並大喇喇的喊深澳停建、台中停機,這樣政治凌駕一切,全是民進黨說了算數,這是什麼樣的民主?

一切都是騙,二零一四和二零一六年,民進黨先用騙術取得中央和地方政權,也在國會取得絕對多數,一幅呼風喚雨全面執政的態勢,其蠻橫程度真到了罄竹難書的地步,如今食髓知味,又重施故技,用掩飾手段,裝飾過的謊言,又想騙取地方選舉的選票,以鞏固其搖搖欲墜的中央政權。

久受民粹干擾的臺灣選民們,我們該清醒了,真正的狼來了,這次不能讓它們再度得逞,我們要用手中的選票在年底的九合一選舉時趕它們下台,這樣生活在寶島的子民才有幸福美滿的日子可過。

※  選前輸贏已定

年底的地方選舉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看了韓國瑜之友會十月二十六日在高雄鳯山舉辦的造勢大會,與會群眾從四面八方徒步而來,整個會場沒有人舉牌引導,而人群卻有如潮水般湧入,一波接著一波,我想十一月廿四日即將上場的地方選舉從這裡就可以預見端倪,民進黨的選情一定不樂觀,看到這一幕,內心真有點激動,有話要說。

二零一六年蔡英文以秋風掃落葉的形式贏得全面執政,若加上二零一四年也是過半的地方選舉,台灣幾乎成為民進黨所獨有,那勢頭如日中天,所以獨斷專行,想怎樣就怎樣,誰也無可奈何。就因為這樣,導致於只在乎民進黨的利益而忽略全民的福址,才短短二年半時間就民心盡失,今天的民進黨看了這樣的結果,如果還有一點點意識會是怎樣的想法?

輸贏已見端倪,我不禁要問:

如果小英政府上台不去搞那麼多的政治,而是多一點心思去整頓經濟,讓人民生活好過些,然後再來談改革會不會更好?怎麼一上台就暈忽,把大方向弄錯,斷送了人民對新政府的殷殷期望。

意識型態真能治國?不承認九二共識,有多少人因此而陷生活於困頓?當權派看了真不難過?談到意識型態,民進黨還有二張神主牌,反核、台獨,這後作用力不知要比不承認九二共識要大多少,不知道又要禍國殃民到怎樣地步?

社會演進到一定程度一定會遇上問題,有問題改革沒有錯,但是,如果能分出先後,有了輕重緩急,會不會好些?全面改革形同遍地烽火,社會怎能承受得住?

談到軍公教年金問題,改革過程如果不訴諸民粹而去詆譭中傷,而是多點關懷、安撫、溝通,那反彈力道是不是會小去很多?也不會有退伇軍人因此而亡。

在既有的組織體係內成立黨所謂的產會和促轉會,給人的觀感就是鬥爭,民主政治竟然也想萬年執政,以確保民進黨的一黨利益,政權移交後就處心積慮要消滅國民黨,那個黨可是成立中華民主共和國的政黨呀!「東廠」之名不踁而走,種種手段真符合轉型正義,能杜攸攸之口?

「天下為公」竟然變成天下為「私」。相對剝奪感一一浮現,到處都是酬庸,一個人一輩子苦幹實幹還不如和當權派攀親帶故,這是廿一世紀的民主世紀,竟然還有「一人得道雞犬昇天」的戲碼在演。

責任政治也有名無實,老百姓既然唾棄了國民黨,把政權交到民進黨手上,讓它們完全執政,完全執政就是完全負責,怎能遇上變故就往外推,有功是自己,有過諉別人,不是推給前朝就是下台無權的馬英九,反正自己永遠不會錯。

有了這些更還有那些,真是不勝枚舉,竟到了罄竹難書的地步。如今大勢已去,民進黨諸公與其再花時間在那裡強詞奪理,還不如靜下心來捫心自問。就問這些、那些,如果民進黨重新來過,小英政府會不會稍加檢討而有所更張?即使是一點點也無妨。

※  選前最後一週

最近一個月,注意力全被十一月廿四日全國性地方選舉所吸住,尤其是高雄市的市長選情,雖不至於廢寢忘食,但也擾亂正常生活步調,這是不是另一種的選舉症候群。

高雄市長選舉經過韓國瑜之友會的三場造勢之後,十一月十七日終於回到韓國瑜的主場,鳯山造勢並沒有動員,卻從四面八方來了十萬多人,全場充滿歡樂氣氛,整個過程沒有攻訐、漫駡、栽贓、抺黑,只有個人磊落的主張,這個場子創下許多選舉的正能量,讓走偏多年的台灣民粹政治,在高雄看到改變的曙光,一句「寧可乾淨落選也不願意骯髒勝選」深深打動選民的心。

南部的選舉有多少年不見國旗飄揚,我想張開十指都不能勝數,但這次韓國瑜現象卻改變了,許多造勢現場,人們舞動國旗並不再低聲下氣,光高雄一地竟然把全台所有庫存國旗都買光,廠商加班生產也來不及應付,竟然賣到缺貨,一次就把高雄二十年不用的國旗全數補上,這也是一項記綠,韓國瑜並沒有特別主張,卻場場紅海翻騰,誰能料想。

看了韓國瑜鳯山造勢晚會,這有別於其它造勢活動,只能用晚會形容,自己當然有想法。我想今年台灣六都市長選舉民進黨一定選得辛苦,也可以說是執政的危機,連執政優勢的南部都可能淪陷。綜觀這次地方選舉,如果接下來的這星期不發生意外,不再有不擇手段的選舉奧步,我想今年的縣市長和和議會選舉,民進黨過半成為天塹。民進黨十一月廿四日的選舉結果會像四年前國民黨那樣慘不忍睹。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如今這一場面出現,民進黨早料想得到嗎?一場選戰選到畏畏縮縮,完全失去主動,是執政負擔?還是人心思變?當權者怎能再有鴕鳥心態。一個韓國瑜憑個人魅力竟然翻轉全台,讓國民黨低迷的士氣得到振奮,連各縣市的選情都出現轉機,勝選機率大增,給久經壓抑的藍軍士氣像大力水手找到菠菜,給久悶的壓力鍋洩壓,一發就像火山爆發。

只是這次選舉能不能帶給政治一股清流,讓國民黨帶來改革契機,一種由下而上的決心,而不是那種由上而下的虛應故事,「韓國瑜現象」會不會也連動民進黨的改變,挪一挪那礙手礙腳的「神主牌」,這些選民都會關注,甚至影響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大選。

附帶一提,韓國瑜現象說不定也會影響對岸。其一,以前我們標榜民主選舉存在某些亂象,如悲情、統獨、奧步(攻訐、漫駡、栽贓、抺黑),負面大於正面,中共當然不屑,但這次韓國瑜選舉負面不見了,這樣的選舉才是真民主,中共看了多少會有省思。其二,如果韓國瑜真贏得高雄這次市長選舉,那無異於幫中共找到敲門磚,打開深綠執政那塊鐵板區。台灣南部一直是中共力的地區,如今有缺口,就像登陸戰有了灘頭堡,這真是百年難遇的機會中共當然保握。韓國瑜選舉提出:「貨賣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看來中共是非配合不行,韓國瑜作市長,中共贏民心那麼翻轉高雄,是不是也等於翻轉兩岸的僵局

言歸正傳,台灣的民主政治,兩黨若只是師心自用,企圖鞏固既得利益,民主只是一種變向的貴族世襲,那改變就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身在台灣的百姓只能耐心去等,更加重視手中的選票,選賢與能,期待政治清平能夠早一天到來。

※  終有曲終人散時

投完票,來到大漢溪,那個熟悉的天地,緊守著寂聊,一個人兀自在那釣山釣水,直到太陽斜西,然後將魚簍放空,悠然回家,換得浮生半日閒。

輸贏早己決定,投票只是為當選證書準備的一種儀式而己。選舉日一到,那幾經調整,檢驗,包容後的選民,走到投票所圈選自己屬意的人,將選票投入票櫃那剎那,結果已定,剩下就剩下票櫃的算計,輸贏就此決定。

選舉過程我付出相當多的關注,並不是只關心「韓國瑜現象」,最重要的是想檢驗小英政府,為什麼二年多來的執政,遭受那麼多反彈,還口口聲聲說是依據最新民意,他們是不是在擴大解釋,而在那裡貍貓換太子,藉著轉型正義而便宜行事,實際上是進行鬥爭的醜陋。

選舉已經過了,選舉的的激情只在選票算計後的定奪,瞬間而已,生活旋即要趨於平靜,同樣還是士農工商。民意並非一成不變,選舉就是檢視利器,其結果就是新民意,執政當局在也不能說二零一六年是最近民意了。政治上的輸贏,無非就是民意反應,輸的一方,該調整的調整,該改進的改進。贏的也沒什麼好亢奮,政黨都不能辜負選民,人民才是真正主人,有機會上台的人決不能上台就換了一張臉,或是換了位置就換了一顆腦袋,逞其私欲在那裡作威作福。

沒有一個地方永遠屬於一個政黨,而成為其禁臠,也沒有一個百姓該對一個政黨忠誠,而讓他們予取予求,四年前的綠地,四年後就可能變藍天,政黨板塊上的顏色是老百姓自己塗上去的,政黨怎麼也強求不來。民意如流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作不好就換人作看看,政黨輪替變成常態,誰都不能冥頑不靈,這是這次選舉給政黨和人民最大的啟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時事隨筆
下一則: 誰的神主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舟自橫
2018/11/30 06:01

四年前的選舉,那次國民黨大敗,只剩下六個縣市,民進黨成就地方執政的最大版圖,短短四年,天地再一次翻轉,民進黨輸得比四年前的國民黨還徹底,版圖分散,二都僅剩桃園和台南,那是六都末後的二都,直轄市基隆市和新竹市,兩縣為嘉義和屏東,治下的人民只剩四百多萬,佔全臺人口不到四分之一。

以下是四年前的選後感言,可以用來對照這次九合大選。

選舉過後

選舉結束,勝負分曉,贏的一方不能理直氣壯,輸的卻是理所當然,執政無方,偏離民意,傻瓜都能預知結果。(睡了一夜,感覺良好的馬英九不知醒了沒。)這次選舉還有一種詭譎現象,許多人不願意出來投票,他們還在觀望,放任博奕結果。輸的、贏的,將來會有怎樣的表現,嬴的是不是趾高氣揚,忘記先前的承諾;輸的還是無關痛癢,仍續爭權奪利,沈迷於自己的「確幸」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