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來到北大荒
2018/05/07 13:30
瀏覽720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旅行,多數為了屢償宿願,填補記憶,以滿足自我念想,至於挑戰冒險,開拓知識,以期自我實現者,那是專業的旅行家,像徐霞客走遍大江南北,像松尾芭蕉北陸行腳,平生以旅行為職志,是有錢有閒階級,還要有天才機運,這些我都沒有。退休後走訪一些地方,說是旅行,不如說是印證當年讀書念想,經常節衣縮食,撙節經費,或採克難方式,刪繁就簡,總算到過幾個地方,但仍以大陸為主,因為想去那裡證明記憶,投射感情,或歷史、或地理,有文化,有山水,這一趟東北行,我想還是這種成分居多。

東北是典型的「表裡山河」地形,但在前清和俄國簽訂璦琿條約後,這地形就被破壞,體雖不全,但形仍在。山的部分,其外有名的當屬長白山,也有人稱它白頭山,位居中、朝邊境上;另有大、小興安嶺,在中國最北地境成人字交接,小興安嶺右捺,北有黑龍江流過,大興安嶺左撇,一直向西南伸展,最後接上燕山山脈,其西就是蘇俄和內蒙,這些山脈均廣佈森林,至於內部高地,居中隆起丘陵,是松花江和遼河分水嶺。河流部分,東北為黑龍江,東有烏蘇里江,成中俄界河,東南圖門江和鴨綠江又與朝鮮為界。流貫平原內部河川,北有松花江和嫰江,南有遼河,均在中、下游形成平原,為東北富庶地區。

談到東北開發,讓人想起「北大荒」這名詞,那地究竟在哪裡?一般說來遼河流域開發最早,早在秦漢就設有郡縣,而明長城東起鴨綠江岸虎山,繞過遼河上游後順大興安嶺南下接燕山,那段長城嚴關把守城外金兵,又前清認定他們的龍興之地,指的也是明長城東段以北地區,當時指稱關外,並不全然是山海關。今天我們稱的「北大荒」,主要是松花江流域和其以北。為什麼這種「表裡山河」的寶地,最後竟成為中國最大荒原,這和前清有關,因為滿人限制他人移入,所以一直維持地廣人稀。

東北北部的「北大荒」,至今仍留有神秘,這應和當時據領山頭的惡勢力或有人一夕致富的傳說有關係。「北大荒」一直到清朝中葉才有難民潛入,有人鋌而走險據山為王,有人努力墾荒耕作,那些人主要來自山東、河北,不管從事何種行業,因為營生容易,很快就致富,所以招倈更多鄉親參與,因此,「北大荒」一開始不僅代表著荒蕪,也代表著機會。現在,這裡的居民,乃保持粗獷本性,這和移入人民有關,這塊土地在十七世紀遭受俄國覬覦,最後割讓黑龍江以北和烏蘇里江以東廣大土地,這種不幸也是前清禁止移民種下的惡果。

記憶裡的「北大荒」白山黑水,有待開發。民國為了經營東北,將那地由大變小,改為東北九省,後來中共建政又恢復東三省,那三省就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至於其它六省?歸的歸、併的併,早成為地理名詞。於今我們也只是記憶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松花江平原高梁肥啊大豆香,青紗帳下,風吹草低見牛羊。如今,這片土地上仍留有以姓為名的村落,李家屯,董家村,那是移墾時代的遺留;行走在上面的中東鐡路和南滿鐡道,都留有列強侵略軌跡,另外一些我們熟知的地名,齊齊哈爾、哈爾濱,長春、瀋陽,都有過可歌可泣的故事。這塊美麗的山河曾經蒙難,經過那麼多年之後會是怎樣的容貌?

八月中秋前飛機飛離桃園前往哈爾賓,過午即近大陸,先見海面幾座小島,不久進入陸地,我想飛行航道應是從黄海進入遼東,看機下風光都是中國山水就可証明。很早就想究竟北大荒,所以緊守著臨窗座位,目不轉睛地張望,雖然飛行高度還有八、九千公尺,但仍可分辨地貌,先是一段高低起伏的丘陵,陵上散佈莊稼,青黃夾雜,然後飛過一座山,接峰連脈是整整的藏青色,那裡少有人家,之後穿雲而過就見到如茵平地,那上面有江河流貫,飛機高度再次下降,底下風光漸漸清朗,集落、城市、道路、莊稼一一呈現,我想那裡就是北大荒,那青綠色不是高梁就是玉米,至於黄色應是黄豆,小時候種過莊稼,黃豆熟成葉子轉黄,就是這種色調,書中不是說東北大豆產量居中國第一嗎?

第二天,車子在哈爾濱市郊奔馳,才證實前一天的猜疑,那青綠色果真是玉米,只是地面少有高梁,而金黃色部分不是黄豆而是稻子,因稻穗熟成,葉和穗都成黃金,這一見讓自己好生疑惑,甚感詫異,溫帶的北大荒竟然長出稻米來?以前讀書,書上載說中國地理以秦嶺和淮河為界,地分南北,緯度就在北緯三十二到三十四度間,南濕北燥,南方為魚米之鄉,產稻,北方乾旱,種植雜糧,人以麵食為生,這是自然的中國,唯一的例外是圖門江沿岸延吉,因為朝鮮族人種作習慣,那裡也生產少量稻米,那為什麼松花江平原位居北緯四十五度,是北方的北方,為什麼一望無際全長出稻米來?

想起國中地理課,有一天老師請假,由校長代課,他拿出一幅中國地形圖掛在黑板上,要學生指出黃河、長江間那裡可以種出稻來?我端詳地圖,指出綠色平原有藍色河流的低地都可以,這在當時當然不是標準答案,只有幾個人能指出秦嶺和淮河以南,那些同學都獲得校長頷首稱是,但如今這個答案在東北也行不通,東北的北大荒現在就種著水稻,水稻在黃河以北依然抽穗金黃,從黑龍江到吉林,再從吉林伸展到遼寧,整個東北都是水稻的故鄉,這是人定勝天呢?還是科技改變水稻的基因,我想這是水利興修,這和當年我的想定應該不差。夏季的北大荒溫度仍適合水稻生長,只要有水灌溉,那一季肯定能豐收,只是東北種出水稻,把「北大荒」變成「北大倉」,還是讓人難以想像,只是百聞不如一見,它衝擊我那單薄的常識。

大豆和高梁俱屬雜糧,當然適合北大荒,那如今為什麼少見呢?我想是因為國際糧價關係,今年搶種玉米的多,若來年糧價一變,興許高梁和大豆就會佈滿整個地面。哈爾濱附近廣袤的平原俱屬黑土區,這裡是世界三大黑土區之一,土地富含腐植質,人稱:「捏把黑土出油花,插雙筷子也發芽。」北大荒從古至今就不該荒涼,它可以像畫布一樣,任由農人揮毫,用種子當顏料,以勞力作彩筆,調畫出五顏六色來,有黑的,綠的,黄的,紅的,還有說不出的顏色,從五月到十月一直在變化,每天、每月都有驚奇,那畫風可隨著市場而變化。你來到東北只要居高臨下,就能看出這塊土地豐富的色彩。

前進牡丹江市趕住鏡泊湖,經過一個名叫寧安的地方,傳說那裡是讓人聞之色變的地界,那是前清「寧古塔」位置,寧古塔沒有塔,那裡從不建塔瞭望,只是一個地名而已。從清順治那年代開起這片土地就是流放重犯之所,大多數人一去不返,老死埋骨在這裡,但仔細看這個地方也不是什麼窮山惡水,絕非九死一生之地,此地丘陵和緩,上面滿佈莊稼,陵上白雲悠閒,視野極為開闊,那種景觀很讓人舒曠,何來愁雲慘霧,我想這裡過去絕少人煙是真,但絕不是不適合人居住。現在這裡的建設和北大荒其它地區沒兩樣,同樣生養生靈,也是地靈人傑的地方。

東北近山低地,現在幾乎已經開發完成,此地宜農宜牧,至於稍高山丘,尤其是大、小興安嶺和長白山上,森林覆蓋廣闊,這些森林當地人給它取一個別稱叫「窩集」,目前是中國最大木材產地。提到森林,就讓人想起人蔘,尤其是長白山,傳說那裡的千年人蔘已修煉到跟人一樣會躱藏,所以採蔘人發現老蔘通常都用紅繩牽絆,然然再慢慢開挖,只是這些天然老蔘已經枯竭,現在人蔘都是人工栽培,前往長白山的路上就看到種蔘人家,那蔘田用都白膠布或黑網遮蓋,想必非常嬌貴。森林除了人蔘還讓人想起深山老林的伐木工人,他們利用冬天伐木,然後利用春雪溶化將木頭排筏運出,夏天的鴨綠江和松花江面非常忙碌,那時候安東(今丹東)成為中國最大木材集運地,只是我們到訪時候,不知是不是季節關係,那種盛況己不復見。

事到如今,東北能夠不變的可能是冬天的雪白,至於其它不可能一成不變。夏天這裡變化最大,顯得多采而忙碌。山地盡是翠綠,平地成了花布,草原上不見騎馬揚鞭的英雄,野地裡只有騾子在那裡無精打采,早就聽不到健馬嘶鳴的聲音。今天,東北除了沼澤地外,平地幾乎闢為農田,野地裡田埂大器地劃開,每塊耕地都成條幅狀,阡陌良田隨坡起伏,莊稼接連天邊,間或有少許林帶點綴;散佈的村落是黄牆紅瓦,城市裡的樣式是白柱如林,這兩種顏色都很搶眼,那集落和城市間也是大筆一揮,一條直直的線上就奔馳著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筆直的高鐡和公路穿插,唯一彎轉是松花江,那水路曲折向東,這就是現在的北大荒。

眼見為憑,肯定勝過雄辯,人們可以固執於自己的記憶,拒絕轉彎,但事實卻不會這樣候著你,當時空轉換,只有適應的份兒,那裡無關個人感情。來過北大荒,早就知道它不可能維持原貌,書中記述早就換了又換,但就是不死心,想見這裡的「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來這裡找書中記憶,最後只有悵然若失。也許旅行就是這樣,有人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想旅行就是用新腳步去檢驗舊記憶,然後是增補、強化、潤色,又是一種新的學習。來一趟北大荒,我有這種體悟,書不能死讀,人不能食古不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旅遊記事
上一則: 在鴨綠江畔
下一則: 登長白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