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登長白山
2018/05/06 10:01
瀏覽800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來中國東北,最想去的地方是長白山。長白山位於東北正東偏南,山高二千六百九十一公尺,為東北第一高峰,山下的原始森林很多地方仍人跡罕至,火山口形成火口湖,那水叫天池,這裡是三江源頭,圖門江北流,鴨綠江南貫,南北兩河形成中韓界河,另外松花江流貫東北中部,在中下游形成偌大平原,是東北富庶之地。長白山,有人稱它白頭山,因為山頭是不毛之地,屬苔原帶,冬天又是白雪鋪蓋,常為禿頭。有人慕名而來,有人因為朝聖,也有人純為了火山地形,想通識通往地心的火山口,為什麼成為堰塞湖。小時候聽過抗戰歌謠「長白山上」,讀書時從課本看過天池容顏,對照片神遊,如今能來一遊,慕名成分居多,只是似蜻蜓點水,有點雪爪鴻泥。

長白山上好兒郎,每天伐木墾大荒,他們與自然搏鬥,個性爽直,這點和北方人一樣,那裡的人很多來自山東半島,山東人直爽個性,大家早有耳聞。民國也有幾位東北名人。張學良,「東北王」張作霖之子,生平決定兩件事,第一次是一九二八年的「東北易幟」,舉民族大義,實現國家統一,另一次是一九三六年「西安事變」,如今張學良都已作古,這功過就留給歷史評價,張氏活到一百零一歳,實際快活三十六年,剩下全幽居數饅頭;宋長志,遼寧人,海軍出身,當過參謀總長、國防部長,對臺灣安全盡過一分力量。梁肅戎,遼北省人,鐡錚錚的漢子,早年參加對日作戰,後來當上立法院院長;李敖和齊邦媛是讀書人,他和她也是東北人;還有孫運璿,雖不是東北人,卻從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對臺灣經濟起飛留下漂亮身影。這些人喝過長白山上的水,都稱得上好兒郎。

甲午年中秋前夕,我們到訪東北,先從牡丹江市坐船遊鏡泊湖,飽覽那裡的湖光山色,品嚐當地農家菜,當然少不了鏡泊湖裡的魚,之後,便驅車前往長白山,是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視線極為闊清,經過寧古塔,那塊土地高亢,和緩起伏,上有藍天白雲,下有接壠莊稼,感覺天寬地闊,可說是物阜民豐的地方,很難想像這裡曾是前清要犯流放重地,怎麼也不能想像那種愁雲慘霧的日子。時近中秋,太陽即將告別北半球向南遠行,感覺有一絲涼意。

現在到長白山的交通堪稱便利,只是路途遙遠,不管從山下那個方向上山都要五個小時,那火山流岩形成的坡度雖然不陡不彎,感覺和緩向上,但坐在車上太久便會疲乏,還好沿途風光多采,可以仔細品味。我們過鏡泊湖經敦化市上山,眼見海拔七、八百公尺以下丘陵都己開發,上面種滿雜糧,還有幾處用塑膠布蓋覆的參田,坐在車上若放任田園景觀從你窗前飛掠而去,那就太對起這塊天地。

經過兩個小時的緩坡才進入林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白樺木,那樹幹潔白挺立,樹皮上有人眼黑圈形狀,最容易辨識,長白山的白樺林舉目皆是,一直到岳樺林出現才漸消歇;此時海拔逐次墊高,進入闊葉紅松林,而紅松稀疏,正受國家保護;接著雲冷杉林,紅松和杉木雜次分布,經年鬱鬱蒼蒼;岳樺林算是較耐寒樹種,分布在壹仟柒到貳千公尺山上,這時候樹葉已呈泛黃,高地秋意正濃;再上去就沒有林木了,山容驟變,山勢嶙峋,全是光禿的高面長出鐡銹色,淡淡紅妝,來到這裡,火山口就近了,想見天池火口湖,它就陷落在底下。

如果你無法站上高地俯瞰,那你就想像自己是一隻高飛的鵬鳥,正居高臨下,那角度夠寬夠廣,可以覽盡長白山的雄偉美麗。你想像她就是一個曼妙的少女,在初秋時節,頭披白巾,搶眼明亮,頸項黄花,最是繽紛,而上半身著絨色套裝,底下花布長裙,那下擺平鋪在地上,也是阿娜多姿的美麗模樣,可以迷倒眾多清純少男。只是車子自下而上,漫穿山林,人在車中,你不好體悟少女撩人的姿態,只感覺平地散佈村莊紅瓦,野地裡黄色熟成,而秋收豐盈;穿過濃密森林,頂多有感於綠色隧道,到了樺木林層,黃葉搖曳,能說是秋意正濃,最後上了高頂,光秃秃一片,想到遭老頭的秃頂,那才是無趣。原來自己已和長白山上的曼妙美女擦身而過,錯失一親芳澤的機會。

現在登臨長白著實真容易,一年四季均開放,而且有專車接駁至火山口附近,下了車,只要步行百餘公尺就可親近火山口,俯視那藍得跟天一樣的天池,只是半年雪季,濕冷滑溜,上山須注意安全。來到長白山頂,可以感受到雲氣變化,尤其是季節更迭時候,上山能否一睹天池容顏很難預知。隨車導遊介紹天池,就提到他們的領導,有一個短小精幹者,為了改革,說過一句名言:「管它黑貓還是白貓,會捉老鼠的就是好貓。」他來長白山一次就目睹天池容顏,還在山頂題字紀念,其後的接班人,長得人高馬大,上長白山四次,一次也沒落著,只能乘興而來,敗興而歸,我想他的內心肯定嘀咕:「同樣是天之驕子,怎麼差這麼多。」同學前年五月來長白山,那時山雪未消,有雲霧掩蓋,登高只能徒呼負責。旅行就是這樣,無所謂絕對,凡事需要隨緣,怎麼也強求不來。

來到山頂,首先映入眼簾是火山口,那山勢崢嶸,氣勢雄偉,而火山口附近的溶岩十分猙獰,口壁如削,簡直是直白,沒半點掩飾,只為了陳述當時火山爆發的凶險;而低下一湖平靜,水波不興,水映著天,天藍水亦藍,直讓人想起太白金星丟失的那方寶鏡,照得人無處藏身。火山口附近有幾道條裂谷,想當初是熔岩溢流的出口,那裂口一直向下延伸,直沒入底下林帶,這裂谷雖經三百餘年,至今仍無法平復,仍是兇險模樣。離開山頂轉到山腰去仰望那道長白瀑布,瀑布從高山苔原流出,而水落飛濺就在岳樺林附近,從那簡單來到繁華,由凹口一躍而下,似白練從天而垂,水勢非常汹猛,最是氣勢磅礡,其落差有六十餘公尺,水濤聲雷耳;這水來自天池,有條通天河接通,不管有無雨雪,那水流不斷,好像天池有自然給水設備,這裡火山雖然熄了,但當時的噴煙卻改成如今的噴流,也算是奇蹟。

目前長白山雖然一幅寧靜,但它仍屬活火山,只是呈現休眠狀態,誰也無法預知什麼時候它會翻身,火焰從火口湖那裡再度噴出,屆時長白山會不會再次長高?它最後一次噴發是在一七零二年,當時正值康熙盛世年代(1654—1722),當時究竟有多慘烈,塗碳多少生靈,文獻少有記載,但觀察底下深山老林會得出一點線索,那裡的林木少有四百歳以上,一些更老的樹一夕之間完全滅絕,現存的樹本都是那次爆發後再生,你說她是怎樣的慘絕呢?從另一個角度看,你也可以戲稱長白山學會去老還童功夫,這裡的山形容貌永保青春,這樣說也沒有人說不可以。

來一次長白山,總算一償宿願,能登上東北第一高峰也不容易。有人說:登泰山而小天下,但泰山高度僅有千把來公尺,底下是黄海和黄淮平原,那長白山高度要比泰山不知多出凡幾,而其底下平陸廣闊,黄海和日本海就在不遠之處,那爬一次長白山會不會廣天下,胸襟也跟著開闊起來。登高覽勝,近距離接觸天池,誠屬難得,轉身極目,低下的深山老林更無涯無際,那空間偉大,只是不知到那裡去尋得千年老參,這樣就長生不老了。獨立山頭,念天地之悠遠,下山時候,不時感謝老天一次特別的眷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旅遊記事
上一則: 來到北大荒
下一則: 走在洛陽橋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