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紫金山上
2018/05/01 11:29
瀏覽642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從黄山搭大巴到南京,來到秦淮河畔,那裡的古牆依舊,中華門仍巍峨挺立,作為六朝故都的胭花脂巷,秦淮河仍燈紅酒綠,商女續唱後庭花,但現在的王謝堂前燕,飛不進建康的尋常百姓家。南京,又稱金陵,最後作為中華民國的首都,城內留有總統府,而城外紫金山是民國肇建者,人稱「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陵寢;南京,中日八年戰爭,日軍入城曾瘋狂屠殺,旦夕間死了三十萬人,目前留有戰爭紀念館在那裡控訴日軍殘暴;石頭城,一座縱橫古今城市,現在成了怎樣面貌?應天府,已成為現代經濟櫉窗,那裡高樓林立,和一般都會區沒兩樣,早成為消費的天堂,如果你來這裡想作故國神遊,著實是「多情應笑我」,不搭調。

來南京走一遭,對自己別有目的,只是想圓拙稚的夢。一早坐地鐡到紫金山,轉園區電瓶車上中山陵,然後下山走明孝陵。上中山陵,那是從小就有的念想,讀書心儀中山先生首創革命,推翻滿清,創建民國,更由衷感佩臨終叮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孫中山先生病逝於北京協和醫院,後來移靈南京葬在紫金山。也許有人會笑,今夕何夕?怎麼會有這樣思考。南京不再是國民政府的首都,那地面早已改懸易幟,現在叫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我們居處的這個海島,不時有人會拿「中華民國」開玩笑,說它名字叫臺灣。今天凡事只講「顏色」、「立場」,你還食古不化。只是,我不管這些,私下認為每一個人都可以存在自我意識,說國族意識也好,說分離主義也罷,只要不相妨礙,你講你的,我信我的,那是個人自由。

下了車徒步走參贊大道,先來到中山陵大門,那是四柱三門的青石牌坊,斜簷舖設藍色琉璃,正門留有中山先生手書「博愛」兩字。「博愛」和「世界大同」是孫先生生前喜歡寫的大字,那字不是什麼碑體,但很有中山先生特色。從陵前大門往陵寢望去,筆直的大道旁植蒼翠松柏,因為時間近百年,那松柏顯得鬱鬱蒼蒼,濃密處都已遮蔽陵寢視線,使莊嚴張顯不開,有見不到底的遺憾。想當初設計應該沒有考慮清楚,忘了喬松長高長大會起掩蔽作用。順著這樣的林蔭爬升,來這裡思緒湧動,不管現在還是過去、那種心事、國事全上心頭。

一九一一年亞洲第一民主共和國誕生,只是處境艱難,短短幾年波折不斷,先有袁氏皇帝夢的折騰,再有復辟事件,結果形成「藩鎮」割據局面,軍閥混戰多年,好不容易國民革命軍北伐成功,國家終獲統一,廢除不平等條約,但旋又碰上日軍侵華,那焦土戰爭打了八年,為陷日軍於泥沼,掘黃河堤漫淹,最後才因太平洋戰爭,兩顆原子彈後日本投降,可是繼之而起的國共內戰,一九四九年,這個國家分成兩個政府,一大一小,臺灣海峽中隔出兩個不同的世界。

我們慢步前進,經二進來到「天下為公」門樓,果然,這門樓和自己想的一樣,「博愛」之後必然是「天下為公」。走到這裡人潮稍多,當然都是虔誠的觀眾,有白種洋人,有更多的黃種人,他們都不請自來,出自內心,其中夾雜不少年紀稍長的大陸客,陸人不僅信仰他們的「毛主席」,當然也有中山先生的信徒,他們也和我一樣,都曾記憶那個年代,心中留有中山先生的位置。

想中山先生革命建國,走來艱辛,經過十次失敗,方得以創建民國,但他追求的大同世界並沒有實現。孫先生信仰「博愛」和「天下為公」,但都叫好不叫座,因為人性自私,一但擁有權力,幾個人心懸天下,多的是為一黨一己。就說國、共政府吧,中共堅持共產主義,鬥垮「四人幫」,演變成文化大革命,那些年腥風血雨,付出慘痛代價;國民政府遷播來臺,應對時局有如杯弓蛇影,為剷除異己,於是有白色恐佈,至今這兩件事一直像鬼魅影響著兩個政府。

但臺灣還有其它的問題,從大陸移播來台的政府,為了接納本土意識,解嚴後發展兩黨政治,但在畸形民粹操作下,卻混淆了國家意識,本來不存在的獨立問題,現在卻繃緊島內人民的神經。臺灣真能獨立嗎?獨立是要有條件的。

獨立的條件我想有三,地理區隔、文化意識和自主國防,其中具有一種以上機會就大,可是臺灣目前擁有什麼優勢?幾乎三種全無,海峽已不是天塹,現代武器來去自如,幾千公里外就可以發動攻擊;文化方面,組成臺灣的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屬同文同種,祖藉來自中國大陸,經過多年融合,閩客、原民也沒多大差別,現在何必挑起對立;而國防實力,目前也向中共傾斜,臺灣的硬體武器已無法跟上中共,而軟實力呢?有幾人準備打獨立戰爭,有幾人肯去抛頭顱灑熱血?獨立是生死問題?兵凶戰危,沒有絕對優勢,想獨立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對比兩岸,我比較在乎誰能國強民富。上一世紀六、七十年代,臺灣在國民政府勵精圖治下,外匯存底高過中共不知凡幾,民心士氣可用;八十年代中共改革開放,改弦更張後占盡優勢;這當下,臺灣因兩黨惡鬥而停滯不前,大陸卻在共黨專政下突飛猛進,誰優誰劣?一看便知。如今,中共在兩岸問題上已呈咄咄逼人之勢,臺灣能有的只是無力回應,這樣發展下去,誰都可以預判將來發展。

來到陵寢位置,寢門設有三個門洞,門楣上留有民族、民生、民權三組金字,民生擺中間,這六個字是中山先生終生的心血,也是努力標的。如今中國不再受列強欺凌,可說是否極泰來,中華民族站上世界舞台,可以跟歐美大國平起平坐,這是何等光榮的事。民權方面,兩岸都存在問題,臺灣發展成民粹式民主,大陸一黨専政只是鳥籠式民主,當政黨政治與一黨專政都有弊病發生時,這就要等時間去調整磨合。至於民生,我想兩岸三地已無差別,表面上都是自由經濟,只是調控力度不同而已。

中山先生曾說廿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可是二十世紀過去了,中國不能,時間來到廿一世紀,開始有了契機,這應該是華冑子孫最樂意見到的事。這裡就要問一個嚴肅問題:「我是不是中國人?」如果是,那為什麼不能共襄盛舉,再問,臺灣是不是中國一部分,如果也是,那為什麼要挑起對立,還分一邊一國,真讓中國揚眉吐氣的時候,這夢不是從十九世紀開始爭論「德先生」和「賽先生」就有的嗎?迎頭趕上,乎何樂而不為!時間雖晚,中山先生地下有知還是會感欣慰。

從中山陵陵寢位置往下望去,那紫金山下一片蒼鬱,遠方的山景頗有雙龍環抱之勢,我想這就是人家所說的風水寶地,如果真有風水寶地,這種地理也不是一人一家所有,中山先生畢生提倡博愛就是想福蔭天下,只是再好的地理也要有後代去認真守護。走完中山陵便順道前往其下明孝陵,明孝陵就是朱元璋的陵塚,同樣是朝代創始人,那條表參道上排滿神獸華表,呈現出一種家天下思維,封建的朱明王朝已經離我們很遠很遠,一個家天下,一個公天下,我想明孝陵是不比中山陵的。

     過南京,在南京大屠殺的紀念館裡踟躕,那裡給人突兀和錯亂;到過紫金山,走訪中山陵,想起歷史長河,多少英雄人物,當他們在浪尖上會是怎樣的反應?如果歷史能比諸長又遠的階級,我們只是其中一級,在那階級上承先啟後,當然很快就嘎然而止,起止只不過是過程。對於這個民族,這個國家,我們的責任是什麼?關於長河流向,應該有怎樣的作為?我想每一個中國人都應靜下心來認真思考。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旅遊記事
上一則: 過雁蕩山
下一則: 船行新安江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