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船行新安江
2018/04/30 16:23
瀏覽614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六月,雨濛天氣,從屯溪循新安江去尋千島湖,雖是雲低霧罩,但坐船遊江,船上有雨承遮蓋,不必穿雨衣拖雨鞋,安坐就能覽盡新安江兩岸山水,看雲雨幻化,也是不錯,這比前日穿雨衣登黃山,只看到迎客松朦朧對待,不久就踅回要好許多,今天坐船遊江理應掃盡上黃山的晦氣。

來到歙縣深渡碼頭,是個沿江渡頭,目前從安徽坐船到浙江千島湖,渡船都從這裡出發,從這裡坐船遊完千島湖後有兩種選擇,一是坐回頭船回到原來的安徽,不然就從千島湖區換乘大巴前往杭州,兩都方便,就看旅客行程安排。新安江匯集江南水氣,自皖南即流水湯湯,聽說黃山市目前也在趕建碼頭,不久也可以從黃山出發。此江自古就是徽商出入浙江的重要水道,途經淳安古城,那裡也有徽派建築,我想皖南去的移民應該不少,恢復這條航道,更可以重拾歷史記憶,只不過新安江彎彎長長,若船行速度緩慢,一趟行程要耗去大半天時間,這樣久困船艙,想必遊興大減。

深渡稱港,仍歸海事管轄,內河航運不同於海,我想是取「一條鞭」的便利!港口附近這時節有許多百姓在兜售當地的枇杷,那枇杷黄橙圓大,吃相看來不錯,只是入口即知甜度不足,水滋滋的,若能透過改良,保留原有圓潤,去除那種偏軟偏水的口感,我想通路一定會更好。

船行江上,兩岸夾束,我們坐在右舷,因為怕吵,也不習慣陸客言談舉止,於是另外租用包廂,那價金不低,現在大陸各地都向錢看,如果想要跟人不一樣,那就要用錢去評比。其實大陸的大眾運輸非常平民,高鐡一般百姓都搭得起,只是想舒適也有商務艙座,那費用另計,就像坐火車喜坐軟卧,那價錢是普通坐位的幾倍。我們一行人坐右舷看風景,並不急於左舷風光,因為整天都坐一條船,回程船頭一調就是左岸,這樣安坐,不必跟著人群東跑西闖。

第一次坐船遊江竟是新安江,在自己想望中,那第一次應該留給長江三峽,因為三峽的名氣響,那段水路更是充滿歷史情結。三峽,「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在大壩尚未建成前,早就有計劃前往,但一直苦無機會,現在大壩建成也己蓄水發電,水漲船高後,是否仍留有當時三峽風景就不得而知了。這次坐船遊新安江,整日都在船上,船行上下六、七十公里,雖無法比諸三峽,但也是生平遊江最長距離,比起石門水庫坐船遊阿姆坪不知長過多少。還記得當年坐軍艦到金門,一坐就是一天一夜,艦行海上,那距離當然又比新安江長,但心情不同,不必上前線去提防。今天可好整以暇,身無壓力陪同夫人一起覽盡江水畫廊,豈可同日而語。

右岸貼近江面住著少許人家,那住家有的散佈江邊,有的離岸住在山坡,山上有許多旱田,有的種茶有的種樹,那樹想必是桃、李居多!只是山坡上不見聯村道路,或許有,只因羊腸鳥徑,我們又從低下的江面去仰望,當然無法全覽;這裡的山上人家,上山下田全靠著肩挑腳力,想出入外地,就得靠板舟,那岸邊停有幾板舟筏,陸上不見動力車,我想這樣推斷應該不假。這裡的山中民居生活肯定清苦,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都是吾土吾民,只要依附土地營生,這不就是老中國的生民寫照嗎?

老中國還有一幅畫也讓人印象深刻,那是幅潑墨山水,一直養在中國人的心裡。兩岸青翠,煙霧迷離,有江曲折,柳暗迷津;幾戶人家,伴水而居,有女子婉約從畫中走出,或岸際浣洗,這時腦際便會浮起「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那畫,更讓人想起「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那詩,於是每個人心中都有那位伊人,走船在新安江上很容易讓人溶入那畫,也足夠讓人想像。

江船更往下游划去,約莫航行兩個鐘點,就可以看到浙江人民歡迎您的招牌,這時舟船己進入水多彎折的浙江省,兩岸風土開始有了變化,江右也見橋樑道路,民居漸成聚落。安徽人都說浙江人富裕,因為新安江上遊的財都流進浙江。這時岸邊房舍跟著不同,白牆黛瓦的馬頭牆逐漸減少,參雜著斜簷黃牆的浙式民居,江面漸闊,已可看到幾座小島浮現,新安江慢流至此,己經不是兩岸夾束的江流,而是煙波浩渺的湖區,只有稍狹的島和島才建有橋樑,其餘的交通全靠舟筏,在那裡水路要比陸路方便。

千島湖區底下原本就是一塊谷地,那裡有夾岸平地,住著許多耕讀人家,歷史有名的淳安古鎮就在那裡,如今水下的淳安會是什麼風景?這座古城成於劉漢,明嘉靖時海瑞來此當過縣令,開始他那不苟的生涯。還有常職作家偶過部長的龍應台,她的母親也是淳安人,她在【大江大海】這書裡寫「美君回家」,書中記述一位老婦利用五年時間把千島湖底下的淳安縣城勾勒得清清楚楚,圖中上直街九十六號就是美君的家。

現在從千島湖的水域很難想像當時古城模樣,那座城在一九五七年,因毛澤東「追英趕美」的政策,一聲令下它就沉入江底,墳瑩良田沒了,屋舍毁了,那個生養三十萬生靈的淳安古城就沒了。三十萬是怎樣一個數字,記得故鄉花蓮所有人口也和這數相當,一聲令下就把三十幾萬人搬遷,就把千年歷史斷絕,這是何等霸氣,這讓我們很難想像,如今浮出水面的那些山頭,就是我們到遊數不清的千島,那會不會是當時民居記憶的山頭,或是他們耕稼的地方,小艇從此快速飛馳,不知干擾過水下那座空城沒有?那些埋入黃土的先靈可曾被驚擾過?

來到湖區上了梅峰島,據信此島是千島湖區最高且視線開闊的地方,上山有纜車上下,我則徒步山上,到了峰頂,但見幾座綠色島丘浮現,宛若沒串聯的綠色珍珠,整個景觀並沒有傳說的偉壯,才照了幾張相,就下起傾盆大雨,上山匆忙並沒帶雨具,正當歛容不知如何是好時,那雨旋即停歇,真是對流雨來的急去得快,只是不知會不會接續另一場大雨,趁雨停趕緊下山,回到船上將照片分享友人,只聽他們說:「千島湖也沒什麼,就像我們那裡的水庫。」我沒多說,反正旅遊能多走就多看,話不必多。

船在附近湖區逛了一下,安排靠岸上鎖島,鎖島商業氣息濃,除了上島免費外,其餘地方都要入場卷,這裡不時興一票到底的玩法,一隻牛被剝幾層皮,生意人點子多,卻掃了遊客興致。

過午船往回走,又要回到早上出發的深渡,預計到達時間是午後六時。回程下了一場大雨,雨嘩啦啦的下,雨濛江心更迷離兩岸景色,這場雨還是即下即歇,當雨過天青時,那山景就更清新亮麗,這時發現左岸有條公路,斷斷續續地盤旋在青山綠林中,來到縣界附近,又是黃山人民歡迎您的招牌。這時雲山袅繞,輕嵐飛煙,不知是炊煙,還是雨後飄渺,雨後山青,雲氣氤氳,我移步來到船頭,不期然地張臂迎風,放眼兩岸風景,這時逆船風撕磨兩鬢,一股清涼沁入心扉,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旅遊記事
上一則: 紫金山上
下一則: 宮島神宮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