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宮島神宮
2018/04/25 14:03
瀏覽574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坐山陽本線從宮島口駅下車,換坐渡輪上嚴島,這個島有人也喚它作宮島。渡輪駛離宮島口不遠,就可以看到海上那座紅色大鳥居,高聳矗立在遠方的海面上,它的背後就是嚴島,這裡被稱作日本三景之一。許多旅客一見到它就像遇上故人,忍不住拿起相機猛按快門,那鳥居就是他們心儀且想到的地方。到了嚴島你可以先上豐國神社再下宮島神宮,最後繞到對岸長的沙堤,那裡有座小巧玲瓏的神社,就是曾經守護這裡的平清盛神社,當然走這段路,不管你怎麼繞,視線都離不開那座紅色的大鳥居。

下船登岸,出了閘口就得往西走。嚴島除了人力車,再也沒有其它交通工具,路上沒有紅綠燈,也不見斑馬線,不管是王公貴冑還是尋常百姓,到此上岸後,身分地位都一樣,想去哪都得由腳接近,若有不同,只選擇路徑不同而已。往西,那是去神宮的方向。

走不遠,路旁即有店家叫賣,有些都站到路上攬客,店家叫賣的名產,有些是網路火紅那種,像烤牡蠣就是,很多旅客事先作足功課,知嚴島名產,一看到自己查考過的,都急著嚐鮮,停下腳步掏錢就買,然後興高采烈的邊走邊吃,只是吃著吃著,很快進入販賣區,到那裡才發現前面賣價都貴了五分之一,原來那些商店占盡地利,舉止就像攔路虎,遊客不明究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其實稍安勿噪,就不會吃虧,真急不得也哥哥。

我們夫妻倆並沒有從販賣區穿過,而是左轉進入山,那裡是住家少有遊客,感覺清悠些,不必跟著人群擠。山腰建有步道,可以順路到達豐國神社。步道高度比櫛比鱗次的屋舍高些,可以鳥瞰沿岸,而山坡種有櫻樹,正是櫻花時候,我們到嚴島純屬觀,因此選擇步道要比穿街心舒適。快到豐國神社前,路旁有一古松,那樹幹被壓抑橫生,就伏在圍牆上,長度有二十公尺許,而其枒又長出許多新枝與橫幹垂直,就像成排的小松,遠看如卧龍橫卧,近看又像樹籬,真是別具特色的圍牆。

豐國神社附近主要建築有二,一是號稱千方榻榻米的千疊閣,神社主體仍維持木頭本色,看來簡樸素約,說是豐臣秀吉下令所建,為紀念九州戰爭而死的戰士,但工程未,豐臣秀吉即亡故,後來的德川也沒有加完成,是以大閣無牆體,呈中空透視狀,頗具特色。另一五重塔,塔身塗上日本紅,看來非常鮮豔,這塔建於一四零七年,遠在室町幕府時代,雖然老塔比新閣年紀大一百八十歲,但看來精神矍鑠。從古塔旁的梯道下,很快就來到宮島神宮,那神宮正前方就是大鳥居。

宮島神宮到底具備什麼優勢?使它列日本三景,都說是海上那座朱紅大鳥居。但我另有法,就在袋狀灣澳口朝北,其寛逾百公尺,其長半里計,這彎澳右岬角,上豐國神社和五重塔,其左為平整沙,上植諸多喬松,沙的盡頭就是平清盛神社,夾束其間的低地,平整沒落差,於是口袋吞吐容易,當海水上漲,灣澳立即淹沒,像鯨吞一樣,退潮也,偌大水域忽焉消失,像傾盆而倒,這種漲、退瞬息,就在幾分鐘內發生,也能算是一奇

在那袋裡最重要的建築就是宮島神宮和大鳥居,這兩座建築又添加許多視覺效果,起了畫龍點睛作用。神宮位於袋底,是浮在海上的偉大建築,這種設計早在一千四百年前就有,雖然經過幾世代更替,其形式和外貎有些變,但作為神社目的始終不變。神宮內各主體建築間建有廻廊銜接,人行其間,猶如走在海,那種顫顫危危的感覺,應該很容易讓人產生肅穆心理。另一端就是袋口那座朱紅大鳥居,高十六點八公尺,危聳矗立,鳥居的大小搭配與神宮距離,不知是經過精心計算還是自然天成,不管你從那一個方向或角度看,那比例就是恰到好處,鳥居被海水圍繞,遠方又有陸地背,藍與紅對比醒目,而巨幢孤懸海上,更是壯觀,似乎隨時可召喚海神從那裡下來,叫人別開生面。

我們來此適逢低潮線,海水下降兩公尺許,以至於名聞遐邇的鳥居和神宮都站在陸上,海水引退了。從神宮和鳥居間可以步行通過,去到對面沙洲,這給人很不一樣感受,原本計劃進入神宮內部,從那廻廊去體會人和海的接觸,如今海水退卻,只好作罷,就跟著人群走進海灘,走進潮間帶,換個方式去親近,這樣由下而上的體驗,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的機會。在沙灘上仰視鳥居,在海水緣猛按快門,之後再走靠神宮,惦著腳尖欣賞片段的蘭陵王表演,也是不一樣的機遇。

走完神宮,一看時間還早,便前往對岸沙,沙左側隔著水渠,便幾排民居,那屋亭台,還留著許多傳統,我想那是自然的事,這島連車子都沒引進,想要翻修老房子,一定有限制這種限制就把歳月誠實的保留下來。我們沒有走進那些巷道,而是順著沙洲前進,在那裡輕踏細沙,聽聽松濤,時而眺望對面的中國,這樣走到平清盛神社。平清盛是日本平安時代後期人物,其後就是武家政治的鐮倉第一幕府,那年代除了不能與神宮攀比,我想也夠久遠了。

只是來嚴島一趟,說容易不容易,不知下次什麼時候再來?因潮汐關係,對於日本三景的嚴島神社,我們只能看到退潮模樣,對於滿潮的樣態,只能全憑想像。真是有一好就沒兩好,除非你真的好整以暇,時間足夠,可以等潮水漲退,甚至日出、日落,但如我們這等蜻蜓點水的遊踪,每天都在趕行程,是等不到那種機會的,剩下的不足,就留點空間去想像,那也是對待。

離開宮島神宮,順著海岸線往東走,經過一座石立鳥居,那鳥居古樸沒有塗上顏色,幾隻梅花鹿在下閒逛,這讓我想起奈良東大寺那群和平的梅花鹿,日本人把梅花鹿放養在神社或公園附近,不知有沒有特別意義?回程經過販賣區,發現許多店家在販售木飯匙,有些保存素色,有些畫上日本風圖案,我好奇問內人,「妳會來這裡買飯杓回家嗎?」她沒有回應,我也笑笑。

回到臺灣,想到嚴島飯匙,於是好奇上網查了一下,打上廣島飯杓,谷歌回答大意是這樣:「嚴島飯杓被用來參拜弁財天,是當地特有風俗。」知道後,不自覺地笑了,幸虧自己沒有從嚴島買回飯杓,把它拿來添飯更是笑話一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旅遊記事
上一則: 過雁蕩山
下一則: 登上竹田山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