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邊城鳳凰張家界
2017/12/07 11:53
瀏覽404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緣起

    春天開花的植物,花期早近尾聲,天氣漸漸熱了,節氣快來到立夏,時隔八年再次造訪中國,第一次前去長江三角洲,遊覽江南的「上、蘇、杭」,這次走訪長江中游,進入丘陵遍佈的湘西,探訪古城鳯凰,解讀沈從文渲染的邊城,並遊覽張家界的奇絶山水,看「阿凡逹」飛躍的靈魂。從長沙下了飛機就沿著三一九國道西行,市區大廈林立,城鄉也新蓋農舍,到處建設井然,似乎没什麼好挑剔,這幾年,大陸地區一直進步,從沿海到內陸。

    全中國只有北京時間,和台灣中原標準時間一樣,當然没有鐘錶時差,但湖南經度在台灣之西,日出、日落已可感覺差異,大約晚了一個小時。除了時差,四季似乎也有差異,這裡的緯度較高,春天來的稍晚,這個時候臺灣的杜鵑早已謝幕,這裡才剛登場,農田正忙於灌水插秧,在臺灣早已是綠滿田疇。

    進出鳯凰古鎮

    趨車前往湘西鳯凰,長沙到鳯凰古鎮需要一日車程,大巴在高速公路上奔馳,車上枯坐無趣,有人坐了就睡,醒醒睡睡,有人興起喝酒,扯天扯地,我則一路欣賞沿途風光,開拍好奇的風景,對我而言,大陸這塊土地還真陌生,對它十分好奇,不想遺落任何風景,對那似熟悉又生分的吾土吾民,過去叫「大陸同胞」有著一種莫名情分。

    到了湘西吉首自治州轉省道前往鳯凰古城,就在這條路上見識到大陸人見怪不怪的塞車現象,明明就是雙線道,有人硬把它當三線道,結果一遇瓶頸,就塞死著急,最後只好摸黑趕路。到了鳯凰天色己晚,多數人累乏了,急著提行李準備就寢,也有人猶豫湘西多匪的傳說,不敢外出,我們三人早有默契,計劃走進「土匪窩」,一起模索南華門走進南華橋,卻見沱江兩岸的燈火裝飾,那真是花燈街市,一掃塞車時的鬱悶,一句話不假,都被震驚了,三人一直流連到深夜十二點,也不見疲憊。

    第二天早上閒逛鳯凰古城,先坐船遊沱江,從城中穿河過,接著閒逛夾岸的石板路,整個行程像走「中」字筆劃。走訪在地的民宅老巷,有許多不甚了解,過了就算,只對熊希齡和沈從文有印象,尤其寫「邊城」的沈從文,他的著作能在台灣出版的我都讀過。今天的鳯凰古城,沱江仍悠悠地流,南華山也靜穆幽緲,一如千年模樣,小巷蜿蜒,石板路足音清脆,不時有土家裝扮的行人在穿梭,聽導遊說「鳯凰用一千年等我們一日到訪」,這話有意思,沒有深厚涵養絕說不出口,激起我的詩興,暗想桃花源的武陵人,一時詩情騷動。

 

   沱江水細細彎彎

   流經石板橋

   淹過吊腳樓

   繞水的渡船頭

   聽過阿妹歌聲嘹亮

        

   武陵山路曲折

   長長的紅土坡

   傳說是土匪的窩

   纏布頭的漁樵  (是不是先秦遺民)

   緣溪找過桃花源

      

   繞過層峰疊嶂

   何處覓漁樵入口

   避秦的路早已湮沒

   武陵人不提桃花源

   遊人何必苦淹留

           

   扁舟順水漂流

   打魚的歌嘹亮

   不想停靠固定彎澳

   一溪魚蝦就夠温飽

   阿妹答唱阿哥就挪被窩

   

   南華山梵音悠揚

   阿妹牽手走過的虹橋

   土匪也曾停駐

   石板足音廻蘯

   用千年等我一日遊踪

 

    不管是入住鳳凰當天晚上,在南華橋驚見燈美的鳳凰古城,還是第二天閒逛古典老城,對古城的美,古城的幽雅,絕不是拙筆所能形容,在這裡沒有一定的文化底蘊,誰敢隨意發言,何況這是文豪沈從文老師住的地方,他筆下形塑的邊城,豈能隨便諒美,我只好用上面五段長短句聊表當時感情,看倌只好意會了。

    從鳯凰到張家界,總里程不到一百五十公里,車程半天足夠,但車子剛離開鳯凰就塞車,這次塞得比來時誇張,竟到定點不動的地步,在那荒郊野地,急壞了車上嫌小的膀胱,紛紛就地解決,同樣是白羊黑羊,就是誰不禮讓誰。大陸現居人口十三億,經濟逐次發展,到了那一天,人人買得起車子,如果軟、硬體建設不跟上,尤其是欄路時的霸氣,那後果真叫人寒憟。今天又要摸黑趕路,來去都一樣,不習慣也不行。到了澧江畔的張家界,己是萬家燈火,今天算早,只是疲乏到不想逛逛。

    奇絶張家界               

    住進張家界飯店,有幾天行程都在附近,在喀斯特地形裡轉悠,一直重複著「谷深諸山壯,腳下群峰小」的景象,石灰岩地形,在千萬年的歳月洗禮下,外表都變得十分蒼茫。

    懼高的我,坐天門山索道高入雲霄,扶搖直上天門山,空中偶遇強風,纜車高高懸蘯,真讓人瞻喪心驚,這是目前世界上落差最大、最長的索道。懼高的人在這裡不敢言勇,在纜車上坐若鐘貎,緊閉雙眼,當然失去覽景的機會。到了山頂走鬼谷棧道,那段路也夠讓人提心吊瞻,還有心替古人擔心,問道:棧道是如何完成的?由於時間安排不當,在山頂錯失遊覽天門山寺最屬遺憾,等回來查看導覽資料,才發現天門山寺距離我們到過的觀鬼谷洞只有咫尺之遙,什麼時候還有機會上天門山?

    回程坐纜車從中途一站下車,改坐環保車上天門洞,這段車程必須先走通天大道,所謂通天大道就是懸在峭壁上的盤山公路,號稱九十九廻彎,『層層疊起,宛若飛龍盤旋,直通天際。』下了車,上天梯登天門。天門洞開在三國吳永安六年(西元二六三年),『千米峭壁轟然洞開,玄然如門。』這是世界上最高海拔的天然溶洞。天梯,聽說有九百九十九個階,只是這些九的數字不知是湊合還是實數,但一路攀登真夠累人,少有人能夠一口氣登頂成功。這條天梯,由低往上雄偉直長,凡人扶階抬頭一望,真有朝聖的感覺。到了天門洞,未見天神,也没有天神灌頂,只感覺高處不勝寒,回頭趕快下山,去找回人間温度。

    上黄石寨或是天子山,一般遊客都是纜車上下,但前往山寨仍保留過去走的拾級山路,只是今人講求便利和速度,已少有人拾級,徒讓老舊山徑一直苦候真正愛山的人。在山寨上居高臨下,看著各處石峰、石林、奇石、古松,而那「五指山」、「迎客門」有如天造地設,從不同角度欣賞會有不同感受,真是仁智互見,也許看山時的心境才重要,對於那種山容,千尋峭壁,深溝裂壑,想用秀奇兩字來概括。

    雨中走訪張家界也算一絶,真是別有滋味在心頭。山没嵐氣看不出它的靈動秀氣,而山嵐没有陽光作陪,也不會顯得莫測高深。這次張家界之旅巧遇天雨,雨把張家界整個靈幻出來,不一樣的張家界。在天門山,雲霧袅袅飄著雨絲,天氣有點涼,此時遠山隱現,獨立的石峰在雲隙間乍現,氣象變幻難測,走在棧道上,雲在腳下,時而朦朧,時而清爽,彷彿我等是神仙正騰雲駕霧,境遇非比尋常。第二天走在十里畫廊中,那時雲開見隙,雨過天晴,圍繞山上的嵐氣經太陽反射,山和雲頓時活化開來,那些雲飄飄然於奇峰仙台上,好似三仙女從雲霧中揭衣走出,此時遠山清晰亮麗,也在歡喜迓迎。

    袁家界的絶岩峭壁,石柱如林,都深陷在寬谷深窩中,這裡的景觀與張家界那點秀奇不同,堪稱用壯麗表示。一條彎曲的覽景步道隨著崖緣,可以盡覽十里風光,峽谷深陷都在腳下,只是不知造化用什麼力量才能造成這樣的陷落,又是什麼原因留下那些獨立的擎天巨柱,宛如削塔劈牆,誰能解釋這般神力,大自然真是奧妙,不能解釋時只好以驚奇帶過。下山時我們乘百龍天梯下,三百二十六公尺只消一分半鐘就到谷底,這是獨步全球的創舉,最高的戶外電梯,在透明的電梯內可以覽盡峽谷風光,但我選擇擠在人後,梯外發生什麼故事,千萬別來問我。

    到張家界最後一天,早上走玩黄龍洞,這個喀斯特溶洞,除了步行還能搭船遊走,沿途所見簡單明白,但在接近出口處有一高聳溶洞,高四、五十米,寬近百米距離,裡面到處都是石灰溶洞地形,鐘乳、石筍、石柱,石丘等美不勝收,這種景緻集中在一起最讓遊客驚奇,到處都是快門聲,其中有一石筍細長如針,直指岩頂,號稱定海神針,最為奇特,真不知有人吹口氣,它會不會跟著動搖。下午走訪寶峰湖,是圍霸的人工湖,湖面積不大,集用水、發電、觀光多種功能,因有人工瀑布從石壁上懸空而下,才吸引遊客晴倈,走完寶峰湖,張家界之行接近尾聲。              

    緣盡情未了                

    好的山城要有人文搭配,不然它只是一片老牆壁;美麗的山水要有雲嵐作陪襯,才得以顯出山水靈性。

    湘西,有太多古老傳說,趕屍、作蠱、落洞,有許多傳說神秘,都依沈從文的筆觸而活靈活現,他把湘西當畫布,用筆揮灑『邊城』的淡淡情愁,儘是古風古調,這裡還留有渡船夫的身影,歷盡滄桑的人養成逆來順受的生活哲學,來到類似桃花源的邊城,若能仔細耹聽,也許還能聽到「翠翠」美妙的歌聲。不去細究人事,山城於今仍古樸可愛,石板路上傳唱著千年足音,這裡需要的進步,是多一點人心疼護。

    筆無神明護佑,實在很難寫盡鳳凰古城和張家界的奇絶美麗,這裡不愧為世界自然遺產。天雨遊園,走進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緣著金鞭溪蝺蝺獨行,腳下那幽僻小路,有著通古之幽情,一路伴隨潺潺的流水聲,抬頭便見嶙峋的石峰如塔,都在雨中沈默,而幾棵老樹伸展在溪面的殘枝綠葉,也都舒展出歡愉,一一向遊客招呼。我想,這片好山好水什麼都不缺,只缺人們認真去保護,這種用心用天佑差可比擬。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旅遊記事
上一則: 登上玉山
下一則: 北越下龍彎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