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思 陳情令-2
2019/11/29 23:03
瀏覽279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我思 陳情令-2

【射日之征】

魏無羨祭出了陰虎符,至使三塊陰鐵完全失去效力,成功使溫若寒失去了倚丈,但,這也是魏無羨悲劇人生的開始。當大患己除後,人人表面奉承他,稱他英雄少年,好不得意。但,實質上是,大家有如看待尚方寶劍一般,覬覦陰虎符,勢力稍大的蘭陵金氏,第一個就不願放過他,其他小門小宗便是左一句邪魔歪道,右一句囂張猖狂,誰真正拿出真心待過他?

手持陰虎符就一定會是魔道嗎?是否成魔,不是由持己心嗎?難道手持佩劍,傍屬世家就一定是傲然正道嗎?熟黑熟白?又熟正熟邪?當金氏讓溫氏俘虜為活餌時,又熟強熟弱?很多事情在魏嬰的心裡折磨著,在藍湛的世界裡崩壞著。

若這段時間,還有一點小美好,應該就是回到蓮花塢的日子吧,大家依舊去荷塘邊,乘船採蓮子,逍遙愜意,彷彿時光依舊在往日。有一段是我特別特別愛的,就是羨羨在祠堂中,對著師姐撒嬌那一段了,怎麼有人撒嬌這麼好看,這麼甜,這麼沒有違和感啊~

羨羨伏在師姐膝上撒嬌,魏嬰:「師姐,我餓啦。」師姐:「怎麼還像個孩子一樣?」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魏嬰:「羨羨,三歲啦!」(超級萌,超級可愛的~)

魏嬰:「師姐,有個問題一直想問妳,為什麼一個人會喜歡另一個人呀?我說的是那一種喜歡。」甜笑。師姐:「我們羨羨有喜歡的人了?」溫柔的關心呀。魏嬰:「嗯...不是,至少不要這麼喜歡,喜歡一個人,不就是給自己套犁栓韁嗎?」

師姐搖頭道:「三歲大了點,我看一歲吧。」羨羨:「不,我說三歲就三歲,三歲的羨羨餓啦!」

師姐:「不知道一歲的羨羨搆不搆得到灶臺呀?」寵膩的看著他。
魏嬰:「如果搆不到的話,師姐抱我起來就搆得到了呀!」

在射日之征後,魏無羨因為虛耗過甚而昏倒,醒來後是師姐在一旁照料著,師姐對魏無羨說:「沒想到我們羨羨這麼厲害呀!」,似乎,從來沒見師姐否定過他,總是正面的給了他關愛讚美。

師姐,我要表白妳,妳真的特別好,是全世界最好的師姐,最心疼羨羨,最愛護弟弟的師姐,不只煮湯好喝,人又溫柔,金孔雀娶到妳,真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妳值得最好的!

【百鳳山】

很可惜因為要過審,劇版無法將原著,百鳳山圍獵大會上,藍湛強吻魏無羨這段演出

大家都只能在原著中,廣播劇等自行腦補一下。這是藍湛第一次違反君子之道,第一次隨心所欲,第一次轉守為攻的重要時刻啊!(寫著寫著我都激動了!)

不過,劇版這段還是很撩我心與痛擊我心的。魏無羨在進獵場前那蒙眼射箭,側身五箭齊發的帥氣,射出後的邪媚一笑,那箭根本射入萬千少女的小心肝裡了!而且,羨羨身材真的很好~腰身好好看,我一直在電視前姨母笑。

進山後,他一眼瞧見藍湛,想喚他又罷手的樣子,讓人很心疼。所幸,藍湛還是心有靈犀的抬頭看見了他。魏無羨:「藍忘機呀藍忘機,我是你什麼人呀?我的事你能不能不要管?」羨羨很壞,為什麼要這樣撩雅正的含光君~
藍湛:「你把我當成什麼人?」藍二哥進了百鳳山是不是吸了什麼仙氣,突然進步神速~這裡的羨羨直勾勾的望著藍湛一陣子,若有所思的閃避了一下眼神。

魏無羨:「我曾把你當作,我畢生知己。」(尺度問題,我們都懂的。)

藍湛:「現在仍是。」無比堅定的望著魏無羨。百鳳山這段,真的很好嗑。

爾後,因為護著師姐,與金子軒金子勛起了爭執,金子勛以他出入各式場合時,魏無羨不再佩劍的各式言詞,開始不斷攻擊著魏無羨,甚至是拿起家教說事,諷刺他是家僕之子,魏無羨險些失控,他對著眾人道:「你們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不佩劍?告訴你們也無妨,因為我魏無羨即使不佩劍,單憑你們口中的邪魔歪道,也能一騎絶塵讓你們望塵莫及!」手中緊握著陳情,情勢一觸即發,藍湛衝了過來:「魏嬰,凝神!」

師姐懂那句『家僕之子』的殺傷力,這四個字,讓特別懂人情事故的他,處處隱忍,不去爭,也不願爭。別人毀他謗他,他都可以忍,但傷及父母甚至雲夢江氏,他就不許!師姐要他站到身後,即使他有滿腔怒火,也會聽師姐之言,也暫忍不發。

師姐這是要為羨羨出頭了。她先禮後兵,先替魏無羨向金子勛等人道了歉,但話鋒一轉,師姐淡然說出:「雖然我未曾參與過夜獵過,但有一點卻是明白的,那就是從未有一條規矩是不許人獵太多。」眾人開始炮口一致,想要為自己的行為找到合理的解釋。

江厭離並未膽怯,而是振聲道:「別人獵不到也不是他的錯吧!夜獵只關乎實力,縱然他用的法子與他人不同,那也是他自己修練來的本事!因此,請金子勛公子,對我雲夢江氏魏無羨,道歉!」

金夫人甚至要江厭離別理這些事兒,試圖粉飾太平,也被師姐柔聲回絶。

「金夫人,阿羨是我弟弟,別人辱他于我而言,不是小事。」

師姐真的是有一種霸氣!為了親愛的弟弟,她完全一改以往柔弱模樣,以雲夢江氏長女身份,為魏無羨出氣,一旁的羨羨,眼淚就落下了。其實,每次看這一段,我都有哭,看到羨羨哭,會忍不住,覺得他該有多忍耐呀?看他的眼淚是有多忿忿不平,有多少心酸?因為是家僕之子,因為是江家收養,他背地裡沒少聽過閒話,甚至是對於那些傳聞他是江楓眠兒子的傳言,他還得消化吸收後,再去安撫江澄的情緒。

而虞夫人嘴如利刃,而他是晚輩只能是受著,許多許多情緒堆疊至今,若無師姐仗義,想必他還是只能在大幹一場後,獨自呑下苦果。在一旁一路看著擋著的藍湛,應該是第一次看到他私下這心酸的一面,眼神始終未離開他身上過。

藍湛第二次想將他帶回雲深不知處,想來是因為,他深刻明白魏嬰在這個格格不入的世界,他的『難』。不知該如何,才能保護他不受這些侵害?
他向兄長道:
「兄長,我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帶回去,藏起來。」他的眼神充滿了擔憂。

這句話,是我最喜歡的一句了,可惜魏嬰沒聽到,這情深意重的,滿是愛,要有多愛一個人,才能為他擋起漫天沙塵,撐起一片天?

金麟臺上,魏無羨為藍湛擋下一杯酒,旋風式的出現在眾人面前,此來是為了向金子勛討回溫寧,兩人爭執不下,金子勛斥他猖狂。金光善出面借口要他清算射日之征陰虎符傷人之事,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了。

魏無羨道:「敢問金宗主,是不是覺得岐山溫氏沒了,蘭陵金氏就理所應當取而代之了?什麼東西都要給你,誰都要聽你的話,你看看如今的蘭陵金氏行事作風,我還以為是溫王盛世呢。」他一語道破了眾人心裡所想,這人吶,就是無法聽真話的,有許多事一捅破就會在心裡竄了根。

魏無羨對金子勛道:「連無辜之人都要隨意殺害,那我今天殺了你,是否也是天經地義呀?我魏無羨要殺誰,誰能阻攔,誰又敢阻攔!」這一段的魏嬰真的超級帥的!對著這群總說他邪魔歪道的偽君子,毫不掩飾的加以抨擊。

【窮奇道雨夜】

這一夜淒風苦雨,魏嬰帶著溫情趕到時,溫寧己然冰冷,誰都沒有給過他生存的機會,只因為他姓溫,卻成了人人可誅的餘虐,這樣微小存在的人哪!好像除了魏無羨,他們再無任何得到救贖的機會了。

他讓溫寧自己去報仇,雨夜陳情,曲曲怨靈,去吧!誰殺了你,你便找誰去吧。此時的溫寧己失了心性,成了傀儡,成了將來人人口中懼怕的鬼將軍。藍湛擔心魏嬰,遁線追去,只看到逃竄的金氏修士,只聞溫寧殺人了!一把紙傘擋下風雨,卻無法揮去心中的不安,在此,他見到了魏嬰。

魏嬰的臉上分不清雨或淚,帶著滿心悲憤,策馬為首,而等在前頭的,是帶著擔憂的藍湛。雨夜中氣氛清冷,一種窒息感如哽在喉般的難受。

魏嬰:「藍湛,你來阻我?」該來的還是來了嗎?
藍湛:「此一去,便是真正的離經叛道,不容回頭。」如果可以阻你踏入危險,阻你又何妨?魏嬰:「離經叛道?離哪本經?叛何方道?」此一問,藍湛無言,其實又何嘗不知,魏嬰並沒有錯,他只是選擇了最難的那條路。

魏嬰:「你可還記得當初,我們一起許下的諾言?」過往的記憶,緩緩浮現。那是魏嬰為他畫有兔子的天燈,當時的他們那麼的純淨。

魏嬰:「願我魏嬰一生鋤奸扶弱,無愧於心。」的確,現在他做的確實坦坦蕩蕩無愧於心,又要拿什麼理由,擋住他去路?魏嬰:「而如今你告訴我,熟強熟弱,又熟黑熟白?」藍曦臣曾言道:「這世間一切,也無法以是非黑白,熟正熟邪而斷之。」魏嬰取出陳情。「最不願就是有一日,陳情需要對著你,藍湛。」

魏嬰:「如果我和他們必須要有一戰,那我寧願是和你決一生死。要死,也至少死在你含光君的手上,不冤了。」抱著必死的決心,為了身後眾人,為了救下他們,他們站在了敵對的一面。藍湛挪動了彷彿千斤重的腳步,讓道給了魏無羨,忘著他離去決然的背影,他落下了眼淚,這一幕很讓人揪心。魏嬰啊魏嬰,你為什麼總這麼捨己為人?你為什麼可以捨下自己?又要藍湛也捨下你?如果你可以自私一些,那該有多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電影戲劇●
上一則: 我思 陳情令-3
下一則: 我思 陳情令-1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