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思 陳情令-1
2019/11/29 15:36
瀏覽24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2019,透過好友的介紹,接觸了陳情令,此前,完全沒有看過原著、動畫與其他相關 

但一點也不誇張,看了第一集,片頭一播出,我就知道我會掉坑了,太喜歡這配樂了 

甚至在腦海中下了一個標題『戲劇界的久石讓』,在接續幾日下來,我追劇追的欲罷不能,跟著劇中人心情上下起伏,時而揪心,時而似甜如蜜,不得不說,劇中人選角,都是上上之選,這些演員我一個也不認識,但卻真心佩服慧眼識英雄的劇組。 

 一直想寫些心得分享,目前正在二刷中,到底會刷幾次,還真的是未知啊~只能說,陳情令是值得細細去品的作品,再加上這些天搜遍各大網路,看大神們的分析,再找了原著搭配著看,許多枝微末節的地方,劇版都巧妙的加入在其中,很久很久沒有看一部戲這麼投入,這麼激動了。。還能讓我手癢的去練琴了,真不簡單! 

接下來要來談談的對劇中人的想法了,許多是因為原著與劇版中,我相互的穿插著 

來談談我的最愛,不用說,就是修習詭道術法的夷陵老祖魏嬰—魏無羨 

看完第一次時,我的感覺是,他是個悲劇英雄,我不知為何,默默想起了東方不敗,一直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天下負我,卻說我負天下人】,真相大白時,誰又曾還他過一句真心的道歉?連恨都不知該從何恨起了。 

 真心覺得肖戰的演技太棒了,從年少不羈,那輕狂恣意,那一臉明媚燦笑,到經過許多事情後的隱忍,失意失落,再到窮奇道雨夜,不夜天血戰,一幕幕的情緒轉折,每一次的哭戲,有著不同的深淺,身為觀眾的我,感覺到的那種痛與揪心,魏無羨這個人,這名號,這人生,好似被他活生生的刻劃在我心裡一樣,落下了根,我卻再也拔不出。 

【魏無羨-前生】 

一開始羨羨與江澄以及師姐,一同上雲深不知處聽學時,他一身白衣,漾出的微笑,讓人覺得看了心情真的很好,真的是人畜無害啊!第一次忘了帶拜帖,被藍湛禁言的樣子,十分可愛,而後,居然大咧咧的帶著兩罈天子笑,翻牆想要進入雲深不知處,這時,是魏無羨與藍忘機第一次打鬥的開始,飛簷走壁的,劍勢凌利,羨羨在世家中,也算是劍法超群的,不出劍也與藍忘機打了個不相上下,或許是當時,他笑著對藍忘機說:「天子笑,分你一罈,當作沒見過我,行不行呀?」,是否這個契機,讓他走入藍湛心裡的,我不可知,但回回再看這一段,不知怎麼的,會覺得揪心。 

他總是有一聲沒一聲的叫著【藍湛】,叫著叫著卻似成了一種習慣了,不時的逗弄他,看著他生氣,覺得可愛,被責罵了,再嘟嘟嚷嚷的念著,連身在學堂都不安生,還要弄個小紅人胡鬧,只可惜,小紅人慘死在藍忘機手裡。不過這段聽學過程,也見識到魏無羨真的很聰明,小小年紀便己經想到,要如何利用怨氣,雖然藍老先生火冒三丈的要他知曉渡化的重要性,但,也許是他自小苦過了,他能明白許多事情,並非如此單純,當明知無法化解時,該如何將剩餘價值發揮出來?而不是墨守成規。 

藏書閣罰抄三千家訓,還是不改調皮本性,臨摹了藍湛的畫像,卻硬要加上朵花,送給了他,卻又偷在他書中夾上春宮畫,真的是聶導說的:「魏兄可真是囂張啊!」 

看著雅正為名的含光君,從口齒中磞出「滾!」這字時,那畫面著實有趣。 

【寒潭洞】

 雲深不知處後山冷泉,見到了藍湛,火急火撩的朝他奔去,又得他一臉厭棄樣,但他還是一頭熱的與他講話,這時的魏嬰真的無聊的好可愛,直至兩人一同進了寒潭洞,兩人渾身濕漉漉的,為了保護他,藍湛將抹額,銜在二人手上,抹額一直是故事中一個重要的物件,藍氏極重視抹額,除父母親人妻兒外,都不許旁人觸碰,一條抹額卻牽起了生死二世的愛戀,劇中是知己情,但我們陳情女孩們都明白那是愛呀~ 

寒潭洞是藍湛快速溶冰的一個點,在見到藍翼前輩後,得知陰鐵的秘密後,魏嬰的那句義不容辭,讓藍湛對他有些改觀吧!其實,羨羨一直都是一個正直單純,心懷天下的好孩子啊~在這裡的時候,他應該就決計不會放下藍湛一個人去找尋其他陰鐵的下落,硬是追上藍湛的腳步,在他身上施了法,一端自己,一端扯著他,名為同袍又名無衣,很喜歡這段,這兩人的始絡有一條看不見的線,互相牽絆著。 

【屠戮玄武洞】 

聽聞了雲深不知處出事了,他是掛心的,再見到藍湛,他急著想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見到他腿傷,知他心傷,雖然江澄要他別管姑蘇藍氏,但,他怎麼可能有辦法見人落難,而自掃門前雪呢?往暮溪山的途中,見藍湛腿傷加劇,他求溫情想辦法讓隊伍停下,也憂藍湛的性子,定是不會開口示弱,總是不能這麼熬下去,暖心的羨羨對藍湛說:「什麼事都別逞強。」他提議要揹著他走,雖然,只換來了藍湛的一句「無聊!」 

為了救綿綿,他擋下了那炙熱的烙鐵,藍湛還念了他一下:「你若對人家沒那種意思,就別去撩撥人家。」(這裡真的有感覺到醋~)看到藍湛受了傷,急著要幫他處理傷口,見他悶哼一聲,他柔聲哄著他要他多忍耐,將溫情給的止血草敷在他的患處,二次借的抹額一用,又擔心他醒來會緊張,在他甦醒前,靜靜的將抹額給他戴回去,羨羨真的真的很貼心~

在兩人合作無間的斬殺屠戳戮玄武後,魏嬰沉於池中,藍湛急忙將他撈了出來,他冷的直哆嗦,藍湛為他注入靈力,以舒緩他的不適,兩人之間的相處,足可見魏嬰在他心裡的不同。發燒的魏嬰嘟嚷:「好無聊啊!藍湛,你能不能唱首歌來聽聽?」見藍湛依舊專心注入靈力,魏嬰小小的抱怨一番:「就知道你不會理我~」 藍湛慢慢的呢喃的哼了一段旋律,一首就這樣勾人心魄的「忘羨」。 

【血洗蓮花塢】 

真的覺得很難過,其實溫氏一直是有野心的,想要一統各族,就算沒有魏無羨與之結下樑子,也是無法避開的,畢竟,姑蘇藍氏及清河聶氏都遭到了清算,五大世家中又有幾人能倖存?連王靈嬌要虞夫人交出魏無羨的一隻手時,羨羨擔心的都是一家大小的安危,也準備好獻出一隻手,頂多以後改練左手劍。。 

再後來,江家滅了,他在最短的時間內,努力撐住保持冷靜,面對江澄的責罵,師姐的無助,也一樣無怨無悔,江澄金丹被毀,他如何不急?江澄是何等驕傲之人?他擔心他的崩潰,他若垮了,那師姐怎麼辦?江家怎麼辦? 

他瘋狂的閱讀醫書,師姐也看不下去,忍不住對他說:「羨羨,你累了。」,師姐是知道他的,他總是口是心非,讓所有人覺得他不務正業,不守規矩,但其實,他是最愛護弱小,最認真在守護每個他愛的人。到最終,他求溫情陪他演了一場戲,痛了兩天兩夜,生剖了金丹,成就了江澄。(這段,真的很揪心,明明只有五成把握,只為了死守兄弟道義)約好的客棧見,羨羨卻是等不到了。 

【亂葬崗】 

那三個月,真的不知道他是如何熬過來的,在那魑魅魍魎充斥,極陰極煞之地,陰鐵劍吸收了至陰至煞之氣,沒了金丹的他,無法再立足劍道,魏無羨此生只能守著此詭道,在那些痛苦的日子裡,他聽到了許多聲音,唯有一個聲音,總是讓他醒心不走神,那就是藍湛的一聲『魏嬰!』 

特別特別喜愛的是,魏無羨從亂葬崗歸來後,開始對溫晁及王靈嬌進行復仇的這段。 

 夜黑風高,黑衣少年伴隨吊詭笛聲而來,陣陣鎖命笛聲,招來陰煞,慢慢的催毀了王靈嬌的心智,將她嚇的魂不附體,最終毀容懸樑自縊而亡。而溫晁,也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好不嚇人,哪裡還有溫二公子之樣,但怎麼可能讓他逃過?那一夜,魑魅之聲再起,一陣紅煙化為一紅衣女子,艷色蔻丹化為利器,一刀一刀劃著他,將他凌遲。而助紂為虐的溫逐流最終,也被隨後趕到的江澄,以紫電狠狠吊死。 

江氏家仇,終以得報。 

隨後迎接的,是藍湛那不諒解的眼神,字字灼心的指責。「魏嬰,為何你突然棄劍道而改修他途?」「修習詭道畢竟不是正道,此道,損身更損心性!」 

江澄一臉不解的望著他們倆,對著他說:「你既無事,幹嘛不早點死回來!隨便都給你拿回來了!」 此時的魏嬰真是無語問蒼天,只能拎著隨便自嘲苦笑。藍湛的眼神是凌厲的,他豈會不知此時他的惱火是為何?  

但,別無他法了,為了不讓藍湛名聲受損,不想聽到別人說藍湛與一邪魔歪道在一起,他只好用淡漠的外表掩飾這心思,用冰冷的言語築起一道牆,試圖逼退他,也不想因為他的關心再多生事端。 

「藍二公子,不,應該是含光君。」以往,他們總是稱其姓名的,此後怕是要疏遠了吧。「此道損不損身,損多少,我最清楚。至於心性,我心我主,我自有數。」其實,要花多少心力,才能支撐自己的心,不要脆弱,他從沒如此決絶的對待過藍湛的。藍湛此時第一次要帶他回姑蘇,他一直是關心他的。 

歷劫歸來,感覺他相熟的一切皆己變,唯有師姐江厭離,一如既往的為他擔心,為他烹煮那蓮藕排骨湯,依舊是那麼溫暖的輕撫他的臉,輕聲安撫他不安的心對他說:「等你想說的時候,再說吧!」,師姐就是這麼一道溫暖的陽光,總是在他被黑暗包圍時,讓他知曉仍有光的暖,而不任他在黑暗中瑟瑟發抖。「羨羨,這笛子以前從未見你帶過?」

魏嬰道:「偶然拾得罷了。」 

師姐望著他:「那就是你的一品靈器了,就像阿娘的紫電一樣,你可得好好待它。它叫什麼名字?總不能跟你的佩劍一樣,叫隨便吧!」 拿起笛子把玩一番,他沉了沉,便應了聲:「那便叫陳情吧!」 陳情,為誰陳情?又承了誰的情?誰又知而後的他,一曲陳了多少的悲情? 

藍湛始終是掛心他的,也看到了魏嬰的反應,兩人冷戰了一番,江澄問過他:「你打算就這樣下去?」他心裡也有埋怨的,是藍湛不理他在先的。這兩人都是因為關心而產生的執拗,又因此一關係,藍湛試圖要去找魏嬰的,卻又舉步不前。 

在魏無羨房前,巧遇了來找阿羨的江厭離。「含光君,這是來找阿羨的?」 

兩人的對話落在了魏無羨眼裡,誤以為藍湛說了夷陵監察寮之事,一時間他惱火了起來。藍湛負氣離開,魏無羨得知真相後,急忙追了上去,而藍湛反身便使出了避塵,招招凌厲,逼得他處處閃躲,但,此局總有一人要示弱,於是乎,他停下動作,劍梢在刺入喉前停了下來。 

「藍湛,謝謝你。」冷靜下來後的兩人,像從前在姑蘇一般,夜色中,瓦檐上,對話。「謝什麼?」此刻的魏嬰,還是他熟識的那個少年,只是,眉宇間再不似從前般無憂。「謝你未對師姐說出我的事。」藍湛還是藍湛,還是那個面冷心熱的他,雖然,不知他信自己多少?但,他始終是一臉擔憂,他也不是不明白,只是,如今,為何走到這畫面?他向藍湛娓娓道來,這三個月的經歷,詭道術法所習的是音律,修的是符咒。 

「此道,損身更損心性。」藍湛這段時間,最常說的就是這句了,句句關心,但,魏無羨無法入心啊。。。「藍湛我向你保證,我魏嬰,絶對不會有墮入魔道的一天。」 藍湛:「我信。」只是,除了信任,有更多的擔心,世道如此無情,非一句我信你,便可保你。 藍湛:「讓我幫你。」 若真有魔,那此刻願意同他伸出雙手的藍湛,便是救贖他的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電影戲劇●
上一則: 我思 陳情令-2
下一則: ●20170311●愛的波麗路●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