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장희빈張禧嬪-韓國史
2007/07/15 03:55
瀏覽16,60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장희빈張禧嬪

張禧嬪-第一代1961-2.JPG


 

 張禧嬪-第一代1961-4.JPG


 張禧嬪-第一代1961-金芝美.JPG
↑電影版 第一代 女主角:金芝美  (1961)

張禧嬪-第二代1968-1.JPG
張禧嬪-第二代1968.JPG 張禧嬪-第二代1968-南貞妊1.JPG 張禧嬪-第二代1968-南貞妊.JPG

↑電影版 第二代 女主角:南貞妊 (1968)

 
張禧嬪-第三代1971-1.JPG

 張禧嬪-第三代1971-尹茹庭.JPG
↑電視版 第三代 女主角:尹汝庭 (1971)

張禧嬪-第四代1982-李美淑2JPG.JPG



 
張禧嬪-第四代1982-李美淑3.JPG



 
張禧嬪-第四代1982-李美淑4.JPG

 張禧嬪-第四代1982-李美淑.1JPG.JPG

 張禧嬪-第四代1982-李美淑.JPG
 

↑電視版 第四代 女主角:李美淑 (1982)
(她就是電影醜聞裡,那位淫蕩的官夫人)
 

 張禧嬪-第六代2.jpg

 張禧嬪-第六代3.jpg

 張禧嬪-第六代.jpg

 張禧嬪-第六代-禧嬪1.JPG

 張禧嬪-第六代-禧嬪.JPG


張禧嬪-第六代-禧嬪2.JPG

 

↑ 電視劇 第六代 女主角:鄭善敬 (1995)
(她演過明成皇后中的李尚宮,以上幾代的張禧嬪似乎都以"蝶枝頭"居多)
張禧嬪-第六代-仁顯2.JPG

 
張禧嬪-第六代-仁顯3.JPG


 

 
↑電視劇 第六代 仁顯皇后:金媛姬 (1995) 
張禧嬪-第七代-禧嬪1.JPG

 
張禧嬪-第七代-禧嬪.JPG


↑電視劇 第七代 女主角:金惠秀
張禧嬪-第七代.JPG


↑電視劇 第七代 仁顯皇后:朴暄英
張禧嬪-第七代-世子嬪世子.JPG

  
↑電視劇 第七代 世子嬪與世子
 

張希載墓.JPG

 ↑張希載墓

張禧嬪-第六代-仁顯.JPG
張禧嬪-第一代1961.JPG 張禧嬪-第一代1961-金芝美1.JPG
張禧嬪-第一代1961-3.JPG

張禧嬪-第五代1988-錢忍和.JPG 張禧嬪-第五代1988.JPG
←電視劇 朝鮮王朝五百年-女人烈傳 第五代 女主角:錢忍和 (1988)
(她就是女人天下中的文定皇后,也是王與我中的太后娘娘,和現在差很多吧!)


張禧嬪-第六代-肅宗.JPG 
↑電視劇 第六代 肅宗 (1995)
(在台灣上映時於東森戲劇台播映,當時譯名:張姬嬪)
張禧嬪-第六代1.jpg

在台灣上演的張禧嬪總共有兩代,在韓國張禧嬪加上電影版總共有七代,電視劇五代,台灣播放的是電視版的第六代與第七代,也算是重拍量非常大的歷史劇,韓國許多女演員都夢想有朝一日能演出張禧嬪這個角色,第一是因為劇情眾所皆知,第二是張禧嬪這個角色張力很大,由溫柔轉至殘暴,但是對於自己的男人與兒子卻是呵護備至,她爭取一切她想要的,雖然手段不太好,但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時代,手段不硬些,你就成了刀下亡魂了!

扣除她的陰險手段,我還蠻喜歡她的堅強與毅力,在感情上,我覺得她並沒有錯,在仁顯進宮前,皇上就已經愛上了她,這不能算是她入侵皇上與皇后的感情,她沒有那麼厲害可以主宰皇上去愛誰,但是她也不允許任何人與她分享她的男人,這一點在現在看來沒錯,但在以前卻是大錯特錯!

在宮中,她只是個後宮,任何女人看到皇后也只能俯首稱臣,就連後宮所生的孩子也都得尊稱皇后為母后娘娘,這是她統管後宮的權力,任何女人都得要與皇后分享同一個男人,她碰到的仁顯,是個賢后,所以不與她爭,也不去除掉她,若是她碰到的像是文定皇后那樣的人,那麼她根本無法活在宮中還生下孩子,若是她有這樣的認知的話,或許她與仁顯都不需要死。

仁顯,在韓國歷史上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賢后,她的大度與包容為她自己殿定了一個好基礎,但是在感情上,她卻是一個大輸家,雖然她是皇后,雖然皇上愛上的是另一個女人,但是沒有試試看就認輸,那這怎麼可能會贏呢?她有足夠的力量可以去爭取的,只是她太被禮教給束縛住,也為自己的心給束縛住了,也可能,身為良臣之後,身為一國之后,她有自己的自尊,不願與一個後宮爭寵吧!若是禧嬪的行為是有錯,我還是覺得,仁顯唯一的錯誤就是沒有真正拿出一個皇后該有的威嚴,至少,在禧嬪出現偏差行為時,她至少該像文定皇后那樣,嚴厲整肅後宮,但她做的不夠,對付後宮時,不該那樣的婦人之仁,除了是皇上的女人外,她也是這個國家的國母,也是內命婦的主子,就是這樣婦人之仁的善良才會把她自己害的那麼苦。

張禧嬪,本名張玉貞(緯來戲劇翻譯)也有翻譯為張玉菁(東森戲劇翻譯)指的都是同一個人,她與張綠水(第一位被廢的燕山君的寵妃),以及金尚宮(第二位被廢的光海君的寵妃),三女並稱是朝鮮三大妖婦。為什麼會這麼的有名呢?就來說說她的故事吧。因為關於她的入宮,第六代和第七代敘述的不同,所以這段只稍微的帶過。

張玉貞,這位只活了短短42年的女子,她是譯官張顯的姪女,因為張顯提供了大量的資金資助當時想要逆謀篡位的福善君,而這次的謀反行動提供曝光而宣布失敗,相關人等全部都處以極刑,而玉貞與母親僥幸逃過一劫並未受到牽連,但自小就受到欺侮的玉貞一心想要擺脫這樣可憐的人生,於是她決心要入宮,一定要脫離自己低賤的身份,用盡各種關係,玉貞終於入了宮,跟在莊烈王后(太皇太后)的身邊當內人,因為她夠機靈且深得太皇太后的喜愛,太皇太后也對自己的媳婦,也就是肅宗的母親明聖太后那種強勢的作風感到不滿,她也明白肅宗對於明聖太后太過強勢給他造成的壓力,所以有意也無意的,暗許肅宗與玉貞來往,玉貞受到肅宗的寵幸後,暗許自己要抓緊機會向上爬,這樣就可以擺脫自己與母親目前貧困的生活。

而明聖太后無意間得知,自己的兒子與宮女來往甚密,而自己懷胎十月的兒子居然都不與母親坦白說,對此更加的不滿,認為一定是太皇太后所慫恿的,為了不讓太皇太后的勢力座大,她便下令將玉貞趕出宮去,就在玉貞還不明白到底所犯何錯時,她已經離那皇宮越來越遠。她的哥哥將她安置在一處深山廟宇中,以躲閉明聖太后派來的殺手,而玉貞則是幾經艱難傳達消息給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請她耐心在宮外等待,只要時機一到她便會接玉貞回宮。

而在此時,明聖太后一手主導了肅宗的婚事,迎了肅宗一生中的第三位皇后-仁顯皇后。新婚之夜,肅宗因失去玉貞而悵然若失,善良的仁顯在入宮之初早就聽聞了肅宗寵愛玉貞之事,但是她並沒有太多的忌妒,雖然貴為皇后,雖然這個女人比她先奪走了皇上的愛,可是想起她現在的處境與遭遇,仁顯還是對玉貞產生了同情,畢竟玉貞使皇上緊繃的心有了一個可以抒解的地方,仁顯是以這樣的心情在看待著玉貞。

大婚過後大約兩年,明聖太后重病薨逝,臨死前她請太皇太后別接玉貞入宮,以免後宮產生巨變,她很明白玉貞並不會甘心當個平凡的後宮,太皇太后也見她重病在床,不再與明聖太后敵對,答應她的請求。

宮外的玉貞,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肅宗,滿心期待能夠回宮與他相聚,又再度托人帶回消息請求太皇太后接她回宮,但太皇太后以太后薨逝為由,宮中服喪三年,三年後定會接她回宮,請她耐心等待。玉貞再度失望,又聽聞肅宗與新后仁顯感情融洽,想起自己的處境悲從中來,一度尋死,幸好被哥哥希載發現,才沒鑄成憾事,玉貞醒來後,便告知東平君請她耐心等待,機會即將來臨。

東平君,肅宗的堂叔,這個在張禧嬪這個故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雖然笑看人世間,看似無所事事只會飲酒作樂,但卻不折不扣是個智慧型人物,在許多重大事件的背後擔任著玉貞的軍師,在她被趕出宮後,常常替她打探宮內的消息,明白皇上對玉貞的愛並沒有減少,而等待時機打算送玉貞回宮,培養宮中勢力,逐漸打垮西黨。

三年喪期已滿,仁顯入宮後又遲遲未有身孕,而提議將玉貞接回宮,肅宗得知此事欣喜不已,也感謝皇后的仁愛之心,玉貞睽違六年,總算如願回到宮中,受封淑媛,在這痛苦的六年中,她由懵懂無知的少女轉變成攻於心計的少婦,她終於明白,要在宮內存活就必須有自己的勢力,也必須心狠手辣,她要奪回她失去的一切。在往自己的處所前去的同時,她看見一名過去曾甩她一巴掌的尚宮,這位尚宮見著她卻嚇的呆若木雞,忘了要向她請安問好,玉貞逮此機會,也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回去,要報當日之仇,她明白,這就是權力帶來的快樂。

肅宗久未見到玉貞,見到她雖然落難民間,卻並未失去她的美麗,思念之情以及對她的愧欠之情,使肅宗恨不得將全世界都給玉貞,玉貞見到皇上,淚流滿面,告知肅宗六年間,她的愛從不曾間斷,玉貞請求肅宗將就善堂賜給她,因為那是他們倆昔日相知相惜的地方,肅宗二話不說的便答應了她,卻因此在朝中以及後宮內掀起了一遍躂伐聲。

仁顯也認知玉貞不該剛進宮便引發如此大的是非,於是前去勸告她,請她多為皇上著想,玉貞雖然表面上答應,但內心卻是憤恨不已,她並不感謝皇后接她回宮,因為她認為這是皇后欠她的,她只不過是隔了六年後才回來奪回她的一切,表面應付皇后之後,便在肅宗面前哭泣,訴說自己不該要求肅宗下賜就善堂給她,而帶給皇上如此多的煩惱,肅宗心疼她的善良,便決定興建新的處所給玉貞,未料又引起喧然大波,仁顯再度告誡玉貞要慬守禮法,當晚,肅宗又前去就善堂就寢卻被玉貞拒於門外,肅宗質問她為何不接駕,玉貞只哭著說無法侍奉聖上,便往中宮殿前奔去,跪著請求皇后娘娘救救她的命。

肅宗以為玉貞是因為害怕皇后會妒忌而不敢接駕,所以對仁顯十分的不滿,對玉貞的委屈求全更加的心疼,下賜了一百名僕人給玉貞娘家,玉貞派宮女前去告知哥哥,若皇上下賜要原封不動的拒絶且退還,此舉一開,京城裡上下都在讚賞玉貞的品德高尚,而求官求職者便一窩峰的往張希載的住處擁去。

仁顯見玉貞如此的囂張,於是下令冊封了一名金淑儀,希望她能得到皇上的寵幸,藉此來牽制住淑媛的氣勢,不料皇上對淑媛張氏的寵愛與日俱增,淑儀夜夜獨守空閨,內心怨憤,整日藉酒澆愁,仁顯心疼她,便前去勸慰,也勸導肅宗多與金氏親近,沒多久後,淑儀晉封貴人,照例,淑媛張氏品階較低應該前去向上殿請安,但妒火難消的玉貞怎麼肯向這個剛進宮不久就受封貴人的丫頭請安,仁顯為此認為該教導玉貞內命婦該有的法紀而用藤條抽打張淑媛的小腿,此舉正好被肅宗撞見,以為她藉故想要虐待玉貞而憤怒不已,拉著玉貞氣沖沖的離開中宮殿。

玉貞串通鄭醫官以水銀浸泡紅棗,使仁顯服下至使她無法懷孕,此舉被金貴人舉發,仁顯召玉貞入中宮殿,要她當面把紅棗吃下,玉貞冷靜的照仁顯的話去做,仁顯以為是自己誤會了玉貞,感到愧疚,認為是自己太過小心眼。

太皇太后下令要查病歷處方,淑媛請哥哥買通內醫院主簿想要改病歷,卻沒想到太皇太后搶先了一步將病歷主記拿走了,但太皇太后並未有進一步動作,一直憂心仁顯地位的淑安公主得知此消息,氣憤的告知肅宗此事,告誡他以國家社稷為重,就在肅宗撤查此事之際,張希載收買的內醫院主簿將真的主記給偷走,但沒料到太皇太后早已經命人抄取一簿送去給仁顯皇后,肅宗因查無證據而以為自己誤會了淑媛,對玉貞甚感歉疚,而冊封她為昭儀,玉貞以為自己瞞天過海,滿心歡喜的前去中宮殿請安,仁顯將手抄本丟至玉貞面前,玉貞大驚但還是試圖鎮靜的哭訴,『若是皇后娘娘不信任臣妾,臣妾可以以死明志!』仁顯將死藥送上,玉貞也一口喝下,仁顯告誡她以後要更加謹慎行事。

玉貞自醫官那裡得知自己身子太虛不易受孕,於是在月光下吸取陰氣,以求順利懷孕,被金貴人撞見,跑去向仁顯告發,仁顯怒斥玉貞,而太皇太后也對此不滿召見玉貞,想要警告她,卻被玉貞氣到病倒,玉貞對太皇太后的不滿也愈發明顯,對她來說,仁顯,太皇太后,金貴人,這些人都是在阻擋她得到皇上寵愛的人,只是太皇太后曾經對她有恩,她不能做的太明顯,所以太皇太后病了,她也還是一同去照顧她,雖然恨她,但也要感謝她不然她也無法輕易接近皇上。

不久後,玉貞如願的懷孕了,此等大喜之事,令久久未有子嗣肅宗,喜出望外,不只是因為即將有孩子了,而是這孩子也是他深愛的女子所生,肅宗為此大修宅第,落成後又舉辦國宴,宴請玉貞的母親與哥哥,此舉更令仁顯的哥哥閔鎮厚不滿,他出言請肅宗多體諒民生社稷,百姓們生活困苦,皇上卻在此宴請賓客,使肅宗大怒要嚴審閔鎮厚,太皇太后想要阻止皇上的行為,又再度暈倒,玉貞想要去探望卻被金貴人阻擋在外,肅宗見玉貞懷有身孕又久站在外心疼不已,詢問原因,更對金貴人與仁顯不滿,認為她們心胸狹小。

太后不久後辭世,昭儀張氏即將生產,宮內設立了產視廳,孩子呱呱墜地,是位皇子,令肅宗大喜,舉國歡騰,這是肅宗的第一個兒子,肅宗的歡喜可想而知了,沒想到此時玉貞的母親想要進宮探視卻被守衛宮門的衛兵刁難,昭儀哭訴母親被拒於門外的經過,肅宗見她產後不久不宜如此傷心,對她更顯憐愛,下令將守門衛兵押入牢房,此時昭儀卻向肅宗求情為別難守門衛兵,肅宗認為她不只內心仁慈,且善良又為他生下兒子,相較之下仁顯善妒心胸狹小又處處刁難昭儀,也未生下子嗣,他的內心完全被昭儀給占滿了。

生下皇子後不久,玉貞由昭儀再度晉封為內命婦正一品嬪妃-禧嬪,肅宗更是一心只想立禧嬪所生之子為元子,又引發了『已巳換局』,所有彈劾上書的西黨人士,不是被罷去官職就是逐出京城,失勢的南黨人士又再度掌握了政權,此時,整個朝廷佈滿了禧嬪的眼線,金貴人的娘家也在此次事變中傷亡慘重,仁顯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因為就算她不接受她也無法改變,她只能強打起精神,待在這個名存實亡的后位上,繼續麻木的過著這樣的生活。

她縫製了新衣想要送給小皇子,交由貼身的韓尚宮送去,但韓尚宮對禧嬪一直十分不滿便將衣服拿給針線房宮女,由她們送去,當晚小皇子哭個不停,御醫前來診治卻發現衣服裡有一支針,禧嬪十分震驚,有人想要害死小皇子,肅宗震怒,下令嚴加查辦,仁顯害怕再有人因為她而死,便主動承認此罪,金貴人發現玉貞與權尚宮在殿閣下不知埋了什麼,她急於查證,便夜半帶著宮人們挖掘禧嬪殿閣地底下,不料禧嬪早已有所準備,拉著肅宗前去,使肅宗親眼所見金貴人所做所為,震怒之下,將貴人給趕出宮去,並廢貴人之封號貶為庶民。

仁顯在宮中孤立無援,肅宗取消了為皇后誕辰的所有慶賀活動,也不許任何人進宮賀壽,不料府夫人準備了一些食物想要替皇后賀壽恰巧被肅宗撞見,引得肅宗郣然大怒,肅宗決定廢除她的皇后頭銜,皇后已經早有預感自己會被廢了,一身白衣,沒有貴重的頭飾,以罪人之資回到了私宅感古堂,過著清苦的生活。

禧嬪終於獨霸後宮,雖然無法立即入主中宮,但已經住入了中宮殿,也告知宗廟,因為京中出現毀謗禧嬪的書信,東平君查出兇手,竟是廢后閔氏之兄閔鎮厚以及淑安公主之子洪治平之筆,淑安公主請求肅宗讓她自己了斷兒子的性命,洪治平便在自宅喝下死藥了斷,肅宗終於立了禧嬪之子為元子,便是日後繼承帝位的景宗。

東平君為冊封新后以及世子之事來往於大國『當時的中國』,但中國並不承認後宮升為皇后之事,此事,金春澤帶回了謝氏南征記,這是一本在敘述小妾毒害正室成為女主人的故事,內容就是在影射皇后張氏,此書密集的在全國散佈,對於張氏的殺傷力極大。廢后閔氏病倒,卻無法看病,身體越來越虛弱,謝氏南征記的風行,全民都在等待廢后復位,將禧嬪趕下不實得來的后位,一直景仰仁顯皇后的崔宮人『英祖大王的生母』,接受了金春澤的請求,在宮內監看著張氏的行為,並伺機等待皇上的寵幸,為仁顯復位而努力。

崔宮人的溫柔與日漸拔扈的張氏相比,肅宗顯然漸漸的看重了崔宮人,玉貞屢次因為善妒而與肅宗爭執,肅宗也開始懷念起溫順的仁顯皇后,崔宮人將謝氏南征記帶入宮中傳閱,當然眼線眾多的玉貞也一定看到了,她懷疑是常出宮的崔宮人帶進來的,肅宗因為受不了皇后張氏的猜忌而感到內心疲憊,見到溫柔的崔宮人,又讓他想起過往年輕的自己,那夜,崔宮人得到了聖寵,玉貞得到消息指出崔宮人處所有陌生男子進出,想要拷問她,正巧被肅宗阻止,肅宗承認那男子就是自己,崔氏因此受封淑媛。

張氏對自己的地位感到受威脅,與哥哥密謀想要毒殺淑媛與她的父親,未料計劃失敗,這一查之下,查到了張希載,於是張希載被捕入獄,皇后張氏的勢力正在一步一步瓦解,崔淑媛不久又晉封了從二品淑儀,心心念念的還是仁顯復位,她向肅宗說出自己的想法,於是廢后復位便悄悄的進行著。

廢后復位了,肅宗下令張氏退位,還是禧嬪,淑儀見到仁顯回宮,喜極而泣,玉貞眼見玉旨玉冊被摔毀,她還是倔強的拒絶搬出中宮殿回到就善堂,中宮殿整修意外發現了藏在壁中的書信,那是張希載與禧嬪意圖毒殺崔氏的證據,被南九萬給壓下,等待仁顯皇后的冊妃禮結束後再行處置。

玉貞前去找南九萬要回書函,對他曉以大義,若是此事爆發將會危及世子,南九萬只好銷毀此書函,並上書請求不要審問張希載。

淑儀生下了皇子,即是後來的英祖大王,世子也舉行了成人禮,並立了世子嬪,世子對仁顯也十分崇敬,對她喊著母后娘娘,卻引發了張氏的不滿,斥責了世子與世子嬪,眼見著權勢都回歸到仁顯手裡,無助的張氏只好求助神靈,悄悄的在宮內設置了神壇,以巫蠱之術詛咒仁顯早死,淑儀想要將此事告知肅宗,自己先行前去就善堂調查,被張氏撞見,淑儀要求進入內堂查看,玉貞與淑儀交換條件,若是什麼都沒有查到,那麼淑儀便要將小皇子丟入水井中。

因為什麼都沒有查到,淑儀兵敗就善堂,玉貞提出條件,若要小皇子不死,那麼必須每天向她請安至一百天滿,並要向肅宗請求赦免張希載,淑儀滿懷憤恨還是只能乖乖答應。仁顯的身子越來越差,禧嬪變本加厲的愈加詛咒,甚至拿著加入水銀的湯藥給仁顯皇后喝,不料仁顯病情反之好轉,肅宗一喜大赦天下,淑儀也晉封淑嬪,但此後仁顯身體每況愈下,最後在肅宗懷中嚥下最後一口氣,一代賢后,香消玉殞。

禧嬪對仁顯逝世並無任何一點悲傷,少了一個情敵也多了一分利益,她何樂而不為?淑嬪壓抑自己的悲傷與不滿前去向禧嬪請安,肅宗聞言來到就善堂,見到禧嬪居然穿著顏色鮮艷的衣物,怒氣恆生離開就善堂,禧嬪聽權尚宮的建議,在殯廳前跪席待罪,世子與世子嬪也一同加入,肅宗最後只好原諒禧嬪的行為。

淑嬪還是不停的蒐集著證據要揭發禧嬪,她查到一大殿內官收受禧嬪重禮,沿線查下去,並挖堀到一包物品,打開一看,竟是肅宗的衣物包著頭骨,分明是詛咒之物,肅宗忍無可忍,將禧嬪軟禁在就善堂,靜候處置。肅宗要求玉貞自盡,玉貞卻反而怒斥反譏,聲稱除非世子先死,她才會死,肅宗怒氣難擋,玉貞拉著太子一同跪席待罪,肅宗再度下賜死藥,被玉貞打翻,肅宗親自帶著死藥,命人強灌禧嬪喝下,張禧嬪精彩絶倫的一生,終於至此劃下句點。

其實禧嬪有太多的優勢,有權勢地位,只要她惜福,認份,即便有了崔淑嬪,有了仁顯,她也依舊不會輸,只要世子繼位,她也是一樣是王大妃,仁顯病了不久後她也一定會成為皇太后,可惜的是她太短視近利,想不透這點,硬要賭那一口氣,才斷送她自己的一生,她唯一做對的事,是沒有教導景宗後宮那些內鬥,也沒有給他不良的示範,所以日後景宗繼位,還是友愛兄弟,甚至在將死之際宣布傳位給英祖,並沒有因為他是崔淑嬪所生就記恨,環境與時事造就了禧嬪不平凡的一生。


張禧嬪墓.JPG 
↑張禧嬪墓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