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千零一夜實驗劇場_0902一花一葉一如來之玻璃線遊戲】
2012/09/04 10:07
瀏覽411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一千零一夜實驗劇場_0902一花一葉一如來之玻璃線遊戲】

 這次的夢中旅遊是回到許多古都,後來還在一處教室上課,上課時大家輪流報告,台上有許多人在搶著發言權,卻是不知所云。但很明顯地是方向都錯誤,他們很想忽略我的建議,無奈我好像是得提出建議,但是我提出幾個觀點來,馬上把他們一震,連主持人都不得不注意了。

 後來我就不管它們的提案了,我遇到爸爸,爸爸說他看中一塊森林地,是在末日來時,可以躲進去的,他帶我們穿過一個很奇怪的森林,外表快不出來的,但是裡面全都是不知名的藥草圍起來....外面則是傾盆大雨....

早上起床,記錄了夢境後,寫了三篇審查文後,就拿著針線及藍布,到山下咖啡館去縫製。今天縫製特別有效率,因為對於「隱空間」的操作更有心得,所以很快地邊把內部幾何給弄完。但是這一次縫紉有有新的插曲,讓我頗有啟發。當從隱空間縫製時,我在思考如何加強手縫的強度; 剛好阿波提到可以用好幾種不同顏色的線串起來縫製,我聽到真是覺得這主意太好了。

但是當線變多時,穿針技術就需仰賴穿孔輔具,買的穿孔輔具是鐵絲做的,沒想到才穿了兩條線,鐵絲一下就被扯斷了。我驚呼原來看似「堅硬」的材料其實是最不堅固的。手邊沒有其他工具,我於是想到也可以用線來做一個「穿孔輔助器」,沒想到看似柔軟的線,卻可以承受四條線的拉力。不過,是因為所用的針孔太小,不然我相信,它可以承受的線的數量可能更大。

這一經驗,忽然讓我對現有材料的思維,產生跳躍性的啟蒙,縫紉的過程,就是在從「點」跨到線與面的思維,如何以一個支「點」,支撐所有的面,甚至是立體,縫紉的過程中都在思考及常是這樣的作為。

所以原住民可以在一塊布上投入大量的心力,並織出那樣有能量的圖騰,不管是用布及線,或紙,類似日本禪風的,跟和房依樣,他們都擺脫了利用模具的困擾,如果未來要發展更人文的產品,應該直接思考原住民或蘭嶼用手工的「軟製作」型態。.根本不要從模具去思考,模具根本是大量製造的垃圾! 過去我一直在思索有無簡易板的「生機介面」,可以大量普遍推廣的那種。

當時在思索「生機介面」與人機介面的差異時,看到一首短謁---「一花一葉一如來」,直覺這首短謁談的就是生機介面的真諦,如今從縫紉這邊得到的啟發,就是「一花一葉一如來,一針一線一菩提」。莫大大告訴我說,泰雅族人相信,人的生命是Utux在編織,而且在出生前就編織好了。編織生命文化是部落的大事,循著祖靈的戒命與規範,生育、傳承、尊重生態,讓部落在一代接著一代學習傳承,世世代代編織下去。

如果方向對了,生機介面這部分就會開花結果,我知道很多地區仍自豪他們的手工業,像是波斯地毯,還有台中大甲的手工藺草草蓆也是單價很高,但是卻更有收藏價值。

雖然還沒有開始細看赫曼赫塞的「玻璃珠遊戲」,但是我直覺的我這種「玻璃線遊戲」所帶來的精神思維,應該是跟「玻璃珠遊戲」中從遊戲中體悟的過程,有異曲同工之處。

今天剛完成了抱枕的縫製,接下來要挑戰,就是如何思考用藍布及竹子做成可捲掛式屏風!

回想今天凌晨做的夢,跟這啟發有點關聯。回到古都,就是一種嚮往古風的作法。許多人在夢中提案的路線都是太強調科技功能,未考量人性面傳統的思考。父親帶領我到一處一無所有的森林,看似一無所有,但是卻有一些藥草編織著圍繞。如果是傳統思維,那地方怎能助人,但每個原住民,及拓荒者,不就是這樣在原始山林裡,「一花一葉一如來,一針一線一菩提」編織出來他們的宇宙!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