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孵夢記_魂回的夢】
2012/04/24 12:41
瀏覽197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孵夢記_魂回的夢】


昨晚躺著一直在想這幾天的山上經驗,感覺如夢似幻的。特別是幫了許多人作耳燭後,感覺到好像身體裡面有許多訊息莫名地在身上。邊想著邊跳進一個小說人物的角色--「耳燭師」的身分,開始了許多的內心獨白戲中。

在「神入識人法」中提到人身上任何的訊息都可以表達出他靈魂中所有的訊息。剛開始,我只覺得從耳燭出來的火焰,及白煙,好似攜帶著這人過去累積的各種情感。當我輕輕地導引它們出來時,我以為釋放他們後,所有過去的事都煙消雲散,但是人是有「自虐」慣性的,這也許是作為一個「耳燭師」未來要面臨的課題。

曾經自豪於找到一個這樣的耳燭物理方法,像是瞬間喝了「孟婆湯」依樣,讓人瞬間忘記方才的煩惱。星期六晚上遇到一位加拿大人Jeff,有點醉,還看到他在咖啡廳外跌倒。等到他被帶進咖啡廳來,介紹他是山上未來的鄰居時。我對他第一眼的突兀搶眼的印象是,一個金髮外國人卻身穿著一件印滿般若般羅密心經的T-Sirt。⋯⋯後面靠近大椎處還印著一個「佛」字。

第一眼見他便問他一話,您是佛教徒嗎? 他說他父母親是基督徒,但他覺得他的「腦」是佛教的。好個有趣的回答,他的「腦」是佛教的。我直覺跟這人未來應該會有不錯的情誼及互動,當下就問他要不要體驗耳燭SPA。他說好。

許多人對於耳燭療法常常是這樣的,剛開始的人是好奇居多,反正非傾入式也不用更換衣服。但是,到目前為止體驗過的人都覺得像是個「魔術」般怎麼能夠在哪麼短的時間,讓人好像「忘盡煩憂」,到達一種前所未有的「定」狀態。

如果說佛家要人藉由「戒定慧」的修持過程,來通達佛的體驗。那麼耳燭這種「似乎跳過戒的過程」,似乎可以快速讓人體會過去修持失敗,都無法達到的「定」的壯態。我雖然沒修佛法,但是卻能理解這種生理現象跟修佛過程中所達到的境界是雷同的。或許,我是透過這種療法,再回歸到拋棄了「各種佛法的論述」,直接以原始的火燭觸發,讓人回到本心。

其實,這塊以擺脫許多學理,以各種自然的方法,讓人回到本心的方式,應該算是類似New age 的作法。在幫人進行耳燭時,我也感覺到這火光與嬝繞的煙,似乎也透過著大腦的「鏡像神經元」幫我清理許多意識細節藏在火裡的魔鬼。常常看到體驗者便輕鬆了,似乎我也跟著輕鬆。而當體驗著那裡不舒服時,我也很快地可以感應到他的不適。

雖然我才算是新手實施的耳燭師,但體悟其實已經超脫了傳統的方式,特別是這是一種可以直接讓我感覺到人身內腦的波動,或是平衡能量的一種工具,透過雙方在這樣一種「默許」的儀式中展開。難道這不是雷同一種「皈依」,一種放下及交付出去的過程。
實習越多後,也在過程中思考替代方法,但在山上看完了「海火舞」後,我決定不去以科學的自大去變動這原本有「火」的儀式了。我也才慢慢地參透,透過這小小的微火,它共振到的是我們內在的拙火。火的原始訊息,無論如何不是其他科技人工替代品可以取代的。

晚上想孵夢,想見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雖然夢見了那人,但是卻是出現了那背影,是個啞謎,要我猜猜看那個人到底是誰(有兩個人要我猜)。我終於又記起為何當時認識這人時,總覺得這兩人是很神似的。但之後夢中,我放棄猜那啞謎,來到一間書店,裡面有許多時尚的小玩意,但我卻著迷於一些書本中活靈活現的書中道具。天亮醒來,覺得沒去解這啞謎怪怪的,於是想再入夢中去解。但第二度入夢後,來到一處大宅院,是母親邀我們回去共住的大宅院。我住了一陣子後,才瞭解到,原來這地方十分荒蕪。原本我以為母親找我們來共住是因為附近有許多凶神惡煞的混混。等到住定下來,才知道原來這大宅院內是有許多的「鬼鬼」,會讓人心神不寧,故要增加人來增加「陽氣」。

夢意識的東西真的很奧妙,我到現在都還在摸索。上班時辦的事,都變得很瑣碎及不重要了...不知是喜是禍?有些朋友問我說,常出入這些地方是否有宗教護身,也評論我的大膽。科學目前是無解的,有在思考從唯識學上精進!

另外,我也想重新看巴舍拉的「火的精神分析」。(許多清明之夢的鍛鍊者都對著燭火鍛鍊,應該有其深刻意涵)
更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