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孵夢記0621_我的電影夢】
2011/06/22 09:50
瀏覽304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二

【孵夢記0621_我的電影夢】

最近看了幾部好片子,特別是有關於傳記或歷史人物列傳記電影的,都讓我傾心不已。一個好的故事,常常讓我回味再三,我也開始不滿足於只是文字,圖像,我需要更多的,有關於活生生的紀錄,這股熱血一直在沸騰著。當人們汲汲營營於聊八卦,為情感傷,或是追逐名利與工作制約式的表現時,我知道那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隨心所欲的創作,為了一個想補抓的感動。

 

昨天下午特別還跟柚子聊到,我最近對影片的感應十分奇特,有時後會覺得導演想表達的,好像我曾經已經在那裡嘗試過。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冥冥中曾在那裡見過,或是夢過的感覺。或者是說,電影其實就是一種集體潛意識的記錄。我很想要多學一些這方面的工具或是接受一些訓練。我感覺最近應該會發生這方面的事,特別是前幾天晚上,我又作了一個參加一個創作比賽的夢,發現具有影片的描摹概念,比起只是用圖說書面的方式來得生動。

 

每一個晚上的作夢,好似就在拍一部影片,有些是意識流,有些是劇情片,有些是奇幻片。但記夢這幾年下來,我更加發覺夢與拍攝的觀看其實都在培養「第二注意力」。

 

柚子她說了一句話:「妳一定會讓它實現的,妳是行動派的。」

 

這句話卻好像放大機一樣,督促著我該作些什麼事。我忽然想起一個月前我跟某電腦公司約好要去拿數位插畫開班的簡章,但是卻因為母親的事心煩而耽擱著,當下心煩無心情。但如今母親的事情告一段落,這聲音卻又再此起彼落地簇擁,接著,跟清華大學圖書館借的塔可爾夫斯基傳記「雕刻時光」送來,平喇地躺在辦公桌上。一頁頁地,彷彿夢境倒映,柏格曼在序言寫著,看到他的影片彷彿是場奇蹟,好似我們站在一間房間門口,過去卻未曾有人把房間鑰匙交給我們,而我們卻渴望進去一窺堂奧,但這人卻能在房裡面游刃有餘,把從來不知如何表達地種種都展現出來,他補捉生命一如倒映,一如夢境。

 

我將塔可夫斯基的影片借回去時,以前學電影的李察吉爾曾訝異著,塔可爾夫斯基的影片是專門研究電影的人在看的,為何我這門外漢開始看起了他的影片。我想解釋,說了半天也形容不出自從我看了塔可夫斯基的影片後,腦中出現一些神話般地綺麗感覺,還不是在當下,而是與團隊在互動一些創作時,他的影片影響夾揉著綿密遙遠的東方神話山海經的夸父,就這樣自然而然地流露著。

 

偉大的電影,總是一種有機的過程。沒有太多的說明,你就感到有股神奇的感受力量已經灌注進去,它還會宛如經歷「根苗花果」般地在你的心扉裡展開所有的歷程,一直到你忽然從夢中驚醒,恍如隔日地說著:「它把我從來不知如何表達地種種都展現出來!」電影說著導演想說的故事,卻也說著每個人內心的故事。

終於,晚上來到了這間失約多次的電腦公司。我一到那裡,感覺氣氛有點詭譎,填了些基本資料後,接待人卻並非如往常般把課程簡章像商品簡章般搬出來讓我挑選,而是一一地我問我的動機,為何想要學後製課程,或是數位插畫課程。

 

我想那有人這樣作生意的,對我來說我對這些課程並不是太熟悉,只知道主要的功能,但是對於我想要作的事,我卻不知道它們執行起來的效果如何? 我還是很誠懇地回答她一句:「我學上這些課程,背後有很偉大的動機,也有很藐小的動機……」我心想這麼回答,如果有一天我真正弄出一些名堂來接受訪問時,這個回答應該是可以當作一個經典回答。

 

接待人看我問不出什麼重要的答案,看我好像又不像是家庭主婦要準備二度就業的,於是開門見山地問我要不要參加原廠的專案考試。但事實上我已經遠離考試很久了,也覺得有點對例行考試厭煩。我問他說我是念理工的物理研究所,可以免考嗎? 我不想把高學歷拿出來嚇他,但是他看我的樣子,讓我感覺我是一個笨蛋。

 

他有點頤指氣高地丟了一句:「念物理不見得邏輯強」太好笑了,這真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這是我昨天聽到最大的笑話!!!那要念什麼的邏輯強? 應該是念經的強吧.....連念物理的都受不了。

 

於是我真的是這位特別的貴人惹惱了,我請他把考題拿來,我倒要看看這些邏輯考題有多難的,第一題麻,都是一些數字的邏輯推理,用等比級數算一算就好了….我非常有自信地開始寫起考題,嗯,應該閉上眼就可以作答的。但接著第二題,我開始慌了,這些數字開始變得像一堆扭動的蛇一樣,在眼前不斷地扭來扭去,我深呼一口氣,把數字蛇先安定下來,繼續作答。

 

時間約過了五分鐘後,我完成了全部答題,但是有四題事實上是有點用猜的,我問了一下六十分及格,除非四題都猜錯,但後來我居然考了90高分,只錯一題。勝利的歡呼此時響起,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憑良心講,考題不是那麼簡單,特別是有些陷阱題,那種題目的數字蛇特別會把人絞進去。而說句老實說,這些題目跟我以前過五關斬六將考的邏輯題型實在是不太像,但幸好我的考試定力夠,會先衡量全體,不會作沒把握的先跳過,之後再回頭想,免得心神都被這些怪題目催眠綁住。

 

考完並改完題後,我拿了高分,那接待人也對我比較另眼看待,不再把我當白癡。他派了一位親切的小姐來為我作後續的說明,並告訴我目前已有資格可以選擇一些原廠專案的課程。可以以接近三折價,只需花幾千元選讀上萬元的課程。報了八月份的課程,密集地上近把月,但是此刻我的內心真是十分感動,這真是得來不易,我夢想了幾年要上的課程,常常不是要跑上台北太累不敷成本,不然就是課程費用太貴,而現在兩項瓶頸都排除,感覺實在是水到渠成。

 

李察吉爾陪我過來,也為我能通過考試高興。回程我們的話題就鎖定在他以前拍在學校拍的影片上。他當時的畢業作品是拍一個畫家畫一位模特兒的過程,一邊畫卻一邊被模特兒所吸引,整個情慾從挑動到最後爆發,最後一幕是畫家把整個畫給砸掉,鏡頭從各方向如同希區考克的特寫,之後結束。我心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生活中有許多小的故事,包括一個人洗頭的過程,或是去作一件特殊冒險的事情,之後都可以剪成一些有意思的故事。李察吉爾說他現在最想拍的片,是類似「單車失竊記」,這一部有許多人認為是史上偉大電影之一。

 

晚上回到家後,心情都還飄飄然的,但拿起一部電影「為愛起程」,卻看到的都是一幕幕的分鏡鏡頭,而不是看到電影的本身了,看樣子要先找到身體的開關能夠自由地把身體觀看電影的方式,不然就會落入李察吉爾講的「念電影的看不到電影,只看到分鏡」。

 

之後,持續練琴,原本老師抄的和弦譜弄丟了,只好自己先憑音感配,倒也是一種不錯的練習。之後再借譜回來比對,看自己譜的和弦跟阿潘老師譜的有何差別。

 

晚上第一個夢好像是拿著攝影機到處拍,但是情節很雜亂,我也不容易記得。第二段夢就比較清楚,我到了一間國外的大飯店,大而無聊。應該是參加研討會吧,但是卻在大廳上閒晃,每個人都覺得很無聊。我想應該是昨天去了電腦公司之後,轉到Sogo百貨公司,百貨公司已經不能引起我的興趣,我偏好一些特色小店,或是有人文藝術的地方。

 

好萊塢的電影,是不是也像百貨公司般,千篇一律到覺得無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