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624迴光返照的情人與沙畫創作夢】
2015/06/24 11:24
瀏覽373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0624迴光返照的情人與沙畫創作夢】

昨晚在細雨綿綿的夜晚將莒哈絲的「情人」小說看完了。看完只有一個感想,這簡直是迴光返照的情人阿。

為何會這麼說呢,因為情人這部小說是在莒哈絲年近77歲時花了三個月時才寫完的,但是從小說內容來看,簡直像是當時十五歲的小女孩的浪漫口吻。是怎麼樣的一個心境,讓一個七十七歲的老太婆能詮釋全世界最浪漫的「情人」原型。

後來謎底終於揭曉了,我在稍後上床翻了另一本鐘文音寫莒哈絲的書中,當中描述,原來這迴光返照的情人書寫,是來自於另一個情人,也是最後一個情人,在1983年莒哈絲病危後寫了一本關於兩人之間的小說。莒哈絲從他者觀看到自己,在一種奇特的化學變化後,開始動手寫與第一個中國情人的故事。

很難想像的到一個七十七歲的老太婆,在那三個月發生了甚麼事,或許這段十五歲的書寫,讓她幼重返青春,並進入到一種自動寫作的狀態。看到這裡,我簡直是跟著莒哈絲的心共振著。我數著自己有一大堆壓箱沒寫完的小說,像是講量子密碼的「總統的情婦」,講虛實轉換的「克拉馬與克農尼」,還有講地球浩劫後的「西鄉之樹」等等。我在想,有莒哈絲為師,我不太擔心我到了七十七歲,沒有靈感來寫這些小說囉。等到暮年一起動,我與我那漫長的時光,將追隨著莒哈師,沉浸在寫作所封塵的堡壘中,享受著自我的迴光。

我看著書櫃,已經漸漸又換上一種新的面貌。那是文學的妝。這陣子忙業務下來,我感覺到靈性的訓練或是修為,像個遙不可及的燈塔,開始翻看文學的書時,好像找到了一只漂浮木。或許文學才是真正可以入世的靈性書,文字本身的療癒勝過念經念佛。這是一件很耐人尋味的故事,我翻著莒哈絲生前最後一本創作--「寫作」,看著她或像酒徒,又或像聖經啟示聖徒,在人生將走完之際,用一種觀照自己態度的文字,與世界說再見。我也暫時跟這清醒的世界說再見,進入到夢鄉。

夢境說來到的依然是熟悉的阿卡夏圖書館,我過去檢視著一些新的圖書清單,發現一些新的清單。不過每個人都有符合自己閱讀味蕾的清單,不知道甚麼時候要被啟蒙。我在夢中想著莒哈絲,她就像一隻十七年的蟬,把情人原型深深埋在心裡遠超過十七年。但是就在十七年一滿破土而出,在三個月內,以情人的姿態,鳴唱出震響全世界的關注。這是她的歌啊,我懷疑她是自動書寫完成的,因為評論家總覺得她的文字有種旋律。

我離開了阿卡夏圖書館後,到了一處約定好的創作。我拿起我的畫冊,來到一處海邊的屋子。我不想畫任何的畫,只想把任何有生命的植物貼到我的畫作裡。時間緩慢地過去,等到要交件時,我的進度很緩慢,畫紙上只貼了兩種植物。在海邊,你知道並沒有太多的植物。我看了大家死命地在畫布上畫上油彩。我卻只是很尷尬地望著我的植物。

忽然間,老師舉起一份作品大聲讚美,那是我另一幅畫阿,上面是用邊框先框住,裡面卻是用各種沙布滿,在一小方寸之地營造出自己的沙灘。

是阿,海邊缺少植物,但是海邊卻不缺沙阿!

我甚麼時候做出這樣的作品,我自己也不知道。或許當我創作那幅作品時,也是在恍惚的酒

徒身分下,進入自動作畫。只是不曉得是否是闖入了莒哈絲的沙灘,沾染了她的酒杯。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