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徹。
2009/06/03 20:06
瀏覽51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每天;

我在每一個文字間,翻尋與你共同有過的怦然悸動,讓失去和晦暗的詞藻,編排我一幕幕錯落的章節。

每天;

我在每一個音符間,找尋與你同相契合的心靈感動,讓悲愴和灰澀的拍節,編輯我一段段曲折的休止。

每天;

我在每一個街道間,追尋與你並肩想望的雲峰湧動,讓死寂和距離的屋角,編導我一回回彎轉的方向。

如此;

每天;如此;

瘋狂的閱讀,瘋狂的聆聽,瘋狂的瘋狂────在我離開之後。

每天;每天;

如此;如此;

瘋狂著;

瘋狂。

「如果放不了,為什麼要離開?」

「……生命…」推開眼前的窗,我淡然得幾近平板地唸:「不是讓你抓著,它就能安分安穩。」

「………可生命的曲線,並不等同於情感的弧線。」

「是。」嘴角一揚,不是歡愉的認同,卻顯得了有幾分的譏諷。眉宇輕擰,在透不進一絲微風的都市叢林,自然已被抹煞,我輕佻做作地道:「但情感的長度,卻是取擇在生命的寬度。」

「不、不是這樣!」一個急躁的動作,讓我抬眼就見他一臉無措的抱歉。不甚在意的笑笑,算不得安撫地舉手拍了拍他已顯寬實的肩,在擦身的瞬間,我輕聲落下否定:

「別告訴我精神波長得綿恆,形式轉換的永恆。當所需者把感情無限的放大,無法度量得結果,那愛情究竟有多偉大?這種見仁見智、這種夢幻飄邈的東西,對我來說太過沉重,也太過虛偽。」

「學長!」一聲沉喝,要我扶上門把的手微顫了顫。垂眸不語,只聽身後傳來幾個清楚的咬牙咒罵,欺近哽咽的喘息。半响的靜默。就在一陣濃厚的窒息過後,那一向清朗溫雅的嗓音,卻是雜染了些許要我無法識辨地惆悵苦澀,含聲虛凝地問:「……是騙是玩……你傷了誰我不管。可是…可是我不懂,不懂你為什麼會將自己給搭進去,不懂你既然不後悔又為什麼要如此追悔,不懂……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傷害著自己?」

「………因為……」唇線再展,這次我不再留連,掌中施加力勁的同時,我邁步,真正笑若春花地表示:「我是人。」

人類;在這名為『地球』的星體上,在認知控制裡自以為是的天性優越下目空一切,自信地以為是世界的主宰、最至高無上、也是最為複雜的一個物種。

而因為,我是人;所以我瘋狂、所以我愛憎、所以我矛盾、所以我傷害、所以我怯懦、所以我總是無法自己地口是心非來含混裝騙,張牙舞爪地,只爲一個顏面、只爲一個場面、只爲一個只有自己才知道幾兩重的尊嚴,縱使需要把驕傲給撕毀個四分五裂,依然在所不惜。

只因為,我是那最靈長的人類;原因與答案,如此淺顯拙劣的因果。

可其實,輕易顯露其上的往往不是真相。

以上,在不信其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戰略指導原則;根據歷史的教導,那所謂的真相,總像是小媳婦般害羞得見不得人地,大都是膽小怕事地隱藏在骯髒污穢的貪婪慾望底下發芽滋長。

如此;衍推;

所以我如此瘋狂,不是因為愛他,絕對不是因為愛他。

所以我如此追悔,不是因為愧對,絕對不是因為愧對。

所以我如此傷害,不是因為害怕,絕對不是因為害怕。

不是膩愛,不是不敢愛,自始自終;

因為根本無關情愛。

懂嗎;

────我不是愛他,只是無法原諒自己。

「學長!」眼前;無人的長廊,昏黃的夕陽侵蝕籠罩,讓這空間憑添有幾分悲寂蕭索,無聲在心底蔓延。身後;猛然抱摟的禁錮,有著絕對決定性的力度,你激動的起伏,就在我的頸邊噴張收取,一下下莫名而含情,吞吐如絲,纏綿得眷戀而低迴:「學長,學長,學長……」

我僅僅是無語,任你任性地放縱,安靜乖順而沉默。

都說這世界有種默契,遇到則懂,無須言說,單憑一個眼神、動作、語氣感應,即能明瞭。

緣到,今日得以遇見;

所以你沒說清說盡的,我懂。

只可惜,心緒空放,含添著一股莫名的悲哀,像是滿足而解脫,又似攀頂後空虛而難耐,一下失了前進的方向,四顧茫然,要人霎那哆嗦得厲害。

所以我仍舊瘋狂,卻已不再追悔,無力傷害。

直至夜幕低垂,涼冷的風兒只為我帶來你更加緊熱的懷擁,耳畔仍是你,因為不得回應地,執著要響過一遍又一遍的親暱呼喚。

就短短一個日落,不算精誠,當然也就沒那金石可開,但最終我還是笑了開來,就在;

星光燦爛的一刻。

冬去春回,四季流轉,我在你溫柔又強硬的侵略下,低聲嘶喊過一個又一個的漫漫長夜。

你的名字,總在我唇舌間婉轉,相應於你眼底正燃燒著繽紛,極盡青春無悔。

心映心地注視,吻進你放肆張揚的微笑,別問我其中的轉折,愛戀的多寡。

因為這永遠都是個說不得的;

────秘密。

可說是秘密,那答案,其實我早早就已全盤烘托。

因為;我是人。

因為我是人,因而有心,因此難測。

所以;

當我一個黯然,當我一個無眠,當我一個眉角的波動;

是你一個揪心的落寞,是你一個呢軟的安撫,是你一個激盪的抽動;

對於你的付出,我一概理所當然;對於你的猜疑,我一概視而不見;對於你的妒忌,我一概不作解釋;

你越在意,我越得意;你越傷心,我越開心;你越陷越深,則我越見自在;

你越熱情,我就越冷血。

懂嗎;

當你為我停留落淚,痛徹心扉,我的心沒有任何騷動,沒有任何感動,也不見任何罪惡。

懂嗎;

我以我的瘋狂,來換取我的情路;我以我的追悔,來換取你的關注;我以我的傷害,來博得我的愛情。

懂嗎;

我看透你曖昧朦朧的情愫,以自己為注,賭上你的溫柔良善,來催化攻陷────俘虜你。

懂嗎;

────我不是愛他,只是無法原諒這樣的自己。

所以,是秘密喔!

「────────徹。」

當我甜甜抵上你的唇角,你無須介懷那麼許多,只要抱緊我,只要抱緊我就好,只要一顆心癡癡地纏緊我就好。

在我被吸引到下一個遊戲之前,別擔心,我是你的,絕對的忠誠,絕對的真誠,絕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心思浮動。

所以不用浪費時間猜疑嫉妒,是你的,只是你的。

只有你,我只是你的。

「徹───唔嗯──」

是的,只有你,只有你,只有你喔!

要乖喔,我的獵物;

我的;


「徹。」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耽の夢
上一則: 對不起;我愛你
下一則: 安慰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