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她們的世界】毛邊,戳出繽紛動物世界
2017/03/07 13:39
瀏覽38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文/陳姵穎 圖/陳姵穎攝、毛邊提供

 

 「我覺得每個人都該培養一種喜歡的手作,因為只要你花時間去做,就能得到回饋。」羊毛氈達人、「毛邊」創辦人貓拓笑著說。

 雖然以擬真動物在網路上廣為人知,但本就熱愛手作的貓拓,一開始最常鑽研的項目是打毛線;流傳在研究生之間「寫論文期間會自動衍生出一些奇怪技藝」的「預言」印證在貓拓身上,「後來熟練到我可以一邊查資料、打論文、看電視,不用低頭瞄一眼也能打出各種花樣。」

 

打發假期 意外戳出興趣

 會一腳踏入羊毛氈領域,著實是個意外。原只是在幾年前的春節,花三十九元買了份材料包打發時間,戳到最後,成品看起來還不賴,跟包裝紙上的圖案一模一樣。「那隻紫色海豚成為我第一個羊毛氈作品。」幾個月過去,三一八學運在青島東路周遭如火如荼地展開,網路上流竄著各種似真似假的消息,人人騷動不安,貓拓以戳羊毛氈的方式宣洩心中的焦慮,花一整晚戳了數十朵簡單的向日葵小別針,別在背包上跟著朋友來到現場,隨手發送給行人。

 一針一針地戳,彷彿開啟了某種開關,貓拓做羊毛氈做得更勤了,飼養文鳥的她以牠們為範本,自行設計作品,偶爾也為朋友戳幾隻喜歡的公仔;為了集中管理羊毛氈作品的照片,貓拓設立了粉絲專頁「毛邊」,陸續吸引了一些網友的注意。「其實到那個時候,我也還沒有仔細去思考『販售』這回事。」

 因緣際會下,正在制定旅遊計畫的圖文作者賴賴&織織找上貓拓,委託她製作角色公仔,「這是我第一個接了覺得冒冷汗的案子,因為2D圖像變成3D的立體作品一定會有其差異,對還是新手的我來說是滿大的挑戰,還好成品他們很喜歡。」在這之後,人氣上升了,委託的案件也增加,貓拓開始從中一點一點去釐清自己想創作什麼樣的作品,並學著去制訂合理的價格與製作流程,以及和客人應對的方式。

 

製程耗時 甘願才能長久

 手工藝品的價值在於其獨特性和工序,愈精緻、細小的作品,看起來耗費的材料不多,製作難度卻成反比。貓拓說,早期因為對自己的作品還不太有自信,一旦客人對價格或製程產生疑問,她就會感到不安、覺得沒有底氣。「但後來漸漸曉得客人是對手工藝品不太了解,只要好好解釋,多數客人都能接受,現在也會在粉絲專頁上分享製程和細節的照片。」

 貓拓很清楚,以羊毛氈為業不可能致富,能維持基本的生活就不錯了,如果無法「歡喜受」,勢必做不久。「所以我給自己訂的規則就是『要甘願』,不管是應對客人也好,與大量的時間奮戰也罷,或是某些必須選擇妥協的時刻,做羊毛氈這件事給我最多成就感,我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去做決定,就會比較甘願。」

 早期貓拓只做胸針,「我喜歡可以隨時帶著羊毛氈作品,吊飾容易磨損,胸針是我覺得最理想的創作。」至於擬真動物,初始她可是想都不想。因為擬真動物可不是只要「戳一戳」就好,要想做得好,勢必得學習其他領域的知識和技藝,「像骨架跟素描、雕塑有關,你還要懂一點肌肉和解剖學,動物的眼珠、爪子,甚至是鳥喙,用的都是不同材料,簡單來說,鑽研起來就是一條不歸路啊!」

 

擬真動物 呈現細膩姿態

 明知是不歸路,還是踩上去了。自稱是基於客人「許願」下的半推半就,某種程度上亦是對自我的挑戰,從換了花色的《魔女宅急便》中的貓咪吉吉為範本出發,貓拓往擬真動物的旅程,愈走愈深入。

 自學起家的貓拓,除了會細細觀察別人的作品,也不時關注國外羊毛氈藝術家的創作,推敲不同的技法。「就是偷師!」她認真解釋,比起要說出「為什麼逼真」,指出作品「哪裡不逼真」反而容易,尤其是凝結動態時刻的作品,「要營造那種瞬間的張力,靠的都是經驗和實力。」

 問起貓拓為何將粉絲專頁取名為「毛邊」?她說,羊毛氈最令創作者困擾的就是如何讓表面看起來更平整,得一直和那些邊邊、毛毛奮戰,但無論再仔細,都只能收整到一個程度。「以前我會拚命修,尤其我又有點完美主義,後來覺得需要去接受『看起來就是會有點毛毛的』這件事,因為羊毛氈就是毛做的嘛!就像衣服穿久了一定會起毛球,人生不能這樣鑽牛角尖,要適時放下。」

 現在回頭來看,貓拓似乎老早就為這條創作路,下了某些註解。

 

Q創作了那麼多羊毛氈,有什麼比較印象深刻的作品嗎?

 雖然做擬真動物,但我經常會懷疑這是否真能帶給他人撫慰,因為做得再怎麼像,也無法替代離去的動物。有回接了一隻寵物鼠的案子,寄出作品一陣子後,客人傳了一段影片給我,是他的妹妹拆禮物的錄影,看著對方從驚訝、開心,到忍不住落淚的情緒變化,有點感動到我,才開始覺得「啊,好像真的有幫助!」另一次是接了婚禮小物的案子,做的是石虎,很挑戰,但也做得很開心,未來也想做一些台灣特有種的鳥類胸針。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