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母親的長短腳
2007/05/14 15:38
瀏覽1,138
迴響1
推薦19
引用0
母親的雙腳長度不一,也就是一般人俗稱的『長短腳』,由於小時候未能妥善治療,以至於經年累月後關節磨損日趨嚴重,而造成其左、右腳長度差了近十公分,因此走起路來一顛一跛的異常突兀;而她長久以來一直以為這缺陷是天生的,但直到某次兄弟姊妹返回老家團聚過年時,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她無意間聽到大阿姨〈她的姊姊〉與嬸嬸的私下談話中針對其長短腳引咎自責,她才知道了這個埋藏在大阿姨心中多年的秘密,也才發現原來這伴隨她多年的缺陷竟是後天因素的意外創傷所造成,而此件令人遺憾至極的事情卻連已經過世多年的阿公、阿媽都完全不知,實令其肝腸寸斷、痛心疾首;而身為獨子的我,亦是在一次茶餘飯後之閒聊中才從母親口中得知。
 
 
記得有一回晚餐飯後,我隨母親一同至住家附近的公園散步,行經途中,巧遇街坊鄰居的一位太太,手牽著時值五歲的孫女準備回家,當那天真無邪的小女孩看到母親走路一高一低的模樣時,便童言童語的脫口問母親說:「阿媽,你走路怎麼搖來搖去、斜斜的啊?看起來好奇怪喔!」當下我看到母親慈祥和藹的臉上顯現出一絲尷尬,但隨即她仍強顏歡笑以詼諧哄騙的口吻回答小妹妹說:「這就是小孩子不乖的懲罰,阿媽小時候因為不聽話、貪玩調皮,才會不小心從矮牆上摔下來變成這副模樣,所以啊,妳要乖乖聽爸爸媽媽、阿公阿媽的話,才不會跟我一樣下場喔!」
 
 
在回家的路上,我隱隱約約感覺到母親的感傷思緒,似乎一直沉浸在剛剛的那幕場景裡,難道是那小女孩無心的一句話,卻深深的刺痛了她這六十多年來心中的傷痕?回到家後,我按耐不住心裡疑問,便問母親何以看起來如此無法釋懷,她輕嘆了一口氣後,便娓娓道出這多年來不為人知的往事,也才讓我明瞭,原來在母親堅強的外表下也有極其脆弱的一面。
 
 
母親是傳統的台灣女性,出生於豐原鄉下的偏僻小鎮,由於家中經濟狀況並不好,因此阿公、阿媽每日天空微露曙光時就得出門下田耕作,獨留小孩子在家,而在那個時代,小孩子都要學會獨立,其成長模式幾乎都是由大的帶小的、一個帶一個,直到懂事為止;雖然家境清貧,但在那個重男輕女的社會裡,阿公阿媽還是直到生出一個男丁後才停止生育,一共是五個姊妹加上一個么弟,母親是排行老三,但老二一出生時就不幸夭折,因此她與姊姊實際上相差了五歲之多。
 
 
事情發生在母親尚未滿週歲時的一個秋高氣爽午後,那天阿公阿媽依舊天色微亮就到田裡工作,時值六歲的大阿姨揹著她出去住家附近遊蕩,而或許是一時興起,大阿姨竟將尚屬嬰兒期、手無縛雞之力的她隨手放在竹籬笆的矮牆上,自顧自的跑去跟其他小朋友嬉戲,而當其耳邊傳來一陣嬰兒的哭叫聲時,母親卻已從一公尺高的矮牆上摔落地面〈事後知道那次已傷及左腳大腿骨,造成髖關節產生脫位現象〉,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而貪玩的大阿姨自知不慎闖禍後,馬上抱起哭鬧不休的她返回家中,將她放在床鋪上以棉被包裹著,希望她能停止哭鬧,或許是哭久了、喊累了,在阿公阿媽返回家門前,稚齡的母親早已沈沈睡去,而心生膽怯的大阿姨更不敢將母親摔倒受傷的事情稟告給阿公、阿媽知道,畢竟只要她守口如瓶,此事是如此的不著痕跡,而可憐的母親因為還在丫丫學語、匍伏爬行的階段,也沒任何人看得出端倪及異樣。
 
 
當成長到可以走路時,阿公阿媽才驚覺母親走起路來怪怪的,抱至醫院經醫生診斷為左、右腳長度有部分偏差,在骨骼尚未發育完成前還能靠手術及復健來矯正,但苦於家中生活困頓、經濟拮据,根本付不出手術醫療費用,且家中尚有嗷嗷待哺的小孩須撫養,因此便放棄了治療的黃金期,也造成了母親今後坎坷的一生及異於常人的心路歷程!
 
 
然雖如此,母親仍擔負起身為二姊該照顧弟妹們的責任,每天揹著幼小的弟妹幫忙做家事及唸書,勉強的完成了六年國民小學教育,後來為了幫忙分擔家計,便放棄繼續升學的念頭,每天跟著阿公阿媽一起去種田;在這段成長的歲月裡,由於長短腳的因素,常會招來異樣的歧視眼光,並被他人譏笑、嘲諷其是個『掰咖』〈台語 ”跛腳 ”之意〉,這些難堪的字句實讓她心如刀割,不時以淚洗面,也更因而讓她從此與自卑為伍。
 
 
在身體的缺陷及自卑心態長年跟隨下,母親於22歲那年藉由媒妁之言,嫁給了隨國民部隊撤遷來台、大她14歲且兩袖清風的父親,兩人在語言的隔閡及艱困的生活環境下,同舟共濟的另組了小家庭。依稀記得父親曾跟我提及,說他當年娶母親進門後,曾多次想帶她至醫院開刀治療長短腳,但克勤克儉的母親卻總推諉說她已經習慣了如此走路方式,並以不想有所改變、不願多挨一刀等諸多藉口來搪塞,其實彼此都心知肚明,母親是捨不得花這筆醫藥費,想將錢省下來讓家裡生活好過些,而在往後的日子裡也都一直沒尋求過積極的治療。
 
 
撫今追昔,母親已經在「長短腳」的陪伴下過了大半輩子,雖然因為它,讓她很容易腰酸背痛及不耐久坐,且又無法步行較長時間,但她還是憑著堅毅的韌性一路走了過來。自從我知道她的往事後,我曾經語重心長的問她是否會怨恨當年大阿姨「有虧職守」所犯下無可彌補的過錯時,她以平靜的語氣輕描淡寫的說道:「剛知道事情真相時,心中難免義憤填膺,但後來想想這些舊恨新愁,在歷經這麼多年的歲月侵蝕後早該讓它煙消雲散,也不該再一昧地自怨自艾、怨天尤人;浮生若夢,往事不堪回首,人啊,在這世上要懂得逆來順受、隨遇而安,要能安貧樂道、樂天知命!」
 
 
時至今日,最令我對母親的腳有深刻印象的一次,是在我五歲有次高燒不退時,憂心如焚的母親以充滿溫情的揹斤將我揹在背後跑至醫院就醫,在那段約莫十五分鐘的路程裡,我不僅感受到了母愛的光輝,更深切的感受到母親用她那「長短腳」快步走在平地上時,從她的腳傳達至背後上的我、那股強烈顛簸所帶來的震撼與衝擊,原來這麼多年來,母親的人生道路是走的如此崎嶇不平與艱辛,我不禁為之眩然淚滴,每當想起母親過往的種種,就讓我心中百感交集,亦不禁令我自慚形穢;我嘗揣想,若大阿姨將母親幼時尚無記憶、腿部受創而成缺陷一事秘而不宣,不主動向嬸嬸傾吐積壓多年的內心秘密,那麼造成母親長短腳的真相將永遠塵封,至今亦不會有人知曉,而她最終之所以會說了出來,或許是有感於母親坎坷的一生而良心受到譴責吧!
 
 
《本篇投稿刊載於96.05.13中國時報浮世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心情故事
下一則: 撿破爛的啞巴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如瞬間即逝 - 西藏!
2007/05/15 11:30
令人遺憾
有些錯誤可以彌補,有些則否,讓一對姊妹都受盡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