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美人魚似的夢
2011/09/12 00:02
瀏覽1,720
迴響17
推薦209
引用0

---給喜歡我的夢的朋友---

一個美人魚似的夢 A Sin in the Amniotic Fluid

  我覺得自己帶著一種原罪,仍溺於羊水中時,便形成了的。當有了意識以後,我開始奮力地抵抗原始的欲望,原因很簡單,人一旦與伊甸園有所聯繫,他的體內便有動物的成份,距離愈近,愈像頭禽獸,愧對於自己的文明夢。研究社會學的朋友說,人總是做著「自身所認定的他人心目中的自我」,勸我不要白費力氣。
  「你為誰守的貞?」
  「你是不是同性戀?」
  我的成長歷程中,擺脫不了這類的問句,或變化形。隨他們說去,我面對女人而不面對獵物,我比他們離伊甸園更遠一些。

  清早出發上班,我會在路過大湖時放慢腳步,欣賞那裡的粼粼波光。偶爾,我會佇足於柵欄旁,納西瑟斯似地探頭看著水面上的自己,並非喜歡自己的倒影,只是想著這個人兒總希望有個紅顏憐愛的,一個他心目中的女孩子。這天當我轉身離開之際,突然被破碎的水珠潑得斑斑點點,如果這是惡作劇,那麼太不會挑時候了。我帶著怒意回過頭,卻看見一個長髮的女孩子正輕笑著,她伏在柵欄外頭,下身浸在湖中。

  她有一張脫俗的白皙面孔,碧色的眼睛宛如湖水,似乎不加任何妝點便能泛起一波波漣漪,那眼神是不帶媚態的,看來是那麼純淨,有人說,在塌髮狀態仍舊漂亮的女子,就是真的漂亮了。我問她為何浸在湖中,她俐落地沉了下去,接著在不遠處躍出水面,在晨光下,我看見那條閃閃發亮的綠色的尾鰭,險些驚叫出聲…。

  和她談了幾句話,才知道每當我作納西瑟斯時,水底下總是有個小觀眾。我說自己每個早晨都會經過大湖,她說她將在原處守候,臨行前,還誇我可愛呢!

  翌晨,我攜著吐司來到約定的地點,與她共進早餐。我席地而坐,剝著吐司餵給她吃。當她凝望遠處,散發著不可親近的氣質,像森林中飄出來的使者,只能遙遙欣賞,但接過我手中的食物時,那真摯的目光卻可愛極了,當她在我身邊悠遊,正猶如一隻水中精靈。我想給她起個別稱,叫她愛莉兒呢?太俗氣了,她像豎琴邊的佳人,那麼稱呼她何妮耶吧!

  接連幾天,我在深夜溜出家門,與何妮耶在岸上幽會。我頭一次有戀愛的感覺,但不知何故,每當瞥見她的尾鰭,總感到一陣恐懼。即便如此,我仍在分手以後,帶著笑意入眠,因為這幾個夜,我似乎成了真正的人類,不是從伊甸園來的,而是在我理智控制下的,無欲的萬物之靈。而那都歸功於一個純潔的女孩子。

  那個清晨是美夢破滅的開端。何妮耶想帶我參觀水面下的世界,我明白表示不會游泳,卻依舊被拖入湖中,喝了幾口水之後,我感覺眼前一黑…

  那兒似乎永遠響著一種充滿童趣的音樂,像是懷孕的母親播放給未降生的胎兒聆聽的,也許是水草在波流之中細微的磨擦聲,彙集成為一種含糊的樂音。

  何妮耶攜我一同悠遊,使我體驗了許多前所未有的經歷,湖中的一切似乎都罩上了薄霧,抑或是我眼前戴著柔焦鏡,如懵懂的孩子,以美麗之心度醜陋之世。但最使我凝神的,始終是那次水流逆向拂過何妮耶的長髮,遮蔽視線,她撫弄琴絃似地撥開面前的髮絲。雖只是剎那間的一個回眸,那美麗的模樣似乎連我的聽覺也受了感動。除了何妮耶之外,不斷擾動我心絮的,就是那只蚌…

  它沉陷在一個陰暗的角落,直徑大約1.5公尺,緊閉著。看見它,使我憶起潘朵拉的盒子。當我好奇地想摸摸它,何妮耶卻連忙趕來,將我帶走了。或許裡頭住著一隻蚌精,叫芳歌拉。

  夜寐時分,我躺在沉睡的何妮耶身旁,心思卻圍繞著那只蚌,它似乎有種無形的魅力,促使我不斷想接近。最後我敗給好奇心,磁鐵似地趨向那角落,在蚌口扳扳拍拍,想不到它有了反應。湖水逐漸被吸入愈來愈大的縫隙中,我穩著身子,在那兒等待蚌殼緩緩開啟。四下雖是漆黑的,我卻有種光明的喜悅,因為那開口猶如我降生的裂口,又彷彿,當我絕望的時候,可以由頭部開始,鑽入那口中,在芳歌拉的懷裡,飲著乳汁,被呵護成一顆珍珠。

  蚌殼開了九十度,芳歌拉緩緩坐了起來,撥開微捲的長髮,用她那半睜而慵懶的雙眼看著我。她似乎能看穿我的想法,將頭髮甩向背後,袒胸露乳。我不發一語,只是怔怔地望著她,片刻,文明的那端開始召喚著,我掉頭游回何妮耶的居所,遠離伊甸園的盒子。

  想起不曾留意過何妮耶的身軀,我朝熟睡的她看了會兒,無法分辨她與芳歌拉的異同。我感到有些不安,在懸著的心上睡去,不知何時隨之墮入深淵。

  吻是女性的語言,襁褓時母親的吻、童稚時姊妹的吻、繼而是心儀的女子,當你最終深陷病榻時,她的吻將使生命歸於安寧。此時,何妮耶正溫柔地托著我的下巴,輕輕吻著,她開闊的眉宇,似乎悅樂地哼著一首愛之頌。我靜靜闔眼,想體驗她的唇的溫度,然而,我是不解風情的,吻的語言淪為污穢的淫歌,吹捧著性的欲望,令之一層更上一層。我自覺了,因而感到十分痛苦,伸手輕掩何妮耶的唇,示意她停止,她對自己突然被迫噤聲感到不解,化為犧牲的泡沫。
  一雙冰冷的手順著我的胸口緩緩滑下,當它們越過下腹,我被愉悅與恥辱折磨,而握住那纖細的手腕。
  「我要你來成就我。」芳歌拉繞過我面前,在我大腿上坐下。
  「妳懂得人的語言?」我試圖轉移話題。
  「我懂『男人』的語言,我也懂你的欲望。」芳歌拉的下半身是一雙腿,我盯著它們,陷入一種邪惡的盤算。

  一陣痠麻的刺激,在我甦醒之際仍延續片刻。被中斷的高潮…,我又產生往伊甸園去的跡象,坐了起來,此時才驚覺自己的下半身也是綠色的尾鰭…。我望向酣眠的何妮耶,她似乎不以此為苦,但我已開始覺得美人魚並不是美麗的童話,而是剝削。

  白晝與何妮耶同在的時光,我表面祥和,心裡卻失魂落魄,因為芳歌拉的臉龐在腦海中縈繞不去。她的美並不是人造的,素淨的一對瑪瑙色的眼睛,流露著狂態、妖艷,甚至如豹一般的侵略性。我的靈魂被那對瞳孔攫獲了,瑪瑙中心的黑色隧道,直通動物性的世界,我神往,卻又抗拒,睪酮素與腦的戰爭,似要將我的上下半身撕裂。

  但在夜間,我終究屈服於她的那雙,可以張開的腿,如今那裂口不代表降生與撫慰,而是一場淫慾的夢。我耽溺於期待壓抑許久之後的爆發,當即將高潮的時候,我將因自覺離動物近了些,而離文明遠了,在厭惡與亢奮的交錯之下,於羞恥中抵達極度的悅樂。然而那刺激並未帶來快感,而像一支永無止盡的溫度計,任由欲望不斷地增溫,卻永遠沒有昇華的機會…。

  我幾度在刺激中甦醒,望著下半身是綠色的尾鰭,感覺自己並非人魚,卻如閹人。

  欲望凌駕於理智,它唆使我悄悄離開何妮耶,去尋找芳歌拉。黑暗之中,腦波似乎徐徐地製造一種催眠似的說法 - 她會是引導我自欲望中走出的明燈。

  芳歌拉將我迎入她的天地,我猶如獲得救贖一般,投入她的懷抱。我看不清她的腰部以下,伸出手緩慢地探索。她見狀,握著我的手,順著胸口下滑,我正在腦中構築著柔美的曲線時,被突如其來的終點驚醒。她的身體終止於腹部,底下是一片廣大而柔軟的平原…
  「你幻想著我的雙腿嗎?」芳歌拉說,「我的下半身是一整塊的蚌肉呢…」

  我悲從中來,伏在她的乳中。無法被餵養成珍珠,但我的欲望將如整串的珠,連向遠方,永無止盡,作為一件可見之物,它也許被陳列著,人們將道:「這是他的性欲,多麼顯而易見之惡,枉費他努力做著文明夢。」
  那時,我似乎能看見自己悲哀的眼神,像一個懂得繁衍的孩子面對著母親的乳房。
  「孩子,你過份成熟了。」那個母親說:「即使那Y染色體的帶原者也不曾有這樣的自覺。」
  但純潔終究是墮落了。

  班斕的視線中,何妮耶出現了,將我自芳歌拉的懷抱中拉了出來,她不發一語,帶我直往湖面游。我感到後悔萬分,但四周消失的童樂告訴我為時已晚。隨著上方的光線愈來愈明亮,我又逐漸失去意識。

  窗簾透著陽光,我惺忪地看看鬧鐘,已是晨起時間。我稍微坐了起來,以手肘支撐身體,望著不遠處的那個宛如小生命的器官,晨間它總是精神奕奕,甚至以脈搏提醒著自己的存在。我淺淺地報以一笑,接著忽視它的興奮,逕自梳洗去了。

  面對鏡中的那個人,我沒有心思作納西瑟斯,只喃喃絮語。「何妮耶不過是被禁錮的女人,芳歌拉呢?社會化的、卻被腰斬的完整靈魂。你致力於粉飾太平,潛意識裡的欲望卻是汙濁的。」

  今天那段湖畔的路途,將是孤獨而落寞的。

依凡斯 2011.09

※ 這篇文章搭配的音樂是Bruno Nicolai譜曲,電影《Eugenie》的片頭、片尾曲〈Skyscrapers〉(1970),聆聽與否,格友可自行選擇。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寵物店之王
下一則: 我輕柔的夢中有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 :
17樓. jazzway
2011/11/09 20:05
魔幻+佛洛伊德風的辯證

這樣的型式,如果可以是一種風格,文學裡情欲的探討,將有新一派的風貌!

藉由寓言般的夢境,探索內心情感的辯證,精彩的手法與放膽裝飾的詞藻,可閃避佛洛依德的枯燥論理,也擺脫類似文章太寫實的議題偏離,可說是一次情欲文學的"軟著陸"!!精巧,但有力.嗯,<羊男的迷宮>,有點這樣的味兒.......

很喜歡!

16樓.
2011/09/19 17:26
是夢嗎 ?

最近因為工作較忙 , 好多的日子沒來閱讀妳的文章了 .

如果取名叫做「一個美人魚的夢」, 那劇情就可以簡單通俗 .

但這篇名字叫「一個美人魚似的夢」, 多了個「似」字 ,  難怪情節就不是那麼唯美浪漫的簡單了 .

晚安書!

你的格子近來要相隔數天才會更新文章,我有想到你可能比較忙一些。

對呀!如果是「一個美人魚的夢」,也許反映出來的就是尋常的人類世界了,但「一個美人魚似的夢」可以藉水底世界反映人的欲望。

這篇和〈一個依凡斯式的夢〉相同,都是「人造夢」。

依凡斯2011/09/20 00:49回覆
15樓. Luye
2011/09/16 22:25
夢與慾望

心的意境?

晚安Luye!

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但夢與欲望相繫的關係,大概也能歸為心之所向吧!

依凡斯2011/09/17 00:11回覆
14樓. 亞莎崎~釜山就該這樣慢慢玩2
2011/09/15 12:06
狐狸來了!

真真假假之間,交織了更多的故事。

純真與邪惡...真實與虛幻...衝突又融合的元素。

^"^狐狸認為這就是依凡斯文字最大的魅力。

真是夢嗎?


晚安亞莎崎,謝謝妳的欣賞!

好像我撰寫的情節經常虛實交錯呢…,其實它的本質也是虛虛實實,有真實的夢,也有人造的夢。

我希望它們的組合可以產生近似夢的氛圍,讓大家也有遊夢一遭的感覺。

依凡斯2011/09/17 00:10回覆
13樓. 思于
2011/09/15 08:22
慾望

無從發洩的慾望

構築幻夢

也找著了管道

晚安思于!

是啊…,人類平常壓抑著的慾望經常會透過夢境展現出來,這些思想有時甚至是我們不曾查覺的,所以夢也像面鏡子。

依凡斯2011/09/17 00:07回覆
12樓. 平平安安
2011/09/14 16:08
一個美人魚似的夢
來看看美麗的文章了
晚安開心小屋,謝謝妳的欣賞! 依凡斯2011/09/15 02:22回覆
11樓.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2011/09/14 02:58
虛實 & 靈慾的交替

很有技巧的小說,讀者不知不覺在實境和夢境之間穿梭,並無預警的跌入了男主角靈與慾的矛盾中。

伊凡斯用希腊神話、現代元素和無邊的想像力揉和出來的故事,既古典又前衛, 文字也深具美感。    ^ ^

早安愛的記事簿!

這篇故事的發想與構思比其他作品耗費的時間更多一些,您的評語使我得知自己希望營造出來的氛圍都有達成了。

很高興能得到您的肯定!

依凡斯2011/09/15 02:21回覆
10樓. 柔怡~
2011/09/14 01:17
美人魚

伊凡斯的想像力真豐富

文中男子充滿反省與自我批判的精神

最後覺悟與自我妥協的過程(是這樣嗎?)轉折精采

這也是成長的一部份吧

PS.其實看過多部關於美人魚的西洋片,對於面貌姣好的女子,下半身卻是魚身,這種「造型」我一點都不覺得浪漫,只覺得駭然!

晚安柔怡!

對呀…,男主角最後覺悟了,但還是想再嘗試抵抗,結尾我沒有寫得很明白。

我想美人魚之所以會世世代代被歌頌,因為裡面有個「美」字在,人類對美麗的事物總是比較能接受,如果人魚完全是異常的長相,那就會變成奇觀而不是神話了。

依凡斯2011/09/15 02:16回覆
9樓. 李孟秋
2011/09/13 22:33
異曲同工
我把幻境繪成實像,妳又把實像帶進另一個幻象,人們都有實幻間的想望和需求,因此有了藝文的創生,很高興能有朋友在藝文上的互相啟發,我的文章有很多也是觀覽別人創作後啟發出來。

基本上我比較欠缺妳這般豐富蹦現的想像力,須要從身邊較熟悉的事物去找題材,"蚌精"取材來自的現實人物,以前已經寫過。"美人魚"相關的一個故事,牽涉情節較多,須要用很多文字表述,因此會在以後用小說方式來表達。

晚安岡陵!

這是我第一次透過格友的創作得到靈光,感覺很雀躍,但也很慶幸最後的成品是這一場夢境,因為你的創作不只給了我一個構思的方向,如果當初往其他情節撰寫,也許產生的成品不夠格將你的作品連結附在前面。

從你在美人魚系列裡面表示會有一個相關的故事之後,我就一直期盼著了,這次會像《衰蛋的寒武紀》那樣連載嗎?

依凡斯2011/09/14 23:04回覆
8樓. 仙劍_驚夢奇談_解夢說(1)
2011/09/13 19:33
^^

剛才我又進入您的文字世界裡了,享受並感受著您的思想與心靈的聲音,這也是讓我覺得讀起文章來會更有意思,您是位擁有浪漫情懷又帶些許哀愁的女孩,或可言為尚未覓得知音人的可愛女生

我很認同文中所述,有人說:「在塌髮狀態仍舊漂亮的女孩子,就是真的漂亮了。」

女孩子無論再怎麼需要,都終歸要回到卸妝素顏的時候,那時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我很孤陋的不知什麼是「納西瑟斯」,所以我就上網去查,結果發現是我小時候所喜歡的希臘神話故事中的人物,唉~我居然只剩下記得太陽神阿波羅和愛神維納斯了

「納西瑟斯」是河神刻菲索斯與水澤神女利里俄珀所生的孩子,是全希臘最俊美的男子,死後的地方生出一株水仙花

引用「納西瑟斯」即是看著印在水中的自己,這是多麼的充滿自信,也可窺知您心底處所渴望的感情,大概是什麼樣子的才是最為理想,但又不免讓我感受到一股孤單的感覺(會不會太完美了)

我還有很多心得想寫,但怕佔去太多的空間會引起公憤,所以就此打住,一切都交給心靈上的感受吧

(摘自維基百科_厄科與納西瑟斯,沃特豪斯作,1903年)

晚安仙劍,這則回應內容真豐富,謝謝你的欣賞呢!

其實文章裡那句話也是我說的,因為在塌髮時仍舊漂亮的女孩應該不多。普遍認知的女性美,需要頭髮豐厚,臉型柔和,塌髮狀態恰好是與這兩者相違背的,會暴露出頭形與臉形的缺點。很多人會將美麗的責任加諸在女性身上,但又希望她們真實,實際上兩者經常也是相違背的。

我有時覺得,如果能像納西瑟斯那樣,或許也是種幸福,畢竟他愛的是自己,那麼一切因感情而產生的漣漪都能被框在小圈圈裡。小說裡面的男主角雖然帶點自戀成份地看著自己的倒影,但他的思想是希望有異性能愛慕自己,出發點比較被動,是與納西瑟斯相異之處。

每當有格友分享了很長的意見,我都感覺很驚喜,因為那代表他很願意討論我的作品,也拉近了我們的距離。相信其他格友也不會介意的,只是我不希望你因為撰寫回應而花去太多時間。

依凡斯2011/09/14 22: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