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對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及姚瑞中先生的回應與遺憾
2011/05/28 23:59
瀏覽4,718
迴響3
推薦17
引用1

台北當代藝術中心及姚瑞中先生的扭曲抹黑事件進入第四天,姚先生選擇不回應,不公布完整影帶,這當然是他的選擇和權利,但我也要針對此事件寫下完整的想法,也繼續等待姚先生下一步的動作。

 

有同仁跟我說,主委,你有必要為這件事情自己一直在第一線回應嗎? 坦白說,並不必要,但是我選擇要。擔任行政職務不是第一天,這幾年被批評甚至謾罵,也已是常態。舉例來說,擔任文建會主委未滿月時,就遇到了施明德先生抗議景美人權園區公共藝術的事情。隔天下午一群藝術家代表來文建會樓下抗議。我人在外面,聽說以後立刻趕回來會面,當場就被呼口號辱罵為[宦官]。藝術家有其情緒,我既然在此職務,就必須要承擔並處理這件兩面不討好的衝突事件。但是這次事件的本質並不一樣。

 

這次事件的源起,在於去年十月姚先生出版了海市蜃樓一書,調查了蚊子館的情形。其中與文建會有關的地方文化館部分,姚先生在事實的認定和後續的詮釋上,跟文建會業務單位的看法有落差,雙方在溝通過程,想當然並不會非常愉快。後來吳院長請姚先生等人會面,傾聽他們觀察各地蚊子館後的建議,會後並指示工程會和文建會再和姚先生等人會面繼續商談後續作法,因此有了去年十月27日的會面。

 

姚先生對於會面的地點十分堅持,不願意到工程會或文建會,也不願意到第三地,堅持要在台北當代藝術中心,經過一番協商,也就確定了。會談時,一屋子人不少,多數不認識。我知道的除了行政單位和藝術界之外,也有立委助理在場。一走進去,有看到錄影設備,心裡雖有不太被尊重的感覺,但還是沒說甚麼,就是來坦誠溝通嘛。印象中以及和同仁查證的結果,我並沒有遲到,應該是在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差之內到達,當然這點記憶如果有誤,可以被指正,我並無十足把握。從四點半談到六點多,我必須要離開趕赴小巨蛋的洪一峰老師追念音樂會,所以先走。事後並沒有聽到任何不滿的反應,沒想到半年後的本周一,一個剪接我離開前兩分多鐘的影帶出現,中間配上字幕錯誤詮釋我的說法PO上網路,然後蘋果日報記者來訪問我的回應,接著再寄信到院長信箱。其評論大致是[文建會盛治仁主委坦承相告,他選擇拒絕和視覺藝術圈溝通,而且他的位置也坐不久][文建會主委不但遲到、早退,根本不採納與會者的建言,更當面表明拒絕與藝術界­人士溝通隨即走人] [半年過去了,盛主委仍忙於舉辦「精彩一百」活動,置藝術界許多期許於一旁,TCAC理事會認為主委有失職之嫌] [請院長裁量文建會主委是否適任]等。

 

一個官員適不適任,除了當事人沒立場說話之外,社會上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這點完全沒問題。但是前面的幾個評論,卻是明顯故意背離事實的扭曲抹黑,這也是我選擇要將這件事情追究到底的原因。第一、我當天有沒有溝通的誠意,用甚麼態度溝通,最簡單的檢驗方法就是完整看當天的影帶,而不是將一個半小時的座談化約成最後兩分鐘趕赴下一個行程前的影片。而且剪接的畫面,大家如果仔細聽,其實正是我表達希望可以好好溝通的態度,卻被惡意扭曲。第二、這半年來,我親自和視覺藝術界就政策廣泛溝通的座談,至少就有去年1124號,12 4 以及今年的128號。另外還有李副主委至少兩次的會見以及業務單位舉辦的座談等等,怎會有拒絕溝通的事實? 這樣惡意的扭曲,我不知道原因,但我認為需要將事實說清楚,表達一個做人做事的基本態度。世界上的事,不是每一件都能黑白分明,但是這一件事,只要姚先生願意PO上完整錄影,就可以讓大家看到當天的溝通狀況以及所談的議題,有沒有像他們所下的結論一樣。

 

可惜的是,對於我公布完整影帶的請求,姚先生至今置之不理、毫無回應。為免文化藝術界或關心文化藝術發展的朋友被誤導,因此完整寫出我這方面的故事,留下紀錄。此事如再有後續發展,我會繼續說明清楚。

 

盛治仁 100/05/28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2011/12/05 14:35
盛先生骨子硬起來!

看了您此篇文章 解釋很好阿 很詳細阿!

如果您處理夢想家事件也是這樣就好了(此事件比姚先生的事情重要千萬倍)

祝您東山再起 國家需要您  


2樓. HHWU
2011/07/21 21:34
加油
加油!
1樓.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2011/05/31 10:43
不知彼,不知己 不如歸
孫武認為調查研究在戰爭中十分重要。
他在《孫子兵法》的《謀攻篇》中說: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