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醫師,你沒那麼重要
2020/01/24 11:18
瀏覽43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我曾記述早年醫界的兩個故事,一是父母為了女兒的名模夢想,請醫師務必縮小開刀傷口,最後因內視鏡視野不足、病情轉惡,傷口從小洞變成「蜈蚣」。

二是仁心仁術、視病猶親的醫師,在長期超時工作又缺乏足夠休息下一時不察,藥物交互作用不幸令病患喪生。家屬斷腸怒告,凡事盡力並追求完美的醫師因內咎與自責,幾乎從醫界消失。

再說一個。

同樣是位仁心仁術卻極端低調、名聲只在口耳間相傳的診所醫師。求診病人中,高社經地位和高知識患者在有意、無意間質疑「診所規模、醫師能力」和尋求「第二意見」下,數度另覓名醫。幾經波折後願意再回頭的,或帶著各類後遺症、或從此死心塌對醫師言聽計從;因而消聲匿跡的,也多被回診病人間接證實,無顏踏進診所。

人性,總在你我身邊不斷出現。

前兩個故事,一時心軟、慈悲為懷,和做了無數好事、不慎做錯一件的兩顆仁心,都傷了他人,甚至毀了自己。「善惡有報」雖不必然、也不該是善行背後的動機;但當「好人有好報」在現實中不再具有說服力,言者心虛、聽者唏噓,更禁不起人性一再考驗時,善念要如何堅持、分寸該如何拿捏,是每位醫者不得不面對的難題。

做了一輩子醫師,深刻體會「我必殘忍,才能仁慈」(I must be cruel only to be kind) 這句話,在行醫路上尤其靈驗。該當「壞人」的時刻做好人、該面對問題的時候矇住眼睛別過頭,幾乎就註定了日後承擔後果的下場。

今天的故事,一邊是態度中和、不忮不求,憑本事挺過質疑和挑戰,不斷站上人生新高度;一邊是自由意願、充分而完全的個人選擇。沒有受害者、沒有慈悲與殘忍的為難掙扎;只有後果自負,和看見「自作孽不可活」的身影,隱約在因果循環間來去穿梭。

病患可以選擇醫師,醫師能不能選擇病人?在中、西不同文化下,絕大多數人給我的答案,依然是斬釘截鐵的否定,少數猶疑,沒有肯定。最常見的理由是,扶死救傷乃醫師無可推卸的天職與責任。

是嗎?倫理的爭議,什麼時候有了標準答案?怎麼會有標準答案?又怎麼可以有標準答案?

我的判斷很直線,完全取決於病人的態度。病人的世界並不繞著我轉,當初沒我日子能過;今後沒我日子照過。醫師值得病患托付,再久都等;病患不能尊重醫師,再多不要。生而為人該有的基本價值與道德,無論是醫、是病,在我眼中一視同仁、平等看待。

醫師這一行並不高貴,因為被容許碰觸生命,才備受關心矚目、也同時脆弱得一摔就破。白袍之下,從來是個七情六慾的血肉之軀;眾人稱羨的頭銜背後,同樣背負有笑有淚的現實人生。要不要為賺錢鞠躬哈腰、會不會怕負評委屈求全、肯不肯為一句「醫師的天職與責任」自取其辱、犧牲尊嚴,全憑各人。

想成為什麼樣的醫師,是自己的選擇。什麼時候扮演什麼角色的因,決定了日後會有什麼病人的果。醫師因病患而起、更因病患而落,起伏成敗間,醫師,你真的沒那麼重要。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悠悠我心
上一則: 小醫師看大 (duh) 防疫
下一則: 幸褔天使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