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幸褔天使
2019/08/02 10:49
瀏覽350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日前不期與一位病友偶遇,談了好一會兒。擁抱道別時,我的眼眶紅、心沉重,多年前的情緒又再次浮現。

過去五年抗癌的日子裡,她的母親驟然病逝、父親得了失智;房子被好友縱火,燒到分不清先生的骨灰和房子的灰燼。後來,唯一代步的車子在公路上拋錨、燒得只賸骨架;接著,兒子遭前妻男友連開三槍射殺、任由他倒在農地裡死去,隔天警察敲門她才知情。

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一雙失魂的眼睛空洞地望向我背後的遠方,一字一句、淡淡地描繪著腦海中一幕幕畫面:

「我以前是個壞胚子,也許這是老天讓我得癌症、用來教訓我的方式……」

訝異於她是如何在罹癌狀態下,還能在一連串重大人生意外中撐下來。她說:

「我只能靠著找到這些事的正面意義,讓自己度過一天又一天。」

她是我早幾年的美國病人,當時正準備接受化療,在她徵詢下,主治團隊同意讓我進醫院處理化療副作用和控制白血球。某次治療時她突然問我,可不可以盡量想辦法讓她活到親手下葬兩老之後?

我楞住了,猶豫著該在實話和白色謊言中挑哪一個說。面對癌症,我和所有醫師一樣,當然會盡力、也只能盡力,但要讓她活到兩老百年之後?

人在脆弱無助時,需要的往往已不再是誰說了什麼;而是承諾背後帶來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氣。雖然明知強人所難、未必真能實現,白色應允成了當下唯一的安慰與寬心。

看著化療掉髮後的光頭、微帶血色的臉頰,我拍拍她:

「妳知道醫師說妳是同時期接受化療的病人中,血球數目回升最快的人吧?」她點點頭。

「那就是了!」我說:「我們會做到的……」

五年艱辛抗癌的日子過去了,如今的她,承受著比癌症治療更為殘酷而痛苦的打擊。

「老天讓我得了癌症,讓我活得比其他病人久,病雖然沒有全好、但也沒有死掉……老天留我一條命,我總覺得是要我看著自己的因果報應、為過去付出代價。」她輕輕嘆了一口氣。

「還好媽媽去年底先走一步,不必經歷孫子被人謀殺的痛苦,她承受不住的……朋友因為和兒子吵架而放火燒房子,我終於能痛下決心離開一個糾纏我十多年的爛人;因為房子沒了,我才心甘情願搬去和爸爸住,如果沒有搬回去,那天開車出去被燒死在車子裡的,也許就是他……」

「兒子被殺那天……」她的眼角泛著淚光,抿了抿嘴角:「他正在做他喜歡做的事……死在他喜歡的地方,也算是適得其所、算是好事吧!」

望著她,我一句話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

「我相信上帝絕不會讓我經歷承受不了的磨難,但這次,真的夠了……我昨天禱告時對祂說,換個人吧!讓我休息休息吧……」

有段時間,我始終有個困惑難解的疑問:當壞事不斷發生在好人身上,要如何解釋老天爺的「天命」?又如何從中找出正面的人生意義?

許多善良正直、勤奮努力、一輩子循規蹈矩的人,當自己或家人發生變故之後,接踵而來的常是一連串的厄運與不幸。「好人有好報」、「老天有眼」到哪兒去了?老天這樣對待這些人,為什麼?

這個疑問直到幾年前的一個說法,才讓我較為釋懷。

「正因為做了一輩子好人、好事,所以老天爺把未來幾世的劫難,全都集中在這一世一次受盡,此後生生世世,再沒有苦難折磨。」

這個說法雖是我較能接受的版本,我卻不知道該感到欣慰還是難過,更無從得知「事實的真相」為何。當身心受盡煎熬的芸芸眾生來到我面前,希望我為他們解除肉體的苦痛時,我是在「違他的天命」還是「順我的天意」?這種緣份,做為醫者又該如何看待?

聽完她的近況,除了感到難過,更多的是心頭沉沉的重。道別時,戶外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我張開雙臂緊緊擁抱著她,眼淚不禁落下來。

「沒事的!」她紅著眼、揚起一抹令人心痛的微笑,拍拍我說:

「事情總會過去,抬起頭、繼續走就是了……」

她,是個天使,一個讓人心痛不捨、卻也帶來幸褔和知足的天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悠悠我心
上一則: 醫師,你沒那麼重要
下一則: 中醫「神父」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