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韓劇《我的鬼神搭檔》Two Cops 第27~28分集介紹
2018/01/11 18:17
瀏覽24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第 27 集 【 看劇重點: 這集充滿了愛情、友情、道義。劇情認真的處理案情發展。愛情是這般的溫暖同心又體諒。友情是這般的充滿信諾。而道義是自在人心絕不妥協。邪惡的人初衷並非邪惡、然而只要踏出錯誤的第一步、日後步步錯、回不了頭。越上位者越難回頭。

車刑警和孔秀昌的魂在暗巷中討論打火機是金鍾斗留下的祕密時,「戴安全帽的人 」騎車呼嘯而來襲擊車刑警,正當「戴安全帽的人 」把肩膀被擊傷的車刑警按倒在地,用長棒抵住他咽喉時,孔秀昌的魂只是個魂,救不了他,卻看的很清楚:「戴安全帽的人 」後頸上有刺青:圖案是天使的翅膀。
 
緊要關頭,社區巡邏警察到來,「戴安全帽的人 」騎車逃逸。
 
宋記者找卓正煥在咖啡廳談話,問:我爸死前最後一個見的人是不是你?
 
卓正煥裝記性不好。
 
她又問:我爸死後,你為何一直資助我?
 
卓正煥只說自己欠的。哇~ 宋記者實在是太天真無邪了,連我都看出來這個伯伯怪怪的, 肯定是他害死了妳的爸爸。啊你這麼遲鈍怎麼當記者啊
 
她一個人坐在同一家咖啡廳裡面,盯著車刑警的手機號碼(編輯為〝雙警〞)發呆,這時手機顯示〝雙警〞來電,沒有想到是醫院打電話來問:你認識這個號碼的人嗎?
 
有人向卓在熙通風報信說車刑警〝一個人 〞在醫院裡,卓在熙只關心:他旁邊沒有人嗎?哇~是沒有人,有鬼啦!
 
宋記者告訴車刑警:卓正煥早先和我爸是搭檔,他一直資助我。兩人情話綿綿。啊那個孔秀昌的魂就在旁邊一直當電燈泡。
 
等她一走,車刑警就說話嫌孔秀昌的魂嚇人。哇~人家就是關心你受傷嚴不嚴重啊?他以為你要死了,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一人一魂坐車離去,在車上,車刑警嚴肅交代孔秀昌的魂不能洩漏卓氏父子黑暗的一面給她知道。哇~ 鬼魂還能洩漏秘密啊?你傷到腦囉!
 
一人一魂回警局保管室拿出打火機研究。哇~ 又來搞密室脫逃的睹物思索了。
 
車刑警把打火機交代給獨孤誠赫。
 
孔秀昌的魂發現自己的手形變淡了, 49天快到了,自己快消失了。
 
卓正煥又跟馬署長在「日夜 」日本料理店裡喝茶,馬署長說他不想再繼續壞下去了, 卓正煥說:車刑警現在已經知道當時就是你讓李斗植背黑鍋的,你說車刑警接下來會怎麼做呢?他會放過你嗎?你就靠我,不要再動搖了,應該去把車刑警做掉...
 
離開日本料理店後馬署長趕快打電話給車刑警, 先對趙恆俊冤案的事情感到抱歉,勸他停止調查,因為他要對抗的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兩人約出來見面。
 
疑神疑鬼的,馬署長還在最後一刻來電換地點,還讓車刑警在咖啡廳裡等到打烊
 
原來馬署長坐在車裡就在咖啡廳外的停車場一直等,當他決定走出車外,「戴安全帽的人」過來襲擊,差點把馬署長殺死。 正緊張的時候,孔秀昌的魂居然抓的起來一塊磚砸「戴安全帽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組長也趕來了 ,車刑警聽到聲音走出咖啡店外,看到這個情形,「戴安全帽的人」拔腿就跑。
 
原來組長跟署長兩個人講好了,進行兩面作戰誘出要殺車刑警的人。車刑警在咖啡店裡苦等的時候,店外的停車場裡...卓在熙居然出現自己開門進了馬署長的車,說了些坦護爸爸的話就走了。馬署長一下車,「戴安全帽的人」就來襲擊,也在他身上留下的DNA。
 
馬署長自首了,他在最後一刻保住了自己僅剩的風骨。
 
第 28 集 【 看劇重點: 馬署長自首認罪了。「戴安全帽的人」到底是誰?我都以為是卓在熙。結果不是,是...「真正的天使」。是一個大家沒想到的人
 
馬署長被警察兩邊夾著,戴手銬走出了警局門口,大批的記者來採訪,宋記者也來了,她指示拍攝的人取全景,不要特寫,拍攝的人沒照做,被她K頭。哇~留餘地、留情面,也是記者的道義。
 
卓檢查長在辦公室裡氣呼呼地看著新聞報導。
 
在警局的會議室裡車刑警把自己所知道的和盤托出,浩泰怪他說:你怎麼現在才說出來? 是信不過我們嗎?
 
車刑警說他正在和另一個人一起行動。孔秀昌的魂得意洋洋的躺在桌上,自誇自己才是好搭檔
 
獨孤誠赫說:那我咧?我才是你的老婆耶!哇~這對話好...曖昧。
大夥同心一致這次要把檢察長和檢察官逮捕到案 ,還要找得出證據。哇~警察不抓小偷了抓長官。
 
工作分配好了:
浩泰,負責去孤兒院查,還有分析監控錄影帶。
獨孤誠赫,負責分析打火機 。
車東卓,負責去查「 戴安全帽的人」。
組長,負責去研究馬署長身下留下來的DNA。
孔秀昌的魂在一旁湊熱鬧,說自己也要動用「復仇者聯盟」一起來查。
 
那誰要去偷偷的拿到卓在熙的DNA來比對呢?
 
車刑警順便拋出一個議題:宋志錫警察的自殺應該也是個冤案,要有人去查。
 
人手不夠,浩泰就找... 引咎辭職、目前在家做環保的朴刑警幫忙。
 
接下來就是一大堆卓在熙不熟悉的面孔跟蹤在他的身邊,收集他吃過的、用過的東西。
 
局長在接受卓在熙的問話時毫不保留的明示卓爸爸可不是什麼值得尊敬的父親。
 
宋記者打電話給車刑警說她查到只要李斗植進出「日夜」日本料理店後就會有奇怪的事情同時發生。 於是車刑警又去「日夜」查問店員有沒有見過卓在熙?那當然是有
 
每次卓正煥在「日夜」和署長、局長、或兒子吃飯的時候,旁邊都會坐著了一個穿著白底紅花和服的美女服務生,其實是「日夜」的老闆, 怪怪的聾啞人士。
 
浩泰查出卓氏父子出現在孤兒院的長期資助者名單當中,且,曾指定資助單一對象。這個單一對象是誰是李斗植嗎
 
卓在熙又去醫院,洪秀昌的魂緊張的跟著,生怕他又要對自己的肉身下毒手。好在重症病房門口守著龍八,和高奉淑起了口角。
 
宋記者的同事也就是所謂的〝消失檔案還原高手 〞朋友,在醫院裡幫忙回復了刪除的監控錄影檔, 看到進出重症病房的黑衣人是一個長頭髮的人。
 
卓在熙出示自己的證件去調閱醫院的監控錄影檔,還拷了一份到USB, 交代手下的人去查監控錄影裡的人是誰?哇~ 我還以為是你主導的?原來連你都不知情?
 
卓正煥告訴宋記者,他查不出宋爸爸死前到底去那兒了,裝認真。 宋記者還白目,說沒關係、會和車東卓兩人手牽手追查到底。哇~ 豬是怎麼死的?是坦誠死的!
 
高奉淑到了「蛋糕三兄弟」的店裡去打工, 獨孤誠赫去買麵包。她一邊倒垃圾一邊抱怨辛苦算算工作4小時賺不到5萬,去偷的話早就輕鬆得50萬了,但高奉淑看在工作的時候心情激動心臟會嘣嘣跳的份上,終於開始體會工作樂趣!
 
科學檢驗室裡的人告訴獨孤誠赫說這打火機打開一看不是普通的打火機耶!!
 
車刑警又去卓在熙的辦公室當面質問他:卓爸爸指定資助孤兒院裡的對象是不是李斗植?因為受到長期的指定資助,所以李斗植願意幫你背黑鍋?這時候電話來了浩泰告訴車刑警說馬署長身上留下的DNA不是卓在熙的。車刑警趁卓在熙轉身去拿傳真機出來的資料時,伸手從後面拉他的高領 ,他的後頸一片空白沒有刺青。卓在熙手上的傳真是手下處理醫院監控錄影裡的影像的放大清晰圖,那是一個女的。
 
同時在孤兒院裡,孔秀昌的魂想起小時候和李斗植在孤兒院裡的對話、「真正的天使」是指誰? 這時候孤兒院裡的兒童興奮的歡呼,「戴安全帽的人」騎車來了,他的後頸上有天使的翅膀的刺青他是... 哦不!
她是...  
 
 
「日夜」的老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