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0九春軒日記(9)--感謝主!烘乾機復活了!
2018/01/19 11:11
瀏覽771
迴響1
推薦34
引用0

作者日記--2018/01/17週三

覺得感冒好了些,就去燙了頭髮,再去捷運士林站吃素麵。買了麻油,鮪魚罐頭,洗衣粉。回家發現已經有一大盒洗衣粉了。洗了幾天來換換下來的衣服。卻發現烘乾機不動了,真的好煩惱。

2018/01/18週四

憂慮著,也計畫著,那一大桶濕衣物怎麼辦。找誰幫忙處理。感謝主,社區幸虧有個關懷站。也怨神為什麼沒給我好兒女...山上鄰居都有兒女幫忙啊!主啊!赦免我,我不該發怨言。梳洗過,早餐過。去開烘乾機,拿濕衣物。拔插頭時...不料-竟有火星冒了一下...

感謝主!烘乾機復活!

2018/01/19週五

親愛的:你問我為什麼要寫那些1952年的日記!?

因為那些常看我網誌的朋友們,催我寫東西。但是,我已寫不出好看-有趣的文字了。心想那些年,是我出死入生,剛能活下去的日子。1951-->1954年也是我,身,心,靈與生活最艱困的一段日子。寫下來記憶 神的拯救。只為了感恩,並未希望有人看。因為台灣幾十年的生活太好-太幸福,沒有人是為此感恩的。

****

不料,竟然有一位年輕朋友,讀了-還告訴我。

「謝謝你看得下去-但您為什麼看呢!?」我問

「因為我祖母,她與您的情行差不多!」... ...

******

******************************************************************************

1952年(41年)元月二十日--星期日

謝謝神祂總算體諒我的苦衷,我把我的罪惡向祂陳述而求祂寬容時,祂真的洗淨了我,而賜給我平安。又在我思想要入岐途時糾正了我的錯誤,今而後再離正路那就要我自己負責了,思至此時不禁悚然而懼嗎?

 

晚飯後,陳小姐問志棟的情況,我具實以告(保留了不能說的部份),我的懦弱,只有求主解決,不能靠人。人不過是口裡有氣,是不能靠的。陳小姐也為我喜歡。志棟會悔改信主麼?我沒把握,我想我帶領他,他會的。唉!一切交給主吧!我今日的能來主前不是祂把我找回來的嗎?造物之主能親自拉我來,我復何言!

 

下午忽然心血來潮寫了一封信給星島報社詢問本身四個問題。且看回信怎麼說吧!

 

1952年(41年)元月二十一日--星期一

 

今天開始考試,第一堂考小陳小姐的「聖經要道」,考的不滿意,越怕甚麼越碰到甚麼,倒霉。歷史與國文,差強人意,吾之力盡智止矣。晚接志棟帶來港幣三元,並言舊曆年初一來長洲。

 

1952年(41年)元月二十二日--星期二

 

又考了一堂鍾牧師的宣道法。

 

志棟又來了信,言田先生待人如何刻薄,並言身體支持不住等等。這些早在我意料之中,本不足以驚。但是,刻尚無較好之職前,我真不希望他離開。唉!他的應付環境之力太差了。自己不能創造環境,又不能適應環境,我真不知如何是好?

 

統計回家和留校的人數,我自然是希望留校了,屆時如何,還待有權者的安派。啊!人不是被命運之神支配著的吧!

 

1952年(41年) 元月二十三日--星期三

 

今天考許先生的摩西五經與個人傳道,出了那麼大的題目,手都寫累了,下午一直睡到五時起來,讀一遍基督徒教育,便吃晚飯了。飯後到房頂去散步,心中空曠不少。

 

曾姐病了,從前天晚上便病了,也真難為她支持這幾天的考試。今下午眼睛紅紅的,益發楚楚可憐。我知道她有說不出的苦衷,但誰會體貼她呢?唉!人與人之間總就是那麼會子事,隔模、誤會、不諒解...

 

曠達者,幸而能置之度外,可稍慰於懷,多情者便作繭自縛了。自私、無情誰能在人間找出一點溫暖,即或是親戚、朋友、父子.唉!人生!人生!

 

1952年(41年)元月二十四日--星期四

 

功課考完了,心裡異長的不舒服-便睡了,一直睡到六點才起床就吃飯了,心裡還是不舒服。

 

晚上與何惠欣去浸信會聚會,時間尚早便到東灣去散散步。沒有月亮,醫院路的樹影兒還是那麼美麗,沙沙的腳步聲中,她喁喁細語,告訴我她最近的遭遇。正是一個少女的初戀。如燈光照在樹上印在地上的影兒那麼美麗。

 

她,一個剛剛十七歲的女孩子,天真、活潑像春天的鳥兒,又像無雲的晴天,在我們這聖經學院裡算是最小的了。不知怎的,二年級的一個男同學看上了她。有事無事找她說幾句話,戀慕的眼光告訴她不可言喻的心情。於是她瞭解了,驚惶、思念、不安...平靜的春水起了風浪,少女的心從此便擾擾不安了。她述說著,述說著,前面已經到了海邊。海濤有節奏的唱著夜曲,美啊!

 

時間到了,我們只得緩步回身向禮拜堂走去。我的腦中還縈迴著一個美的故事的開始,思潮也被攪擾了,久閉的心扉又一次的被揭來。是八年前的泮宮學府,一個英偉的男孩子的特寫,又一幕幕的回到腦中。早上,我看他在院中打太極拳、舞劍。晚上,燈光下他為我抄筆記,有時他為我講神奇的故事...

 

然而,這故事沒有結束,可以說不了了之。又一個英偉的籃球健將,那是在雲龍山下的運動場,在喝彩聲中,他球是投進籃裡了,同時也跌了一交,膝蓋上擦破了一層皮,鮮紅的血流在腿上...

 

一九四六年的秋天,消息傳來,他赴北平考學校的海船上,因忽起的大風,將他吹掉渤海裡去了。剛才東灣的海濤聲又為我這個故事奏著葬曲。

 

還有圖畫教師寒瑣的、貪欒的目光...

 

紀,一個用功的學生,膽小欲愛不敢,似怨似愛的眼光,也是不了了之。還有.往人和往事,一個個,一副副的映上心頭、腦海。我忘了身在何處。

 

「請唱二十九首!」老牧師抖著手,翻著讚美詩,雖然電燈光管很亮,他還用手電筒照在詩本上。雪白的頭髮和鬍子稀疏落落的顫抖著。我趕快收攝心神,鄭姑娘已彈起了悠揚的風琴聲...

 

禮拜完了,在歸來的路上看見店舖裡、攤位上發賣著應年的東西,形形色色一片昇平氣象,那裡像戰雲密佈呢?然而我卻是個被炮火驅離了家鄉,飄流轉徙的流浪子。

 

「每逢佳節倍思親」,心裡莫名的感慨,莫名的淒涼!就寢之後,精神倍增,聽著時鐘在敲十一下,十二下,又敲一下了,我才矇矓睡去,夢中見到久別的母親. .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陳正華 牧師
2018/01/20 09:34

親愛的原采,

我希望以後長大,

就能像您現在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