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7九春軒日記(7)--永遠的欣賞(享受)
2017/12/19 12:17
瀏覽641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07九春軒日記(7)--永遠的欣賞(享受)

作者日記2017/12/11週一

母親雖然沒進過學校.不識字,但是她卻會唱許多小調.像-「喻老」-人老彎腰把頭低,樹老焦梢葉子稀。茄子老了大青腚,黃瓜老了尿腥氣。「長城瑤-萬里長城-萬里長-長城外面是故鄉-高梁大豆香-遍地黃金少災殃...

因此,我能欣賞古民謠,傳統故事:朱買臣休妻,雪梅吊孝,玉蜻蜓等。後來,小學時就把:三國演義,水滸傳,七俠五義等等看完了。

*****

2017/12/17週六-萬華女中同學會

十一點五十分我就到了「美食坊」,召集人楊靜芬卻還沒有來。李老師來了,我知道我沒記錯日子。「他如不來,到十二點半,我們就找個地方吃飯吧!」*-*我話未說完-林老師也來了... ...學生也一個一個來了四.五個。

 

44年前吧,林老師是她們的導師,教她們數學。李老師教她們化學,我教她們國文。抱歉,我已不記得她們*-*但是,她們卻記得我。她們說著從前上課時的種種趣事。我享受著幾乎忘記了的做教員的日子。學生們個個都有成就,家庭美滿,生活幸福。

******

2017/12/19/週二

偶翻以前記事本,發現一頁「網友留言」。

 

一位網友說:采姨(我的匿名)~年輕時,我們都是踏在硬地上度過的,一路上蹦蹦跳跳,不知天高地厚的揮灑著青春歲月,恣意.浪漫.而又織夢無邪。

.

及長時,宛如奔馳在泥土道上,風塵僕僕,汲汲營營,連想停下來喘口氣撣撣灰塵的時間都沒有,入耳的只有彼此之間的加油聲。

.

臨老時,便如走在條板搭成鋼索固牢的危橋上,戰戰兢兢,搖搖晃晃,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艱辛,橋下的湍急幽谷,恍如自己的過去,似曾相似又顯得那麼遙遠,有時真想放手算了,乾脆墮入橋下的滾滾紅塵中,讓回憶來淡化.來消彌目前身處的恐懼及徬徨的情境。

.

危橋上,每一根條板都是一個依靠,一個可以信賴可以踏實的地方。一根條板,便是一位朋友,一位相知相惜可以賴以依存的夥伴!

.

有了這些橋板,這道橋走起來便沒那麼艱辛.沒那麼難受,至少相信每踏一步,便有一位朋友得以托付,從腳底傳來的溫暖,是跨下一步的勇氣所在,朋友即是扶持自己走過這道橋的心靈關鍵。

.

假如其中有條板突然被抽走了,或者疲乏朽落了,那麼~那一步便有了踏空的感覺,慌亂和難受是可想而知的了。

.

澤恩〈麗馨〉和傻貓,是兩根很牢靠很紮實的條板,采姨在頓失這兩根條板時的心境正是如此~是麼?

*****

註解--是麼!?

人生七十才開始,網上作個電腦癡。

老來可喜羨敦儒,閑步放翁采蓴時。

*****

(宋朝的詞人朱敦儒活了九十多歲,我最喜歡他的一首詞)

老來可喜,是歷遍人間,諳知物外,看透虛空,把恨海愁山一齊挼碎,免被花迷,不為酒困,到處惺惺地。 休說古往今來!乃翁心裡,沒許多般事。也不修仙,不佞佛,不學栖栖孔子。懶共賢爭,從教他笑,如此只如此,雜劇打了,戲衫脫與獃底。

●●●

(沁園春 ~ 陸游(六一‧有感))

孤鶴歸來,再過遼天,換盡舊人。念累累枯冢,茫茫夢境,王侯螻蟻,畢竟成塵。

載酒園林,尋花巷陌,當日何曾輕負春。流年改,嘆圍腰帶剩,點鬢霜新。交親散落如雲。又豈料而今余此身。幸眼明身健,茶甘飯軟,非惟我老,更有人貧。躲盡危機,消殘壯誌,短艇湖中閒采蓴。吾何恨,有漁翁共醉,溪友為鄰。

********************************************

1951年(40年)十二月三十日星期日

星期日應當安息,本來不想去車衣,但,禮拜之後實在閒的荒,又看見別的同學在打毛線,於是便有些耐不住了。拿著昨日買的那根針到隔壁去車,誰知又弄不好了,弄來弄去,兩三個鐘頭還未車半尺長,我還是耐著心的理,誰知「崩」的一聲針竟斷了。我感到很失望,同時也感到很輕鬆,只得收拾了衣服,看一會報,還是回到書桌去寫「紅浪」。

 

我是更孤獨了,不甘孤獨嗎?和誰去談話去?我不會粵語,言語限制了我。昨天我正車衣時,聽到了同學第一次吵嘴,黃聘梅在哭,到底為了甚麼,我也無從,更不願去問。今天看她還寒寒的臉。

 

唐答應的錢還未寄來,我身上只有一元一角五分錢了。十二月又將過去,火食費剛繳夠,又要繳下月的了。唉!說缺少嗎,我衣食無缺,不缺麼,今日的我真是枯轍之魚啊!我所當得的報應還不夠嗎?

 

寂寞!寂寞!無比的寂寞!苦痛還是寂寞!歡欣還是寂寞!只有在寂寞中才能欣賞寂寞的心情。啊!我分不清內心是留戀呢,還是厭倦?

******************************************

●●●●●●

1952年(41年)元月一日--星期二

早已忘了今天是甚麼日子了,直到同學們爭著看新年特刊的報紙,我才記起原來今天是一九五二年的元旦了。

 

第二堂課時,許先生帶來志棟的信。他依舊是一籌莫展,生活無著。唉!我真恨透了這壞命運,我真的不知我們這四大皆空(衣、食、住、行)的生活還有多少時候!唉!我真不知怎麼好?

 

相如又來了信,她竟動用共產黨的說服政策了。無如我心已定,思想無法改變了。回去嗎,笑話,我能在主耶穌的十字架下痛悔我的原罪與本罪,我再也不會在那萬惡的史達林像前搞通思想的。啊!這是新年我所收到的禮物嗎?真傷心,幾年的友誼!

 

晚飯桌上有四個菜,都很精美,我才記起原來今天是元旦。啊!新年的第一日,我應該有一個棄舊更新的志願吧!一九五一年過去了。多少的悲酸與傷心也過去了,但直到今天晚上,我又算欠了一天的火食費了。

 

啊!主阿,你該知道我的肉體的需要!!一九五二年我應立怎樣的志願呢?許多的志願在過去都立過了,也都忘了。我真是茫然,一九五二年竟來了。

 

好多天了,我拘束住自己,也是由於心情太壞太悶,不願與任何人多說話,不是看小說,便是寫東西。從聖誕節便沒有好好上課了,因此心中怪不舒服,好像甚麼都失了次序似的。心中更是顯的寂寞與煩燥。

 

晚上下雨了,其實,也真該下雨。不然,人都要乾死了,近來這裡也學香港有時連洗臉水都沒有。

 

1952年(41年)元月二日--星期三

早晨,鍾牧師帶來靈恩堂的禮物,每人一條肥皂,一條毛巾-「讚美主,靈恩布道所敬送」幾個字。下午,李姑娘送來許多雞,讓所有同學大餐一頓。又送每人一條小手卷,這些禮物使我感到人情的溫暖。

 

我也該學習著。我一向對人情送往太疏乎了。如果說過年這就算我的教訓吧。雖然我現在沒有錢,但我總有有錢的一日。

 

給相如的信寄了,寫了四章。雖然我還未盡舒胸中所有。但我真怕她受罪呢,共黨會難為她麼。發了四封信我還只剩六角五分錢。進聖經學院以來,這回算是最窮了。豈是因為我虧欠神太多了嗎?不會的,固然我太多地方對不起神,但祂絕不會以此懲罰我。祂總知道我的缺少,我只有安靜的等候吧!

 

丁愛真,才認識不久的一個小女孩,我只知道她父親已過世,她母親現在調景嶺一個基督教機構兒童福利會做事。她現在就讀官立學校,初中二年級。

 

丁愛真,下午來我房裡玩。恐怕也不是她會說國語的原故吧,我莫名其妙的喜歡她。也許在她的身上我能夠找著點逝去的自己,那便是七八年前,在市立中學的我,那內心放浪不羈,對國文、文學的偏愛,個性的不合群,神秘的茅盾性格.多少有些相似。

 

今天她來約我行山(粵語,即散步),我立刻就答應了。

 

寒流來襲,海風怒吼,我們並肩牽手行在山上,到陡峭的岩石臨海之處,又到風濤最猛烈的岸邊,坐在草地上,她訴說著心中的煩悶,生活的無趣...

 

海面翻起大浪,海風吹亂了我們的頭髮,也吹亂了我的心緒。但我不應該在這個孩子的心靈上種上思想的毒素。所以我不願說甚麼,其實她實在也不能瞭解我的一切。

 

我但願她努力讀書,我願盡我的所知,指給她一條正路。也許這是我的自視過高,我能作甚麼呢?但願她幸福快樂罷了。

*****

 

1952年(41年)元月三日--星期四

自從我每天花一點功夫把頭髮捲一捲,同學都說好看了,人也精神了。我照一照鏡子,果然不錯,自己也覺得可愛些。這種鼓勵 每天晚上花十五、二十分鐘,早上多花五分鐘打扮一下吧。

 

今天下樓早禱時,歌聲已唱起來了。五十多歲的小陳小姐,陳偉坤已端端正正的站在講台上領唱詩了。我低著頭走進禮堂,找一個座位坐下。

 

今天是小陳小姐講道,題目是:人心莫測。她說:人與人共患難易,但是人與人共富貴就不易了。當一對青年窮夫婦吃飯時,彼此推讓。丈夫怕太太吃不飽,太太怕丈夫吃不飽。

 

但等中年以後,丈夫事業有了,金錢也有了,便看見太太的臉皮粗了,手也僵硬了。還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好,於是,討小老婆、有外遇,甚麼都來。早把太太忘了...

 

是的,這不是事實嗎?不要說夫不能測妻,妻不能測妻。即夫、妻各自又豈能預料自己怎樣呢?唉!人心太容易變了,變起來連自己也莫名其妙。

 

寒流襲港,雖然沒有北國的冷勁可怕,可也頗覺不便。這種心.身具冷的生活,使我幾乎要窒息。上帝是宇宙的大導演嗎?祂將怎樣導我的將來呢?即我的將來還要遭遇甚麼事呢?啊!主阿!求你給我一個順服的心。

 

1952年(41年)元月四日--星期五

如果人心是週期性的旋轉的話,我的心又漸趨平靜。這種平靜不是止水般的靜,乃是把一切置之度外了。而還有一種心靈上的渴求。自從顧牧師走了,我們星期五也沒有課上。早晨我拿了一本聖經到房頂去,天氣略轉暖一點點,還有微風、烏雲。

 

我上到房脊上,不料,柯瑤琴正在那邊的曬台上大聲的祈禱。我不願打攪她。在房上坐了片刻,感覺很冷,便下來了。到祈禱室裡,跪在神前清查自己,唉!我心太難制服了。

 

1952年(41年)元月五日--星期六

今天早晨起得特別晚。十時許與陳、杜、黃等去作家庭探訪,訪了一家,真是上帝知道的工作!陳梅芳請客,四個人吃了五塊錢,害我午晚兩頓都吃得無味。今天又車了兩條褲頭 。

 

晚飯後坐下來想讀行道學,丁愛真來約我出外散步。於是我們走出學校,踏著月色,沿著山邊小徑向郊外走去。月夜的長州小島,四圍靜寂寂的,路上印著細碎的樹影,稀稀疏疏的,嚓嚓的腳步聲清脆的好像踏在積雪上面。

 

「美不美?」愛真問我。

「美!美中不足的是這路旁的燈!」我說。

「不!因為有燈光,這條路上才能永遠是這樣,你再看這樹影。她說。

 

果然,月亮直照下來,燈光斜射過來,地上的樹葉兒都鑲了一個淡邊。清涼的風吹過,影兒顫微微的動著,海邊傳來悠揚的小提琴聲...美極了,真是美極了,好靜的美!

 

海浪擊著岸邊的砂石,一秒鐘一下,一秒鐘一下。那聲音是我形容不出的一種旋律,是天地間自然的絕妙的音樂。啊!真妙阿。我忽然想起剛才的小提琴聲,便側著耳朵去找。啊!找到了。原來那小提琴聲是由海邊一所建築物裡傳來。我知道那是紅十字會醫院。

 

「住這個醫院,也是人生幸福之一。」我說,隨又加上一句:「可是得是小病!」

 

愛真笑了,笑甚麼呢?這十六歲的少女!

 

海濤一下一下擊著岸邊沙。看啊!嘩!嘩!嘩!如千百條魚兒齊向岸邊吐著白沫,又像捲上來的棉花。

 

嘶!嘶!嘶!海水退下去了!退下去了!誰知又嘩!嘩!嘩!一會兒,又嘶!嘶!嘶!

 

不快也不慢,莊嚴又瑰麗。啊!海!那是偉大的海!似乎今日此時我才發現海的可愛,可敬,可畏。

 

也似乎今日此時我願全心全身浸在海裡。我覺得葬身海濤是天下的幸運兒。

 

遠遠水天不分的地方好像一堆堆的雲,再仔細看,雲中有排得整齊的星星。是紅色的星星!

 

奇怪!傻瓜!奇怪甚麼,再仔細看,哦!那原來是水面上的島,島上的燈光。又看見較近

的一座山像一條火龍,原來那是燒山,那島在冬天常是燒野草堆肥,為了來年用。

 

海、雲、島、燈、天...我真是傻瓜,今日算是見識了大自然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1P2H8WvwuI )))

((這是南國的良夜,月光吻著海水,

波光連著遠天,真够使人陶醉。

今夜月光如水,到處一片青翠,

伊人呀何處,蕉影畔人徘徊。

 

潮落風蕭蕭,夜深人寂寞,

望眼欲穿處,影動人杳杳。

 

枝頭杜鹃凄泣,海上晚風頻吹,

徘徊岸頭期待,伊人不見我心碎。

 

枝頭杜鹃凄泣,海上晚風頻吹,

徘徊岸頭期待,伊人不見我心碎。))

 

我的心弦在奏著幽情曲,往人和往事也如海浪起、落,潮水似的湧上心頭,淚珠兒幾乎掉下來。但是,我不能悲慟,我旁邊還有一個天真未鑿的孩子。

 

「回去吧!」愛真說。

「好!我還留戀呢,但要考試了,回去念書。」於是我們便沿著去時路回學校了。

*****************************************************************

2017/12/19週二

讀著今天的記事--

讀著十幾年前網友的留言--

讀著青少年患難谷底的日記--只能說-

萬事不由人-全是天註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