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許陽明:日本神社系統的「北投社」記事
2012/08/24 20:00
瀏覽1,17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許陽明:日本神社系統的「北投社」記事

2000.02.09

 

台灣割讓日本後,日本的各種文化也隨之逐漸移植來台灣,宗教自不例外。自日本而來的宗教包括有佛教、基督教,以及神道教。其中佛教與基督教都是日本的外來宗教,而神道教則是日本的本土性宗教。因神道教有特殊性,所以明治天皇推動明治維新之後,想要「王政復古」時,就把神道推出來運用,但是明治政府開始推動「神道國教化」時並不順利,主要是受到原本強勢宗教佛教的反彈與抗拒,加上明治天皇於1889211日發佈「大日本帝國憲法」其中包括信教自由,以致推行「神道國教化」時,受到許多的限制。

 

1871年(明治4年)時太政官布告,由國家經營的神社稱為「官社」,其他的則稱為「諸社」。「官社」中又分為官幣大社、官幣中社、官幣小社、國幣大社、國幣中社、國幣小社等六種。而「諸社」有府社、藩社(廢藩置縣後取消)、縣社、鄉社、村社等六種。不屬於以上者稱為「無格社」。此外於1873年增設「別格官幣社」,用以祭祀歷史上的功臣。1900年日本政府將神社自宗教中獨立出來,日俄戰爭後更改進神社的階級制度,使之更加完備。「神道國教化」後來得以順利推展和戰爭有很大的關係,尤其是在1894年的中日甲午戰爭,及1904年至1905年的日俄戰爭,日本政府趁戰爭時期,利用神道教與神社作為收攬與安撫民心的場所,甚至是宣揚大日本民族主義的重要場域,才順利地逐漸推展神社的建制。

 

由於延平郡王鄭成功據說具有與日本混血的血統,因此台灣第一座由日本官方設立的神社,於1897113日由拓殖省南部局局長野村政明下達旨意,將延平郡王祠列為縣社,由於是台灣的第一座日本神社,所以決定社號為「開山神社」。這是由清政府出資興建的延平郡王祠所改建,最後在日本大正14年(1925年)8月改建完成。而位於劍潭山的台灣神社(今圓山飯店所在之地),原來是由日本參、眾兩院建議,為紀念率軍入台,而後薨於台南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而建的「北白川宮神社」。該神社1900年被列為官幣大社,同時社名改為「台灣神社」,這是日本國家神道系統在台灣規模最大的一座神社,其社格也是全台最高的官幣大社。而位於建國中學對面南海學園中,舊中央圖書館所在地的「建功神社」,則是在1928714日舉行鎮座祭,其地位等同於「台灣的靖國神社」。

 

日治時期在1931年以前,全台神社主要分佈於重要城市與日本人居住地,後者以日人移民村、日資產業設施敷地及日人社區為主,以本島人為主的各街庄,則甚少建有神社。形成這種現象的主因,應該是日人的優越感,而將日人與台灣人的生活圈做區分,神社被視為是日本人生活的信仰中心,不同身份地位的本島人,平常是沒有機會到日本人社區,而日人社區中的神社,也不是一般本島人可以進入參拜的。不過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人為了加強台灣人對日本的向心力,進行了一連串的心靈改造運動,1932年、1933年各街庄底下的部落展開所謂的部落振興運動,內容包括有「敬神尊皇」、「普及國語」---等等,但是當時屬於國家神道系統的神社只有二十五座,一般人民無法方便參拜,於是總督府發動「一街庄一社」運動,由各街庄進行籌募資金、動員人力等事,在各地陸陸續續建造地方性神社,以進行所謂的教化各街庄的本島人。

 

不過早在1918年,日本人就在台北州羅東郡蕃地太平山建「加羅山社」,但這是給在該山地工作之日本人日常祭拜之用。在1920年時台北州蘇澳郡蕃地東澳領枕山,才設有給原住民參拜的「東澳祠」出現。在原住民佔了全廳過半人口的花蓮廳內,於19331013日由庶務課長發布的「花教第1267號通達」,內容主要在說明:一、在制度上,「神社」和「社」雖有差別,但在本質上是沒有差別的。二、為了讓「本島人」與「蕃人」感受日本精神,誘發其對祖國之感情,社殿及其他設施必須夠大,並且設施要完備。

 

193311月總督府又公布規定:「本令稱為社者,乃非屬於神社,卻又奉祀神祉而受公眾參拜者。」規定社之設立必須由總督府同意,其他受公眾參拜,而具有鳥居等類似「社」的設施不得成立。隔年1934918日總督府又規定:「往後除了蕃地以外,不得設置新社。」這個規定等於承認在「無格社」之下再添一級「社」,並由蕃地神社專用,以示和街庄級的神社有所區別。至於在這之前設立的「社」要如何處理,則沒有規定。

 

因此可以歸納,日治時期台灣之神社空間組織可分為五種階層。最高階者為「官國幣社」;第二級為「縣社」;第三級為「鄉社」;第四級稱為「無格社」;最後一種則稱為「社」或「祠」。

 

而被北投人通稱為「北投神社」的「北投社」,其實就是屬於日本神社系統中最後一級的「社」,所以在此神社的鳥居上之社號是「北投社」而非「北投神社」。「北投社」是在1930520日舉行鎮座祭,其祭神是「大國魂命」,其地址是「台北州七星郡北投庄北投五二番地」。曾經有謂「北投神社」位於「北投溫泉公共浴場」即今「北投溫泉博物館」對面的「兒童樂園」中。不過經過我們多方考據與採訪耆老的說法,本質為日本神社的「北投社」其實是位於今「北投溫泉親水公園」北側,中山路「北投憲兵隊舊址」的隔壁,即今國揚建設蓋大樓處。內政部在民國六十三年曾公布「台內民字第五七三九零一號函」:其主旨是「清除日據時代表現日本帝國主義優越感之殖民統治紀念遺跡要點」,而該公文內容的第一項即為「日本神社遺跡應即澈底清除」。因此日本的神社,可說從此被拆除殆盡。如今台灣各地雖尚有鳥居零星存在未遭拆除,但尚存神社建築主體者,可能只有桃園的虎頭山神社。

 

原居於日本在台神社空間組織第五級的「北投社」被拆除後,改建為由陳號園先生經營的「金台灣」旅館,最後再轉賣由曾任陽明山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的吳兩全先生和鄭文彬先生合建大樓,但因綽號「豬哥彬」的鄭文彬成了經濟罪犯逃離台灣,致該地建大樓建到一半即停擺多年,後由地主官司打贏才拆屋還地。該地現在則由國揚建設蓋大樓,如今即將完工,因此已完全看不出該地當年就是日本神社系統之「北投社」的所在。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歷史文化
上一則: 北投石大事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