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趴趴走的獨家旅程
2011/03/10 12:35
瀏覽3,063
迴響5
推薦23
引用0

              去年海地出差採訪照, 天氣熱, 行程累, 臉很臭

最近公司多了新任務,  以後將定期推出"青年夢想家"青年創業的專題,  除了準備採訪又多了些行政工作,  真是離我當咖啡妹的夢想越來越遠啊.  倒是陸續採訪了些年輕創業者,  學到不少,  生活有了些新刺激跟觸發,  也是件好事. 以下連結是婦女節那天播出的張花冠女兒的創業故事,  有興趣的可以點來看看-->

好一段時間不用這樣出門採訪了,  想想過去記者生涯,  酸甜苦辣的事情真的說不完,  其中一段2004年去日本出差的經歷,  當時還算是個菜鳥記者的我,  生平第一次看到大雪, 也是第一次在異鄉土地落淚,  過去寫下這段採訪回憶,  現在收錄進來回顧一下.

 

2004年日本採訪時的留影。石川縣的西田幾多郎紀念館前,大雪紛飛


已經沒有其他旅人,我站在通往琵琶湖的火車站出口,裹緊圍巾,靜靜的等。
吐出的每一口氣,在飄著瑞雪、晚間十一點的夜裡,化成陣陣白煙。
接我的A還沒到,一旁三、四個看似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隔著幾步路,開始用日文對我喊話。
儘管我不懂日文,但一聽就知道,那是無聊小混混的調侃。

忍耐忍耐,人在異鄉,不得不低頭。

我眼神完全不看小混混,他們卻漸漸向我走過來。
我外表努力維持鎮定,心裡卻開始碎碎念:
該死的A,該死的出差,還有放在我包包裡該死的小DV。

刺眼車燈劃過寧靜鄉間,一輛黑色轎車駛入車站,停在我面前。
我往車內瞄一眼,確定是A,趕緊跳進車,車門砰的用力關上,留下日本男子的無聊訕笑。

「麻煩你了,這麼晚來接我。」
「哼,」A一臉被麻煩的臉,「東西有沒有帶來?」
「帶來了,帶來了。」我連聲回答,就怕他臉上再多幾條斜線。
「這麼晚了,今天先在我家過夜,明天再一起跟我去現場吧,還有好多事情要講,很多背景不聊,你們不清楚的。」

做記者的,尤其是趕時間的電視台記者,最怕聽到”慢慢聊”這種字眼。

「真的不用麻煩了,A,我待會兒就回去,還有一些準備工作要做。」
A的眼睛本來就有點大得嚇人,這下更是暴凸,像個暴躁的吉娃娃從鼻孔噴出好幾口氣,「你現在怎麼回名古屋!新幹線已經沒車了!距離這麼遠!你開什麼玩笑啊!」
開什麼玩笑,誰要跟你這個歇斯底里的男人在你家過夜啊。
「沒關係,我叫計程車,真的,我得回去。」邊說,邊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沒什麼話好講了,A不吭氣的開車,我悶著的情緒像壓力鍋,逐漸升溫,手伸進袋子裡的小DV,祈禱機器別再出狀況。

從名古屋的飯店出發前,發現DV在冷冽的天氣中掛點,REC鍵就是按不下去,天色已晚,我趕緊打越洋電話跟長官回報,請求任務取消。
長官沉吟了三秒,「不行,用盡各種方法給我送到。」

欲哭無淚。

我跟攝影搭檔拿吹風機吹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功能恢復正常,兩人趕緊出門送機器,卻沒想到大機器這時也出了毛病,搭檔慘叫一聲,不僅無法跟我去,還得連夜想辦法把機器修好。

在陌生的城市裡,我們分道揚鑣,各自想辦法完成任務。

A大約五十歲,是個台灣人,在日本旅居多年,連講中文都有日本腔,做事一板一眼,主觀意識強,對新資訊接收慢,我這次的任務,就是把DV交到他手上,用最快的時間教會這個中年人如何使用現代科技。

約莫十分鐘的車程,車子駛進一棟四層樓獨棟別墅。
A的太太出來開門,引領我進入一個小房間,A端出一疊簡報資料,不管多晚,也不管我多焦急,泡茶,坐下,準備從盤古開天講起。

我趕緊拿出DV吸引他注意,A看了看說,「先教我怎麼用吧。」
我心裡暗念阿彌佗佛,打開POWER,把DV拿到A眼前,
「很簡單,你要錄的時候,按下REC鍵,就跟錄音機一樣,不錄了就按STOP,這台DV可以自動對焦,這個按鈕可以ZOOM IN、ZOOM OUT,其他功能太複雜,也不太需要知道,單純的錄影,這些功能搞懂就好了。」
「你要示範給我看啊!」皺眉吉娃娃始終沒有好口氣,我得更小心伺候他。
「好,你看,這就是REC鍵,你就這樣按下去,裡頭就會有一個符號告訴你開始錄了,你看喔,」
我按下REC鍵,機器沒反應。
我再按,螢幕依舊沒變化。
我開始冒冷汗,機器重新關機再重來,依舊如此。

A的臉從蒼白皺眉到現在轉為豬肝色,青筋暴露,擺明是火山爆發的前兆。

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一晚的折騰,機器還是無法適應日本天候。
我厚著臉皮跟A借吹風機,低著頭拼命吹,半個小時過去,指針指到十二點,我宣告放棄。
「真的不好意思……」已經無法用悶來形容,委屈、挫折、寒冷,加上一連出差幾天的疲累,壓力鍋已達臨界點。

火山爆發了。

「搞什麼東西!我精心的新聞規劃,就毀在你手裡!一個人跑到這裡來,還趕著要走!一點求知慾都沒有!一個女生懂什麼機器!攝影也不來!擺明不重視嘛!你看你怎麼跟你長官交代!把期待交到你手上,簡直是浪費!」  眼淚已快奪眶而出,當下卻沒辦法甩頭大喊”老娘不幹了”,因為他不是我老闆,眼前的問題,要解決。

好在我晚上坐上新幹線時,一路就擔心這樣的情況發生,當下撥電話給搭檔,請他修大機器時,順便跟我們名古屋合作的電視台借一台小DV備用。

我跟A解釋,這真的是天候的問題,但是我們有再準備一台,明天到現場時交給他。

也就是說我今天白跑一趟,白挨一頓罵。
看在A的眼中,叫活該,痛罵我痛罵到他爽為止。
我坐在椅子上,眼神望向窗外的飛雪,強忍淚水,靜靜等著一個皺眉豬肝膚色的中年男人沉澱自己,噩夢般的夜晚,指針指向十二點半。

終於罵完了,他又說:「留在我這過夜吧,真的太晚了,你這樣趕回名古屋,我沒辦法跟你們公司交代。」
我說什麼也不願意,又引來A一陣狂罵。
倔強是我此時唯一能做的反抗,非暴力不合作,我跟你耗。
最後A屈服,把幾大箱的資料放一邊,幫我叫計程車。

以為他這樣就放過我了嗎?才怪。

等車來的期間,他帶我上樓參觀。
A推開一道房門,迎面撲來的是空氣不流通的霉味、西藥味、還有長期臥病在床的病人特有的人體味。
兩個白髮老人,插著呼吸器,沒有意識的躺在床上。
「我爸媽快死了!這一個月來我幾乎沒有睡覺,爲了達成使命,我白天奔波,晚上照顧我爸媽,我壓力好大!我明天根本不想出門,他們可能熬不過這幾天!但大家沒有我不行!我還是得忙,我得安排他來到日本所有的事情,現在卻又出這樣的狀況!我…我….」

火山爆發完,這個男人的眼睛開始洩洪。

我呆呆的看著他,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
一個異鄉人,漂洋過海站在一個素昧平生的人面前,才剛挨完他一頓罵,這回我該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嗎?

我該同情他嗎?

室內空氣是溫暖的,我試圖也讓自己冰冷的心解凍,失敗。
調整好面部表情,我禮貌性的看著A,讓他宣洩自己。

屋外傳來計程車救贖的喇叭聲,我告別A,時間已是凌晨一點半。

無法用言語溝通的計程車司機,載我駛向名古屋,那裡的天空沒有雪。
摘下圍巾跟手套,坐在車上的我卻不停發抖,打電話給搭檔時,壓力鍋終於爆炸,眼淚撲簌簌的流下,我不停的講、不停的講。

窗外景色變換,告別原野小屋、告別快速道路兩旁吞噬夜的山巒、告別黝黑的樹林、往前,再往前,雪景不見了,車燈是旅人的指南針,車子呼嘯而過甩開暗夜裡的路人、撇下沉睡的城鎮,開始下雨。往前,再往前,雨停了,樓層由高變矮、由矮變高,路燈卻總是霧氣昏黃。淚水劃過不知名小鎮的商店前,言語在冷冽的時空中凝結,我與一個個地名擦肩而過,留下短得可憐的緣分。

在這黑白色的夜晚,承載我非黑即白的思緒,駛向看不到盡頭的夜,終於,我累了。
陌生的國度裡,孤獨的旅人坐在計程車上,沉沉睡去。任由命運將我載往三個半小時後,即將露出東方魚肚白的另一個城市。

隔天,我跟搭檔有驚無險的將DV交給A,完成任務。

2004年12月,李登輝訪日時,拜訪他九十多歲恩師柏祐賢,在可能是這輩子最後一次的師生相會裡,當全世界媒體都守在恩師住處外,A拿著DV,記錄下屋內互動的每一刻。

事後,這段獨家畫面在A要求下提供給日本媒體。
交換畫面時順便跟他做個採訪,此時吉娃娃的笑容像冰淇淋一樣溶化。

突然茅塞頓開爲何A的臉總是這麼臭。
回國後,我得到這輩子最豐厚的獨家獎金。

值不值得?我不願去想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2011/04/18 18:00
人生因此而精彩
故事非常的精彩!人生有時需要彼此體諒。
謝謝誇獎喔^^ 黃逸卿2011/04/20 23:52回覆
4樓. taipei
2011/04/15 13:26
難得的人生經驗
也許那次的單獨旅程,對妳日後工作有啟發性,更敢於一個人闖天邊海角了,這就是記者生涯,那裡有大事發生,就有新聞記者!我年輕時也夢想當一名記者,可惜沒緣份呀。
taipei, 其實, 沒當記者真的昰一件好事啊... 黃逸卿2011/04/20 23:53回覆
3樓. 心之使徒(愛妳沒有如果。)
2011/03/20 21:38
加油~

加油~小羽非常敬佩逸卿主播對於曾經的往事、

能夠撰寫得如此精彩~

往後、小羽會繼續支持逸卿主播滴~(茶。)

                        -羽

2樓. Justin Wu
2011/03/10 18:18
很棒!
真的很佩服逸卿主播呢
採訪回憶真的很精采, 從文章裡頭似乎也同身感受到當時你的辛苦歷程
加油唷, 我會一直的支持你的 :)
謝謝你,你的也很不賴喔,彼此加油唄 黃逸卿2011/03/18 17:12回覆
1樓.
2011/03/10 13:39
有同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或許有些夢想會因為現實而顯得遙遠...

想到自己剛入公職時的樣子,自己都想笑...

很多事情有沒有價值,恐怕要一段時間後才會知道...我倒是很高興逸卿有了新的主題節目!加油!

呵呵,這篇是很久以前的文章了,

到現在我都還是不知道值不值得,

但總之就是人生裡頭的一個難忘過程,

我的新主題不是節目,是一些類似專題的新聞製作,

如果有機會看到的話多多指教,

也祝錫克的夢想一步步實現,築夢踏實喔。

黃逸卿2011/03/18 17:11回覆